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伪善小贵妇七巧弄潮儿亦舒小椴第一夜的蔷薇3:今夏明晓溪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上卷 第十四章

  赵安邦一见到孙和平就说,孙董事长,你现在不简单啊,听说把北柴股份也快搞成大集团了?是不是向我和省政府汇报一下你们北柴集团的最新进展啊?这话本意是敲打孙和平,让这只泼猴老实些。孙和平却一点不老实,竟立即打开手提电脑,当真汇报起筹建北柴股份集团的想法和实施方案了。该猴没开玩笑的意思,态度真诚的让人感动。赵安邦还不能不让他说。过去皇帝金口玉言,他虽然不是皇帝,却也是省长呀,你让人家汇报集团进展,人家当然能汇报了。

  孙和平真是一绝,公然挑战他和省政府做大做强北重集团的既定方针,却毫不胆怯,不象个犯上作乱的下属干部,倒象个打了胜仗的将军,洋洋洒洒汇报了足有半小时。从北柴股份在香港上市后如何成功筹集到二十五亿港币资金,壮大了企业实力,迅速占领了市场,成为海内外发动机巨头;到如何经过半年艰难谈判,以四亿八千八百万的价格取得了国内上市公司希望汽车的相对控股权,进而实现了对国内重卡机械重点生产厂家正大重机的再控股;从北重集团目前的实力地位和面对包括股改和再融资方面的种种困难,说到北柴股份已获得的实力地位和未来必将成为中国重卡装备行业伟大企业的辉煌前景。

  在孙和平以汇报名义进行的描述中,北柴股份不但已经在市场的博弈中壮大起来,具有了和北重集团平起平做的地位,甚至在资本实力上已超越了北重集团。北重集团国际化程度不高,国内资本市场低迷无效,产能正受资金的严重困扰,能稳住目前国内市场的占有率已属不易。而北柴股份完全可以凭借香港、华尔街有效的国际平台适时融资,以完成发动机和整装重卡机械的产能扩张,进一步占领市场。

  这真是不听不知道,世界真奇妙。短短两年的时间,儿子竟强大到要吃掉老子了?看来他这省长真有些官僚了。整天忙忙碌碌,没注意到北柴股份超常规发展的事实,也许真的低估了孙和平和北柴股份的发展潜力。如此说来,他和省政府是不是该让儿子升格为老子,把杨柳的北重集团交给孙和平的北柴股份来管理?事情咋会这样呢?

  面对孙和平呈送到面前的报表资料,赵安邦陷入了深思之中。这真是个意想不到的格局,孙和平创造出的奇迹般的格局。敲山震虎的想法先是动摇,继而消失的无了踪影。事情很明白,北重集团山头上两只虎的地位发生了巨大变化,杨柳这只弱势父虎再想控制孙和平这只强壮子虎已经力不从心。他真一厢情愿让他们在同一个山头上好好呆着,根据他和省政府的意思继续做大做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么,是不是可以根据新形势新情况,以让孙和平创造出的北柴股份集团取代杨柳和现在的北重集团为前提,继续执行做大做强的既定方针?可这样做合理吗?公道吗?能被杨柳接受吗?这些年来,是杨柳和北重班子在认真执行他做大做强的精神,杨柳和总裁周到都没啥可指责的。北重目前的资金困难是国内资本市场造成的问题,不是杨柳、周到造成的。而孙和平呢?尽管能创造奇迹,开疆拓土,可毕竟是在抗命,在犯上作乱嘛!如果让这只犯上作乱的顽泼猴头大获全胜,不要说杨柳和北重集团班子不干,他和省政府也不能干。真这么干了,以后谁还听他和省政府的?这是重大原则问题,想都不能想。

  唯一的选择只能是把孙和平和北柴股份这只猛虎放出北重集团的笼子,让它到外面世界去冲,去咬,去进一步占领国际国内市场。

  然而,这又是多么无奈而痛苦的选择啊,在赵安邦此前的从政历史中还从未出现过。古时候有携天子而令诸侯的事情,孙和平今天呢?分明是携市场而令权力嘛!怪不得杨柳这么敏感,在昨天晚上的电话里还提醒他和省里不要动摇,现在他不就动摇了吗?真是的!

