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战争风云(1939-1941)赫尔曼·沃克剑胆琴心独孤红潘多拉的眼泪3胡伟红狼图腾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上卷 第八章

  沟通?谁和他们沟通?现在咋沟通?箭在弦上了,我们不得不发了!于文发把玩着红蓝铅笔,审阅着即将付印的报纸头版大样,耳肩之间挟着话筒,漫不经心地和经营副社长王艺全通着电话,你告诉北方重工王小飞,就说没找到我好了。说罢,挂了电话,又看起了大样。那位署名蚂蚁的神秘人物及时送来篇好文章啊。题目就挺绝:《我愤怒》,文笔老辣犀利,三言两语就把目前股改面临的危机点透了。

  ——我们正作为牺牲者在亲历历史。将来的证券研究者们也许会这样记录:2005年,中国股市先天不足造成的原罪无法追赎,新的剥夺再次发生了。上市公司和包括国资部门在内的利益集团以其天然强势挟持了股改,中国股市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七千万股民在亏损累累的情况下,继续在股改中血流成河。作为一名小股东,资本本市场上的一只小蚂蚁,今天,我必须发出我的吼声:我愤怒……

  很好,蚂蚁同志!于文发想,你和中小股东早该愤怒了,七千万蚂蚁的愤怒不应该被市场忽视,更不能在虚假的博弈中继续被大股东和相关利益集团愚弄。是捅破那些假面具,呈现历史真相的时候了。

  ——我愤怒,是因为我被管理层欺骗了,他们告诉我这是一个法制的市场,而我没在这个市场上看到普遍地认真地执法;我愤怒,是因为代表非流通大股东利益的国资部门的蛮横无礼,在和流通股东的对等谈判中,我没有找到对等的感觉;我愤怒,是因为上市公司普遍缺乏诚信,他们除了圈钱,从没想过好好回报中小股东:我愤怒,是因为我们的钱来得都不容易:那是我们的工资,我们的稿费,我们的退休养老金,我们的血汗积累!我们的每一分钱都是清白的……

  从上面这段文字看,这只蚂蚁应该是个作家,或者是位记者,文中提到了稿费嘛。接到稿子后,于文发曾让手下编辑记者查明作者身份,了解相关情况,结果没查到作者的任何线索。但从接下来的文字看,作者必定是北方重工的一名长期投资者,对这家公司的沿革和圈钱历史很了解,于文发估计,作者的长期投资的亏损应该相当严重。

  ——现在让我们分析一家叫北方重工的上市公司。这家公司的前身是ST维丰,北重集团是以资产重组形式入主该公司的,重组成本每股四元多,重组后进行增发,增发价三十二元;次年配股,配股价二十五元,两次圈钱二十二亿;你非流通股四元多持股成本,流通股东接受了高价增发配股,持股成本近三十元,公平的方案应十股送十股以上,但他们却只能十送三!面对资本强权,我们是弱者,所幸的是这次管理层给了我们否决权。中小股东们,千万珍惜您手上的否决权,一定要去投票!哪怕只有一百股,您也要大声地告诉他们:我愤怒了,不能再容忍了,我反对这种掠夺方案!从来就没有救世主,您的命运掌握在你手上,站出来,对所有侵权方案投反对票……

  不错不错,作者说得不错啊,如果广大中小股东都能站出来维权投反对票,就完全有可能把一场忽悠变成严肃的游戏规则。他们这次和北方重工的博弈,也许就不会再像前几次那样以悲壮的失败而结束。退一步说,就算再败了也没啥了不得,反正是把新闻做出来了。

  那还有啥可说的?于总,签字付印,替蚂蚁们再愤怒一回吧!

  于文发拿起红蓝铅笔,正要签字,桌上的电话又响了,还是那位管经营的副社长王艺全。王艺全开口就问,明天的报纸还没送厂吧?

  于文发说,我刚看完大样,马上要送了,你这又怎么了?

  王艺全口气很急,于总,那最好先别送,我这就过来汇报。

  于文发警觉了,哎,老王,你在哪?是不是在北方重工啊?

  王艺全这才说了实话,是,人家王小飞董事长正和我沟通呢!

  于文发火了,老王,你……你沟通个啥呀?赶快给我回来……

  这时,电话里出现了王小飞的声音,嘿,于总,终于找到你了!

  于文发不好发作了,笑道,哦,王董啊,找我干啥?我又不能帮你们拉赞成票!你还是得多往汉江证券跑一跑,和祁小华多沟通嘛!

  王小飞说,哎,于总,我们的广告你们不要了?这不,王社长正和我谈着哩!你快过来吧,我们还没开喝,就等着你于大总编了!

