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劣主的新妾莫辰「狼」君来了吗?楼采凝死亡之船杰瑞·科顿迷恋2金贤正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上卷 第九章

  正大重机的新区总厂和各分厂给孙和平一行留下了深刻印象。和生活区重机新村的陈旧破败截然不同,总厂及下属各分厂的厂房设备,重型卡车、厢货车、搅拌车的生产线大都是国内一流的,一点不比北方重工差。尤其让孙和平兴奋的是,经过几年发展,正大重机已经具备了十四吨以上底盘和驾驶室总成的生产能力,潜力巨大。

  最新一期生产报表显示,正大重机目前各类重型汽车装备的在产量已达到四万三千多辆,如果北柴股份入主以后,能投入几亿技改资金,进一步扩大产能的话,有望达到年产七万辆。真能如此的话,正大重机就完全可以取代北重集团,成为北柴发动机的最大常年客户。

  孙和平感叹不已:任延安果然是先生产后生活啊,把宝贵的资金全用到刀刃上了。为了站稳中国北部市场,任延安麾下的八千员工真是在艰苦奋斗啊。也正因为如此,正大重机才具有了不可忽视的整合价值,它的资产是经营性的有效资产,严重低估。不象有的大型国企,帐面资产花花绿绿煞是好看,过细一审不少是非经营性的无效资产。

  管理水平也令人叹服,这两天看下来,就连挑剔的田野也无话可说。两天中,任延安一直亲自陪同,而且毫无隐瞒,想看哪里就看哪里。他们三人坐着载客电瓶车,在一个个分厂、车间巡视时,没看到一个无所事事的闲人,没在厂区的任何角落发现一个烟头,一缕棉丝。

  刚开始,孙和平并不知道进入厂区后就不能抽烟,在电瓶车上点了一支。任延安当时正背着身子和田野、钱萍说啥,闻到烟味后回头一看,就对办公室主任说,记下来,我的客人违规了,罚我一百。孙和平忙把烟掐了。主任笑道,晚了,我们任总已经损失一百块了……

  真是英雄相惜,相见恨晚啊,孙和平对考察中亲眼看到的一切很满意,任延安对孙和平的欣赏也很高兴。最后一天中午,从不陪客的任延安将孙和平一行破例请到小食堂,陪同客人们吃了次饭。上了茅台酒,自己不喝,以水代酒,却劝孙和平一行好好喝,来个一醉方休。

  喝酒时,孙和平说,任总,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到厂里这么走一走看一看,我才明白了,你有傲慢的理由,有资格罚我四小时站!

  任延安笑了,孙董,那是你想站的,我可不敢罚你们!又很感慨地说,不要总说国企搞不好,只要肯下劲来搞,就没有搞不好的!

  孙和平由衷说,是啊,你任总领导下的正大重机就搞得很好,不过,该提的意见我还得提:对员工生活上的欠帐得尽快还。你们生活区在市内,完全可以在市场化的条件下解决掉大家的住房问题嘛。

  任延安说,市场竞争这么激烈,这事还是以后再说吧。现在技改要五个亿,扩大市场网络的也得铺上两三个亿,我们哪来的钱啊。不是受资金困扰,我们根本不会和JOP谈合作的,起码现在不会谈。

  孙和平说,这七八个亿你们别担心,一旦我们合作,这些资金北柴股份会统筹解决。员工住房,包括你们干部住房还得抓起来,也花不了多少钱。我们是这么搞的:企业自己成立一家房产公司,原拆原建,拿卖商品房的盈利补贴员工,员工自己再搞点房贷,啥都解决了。

  任延安眼睛一亮,哎,这主意好,也不违反政策,可以试一试。

  孙和平这时已把正大重机纳入了北柴股份的扩张版图,又说,任总,你们的管理很好,水平一流,我们入主后,除了派一位财务总监之外,生产班子不派一个人过来。一切都不动,维持原状。您呢,还可以进入北柴股份决策层,我代表控股大股东提议您出任副董事长。

  任延安笑问,孙董,你这么有信心啊?就不怕我们投奔JOP。

  孙和平说,你不会,这两天你亲自陪同我们,我心里就有数了。

  任延安难得大笑起来,孙董,你四小时没白等,你感动了我啊。

  孙和平手一摆,任总,别来这一套,您是能被轻易感动的人?如果没有双方共赢的大好前景,我站四十小时只怕也感动不了您。

  任延安用筷头指点着孙和平,孙董,你真精,比猴都精!这才说了实话,知道么?这两天我是白天陪你们考察,夜里给领导班子开会啊,一开开到大天亮!最后一致决定,放弃JOP,加盟北柴集团!

  孙和平大叫,好,太好了,来,我们一起干杯,为任总加盟!

  任延安举起杯,和孙和平、田野、钱萍碰了一下,象征性地抿了口,继续说,孙董,你说服了我:参预缔造一个中国的伟大企业,而不是成为国外跨国公司的一部分,哪怕它是JOP。

  孙和平说,就是嘛,你成为JOP的一部分,就算在市场上打垮了北重,也胜之不武嘛,那不是你的胜利,是人家JOP的胜利!