  挺住,省长同志,现在还没到让步的时候,且看市场会如何表演。就算真的要让步,也得让出尊严,也得把权力的鞭子悬在市场头上。

  主意打定,赵安邦开始对付泼猴了。泼猴刚才汇报时,故意不看他,只看手提电脑,以防被他打断。他现在也不看坐在沙发上喝水的泼猴,翻看着桌上北柴股份报上来的材料,斯条慢理说,孙和平,你很厉害呀,我的讲话,省委精神,对你和北柴股份已经完全不起作用了。象你这样的省管企业干部,我从未遇见过,真让我大开眼界啊。

  孙和平脸上笑着,话却说得不含糊,赵省长,我知道您肯定要批评,我也准备好了接受您的批评,甚至准备被您和省委撤职。但有一点我必须说明:作为一个上市公司董事长,我既是省管干部,更是一个香港公众公司的决策管理人,必须为了股东的利益,按市场规律办事。接到您找我的电话后,我反复想觉得没做错啥,要怪就怪市场。

  赵安邦心里明白的很,这当然是市场的力量,市场解放了人,也造就了人啊。在过去计划经济条件下,孙和平敢这么干吗?当真不怕撤职罢官啊?!现在他就不怕,你不用这只虎替你和国家去拼咬,它就会替别人拼咬,它是能在国内外大市场上拼杀打胜仗的猛虎,他怕谁啊?你硬要维护权力,顾及自己的面子,国家利益就要受到损害。

  孙和平继续说,赵省长,您是了解我的,过去对我还挺欣赏,所以我今天想和您说说心里话。不论咋说,您和省政府都得考虑让北柴股份从北重集团脱离出来,把北柴股份的国有资产划拨给省国资委直管。这样一来,将出现两个大型重卡机械企业集团,省里就多了一个选择,多了条退路,不论今后哪个集团上去了,您和省里都是赢家。

  赵安邦这才抬头看了孙和平一眼,你就没想到省委把你撤了?

  孙和平胸有成竹说,赵省长,我想到了,刚才我就先说了嘛,您可以撤了我,可您和省委不能撤了一个市场。撤了我市场上会出现啥情况呢?我董事长的职务未经董事会选举免不了。在召开董事会之前的这段时间里,香港、纽约的H股大股东肯定要和我沟通情况,我也会实话实说。H股大股东会咋想呢?北柴股份虽说是国有控股,可股权只占24%,华尔街两家基金和一家欧洲银行加在一起的持股量达到了31%,香港汇丰下属一家公司还持股12%,这就是说他们四家海外机构的持股量43%。我预测这43%的股权不会听您和省委的指示,撤掉我这个能拼命扩张给公司创造利润的董事长,而接受一个你们指定的董事长。更糟糕的是,当我成了海外大股东提名的董事长以后,北柴股份将不再是国有控股公司,而只是参股公司。我这段时间收购希望汽车,控股正大重机,也和国有股权没太大关系了。赵省长,我这可不是信口开河,这些情况我上报给您材料上都有,您看后判断吧。

  这就是市场和股份制经济的力量啊,赵安邦不无恼怒的想,你就算撤了他的官,开除他党籍,开除他公职,也无法改变他说的事实。

  市场的表演实在是精彩啊,不是令诸侯的问题了,是当面逼宫。

  赵安邦脸色益发难看,真想拍案而起,让这泼猴滚出去。官居省长高位这么多年,他今天在一个泼猴面前竟这么无可奈何。但赵安邦毕竟是赵安邦,再气也不能不顾大局,最终还是忍住了,“哗哗”翻着材料,看起了北柴股份的最新财报。财报证实,孙和平没说假话。

  孙和平也发现了他强压着的恼怒,话头一转,为自己和北柴股份叫起苦来,赵省长,您知道为了今天这一切,我和北柴股份管理层付出了多少艰苦卓绝的努力吗?在您和省委免我职之前,我孙和平一直在努力报效党和国家!为了赢得战胜美国巨头JOP的机会,我带着我的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在正大重机老总家门口站了整整四小时啊……