  于文发觉得不妥,担心禁不住广告的诱惑,丧失原则,便道,王董,对不起,我现在手上的事太多,改天再说吧!说罢,挂断电话。

  再拿起大样,准备签字时,于文发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蚂蚁的公开信是摆在头版头条位置发表的,二条位置配发了他以本报评论员名义写的文章:“千万股民倒下去,一个作家站起来”。作家是他的合理推断,可作者若是个记者呢?又或者是其它啥人呢?业余写文章的人不少嘛,他业余时间不还写写诗吗?便把评论员文章标题改了一下:“千万股民倒下去,一只蚂蚁站起来”。且不无得意地想,汉江证券的祁小华不是要写篇关乎蚂蚁战大象的寓言故事么?他正好给她提供点素材嘛!让祁小华们看看这只神秘蚂蚁将怎么收拾北方重工。

  大样签了字,却没急于送工厂付印。王艺全私自沟通的做法不对,有点叛社投敌的意思,但对他的意见却也不能不尊重啊。毕竟是王艺全负责搞钱,四处求人,也够辛苦的。现在市道不好,中小股东日子不好过,上市公司日子也不好过,拉广告搞赞助越来越难了。老王已经不想干了,暗地里正谋求到日报去做编辑部主任呢。另外,于文发一直认为,做重大决策时多少也得民主些,哪怕是做戏也得做一做。

  于是,于文发一边等着叛社投敌的王艺全,一边让办公室通知其它几个主要领导和相关部门头头过来开个会,想最后“民主”一下。

  等王艺全和众人到齐后,于文发手里抓着已签字的大样,煞有介事表演民主,既没提老王叛社投敌的事,也没说自己的决策,不动声色地问大家:蚂蚁的文章还发不发?这是不是新闻?我们要不要做?

  广告部主任没注意到大样上已签了字,当真以为可以自由发表意见,第一个跳出来反对。说是这新闻再好也不能做,蚂蚁的文章更不能发,理由很简单:蚂蚁怒斥的是北方重工,而北方重工已准备在《人民证券》上做三整版广告,价值高达二十至二十五万元。广告部主任建议把文章给他,由他去找北方重工谈判,争取拿二十五万广告费。

  王艺全这才自我暴露,说是他刚和北方重工董事长王小飞见面回来,情况很好,出乎意料的好。本来北方重工牛得很,老说准备做广告,准备五个月了也没准备好,现在准备好了,而且广告费三十五万。

  于文发自己没表态,却让管新闻的林副总表态。林副总虽说不管经营,却不能不考虑经营,咂着嘴说,毕竟是三十五万的收入啊,让我说啥好呢?咱不是党报,自收自支,没广告全社八十多号人吃啥呀!

  于文发笑了笑,社长兼总编是我,你管新闻,吃啥归我管,不归你管。你就说这封公开信吧,内容好不好?能不能引起反响?现在没几个人相信股改博弈,都说是忽悠,可一只蚂蚁站出来了,就相信!

  林副总编想了想,是,这正是文章的可贵之处啊。我一直承认这是篇好稿,可也和你说过的,风险也不小啊!咱们连作者的真实身份和情况都没搞清楚嘛!所以,于总,如果你这回真民主的话……

  于文发脸一拉,打断林总的话头,老林,我哪回民主是假的?

  林副总忙道,哦,口误,口误!于总,经营和我无关,是王艺全的事,可我还是建议缓发,发表之前最好送有关部门审查一下。

  于文发讥讽道,是不是送给北方重工王小飞审查啊?荒唐嘛!别忘了咱们报纸的名称,它叫《人民证券》,不叫《资本玩家》!

  王艺全忙提醒,哎,资本玩家咱也不能得罪,广告靠他们……

  于文发手一挥,两回事!你们广告部门继续和资本家周旋去,北方重工的广告能拿照拿,拿到十万都行,但要快,真拿不来就算了。

  广告部主任小声嘀咕道,那蚂蚁的文章就不能现在马上发表。

  于文发想了想,算了,算了,那就不要北方重工的广告了!把报纸发行量搞上去,多发个十万八万份,何止三十五万!说罢,再不和大家玩民主的游戏了,一脸正气敲着桌子,以“集中”的口气严肃教训起来,——大家都别忘了,咱吃的不是国拨经费,是全国中小股东买报纸养活了咱们!本报发行量之所以能在同类报刊中长期雄踞第一名,就是因为我们能为中小股东代言,敢为他们呼吁!

  王艺全是老同志了,应该看出他“集中”的意图了,却还在那里进行“民主”的最后挣扎,苦笑摇头说,那也得有个度啊!咱抛开广告不谈,蚂蚁的公开信这么尖刻,也得考虑到发表后的社会效果啊。

  于文发说,我觉得社会效果是积极的。会唤醒中小流通股东的维权意识,引导他们积极参加股改博弈,恢复对政府的信心。所以蚂蚁的新闻也要好好做,对北方重工股改要跟踪报道,同时利用我报本身的网站平台,和全国各大网站取得联系,让各大网站都积极跟进……

  散会后,王艺全留下了,郁郁说,于总,王小飞今天一定要见你,你当真不见?于文发反问,我见了他,北方重工的广告你们就能给我拿来了?王艺全说,你非要做这个新闻,广告肯定拿不来了,但是你得见见,人家和你沟通并没错,咱反对人家也得说说反对的理由吧?

