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初恋风暴安琪感皇恩齐晏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赵乾乾甜滋味惜之狗爸爸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上卷 第十三章

  这是一场攻势,一场北重集团和北方重工从未碰到过的舆论攻势。一切都是精心策划的,从那位自称“蚂蚁”的小股东的公开信,到《人民证券》的评论员文章。“我愤怒”三个特大号黑体字触目惊心,公开信的内容更是大胆尖刻,把北方重工大股东北重集团、国资部门、管理部门全骂了。评论员文章竟然对这位蚂蚁股东的观点表示全面支持,呼吁全国中小股东好好读读这封公开信,积极参加股改博弈,像这位蚂蚁股东一样,挺直胸膛站起来。对他们国有大股东却以提醒名义发出警告,要求他们正视历史,正视现实,还市场以公道。更要命的是,蚂蚁的公开信和评论员文章不只是发在《人民证券报》上。还挂到了全国各大网站上,从新浪、搜狐、雅虎,到网易、百度,全都挂在首页显要位置。不少网站加发了编者按,为之欢呼鼓噪。周日下午,连新华网、人民网这些国家官方网站也积极跟进了。

  网上反响十分强烈。杨柳上网粗略看了看,短短一天的时间,各大网站网友留言已达上万条。留言一面倒,全是对蚂蚁的支持,几乎看不到几条反对意见。这在网上是前所未有的。杨柳清楚,网络是自由世界,网友留言大都不署真名,一般贴子能有个百分之六七十的支持率就很不错了。这只“蚂蚁”的愤怒竟引发了全国中小股东的愤怒。

  这时再看重一遍公开信和评论员文章,杨柳最初的恼怒情绪消失了不少,多少客观了一些。蚂蚁尽管言词激烈,但话说的没错,包括他们北重集团和北方重工在内的或国有或私营大股东圈钱的确是圈过分了,给中小流通股东的回报实在是太少了,这次的股改方案真是说不过去。可这能怪他和王小飞吗?他们何尝不想多送点?省国资委和孙鲁生坚决不同意嘛,定的底线就是十送三,三点二还是争取来的。

  正在心里抱怨孙鲁生,孙鲁生的电话就打来了。开口就是一通批评,杨柳,你这个国有大型企业集团的董事局主席是咋当的?和《人民证券》咋沟通的?你看这动静,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

  杨柳抱怨说,这不是沟通的问题,确实是对价太少。连我们自己的董事长王小飞都有意见嘛,王小飞也是参加过高价增发的小股东。

  孙鲁生说,你叫王小飞同志摆正位置,有意见也烂在肚里!赶快想办法让《人民证券》打住!我今天就去找省委宣传部,我得问问郑部长,它《人民证券》到底想干什么?还要不要正确的舆论导向了?

  杨柳心想,这和舆论导向有啥关系?国家要求双方博弈嘛。大股东利用自身的资金和公关优势发文章发广告是一种博弈手段,象蚂蚁这类小股东发公开信也是一种博弈手段,实质性的问题还是提高对价。你国资委定了个底线,让各国有控股公司大股东失去了提高对价的空间,等于不让博弈,本身就是不对的。嘴上却没说,觉得孙鲁生真要能说动宣传主管部门压压《人民证券》也好,他的压力就轻了。

  孙鲁生又说起了文柴厂的事,还有,文柴资产的划拨报告,我可给你特事特办了,王副省长和赵省长都批了,你明天派人过来拿吧。

  杨柳不快的情绪这才多少好了些,连声道,谢谢,谢谢了。

  孙鲁生说,你要真谢我,就把北方重工的股改认真搞好了。十送三点二的对价已是破例了,决不能提高,股改投票还得想法通过了。

  杨柳直咂嘴,我的大主任,你都知道《人民证券》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了,我们是不是能以其它形式变相提高一些对价呢?