  这种事孙和平干得出来,赵安邦知道,这猴头不屈不挠,蛮缠死打的精神是少见的。据说出国时还经常在宾馆用洗澡水泡方便面。没有孙和平这些年来玩命般的扩张和奋斗,也没北柴股份的大好今天。

  赵安邦脸色多少好看了一些,看着材料说了一句,你今日能在正大重机老总的家门口站四小时,北柴股份就能在市场上站稳四十年。

  孙和平眼中突然噙上了泪,赵省长,您终于说一句温暖的话了。

  赵安邦这才把面前北柴股份的材料推开了,起身走到孙和平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口气严厉地道,但你不服从命令,在战场上要枪毙!

  孙和平抹去眼中的泪,可现在我们是市场,不是战场!就算是战场胜利者也不受指责!赵省长,我……我不相信您和汉江不要我了!

  赵安邦这时已决定向市场让步。不让不行,你不让孙和平和北柴股份独立门户,独立门户的事实仍将出现,国有股东还要失去控股地位。与其这样,倒不如放虎下山了,况且,孙和平的想法也不是没道理,北柴股份成独立集团,省里也多了条退路,不论今后哪个集团上去了,省里都是赢家。至于杨柳、周到那里,只能找时间再做工作了。

  这么一想,赵安邦接过了孙和平的话头,我不要你,海外财团和H股大股东要你呀,没准你过得比现在还好,起码不必听我训话!市场解放了企业,解放了人嘛,我省长也没办法搞行政命令了。不过孙和平,请你记住:市场经济解放人,也会解放人心中的鬼!所以,你们得到解放之后,一定要好好创业干事,不要被心中的鬼牵着鼻子。

  孙和平连连点头,恢复了应有的恭敬,是,是,赵省长,我刚才有些话说过头了,也许失去了立场。其实,我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搞好北柴股份,为汉江省,为国家民族打造一个传之百年的伟大企业。

  赵安邦被迫接受了两个企业集团并存的现实,考虑起了未来,思索着问,孙猴子,那你们这个呼之欲出的新整装集团是不是要和北重集团展开竞争呢?你新拿下的正大重机可一直是北重的市场对手啊!

  孙和平并不回避,竞争是必然的,但新的北柴股份集团决不仅仅只和北重集团竞争,而是要在全国全球大市场竞争,将来和JOP竞争。

  赵安邦点点头,又说,现在我们国资对北柴股份是相对控股。你从刘必定那里受让到手的希望汽车又是相对控股。而希望汽车对正大重机还是相对控股。你这个北柴股份集团的资本控股链可是有危险啊,一旦哪个环节上出了问题,你打造伟大企业的梦想就得落空了。

  孙和平说,赵省长,您真厉害,一眼看出了我的心病啊。这种控股链当然危险,所以我才半夜三更在正大重机公司厂长家门口站四小时。我下一步要做的是:把正大重机的国有资产和希望汽车的股权资产全装到北柴集团去,把盘子做大。同时,对在集团下属三大企业员工和管理层进行定向增发,以平衡股权结构,加强内资的控股地位。

  赵安邦明白了,这就是说,将来这三家公司就变成了一家了?

  孙和平道,对,整合后北柴股份集团将在香港和国内同时上市。

  赵安邦说,有这个战略部署很好,但不要被胜利冲昏头,要脚踏实地一步步来,千万记住某些著名企业盲目扩张的失败教训……

  孙和平又是一连串的点头称是,还打开手提电脑,装模作样要记下他的重要指示。赵安邦喝令泼猴停止作秀。最后对孙和平说,他个人意见可以考虑让北柴股份从北重集团脱离出来,双方在市场上同时做大做强。但还要和主管副省长,和国资委、杨柳他们谈。要求孙和平在省政府决定未正式出台前,不得轻举妄动,增加不必要的麻烦。

  孙和平拍着胸膛保证说,赵省长,您放心,现在我继续摆正位置,照样向北重集团董事局,向杨柳汇报工作,直到您给我发解放证书。

  孙和平走后,赵安邦还是不爽,这谈话结果他再没想到。权力败给了市场,真岂有此理!对这孙猴子,以后真得找机会好好拾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