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八日花语山村美纱谁都知道我爱你月下箫声逃妻香弥官太太唐达天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上卷 第十一章

  在做任何重大决策时,杨柳都很注重细节,尤其是那些可能决定成败的细节。不把这类细节想清楚,哪怕机会就在眼前,利益唾手可得,杨柳也决不贸然出手。刘必定和孙和平正相反,往往会先扑上去再说。至于扑上去后果如何,是否会被烧残爪子,烫伤狗嘴,二人往往很少考虑,甚至不考虑,当年在汉江大学时他们就不是一路人。在刘必定和孙和平看来,他对细节的注重,是谨小慎微,循规蹈矩呢。在整个大学时代,刘必定都是他的对手。他是校方培养起来的优秀学生,班级和系学生会的干部,刘必定是天生的反对派。在杨柳的记忆中,这厮在三年大学生活中除了应付考试,余下的精力和时间几乎全用于和他作对了,甚至在爱情上。据说某次舞会后,刘必定在黑暗中一把搂过祁小华,郑重地对祁小华说:忘掉那个循规蹈矩的小官僚,跟我走吧,那是一条幸福光明的大道!我向你保证,三十岁,我将让你拥有宝马、别墅;四十岁,你会拥有一家甚至几家公司;到五十岁,你的名字肯定会出现在中国富豪的财富排行榜上。祁小华由此认定刘必定有气魄,一步步投入了刘必定的怀抱,最终和刘必定结了婚,成了那个草莽英雄时代的变相牺牲品,她现在应该后悔了吧?!

  孙和平那时还不是现在的孙猴子,还没成精,一直左右摇摆,哪边有好处就向哪边靠拢。既参加过刘必定的“倒阁”阴谋,也“入阁”做过他的班委。毕业后,和刘必定一起分到平州柴油机厂,二人又沆瀣一气,搞到企业混不下去了,发展到合伙骗货的地步。嗣后,刘必定拉出宏远系大旗去资本市场闯荡,孙和平倒还有点头脑,没跟着刘必定去抓草莽英雄时代的“机会”,在省里搞集团时,重又回到了他身边。但孙和平动摇过,刘必定策划北柴股份叛逃的事孙和平从没和他说起过。所以二人今天在希望汽车上再度联手,杨柳一点不奇怪。

  然而,他们忽略了一个细节,忘记了广东国资部门手上那八千二百万国有股,这些股份占希望汽车总股本的8%。更有意思的是,希望汽车的第二大股东DMG国际投资公司早在两年前就从宏远系受让了希望汽车一亿两千万法人股,其国内控股公司又从市场上买进了六千万股,手上已有了一亿八千多万股。这就是说,如果北重集团拿下广东国资部门那八千二百万国有股,和DMG联手,控股大股东就是DMG和北重集团,而不是北柴股份了,孙和平借控股地位拿下正大重机的美梦就将破灭。天哪,这泼猴竟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一个细节。

  周六之夜,当孙和平无视这一细节漏洞,紧急飞返汉江时,杨柳却在精心研究这一有趣的细节。研究的结果又让杨柳吓了一跳,网上的公开资料显示,DMG国际投资公司的董事长竟然是美藉华人简杰克。

  简杰克杨柳并不陌生,他可是王小飞请进北方重工董事会的独立董事。据王小飞此前介绍,此人有华尔街背景,是国际某著名投资银行的执行董事,对未来北方重工掌握国际惯例,走向国际资本市场会有所补益。他当时并没在意,以为简杰克就是个投行专家,不知道他在中国资本市场卷得竟然这么深。现在查了资料才知道,简杰克为他们集团旗下的DMG出了不少力,近年来以超低价格收购了三家资产庞大的国有企业,还收购了一家股份制银行,三年就赚了二百多亿。