  孙鲁生口气又变了,杨柳,记住你的身份!你是国有资产在北方重工的代表,不是中小流通股东的代表,不能造成国有资产的流失。

  杨柳耐着性子解释,孙主任,国有资产咋就流失了?二十二亿增发可都是中小流通股东掏的腰包,国有资产实际上是大大增值了……

  孙鲁生说,这不很好吗?让它继续增值嘛!杨柳,不是我今天批评你,你的原则立场有问题,都不如北方重工的独立董事简杰克。你别光听那只蚂蚁瞎叫唤,也听听简杰克先生的意见,简杰克不也发表文章了吗?公开说的嘛,股改支付对价违反国际惯例。我回头找宣传部郑部长,就得让宣传部指示《人民证券》多发表简杰克的好文章。

  简杰克和他的DMG廉价收购国有资产没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国有股东向中小流通股东支付相应合理的对价却造成国有资产流失了,这实是说不过去的。孙鲁生还高度评价简杰克,真让杨柳哭笑不得。

  于是,杨柳阴阳怪气说,孙主任,你批评的好啊,简杰克这位洋朋友比我还爱护国有资产啊!一个外国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帮助中国人民保护国有资产,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

  孙鲁生不高兴了,哎,杨柳,你开啥玩笑?简杰克哪点说错了?

  杨柳突然不可遏止的发作了,简杰克没错,全是我们的错!我们不需要一个公平有效的市场,不必管市场参与者的死活,让全国七千万中小股东全亏到泥里,让市场彻底垮掉,我们国有企业也不用到市场融资了,让简杰克DMG和美国财团一一把中国企业全收购掉好了!

  孙鲁生那边十分惊愕,哎,杨柳,你今天是怎么了?这么发火?

  杨柳多少冷静了些,孙主任,我现在真难呢!北重集团和北方重工急需资金,既要技改,又要增加产能,可证券市场这么低迷,我们根本没法融资。孙和平和北柴股份呢,又在做着独立门户的美梦,甚至真会和我们的老对手正大重机合流。我面临的局面可以说是危机四伏,从没有过。证券管理部门说的很清楚,股改不完成,就不能再融资了,我还准备股改顺利过关,尽快发行可转债,融资十几个亿呢。

  孙鲁生仍不吐口,杨柳,你难我也难,咱要相互理解。正是知道你难,所以我才同意你十送三点二嘛,别的企业不能超过十送三。汉江省不是只有一家北方重工,一百二十三家上市公司呢,你突破他突破,国有资产就要在股改中大量流失,我这个国资委主任就是失职。

  这倒也是事实,杨柳知道再争也没用,郁郁不乐地放下了电话。

  这边放下电话,那边王小飞敲门进来了,说,大老板还加班呢?

  杨柳指着办公桌上的《人民证券》没好气地道,你看看这个,不加班行吗?也不知你们这些天咋和于文发沟通的,闹了个惊天动地!

  王小飞说,本来我都和王艺全说好了,拿三十五万在《人民证券》做三个整版的股改广告,让他们撤下蚂蚁的文章,停止征集反对票。没想到,总编于文发就是不同意!今天一看到报纸,我也不能再客气了,给《人民证券》打了个电话,要求转发简杰克不付对价的文章。

  杨柳一听简杰克就来火,手一挥,象打发一只讨厌的苍蝇,王小飞,从今以后,你少给我提那个假洋鬼子!知道大家是怎么评价简杰克的吗?中国股改的麻烦制造者!哦,对了,他这独董也快到期了吧?

  王小飞怔了一下,说,没,早呢,根据合同还有两年期限……

  杨柳脸一拉,我还得忍受他两年啊?赶快找个借口让他滚蛋!

  王小飞有些发蒙,杨董,咋了?简杰克的背景可是华尔街……

  杨柳说,所以他才更得赶快滚蛋!这个人比于文发麻烦十倍!

  王小飞益发不解,可在股改上,他一直是站在我们国有大股东一边的。他的文章我送你看过,连一股也不愿送,正好对付于文发啊。

  杨柳一下子发作了,把对孙鲁生、于文发以及《人民证券》的恼火,全借着简杰克大肆发泄出来,我宁愿十送五十送十,也不愿接受简杰克别有用心的支持!现在资本市场成啥样了?中国经济高速发展,资本市场却一片低迷,优良资产卖着垃圾不如的价格。国家再不搞好股改,中国资本市场就要出大问题!简杰克之流是啥东西啊?他们希望的不就是资本市场继续低迷,好让他大肆收购廉价中国资产吗?我们真上当听了他们的,哪一天北方重工和北重集团被华尔街的财团收了去我毫不奇怪。真那样的话,你我就变成了他们的买办,中国企业就变成为他们的血汗工厂!王小飞,你这董事长可别糊涂啊!

  王小飞连连点头,是,是,杨董,还是您看得深,看得远啊!