  于文发想想也是,便答应和王艺全一起,到报社附近的茶馆和王小飞以及北方重工的几个人见一面。去的路上,还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王艺全说,我既然去了,你们广告可还得想法给我弄啊!王艺全没好气,咱为蚂蚁们摇旗呐喊,我还有啥理由弄?于文发道,这不正是理由嘛,蚂蚁们在呐喊,大象更要大做广告,发出声音。让他们花点钱讲讲自己的苦衷,说说北方重工未来的发展前景嘛。王艺全说,你可也真够损的!却又说,不过,这倒也能自成一说,我就试试看吧!

  估计王小飞已从王艺全那里得到了信息,没提广告,和他一见面就说,股市一直这么低迷,中小流通股东买了股票损失都这么惨重,他和北方重工董事会和管理层也很痛心。所以股改的文件一下来,马上闻风而动,在第一时间里落实,迅速出台了十送三的股改方案。

  于文发说,王董,照你的意思,人家中小股东还得感谢你们的慷慨大度了?别忘了你们当年的增发价和配股价啊。委托本报投反对票的很多中小股东都向我们反映,你们十送三的对价怕是远远不够啊!

  王小飞呵呵笑着,是,是,股改就是搏弈嘛,于总,你今天既然来了,咱们就好好沟通,你和《人民证券》所代表的任何一位中小股东的意见,我都负责向大股东转达,我今天是带着谦卑的诚意来的。

  于文发心想,还谦卑呢,如果真按王艺全的意思做了那三十五万的广告,你们还会这么谦卑么?却也没说破,就事论事说起了股改方案。道是北方重工的股改方案太不合理,实际上是新的掠夺。广大中小股东高价参加过增发配股,增发价每股高达三十二元,配股每股二十五元,真是血泪付出啊,可得到了多少回报呢?七年以来总共分红三次,两次是每股二分,一次每股三分,全部分红只有区区七分钱。

  王小飞苦笑说,这是事实,中小股东有气我也有气。于总,你可能不知道,三十二元增发时我们管理层都参加了,集团要求的,每人至少一千股,我一时发了昏,买了三千股,直到今天老婆还骂呢!

  于文发说,好,这么说,你也是受害者,虽说是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也是位中小股东,那么请问:十送三这种对价合适么?尤其是在市道如此低迷的情况下,能在多大程度上补偿中小流通股东呢?这种低对价的股改公司送过股后哪家不贴权?股价暴跌,等于没送嘛。

  王小飞想想问,于总,那你们的意思呢?让集团大股东送多少?

  于文发道,许多小股东要十送十,可这办不到,能十送五吗?

  王小飞摇摇头,这恐怕也办不到。我省上市公司共计一百二十三家,大部分是国有控股,于总,我向你透露个秘密,你千万不能公开说:省国资委定下的底线就是十送三,刚刚开过会,不准轻易突破。

  这可是于文发没想到的。股改全面启动后,北京的主管部门领导公开讲话时一再说,国有大股东和中小流通股东是平等搏弈,汉江国资委这条底线一定,哪还有平等搏弈,还不是大股东说了算?于是便道,怪不得没人相信这场搏弈呢,照你说的事实看,还真是大忽悠了?

  王小飞有点怕了,哎,于总,我是想让你知道我们的难处,才对你和王社长交底交心的啊,你可别在报纸上公布,把我给害了!你真公布了,我可是决不认帐的。十送三这条底线上面让我们只做不说。

  于文发没好气地道,我知道,这又不是头一回了!有些事是只说不做,有些事是只做不说,中国特色嘛!那你还和中小股东沟通啥?

  王小飞这才说,因为北方重工两次高价融资情况特殊,经过大股东北重集团努力争取后,最终的对价会增加到十送三点二,以表明搏弈的存在和国有控股股东的诚意,这个对价也许将是汉江省最高的。

  于文发明白了,这就是说,广大中小流通股东只能被动接受了?

  王小飞反问,那还能怎么办啊?你们当真以为能否决这个方案?

  于文发想到那条所谓的底线就恼火,不愿和王小飞谈下去了,起身道,中小股东当然要否决嘛!王董,请你转告大股东北重集团和董事局主席杨柳,告诉他,这意味着战争,蚂蚁们准备向大象开战了。

  王小飞和随他一起过来的董秘以及证券代表全都愣住了……

  一直没说话的王艺全,这时说话了,哎,哎,王董,你们可别误会,千万别误会!我们于总说的开战,是参加股改博弈的中小股东向你们的控股大股东开战,我们《人民证券》实际上是严守中立的!

  于文发知道王艺全要谈广告了,抬腿就走,对不起,不奉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