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爱情电波冬凌狙击南宋寇十五郎三闲集鲁迅怒江之战南派三叔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上卷 第七章

  杨柳判断,阴谋来自孙和平。事情应该是这样的:孙和平从刘必定口中得知王小飞加价收购希望汽车股权的竞争事实后,不顾他的威胁,再次加了码。可能已在事实上和刘必定达成了股权转让协议,甚至形成了某种以他和北重集团为对手的利益同盟。从希望汽车这两天反常的走势看,这种可能性完全存在。孙和平操纵某些机构把股价拉起来,擅自加价就有了一定的合理性,集团当真追究,他就可能借机生事,公开独立。另外,把股价拉起来还有一个好处:为刘必定的出尔反尔提供根据,你北方重工想要这笔股权吗?好啊,继续加价吧!

  周到下午过来谈工作时也气得要命。周到和他一样,认定希望汽车的股价异动和孙和平有关。进门后,正事没谈,先骂孙和平。道是这混帐的猴头,这么疯拉抬希望汽车股价,不知得给集团造成了多大的损失,真他妈的是个内战能手,应该军法从事,拉出去立即崩了!

  杨柳嘴上没说,心里却想,这内战可是他先挑起的啊!如果不是他让王小飞去加价收购,孙和平也不会有这种强烈反应。便意味深长说,周总,你就别心疼了,就算有些损失,十有八九也与我们无关。

  周到很奇怪,哎,杨董,你咋这么说?这猴头一提拔滚蛋,北柴股份也好,希望汽车也好,他拉下的这些屎,还不都得我们收拾么?

  杨柳没有周到这么良好的感觉,潜意识里总觉得对赵安邦的忽悠不太成功,到底哪里不成功,却又难以言表。便道,我觉得咱们对孙和平的推荐,还是缺点力度啊。从赵省长的态度看,马上提拔走,怕是有些难度。所以我们得做三手准备:他提拔走人,我们送瘟神;他留在集团,大家好好共事;他拉着北柴股份独立,该咋对付你知道。

  据平州那边的情况反映,孙和平这几天奇怪地失踪了,既不在平州总厂,也不在平州市内。更蹊跷的是,孙和平手下的哼哈二将田野、钱萍也同时没了踪影。北柴办公室对外的公开说法是,该猴和猴山上的部分领导为北柴股份半年财报的事去了香港。杨柳根本不信,觉得孙和平很有可能躲在省城某个证券营业部把玩希望汽车。而田野和钱萍呢,也许正在为孙和平的这番不无快意的把玩,秘密筹集资金呢。

  为了验证自己的这个感觉,杨柳在召见周到之前,先往孙和平的手机打了个电话。电话通了,通话效果良好,他却故意说听不清,让孙和平用座机回过来。该猴不知是计,用座机回了话,号码一显示出来,让杨柳吓了一跳:该猴即不在省城,也不在香港,竟然在K省!

  孙和平这时出现在K省决不是旅游观光,肯定是冲着正大重机去的。这意味着啥?意味着反叛和独立呼之欲出!杨柳由此推测,希望汽车的股权对孙和平来说已不是问题,包括股市上出现的股价异动也许都是假像,该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空降K省,才是命门要害。天哪,他如此警觉防范,仍让这坏猴子一个跟斗栽出了界外。

  身在界外的孙和平犯了个细节错误,——此人马大哈,经常犯这种细节错误,竟没发现使用座机会暴露他所处的位置,仍在电话里撒谎,说是在香港。杨柳也不捅破,只道,集团党委最近想开个会,落实省纪委关于廉政建设的一系列重要指示,要孙和平尽量回来参加。

  正是孙和平突然出空降K省的事实,促使杨柳紧急召来了周到。

  周到骂完孙和平,也想起了正事,哎,杨董,你急着找我干啥?

  杨柳不动声色问,咱们集团现在欠北柴股份多少发动机货款啊?

  周到想都没想便道,哦,总计三亿五千万,按年前签订的供销合同,其中一亿三千万六月底前就得支付了,我今天刚签了字准备付。

  杨柳忙说,赶快把你签字的审批表追回来,这钱暂时不要付!

  周到怔了一下,杨董,我知道你的意思,别给孙和平提供股市操作资金。可这笔钱再不支付,孙猴子肯定会打上门,骂我祖宗八代!

  杨柳说,周总,你不要瞎猜,这笔款与孙和平和股市无关!你让财务部门给我拖着,也可以让孙和平直接来找我,我亲自对付他!

