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花魁情夫安靖玫瑰挑剔小王子萧宣花好月圆亦舒隐形追踪李李至死不渝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上卷 第十章

  虽说隔着监狱高墙电网,刘必定和外部世界的联系仍未割断。想割也割不断。他成了0765号在押服刑犯进来了,但犯下的那些事还得有人不断擦屁股。屁股在监狱里,轮到谁擦谁就得来探监了,连香港警察都来过。宏远那几个下属就更别说了,探监更频繁的象上班。监狱长见他不断被带进带出,讥讽说,刘总,我看你简直比我还忙。刘必定眨着眼镜片后的小眼睛说,不敢,不敢,报告政府,这都是我过去犯的错啊,我错误严重。又挺真诚地说,其实这些人我一个不想见,尤其是香港警察。监狱长好奇问,香港警察找你干啥?会不会把你弄到香港?刘必定说,报告政府,不会的,现在一国两制,别说我现在已在大陆监狱,就是出了监狱,只要不过罗湖桥,他们也不能直接抓我。监狱长问,你在香港犯了啥事?刘必定欺负监狱长不懂经济,叫苦说,香港更叫冤枉了,说我挪用香港上市公司资金,这从何谈起?我完全是为了股东的长远利益,才搞了点财务投资,造成了些损失。监狱长说,那你该见的人还得见,尽量配合搞清问题,也帮人家弥补损失。刘必定连连点头,就是,就是。又向监狱长探询,监狱图书室有香港法律书么?监狱长说,好像没有吧?只有咱大陆这边的法律书。刘必定请求,你能让人马上帮我买几本香港法律书么?监狱长说,这可以。当下就让人去替他买书。到号子送书时,监狱长意味深长说,刘总,咱新生厂的罗丝生产快要搁车了,下月没订单了。

  刘必定说,咋会没订单?报告政府,下月订单包在我身上,我和北柴股份公司董事长孙和平说好的,十万元订单马上下。监狱长松了口气,好,刘总,只要这北柴股份订单拿到手,你又立功了,若能拿到一年长单,我不但建议给你立功减刑,还让你离开车间管经营。刘必定又来了个报告政府说,我可以立功,但不想减刑了。监狱长问为啥?刘必定说,在这里住都这么多人找我,出去后还不把我忙死?!

  拿到几大本香港法律书藉,刘必定迫不及待看了起来。因为涉嫌侵吞八千万公众公司资金,他在香港已上了通缉名单。两年后从这里出去,还得到香港法庭上继续对付那些法官,甚至继续坐牢,不好好研究一下香港相关法律真不行啊。保尔萨特和《存在与虚无》尽管挻伟大,但解决不了香港那边迫切而具体的问题,暂不研究也罢。

  周六一大早,刚研究出点头绪,正对照相关条款给自己规划刑期长短时,监狱长来了,又说接见。刘必定不由想到了孙和平:希望汽车的股权协议还没签字,狗东西就不能不来。现在希望汽车已是两个涨停板了,两亿八千万肯定不行了,起码三个亿,外加新生厂的订单。

  尽管在监狱呆着,刘必定因为管生产,仍在狱内一定范围享有自由,特别是看电视的自由。给犯人集体看的电视有不少财经频道。大队长和监狱长办公室是有线电视,能看到沪深两市股票时时行情。所以刘必定对外面股市一点也不陌生,每个交易日的股票涨跌,大盘收盘指数全都一清二楚。希望汽车的这两个涨停板自然也瞒不了他。

  不料,出了号子门,监狱长却说,来探监的不是孙和平,是他妹妹刘必英。但监狱长仍是为新生厂的订单来的,吩咐他在接见时和妹妹说一下,务必让妹妹尽快去催催孙和平:订单问题很紧迫,没有订单不生产了,影响利润事小,影响犯人劳动改造事大,希望多多关照。

  因为订单问题,刘必定和刘必英的会面仍受到了照顾。周末亲属接见应该在会见厅,那里既吵规矩又大,监狱长便让队长把他们安排在了狱内无人的图书室。刘必英给他带来了换洗衣服和一些日常生活必需品,完全一副亲属探监的样子,并不引人注目。看守的狱警例行公事检查过刘必英送来的东西后就走了,图书室里只留下他们兄妹。

  狱警一走,刘必定立即和妹妹刘必英悄声谈起了正在进行中的操纵市场的重要“工作”。希望汽车又是一场漂亮的战役啊,是在股市极度低迷,人们信心全无时打响的,而且已经基本打胜了。天才就是天才,别看他现在是0765号囚犯,在监狱里呆着,照样风生水起。

  都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其实不然。刘必定认为,只要是网就有漏洞,没漏洞就不叫网了。前妻祁小华关键时刻的无耻背叛,导致他和宏远系走向了崩溃灭亡的不归之路,中国资本市场上一个伟大的奇迹烟消云散。然而,千足之虫僵而不死,因为中国资本市场的非线性迷乱,因为他的未雨缪谋,因为法网的疏漏,刘必定仍留下了些东山再起的资本。妹妹手上还有七百万股希望汽车的流通股,和两千八百万现金。这些股票和现金是他的秘密私财,别说宏远的人不知道,就连祁小华也不知道。2003年初宏远系资金链完全断裂了,他也没想过把这些现金和股票都拿出来。嗣后破产清盘,有关部门调查了他和宏远系有来往的所有的公司和个人,就是没想到调查他妹妹刘必英。