  杨柳这才缓和口气,还啥国际惯例?中国股市是为国企解困才搞起来的,全世界有咱们这样的股市吗?能谈到国际惯例吗?笑话!

  王小飞又发起了牢骚,是啊,当年高价增发,我不也买了三千股么?觉得自己是领导,得为解困出点力啊,现在倒好,快赔光了……

  杨柳挥挥手,别说你那点破事了!又提醒道,国资委孙鲁生刚才在电话里可是交待了啊,希望你这事烂在肚里,你是在职董事长!

  王小飞不服气,可我同时也是小股东嘛,和蚂蚁一样是受害者!

  杨柳不耐烦了,行了行了,小飞,顾全大局吧!还是说《人民证券》的事。《人民证券》那三十五万的广告合同,你们还没签字吧?

  王小飞说,没签,于文发又没答应我们的条件,我凭啥签?他们那位副社长还做大头梦呢,忽悠说,越是这样,广告越要做,咱大股东要在《人民证券》上发出声音!妈的,蚂蚁发出声音骂我们,《人民证券》不收他的广告费,还给他发稿费,我们发出声音就得掏钱!

  杨柳思索着,该掏就掏嘛,不就是三十五万么?对我们算啥!

  王小飞有些糊涂了,大睁着眼睛看着杨柳,杨董,你啥意思啊?

  杨柳这时已打定了主意,我的意思呀,那位副社长说得对,这种时候哪能光有小股东的声音,没我们的声音呢?我们是要把自己的想法和股改后公司的发展前景说一说,这三个版的股改广告我们要做!

  王小飞说,杨董,就算要做,也不能在《人民证券》上做啊,抢广告的报刊多着呢!这样吧,我明天就和《中国证券报》联系……

  杨柳手一摆,不要联系其他报,就是于文发的《人民证券》!

  王小飞急了,哎哟,杨董,我实在是不能理解了!您是不是认为于文发和《人民证券》这么和我们作对,我们还得给他们来点奖励?

  杨柳说,该奖就奖嘛,这个于文发,我看比简杰克好!就冲着他宁愿不要这三十五万广告,也坚持为中小股东代言,我就佩服他!

  王小飞一脸无奈,好,好,您是大老板,我……我不理解也执行!

  杨柳这才笑了,小飞啊,你现在不理解,将来一定会理解。实话告诉你,我倒有个担心,怕于文发和《人民证券》不要咱的广告呢!

  王小飞叫了起来,这不可能!他们王社长一天几个电话盯我!

  杨柳说,好,既然这样,那你回头就找他谈吧!给我记住两个要点:一,要《人民证券》下周连续三天头版版面,还不得标注广告字样;二,广告文章我们不写,请《人民证券》派记者过来写,我们只负责提供股改文件和公司资料,而且要快写,最好同时派三个记者。

  王小飞这下知道难度了,《人民证券》从没这样发过广告,尤其是头版,都是发表重要证券消息和文章,不注明广告怕有也些难办。

  杨柳道,所以我才说,他们不一定会要这三十五万的广告嘛!

  王小飞自作聪明,我明白了,让他们知难而退,又显示咱们的大度!瞧瞧,我们并没因为你们捣乱就不做广告了,是你们不愿做嘛!

  杨柳认真道,哎,小飞,你想错了!我不是让他们知难而退,是真想做广告!你好好做王艺全和于文发的工作,恳切告诉他们,我们要第一版也好,要求不注明广告字样也好,都是为了宣传股改方案嘛,进一步和中小流通股东沟通嘛,明显是广告,人家中小股东还看啊?

  王小飞仍没看出这步棋的高妙之处,这……这好象也有道理啊!

  杨柳说,好了,这事你最好今天就去办,谈成了,就让《人民证券》明天把三个记者派过来,我们好好接待,一人再发一万元稿费!

  王小飞应着,正要走,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哎,杨董,希望汽车涨停内幕我弄清楚了,听说是JOP收购造成的。JOP是国际重卡机械巨头,希望汽车控股正大重机,孙和平能想到的事,JOP会想不到吗?

  杨柳心想,这王小飞,真是糊涂的可以,仗已打到这份上了,还不明敌情。希望汽车大股东是JOP吗?分明是简杰克和DMG!却也懒得说破,故做深沉地道,这不就是危机么?中国资本市场如此畸形无效,资产价格如此低廉,JOP这类国际大鳄们不扑过来抢食才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