  简杰克和DMG怎么对希望汽车也这么感兴趣?竟早已潜伏在里面了。答案只有一个:简杰克的DMG和孙和平一样,瞄上了正大重机。

  杨柳再没想到,在他前门拒虎,和孙和平近身肉搏时,后门早已进了狼,一条比孙和平还要凶险的国际资本之狼。和这条狼的合作几近无稽,且不说孙和平和北柴现在并没独立门户,就算真的独立门户了,他和集团也不能同门灭子啊。北柴毕竟是他们集团一手扶植起来的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就算最终要灭,也得看赵安邦和省里的脸色。

  这么一来,杨柳重新找回了老子公司的立场,决定先替儿子公司堵上这一危险的细节漏洞,遂打电话从床上叫起了周到,要周到到他家来一趟。周到不太情愿,说是晚上有应酬,喝多了。杨柳便说,你真爬不起来,那我去你家吧。周到这才清醒了,带着一身酒气过来了。

  过来后,杨柳泡了杯浓茶,让周到喝着醒酒,把情况说了说。

  周到的大脑袋不知是被酒精烧糊涂了,还是一时没犯过想来,竟大大咧咧说,就这事啊?这和咱有啥关系?别说现在那个简杰克孙和平还没斗起来,就算斗起来了,咱们正好坐山观虎斗,看他们咬嘛!

  杨柳不高兴了,哎,周总,你醒没醒酒啊?要不要再来壶醋?

  周到说,哦,醒了,醒了,杨董,你说,继续说,我听着呢!

  杨柳在屋里踱着步,说了起来,孙和平和北柴股份下一步到底会怎么样,我们不知道。听说赵省长要找他谈话,谈话内容不详。估计不会是提拔滚蛋,如果是,组织部那边会有风声,现在仍没有。支持孙和平搞分裂的可能也不大,省里一直要做大做强几大产业集团嘛。

  周到接上来,所以,还是我说的嘛,孙和平的屁股还得咱们擦。

  杨柳摆了摆手,你想简单了,不是替谁擦屁股的问题啊!这八千二百万国有股的归属,很可能会决定我们,也决定北柴股份和DMG的未来命运。DMG和简杰克如果拿到了,北柴股份和孙和平就没戏了。

  周到仍糊涂得可以,那不正好吗?这猴就得老实呆在集团里!

  杨柳道,那我们面对的将是啥?DMG入主正大重机,势必以其资本实力和国际一流的管理经验,对我们的生存构成极大的威胁。我们就领着这只败下阵,烧焦了屁股的孙猴子,在市场上被动挨打吧!

  周到说,可反过来说,这八千二百万国有股落到孙和平手里,也未必是好事啊,他就算现在被省里压着暂时不独立,日后也是隐患。

  杨柳这才说到了根本,所以,这八千二百万国有股权必须由我们拿下,而且要立即行动。这一来,既堵严了后门,不给DMG和简杰克机会,又掐住了孙和平的猴脖子,让北柴股份以后好好摆正位置!

  周到稍一沉思,乐得跳了起来,对啊,杨董,我举双手赞成!

  杨柳笑了,我知道你会赞成。那明天一早,你就代表我们集团飞广东,立即就希望汽车八千二百万国有股的转受让问题展开谈判吧!

  周到忙道,好,好,杨董,你放心吧,不但我亲自去,也把集团相关部门的头头都带过去,争取来个速战速决,免得夜长梦多……

  杨柳又交待了一番:既要速战速决,也要注意策略,不要显出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建议周到做个小小的局,就说到香港开会,路过广东,和相关国资局头头随便见个面,似乎是很意外地谈成了这笔股权生意。至于价格,杨柳认为,要考虑股改因素,应该是扣除股改对价股份后的每股净资产,也就是三元左右。如果对方急于出手,还可近一步压价,反正双方都是国有性质的,不存在国有资产流失问题。

  周到全明白了,对,对,我也这么想,每股最多不超过三元。和他们“顺便”见面的由头也找到了。咱是北柴的大股东嘛,自然要关心希望汽车的股改,一起谈谈嘛。一谈起来,我就把北方重工的股改难处说给他们听,告诉他们:我们十送三估计都难过关,他们还想十送零点几?让他们好好揣摩一下希望汽车这只山芋有多烫手吧……

  就说到这里,电话响了。杨柳看了看表,都快夜里十一点了,真想不到谁会在这时来电话找他?拿起话筒一听,竟然是省长赵安邦。

  杨柳很意外,对周到做了个手势,让周到住了口。这才对着话筒恭敬地说,哦,是赵省长啊,您咋这时找我了?有啥紧急指示吗?