  任延安赞同道,就是,再说,我任某人也是个民族主义者。现在你们来了,正大重机得到了宝贵的资金,壮大了力量,同时又事实上削弱了北重,——你们脱离北重集团,北重的动力系统将重新布局。

  孙和平补充说,还有,正大重机的品牌也保住了嘛,任总,那可是你们的脸面和荣誉啊。中国民族工业品牌名录上,正大品牌仍将习习生辉。我甚至考虑,将来我们的集团更名为中国正大或者中国重机。

  任延安连连点头,是,是,所以,我们有啥理由不干呢?现在倒是我和正大重机担心你们了,孙董,你们当真能脱离北重集团吗?

  孙和平看了田野一眼,郑重承诺道,这是一定的!为此,我们已准备了近两年,事实上从北柴股份在香港上市之后,准备就开始了。

  任延安说,好,那我就等着你们的好消息了。不过,我是个很现实的人,在北柴股份的独立成为事实之前,我和正大重机仍不能放弃和JOP的谈判,这一点希望你们能理解。当然,我会放慢谈的速度。

  孙和平心里颇为不快,可却也不能强求任延安和正大重机在他这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想了想说,好,你们放慢速度,我们加快速度。

  因为要加快速度,孙和平当天下午就离开了K省,和田野、钱萍三人同时飞往三个方向。孙和平飞广东,和希望汽车所在地的国资部门协商希望汽车的股改对价方案。股改对价方案不敲定,刘必定手上的股权就是拿到手,也会因股改问题受到当地国资部门的阻碍。钱萍飞回平州老营,着手准备向海外股东的公告材料。田野飞省城,代表北柴股份公司正式向省国资委提交关于公司国有资产划转的报告。

  任延安对孙和平的雷厉风行的作风很欣赏,亲率在家的四位副总级领导将他们送到了机场。在机场贵宾室,双方人员依依不舍,仍说个没完。站在安全红线前进行最后告别时,任延安和孙和平先是紧紧握手,后来竟冲动地相互拥抱起来,大家不约而同地为他们鼓起了掌。

  通过安检,进了机场候机区,孙和平看看表:三点十分,飞广州的飞机已开始登机了。时间虽紧,孙和平还是向田野交待了几句,要田野一定要找孙鲁生直接谈,别忌讳啥。同时亲自到模范监狱和刘必定签订股权转让合同,说既说通了任延安,有把握拿下正大重机,合同就该签了,免得刘必定变卦。田野说,股市上连着两个涨停,只怕刘必定已变卦了,甚至怀疑股价就是刘必定炒上来的。孙和平判断不会,刘必定毕竟关在监狱里,就算有心有钱炒,动作也不可能这么快。

  钱萍这才想了起来,哎,孙董,你说会不会JOP在抢控股权?

  孙和平突然警醒了:这也不是没可能。现在股市低迷到极点,一片弥漫的熊气,别说希望汽车了,质地良好的北方重工都从二三十元跌到了四五元。为了吃掉正大重机,JOP真在证券市场上动手也不奇怪,就算股价涨到十元,JOP也不过多掏几千万美元罢了。对海外那些大腹便便的资本集团来说,现在正是廉价铲底大肆收购中国资产的好时机。既想到了这一点,就得弄清楚,以便下一步采取应对措施。

  于是,孙和平让田野和钱萍各自散去后,自己一边排队登机,一边掏出手机给任延安拨了个电话。让任延安在和JOP继续谈判时设法摸摸JOP的底,看看JOP或者JOP在华尔街的投资人以及其在中国内地的几家合资公司是否已经在证券市场上动了手?说这很重要。

  任延安是重卡机械的行业专家,却不是在资本运作专家,孙和平说了好半天,他才听明白,答应去摸底,并及时向孙和平通报情况。

  这时,在平州守摊的程总来了个电话,说了两件事。一是六月份该付的一亿三千万货款据集团财务部说,总裁周到已批了,估计两三天内就会到帐。二是集团突然又来了个五千台的大订单,还要求尽快发货,销售部不知该不该签?孙和平想都没想就说,签,赶快签。库存的先发过去,一些不急的订单往后压压,先满足集团的需要。程总说,集团要这么多发动机干啥?孙和平不耐烦地说,你管他干啥?有本事倒卖就让他们倒卖去!我现在不怕集团要货,就怕他们不要货。

  程总还想说什么,孙和平却不愿听了,关上手机,上了飞机。

  飞机六时许降落广州,因为事先打了电话,广东地方国资局来了位办公室主任接机。从广州白云机场赶到希望汽车所在县,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县国资局局长、副局长正在一家宾馆的宴会厅等着他。

  又一轮紧张谈判在杯盏交错中开始了,孙和平再次强打起精神。

  国资局金局长开宗明义声明,此次股改不是儿戏,上面的说的很清楚,哪个省不完成股改任务就不能在资本市场上融资。所以希望汽车的股改应随着北柴的入主尽快完成。他们目前只有8%的股权,北柴股份受让两亿一千万股后,股权占到了24%,双方要商量一下:怎么向中小流通股东支付对价?这当然是个大难题,希望汽车的非流通股东持股太少,不可能按十送三的主流方案送股,问孙和平如何办?