  周到没再说啥,摸起桌上的电话找财务部。也真巧,财务部陈经理说,她正准备划帐呢,晚几分钟这一亿三千万就出去了,还说,北柴也知道集团要划帐了。周到说,那就让他们等吧,他们不追问,你们就别主动去说。具体啥时再划这笔帐,你们等我或者杨董新通知。

  待周到放下电话,杨柳又问,市内老厂区厂房啥时动迁啊?

  周到说,这你知道啊,最迟九月底,三分厂已搬走一大半了。

  杨柳道,那好,通知北柴,再进五千台发动机吧,存放三分厂。

  周到叫了起来,咋又进五千台?上半年你让多进的一万台还都压在库里呢。不多进一万台发动机,咱也不会欠北柴股份这么多货款。

  杨柳不愠不火道,周总,你别叫!我实话告诉你:当时是因为没库房放,有库房放,我就进一万五千台。现在三分厂有地方放了,就得赶快进啊。至于货款,再多欠点有啥关系呢?咱人不死帐不赖嘛!

  周到突然明白了,杨董,看这架式,你是真准备和孙和平分手了?这未免太悲观了吧?我认为,咱们踢升孙和平出局还是有希望的嘛。

  杨柳淡然一笑,我可从不把希望当现实,再说,就算孙和平踢升出局了,我们采取这种措施也不会损失啥,这些事你们马上去办吧!

  周到咂了咂嘴,只怕也难,欠款不给,他还给咱继续发货啊?

  杨柳冷冷道,他们肯定要发嘛,新货不发,旧款更拿不到了。再说,就算北柴独立门户,我们仍然是它的常年大客户,我相信孙和平的聪明,会明白怎么在大客户面前委曲求全。周总,你是没见过孙和平当孙子的模样啊,我可见过,从当年在汉江大学时我就吃透他了。

  周到想了想,哎,杨董,你说孙和平会不会也防着咱们一手?

  杨柳道,他现在不是防守,而是进攻,一时半会还顾及不到这些细节。基于我对他的了解,此人是战略上的天才,细节上的蠢蛋。他一个跟斗能栽出十万八千里,可时不时会露出红屁股让人痛殴一番。

  周到笑了起来,杨董,能治住孙和平这泼猴的,怕也只有你了!

  周到这边刚走,王小飞匆匆进来了,喜形于色汇报说,杨董,您这次判断错了,我今天去见了刘必定。他既没要我们加价,也没食言。

  杨柳十分意外,这简直是天方夜谈!孙和平一行已经很真实地出现在K省正大重机了,王小飞竟然还能从刘必定那把希望汽车的股权拿到手?!便惊奇地问,还是原先说定的四亿八千万吗?签字了?

  王小飞说,还是那价。不过我签了字,刘必定还没签。他留下了协议书,说是他们董事会过几天在监狱里开个会,研究一下就签字。

  杨柳发现了问题,他们董事会不是开过好几次了吗?这个价格他们董事会的人都知道,也都认可,怎么还要研究?好象不太对头吧?

  王小飞迟疑说,是啊,我也觉得有些奇怪,也许是出于谨慎吧?

  杨柳不认为这是什么谨慎。刘必定从来就不是谨慎的人,上大学时不是,在平柴厂不是,独立门户后更不是,若谨慎今天也不会闹到大牢里呆着。这里面透着浓郁的阴谋气息,肯定和孙和平的加价收购有关,甚至有可能是孙和平要这份协议!这二位老同学新盟友这次让他上了一当!王小飞和北方重工草拟的这份挑起内战的协议,可是孙和平迫切需要的,孙和平只要拿到这份白纸黑字的协议,就不是他和集团追究孙和平的问题了,而是孙和平反过来兴师问罪,大将他和集团的军了。好在他留了一手,没冲在第一线,事情还有缓冲的余地。

  王小飞不知他在想啥,又问,刘必定他们研究后再加价咋办?

  杨柳笑了笑,这还问我啊?你是北方重工董事长,你们定呗!

  王小飞说,您大老板不发话,我哪敢定啊,我服从命令听指挥。

  杨柳本不想说,现在却不得不说了,在这事上,你千万别说服从命令听指挥了,就说是你们董事会的自主决定,我和集团都不知道!

  可我们收购成功后,您和集团还不知道吗?集团是控股大股东。

  那我明白告诉你,收购不会成功了,孙和平已拿定这笔股权了!

  王小飞实在想不通,这怎么可能?刘必定这么干岂不成了骗子?

  杨柳这才火了,刘必定本来就是骗子,一直是骗子,这一回他是为孙和平做骗子,骗到了你手上的协议书,你还愚蠢的签了字!也不想想,协议书落到孙和平手上,岂不证明是你们挑起内战?让我和集团咋办?哦,顺便说一句,我已答应孙和平,要找你了解情况的。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集团发现了你们自作主张,坚决地制止了你们!