  赵安邦口气轻松,哪这么多指示,还紧急,就是和你聊聊天!

  杨柳笑了,开啥玩笑,您省长半夜三更和我聊天,是有啥事吧?

  赵安邦说,有,估计你会高兴,经你和周到同志极力推荐,省委常委会慎重研究,决定调孙和平同志任平州市副市长,主管工业……

  杨柳兴奋地看着周到,故意大声重复,什么,让孙和平同志去做平州市副市长了?好,好啊,赵省长,这个有能力的好同志到底用起来了!我相信,让孙和平管平州工业,平州工业肯定会上个新台阶!

  周到也激动了,先是冲着杨柳晃大拇指,后又把脑袋探了过来。

  却不料,赵安邦那边呵呵笑了起来,笑罢,话头一转,杨柳,你就做梦去吧!别以为我看不透你那点小诡计!你不就是要削藩吗?不就是怕北柴股份独立门户吗?不就是想把孙和平踢弄走吗?我可警告你啊,也请你带个话给周到,都给我在北重集团这个山头上好好呆着,这个藩不能削!你们削北柴股份的藩,我和省委就免你们的职!

  杨柳被搞懵了,结结巴巴道,赵省长,这……这哪来的事啊?集团啥时想过要削藩啊?这……这肯定是孙和平同志的误会……

  赵安邦也说起了孙和平,我知道,这个孙猴子也不安分!北柴股份在香港上了市,有了资本,他们也想独立门户,这也是胡闹嘛!我准备找他好好谈一谈了,哦,对了,已经让秘书约定了谈话时间。

  杨柳郁郁问,那赵省长,孙和平若坚持要从集团独立出去呢?

  赵安邦道,他没这么大胆吧?想独立也行啊,我和省委先撤他的职!又和气地说,杨柳啊,你别担心,我会让他和北柴股份摆正位置的!你呢,一直是听招呼的,我和省委对你很放心,今天就算谈过了。

  杨柳只好说,是,是,赵省长,我和集团仍然听招呼,坚决执行您和省政府做大做强北重集团的既定方针,只希望您们上面别动摇。

  赵安邦笑道,上面会动摇啊?当初阻力这么大,我省几大产业集团不还是整合起来了吗?现在因为这只孙猴子,我就动摇了?笑话!

  结束通话,杨柳冲着周到手一摊,咱继续和这只猴合作共事吧!

  周到却叫了起来,赵安邦也真是的,他当省长的也开这种玩笑!开始把我高兴的啊,真以为能放鞭炮送瘟神了呢!那广东还去不去?

  杨柳道,为啥不去?那更得去。赵省长灭了孙和平的独立梦,北柴股份就是我们的,广东的股权就更不能落到简杰克和DMG手上。

  周到这才想起问,哎,你说那位简杰克会不会抢到我们前面?

  杨柳摇头道,这我不知道,如果真抢到我们前面,那就是命了。

  周到走后,杨柳洗洗睡了,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总是睡不着。

  对上级领导的话必须好生揣摩,其中的精神要点必须吃透。不吃透就会给他和集团的工作带来很大的被动。赵安邦的意思很明白,踢升孙和平出局不可能,北柴股份独立门户也不可能,这位铁腕省长要维持现状。但问题是,这现状当真能维持下去吗?孙猴子为独立门户蓄谋已久,现在已经一个跟斗栽到界外了。而且,赵安邦还忽略了一个重要事实:现在可是市场经济啊,孙和平虽说是省管副厅级企业干部,更是香港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这董事长就那么好撤吗?真好撤的话,他和集团早就撤了。通电话时,他本想提醒赵安邦的,可话到嘴边却没说出口,做下属的,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显得比领导高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