  孙和平早就想过这事,根本不愿支付对价,便来了场兵不厌诈的舌战群雄:希望汽车此前的一切与北柴股份无关。北柴股份是一家在香港联交所上市的H股公司,并没有借希望汽车的平台在国内市场融资,对价的支付者应该是国资局。根据国资局现在的持股情况,按十送三的送出率计算,也可以做到每十股向流通股东支付零点二股。

  金局长皮笑肉不笑地问,孙董啊,你认为流通股东能接受吗?

  孙和平反问,让我们送股,北柴股份的H股股东就能接受了?

  金局长叹了口气,孙董啊,你别拿H股说事好不好?你到市场上听听,到网上看看,十送三小股东都嫌少,送零点二我们敢提吗?

  孙和平眼皮一翻,为啥不敢提?这是历史造成的嘛,能怪谁!

  金局长也不客气,尽管脸上仍在笑,但立场却不含糊,你们北柴股份既然接了这两亿一千万股权,就得承担股改的责任和义务,也得和我们国资部门一样,按十送三的送出率向中小流通股东支付对价。

  孙和平略一沉思,金局长,你可能忘了一个事实:到此刻为止这两亿一千万股权还没到我手上,受让协议还没签,我可以选择退出。

  办公室主任一看不好,忙打圆场,哎,孙董,喝酒,咱们喝酒!

  孙和平喝了杯酒,灵机一动,信口开河说,金局长,你们也不要这么官僚,别光坐在办公室喝茶看报,也注意一下希望汽车的市场表现嘛!市场听说北柴股份要入驻了,希望汽车这两天连着两个涨停。

  金局长和几个副局长被唬住了,你看看我我看你,一时无言。

  孙和平趁热打铁说,对希望汽车的中小流通股东来说,一家香港上市公司的入驻就是最好的对价,远强过十送三,市场已经在证明了!

  金局长快乐起来,好,有道理!那些十送三的公司全都贴权,送了等于没送,股价只要能上涨,中小股东就能满意。可话题一转,却又狡猾地说,既然如此,你们干脆把我们这点股份也受让过去算了!

  孙和平才不上当呢!十送零点二的股改方案无异于玩火,搞不好就会烧了他的猴屁股。这种既危险又肯定要挨骂的游戏,得让金局长们以国资部门的名义玩。便笑道,哎,我和北柴股份可不想让你们出局啊,股改完成后,我还希望继续得到你们地方国资部门的支持呢!

  金局长也没坚持,应付说,好,好,该支持的我们一定支持。

  孙和平再没想到,希望汽车这两个莫名其妙的涨停板竟会变成他手上的利器,竟这么轻松就推掉了支付对价的难题。其实,根据股改文件规定,北柴股份是应该支付对价的,来之前他已想好了支付对价问题,想要讨论的只不过是送出率,能争取到十送二就算是胜利了。

  难题既已解决,下面的酒就得喝好了。人头马、XO开了一瓶又一瓶。你敬我,我敬你,敬得个不亦乐乎。孙和平中午和任延安喝了不少国酒茅台,现在又来了洋酒,两种酒在胃里来个中西结合,顿时难受起来。办公室主任却还在里劝酒,孙董,得喝啊,能喝一斤喝八两,对不起股东对不起党;能喝八两喝一斤,党和股东都放心……

  金局长也喝多了,歪在椅子上直叫,主任,上段子,上段子。

  办公室主任不劝酒了,遵命说了个黄段子:儿子出国留学,老爸交待他说,无聊时可以找妓女,但别和你妈说,帐单上就写打鸟。一个月后,老爸收到了儿子的帐单:打鸟费两千。老爸心疼了,回信说,找便宜的鸟打。没多久,帐单又来了:打鸟费五十,修枪费五千。

  满桌人哈哈大笑,孙和平也笑了起来,胃里的动静消停了不少。

  这时手机响了,响了好半天孙和平才接了,刚“喂”了一下,酒便吓醒了:来电话的是赵安邦的大秘。大秘也不问他在哪里,只说赵省长要找他谈话,时间定在明天,也就是周日下午三点整。他悬着心打探谈话内容,大秘说,内容他也不知道,估计也就是听听汇报吧!

  孙和平想,听啥汇报?该不是要按杨柳的意思“踢升”他出局滚蛋吧?赵安邦和省政府可一直要做大做强北重集团的。这一想,呆不住了,要金局长立即安排车送他回广州白云机场,连夜飞返汉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