  王小飞这才算明白了,对,对,您和集团制止的还很及时哩。说罢,又有些不甘心地问,杨董,您说,我是不是再到监狱去一趟啊?

  杨柳苦笑着摆了摆手,算了算了,该认输就认输,还是好好想想你们上市公司股改的事吧,这可是目前的重中之重,你可别大意了!

  王小飞苦起了脸,杨董,这事我正要说呢!昨天有十几位小股民为股改方案跑来闹事了,有人竟然声称要抱着炸药包,搂着我这董事长去投票。还有那个《人民证券》也操蛋,正在报上征集反对票呢!

  就说到这里,电话响了。杨柳一边走过去接电话,一边说,我们的赞成票不也在征集吗?要进一步加大力度,多找几个像汉江证券这样的券商帮忙!说着,接起了电话,真是巧,来电话的正是汉江证券副总经理前情人祁小华。杨柳乐了,祁总,你看你看,我正向王小飞表扬你呢,你的电话就到了!怎么样,帮我们征集多少赞成票了?

  祁小华说,估计五百多万股吧,我们自营盘和代客理财帐上有近四百万股,中小散户那里已落实了九十多万股,有的还在做工作。

  杨柳热情洋溢地说,好啊,好啊,祁总,我要代表北重集团和北方重工感谢你和汉江证券啊,感谢你们对我们股改工作的支持啊!

  祁小华却不高兴了,哎,杨柳,我咋觉得你官腔越来越浓了?是不是不会说人话了?孙和平还知道给我挠挠痒呢,你咋就没长进呢?

  杨柳这才及时记起了自己和祁小华在汉江大学时的初恋历史,以及些那岁月久远而又模糊不清的海誓山盟,一时间有点窘。可往深处一想,不对啊,后来背叛海誓山盟的是她,而不是他啊,是她最终选择了刘必定那混帐东西嘛,她咋还这么理直气壮?再说他也没打啥官腔嘛,他是真心表示感谢嘛。却也不好争辩,故做轻松地发出一连串笑,不称祁总了,直呼其名道,小华,看你,还是那校花脾气,我感谢还谢出毛病了?好好帮我们干吧,奖励的事小飞汇报后我同意了。

  祁小华道,这事我正要说呢,现在正闹投票门,奖励的事别再提了,我们金总的意思啊,那二十几万你们变成实物发给我们员工吧。

  杨柳说,好,好,那我让王小飞来落实,反正不会亏了你们的。

  祁小华这才说,哦,对了,杨柳,你告诉王小飞,让他尽快去和《人民证券》沟通一下,据我所知,于文发和《人民证券》可能会针对北方重工的股改搞大动作,不仅仅是征集反对票那么简单。于文发在电话里向我透露说,有一个什么神秘而重要的人物要出场参战了。

  杨柳问,哎,是不是哪位没掌握的大户啊?你们那边有线索么?

  祁小华说,没有,你们再查查大股东名单吧。又说,杨柳,我这么卖力给你帮忙,你也得给我点回报吧?我问你,希望汽车这两天的涨停板是不是你们的杰作?如果是的话,我们自营盘也想跟进一些。

  杨柳道,小华,我真不知你是咋想的,就算是我们的杰作,我也不会告诉你啊,何况不是。我建议你们问问孙和平吧,他可能知道。

  祁小华叫道,让我问孙和平?孙和平还问我呢!你不说就算了!

  结束和祁小华的通话后,杨柳又敏感起来:如果希望汽车的股价异动和孙和平无关,那么会不会和K省的正大重机有关?正大重机老总任延安可是个深藏不露的老狐狸,这么多年来和北重集团在市场上交手频繁,出过不少狠拳。在孙和平和北柴没打出独立旗号的情况下,正大重机和任延安必会把孙和平当成对手,孙和平这厮该不是遇到了大麻烦,才带着田野和钱萍紧急空降K省的吧?但另一个问题又来了:如果孙和平胆大包天,把独立门户的底牌向任延安摊开,任延安又会做何反应呢?别人也许没这么大的胆,孙和平这泼猴可真敢这么干啊,尤其是拿到王小飞签字的加价三千万的协议书后……

  王小飞这时还没走,见他楞在那里半晌没说话,赔着小心问,杨董,祁总在电话里都说了些啥?流通股东中的大户我们都掌握了嘛。

  杨柳“哦”了一声,回过神来,你们再查查吧,祁总说啊,这是一位挺神秘的人物。另外,要尽快和《人民证券》的于总沟通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