  妹妹是他从小一手抱大的。母亲去世早,父亲要工作,大哥带小妹是很自然的事。妹妹小时候很漂亮,象个讨喜的洋娃娃,长大后反而不行了,模样普通得很,走到街上没几个人会注意她。可妹妹的感觉挺好,男朋友谈了不下一个排,却谁也没看中,快三十了,还象个没长大的孩子,整天眨着一双傻乎乎的大眼睛显示天真。刘必定发达后,妹妹辞职跑到宏远做了办公室副主任,但除了领工资,基本不上班,一直在家里溜狗喂狗,再就是逛商店,买时装。她买的那些时装价钱死贵不说,还大都希奇古怪。有一次,妹妹穿了身坦胸露背的时装,天女下凡似的突然降临公司,吓得刘必定连连讨饶,让她赶快回家,永远别来上班。后来她还真不来了,连每月八千元的工资都让他在家发。祁小华对这位小姑子一直很反感,不止一次在刘必定面前抱怨说,你们公司养这种妖怪废物干啥呀?得赶快想法把她嫁出去啊。

  刘必定没理睬祁小华的抱怨,对妹妹仍是一味容忍。其实妹妹早已成了他私财代管人。他让妹妹从老家搞来一堆身份证,在省城六家不同证券公司开了近百个股东帐户。妹妹一直在坐在家里按他的指令买进卖出宏远系坐庄股票,其中包括希望汽车。正是因为有了这么一位从小抱大的忠诚可靠的妹妹,他才有了一条通往未来的秘密通道。

  今天的妹妹变得庄重朴实了,穿着一身职业套裙。这也是他的指示:宏远系已经败了,奢侈将引起世人的怀疑,要学会过普通人的生活。妹妹是听话的,从他入狱后,每次来探监都着装朴素素面朝天。

  妹妹很兴奋,显得比他还高兴,哥,我都按你说的办了,这两天用咱六家证券公司的八十五个帐户连续买进希望汽车,还真拉了两个涨停板哩!现在股价都到四块二角七分了,没准还能拉一个涨停板。

  刘必定忙问,帐上还有多少资金?手上希望汽车又增加了多少?

  刘必英说,资金还有一千多万,希望汽车咱原来有七百万股,第一个涨停板又买进了三百四十二万,加一起一千多万股了。第二个涨停板大家都抢进,咱只买了三万股,挂上去的三百多万一直没成交。

  刘必定想了想,这样吧,小英子,今天是周六,下周一出货,一路卖空,一股不留。记住我教你的出货策略,关键时刻不能迟疑。

  刘必英很不理解,哥,既然有人跟进了,咱为啥不再拉一个涨停板呢?咱手上又不是没钱,还有一千多万呢,对付一个涨停有把握。若再来个涨停,股价就到四块七角了,咱还能多赚将近五百万。哦,对了,对了,现在市场都在传呢,说希望汽车有JOP外资并购概念。

  刘必定手一摆,语气坚定地道,对这种毫无希望的熊市不要抱任何幻想。小英子,我告诉你,你要记住:永远不要相信市场的传言!

  刘必英睁着天真的大眼睛,看着自己英明的哥哥,为什么呢?

  刘必定“哼”了一声,因为我们就是市场传言的制造者!这种事宏远系过去干得多了。你不想想,我们不拉这两个涨停板,市场会有这种传言吗?希望汽车有什么海外并购概念?扯淡!受让这两亿一千万股权的是孙和平,还有谁比我知道的更清楚?哪来的啥JOP啊?

  刘必英嘴一厥,哥,那……那咱还发动这场希望之战干啥?

  刘必定道,两个目的。其一,希望汽车股性很活,拉起容易。而只要拉起来,市场一定会自行猜测它的异动原因,那些跟风者们会积极发挥想像,帮我们编故事。现在不是在编了吗?我能趁机解套,顺手小赚它一笔。咱手上套的七百万希望汽车一直是我的一块心病啊。

  刘必英多少明白了些,点头道,哥,这个目的好像已经达到了。

  刘必定继续说,其二,现在毕竟是熊市,人气低迷。市场也许失去了想像力,没人替我们编故事了。我们把股价往上一拉,卖盘就出来了,为此会赔一些,再套进几百万股。但只要二级市场股价涨,孙和平就得为那两亿一千万股权多掏点银子,最终我们是稳赚不赔的。

  刘必英连连咂嘴,佩服无比,哥,你真了不起,啥都想到了。

  刘必定说,就按我说的办吧,只要能高位出货就是很大胜利了。

  刘必英听明白了,好,好,哥,我就按你说的办。还有事么?

  刘必定又说,孙和平那里的合同得赶快签了,不能等到下周希望汽车跌回三元八再签。趁着二级市场的大涨,我再加价两千万,马上写份全权委托书给你。你交给宏远的老吴。让老吴在下周开盘前务必和孙和平签订这两亿一千万股权的转让合同。而且要按新价格签。

  刘必英提醒说,不是还有你们新生厂罗丝订单的事么?你和孙和平说了么?要不,也把这条提出来?这对你很重要,监狱长急着呢。

  刘必定何尝不知道?可孙和平的北柴股份是香港上市公司,怎么可能使用来自监狱小厂的罗丝呢?于是便说,这我当然要提,但希望不大,小英子,你告诉老吴,让他随便找个皮包公司下订单吧,先打十万块过来,过阵子把货拉走,找地方先堆着,不行就卖废铁吧!

  一切安排完毕,刘必定报告政府,求赐纸笔,监狱长亲自把纸笔送来了,刘必定当场写了委托书,同时另写了一纸条件,要求北柴股份支付十万元订金,向监狱新生厂下达三十万元各型号罗丝订单。

  监狱长十分高兴,赞叹说,刘总就是刘总,在这里还这么牛。

  因为这么牛,且是为了监狱的生产订单而牛,刘必定又获得了新优待:在妹妹探监走后,仍获准留在图书室继续研究香港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