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灵天幻刃李凉红色11李敖泪海(续集)KissGoodbye郑媛别来无恙—天使的翅膀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上卷 第十五章

  周日晚上,任延安正听总工程师王沪生汇报技改情况,突然接到了孙和平打来的电话。孙和平在电话里告知说,北柴股份已将希望汽车控股权拿到手,省里也原则同意北柴股份独立门户了。任延安十分欣喜,当即向孙和平承诺道,那我们也马上停止和JOP代表的谈判。却不料,因为是周日,任延安和JOP停止谈判的命令还没来得及下达,副省长兼国资委主任汤家和就打了个电话过来,要任延安马上到永福会馆来一趟,说是一个很重要贵宾过来了,有事要和他谈。

  任延安对汤家和一直极为不满。这位副省长年届五十八,资格老官气足,哼哼哈哈的,开口闭口都是文件语言,几乎不会说人话,实际上是大草包一个。任延安对这草包是能躲则躲,实在躲不了就应付。

  如果汤家和仅仅是草包倒也罢了,他可以做个阿庆嫂。可这草包还兼着混帐,处心积虑想把正大重机卖掉,介绍过来的主大都不是东西。最早有刘必定的宏远系,其后有新疆一家卖羊毛发达起来的龙生系,再后来还有几位股市炒家兼巨骗。也不知这草包吃了人家多少回扣,就一一批准国有股权陆续转让。搞到今天,正大重机股权变得极度分散,法人股东不下二十家,K省的国有股权只剩下22%了……

  今天又是怎么了?任延安一路往永福会馆赶时就想,汤家和该不是又给正大重机剩下的那22%国有股权找了新买主吧?正大重机和北柴股份的合作意向目前是个秘密,汤草包尚不知道;可和JOP的引资扩股谈判,汤草包应该知道啊,JOP有意受让22%的国有股权,他也是正式汇报过的。该草包总不至于让他和正大重机甩了JOP吧?

  赶到富丽堂皇的永福会馆,汤家和的秘书将任延安引入了豪华气派的巴黎厅。任延安进门一看,红光满面的汤家和正坐在迎门的大沙发上和一个西装革履的英俊中年人谈笑风生。中年人戴着副金丝眼镜,油头粉面,正不无敬意地看着汤家和,嘴角挂着优雅的微笑。中年人身旁坐着一位女宾,年龄无法判断,但美艳惊人,气度不凡。

  见任延安到了,汤家和指指对面的沙发,让任延安坐下,既不介绍任延安的身份,也不介绍两位客人是干啥的,继续着自己文件风格的高谈阔论……中国的改革创造了一个伟大奇迹,这个奇迹是十三亿伟大的中国人民在我们党的领导下创造的。中国必将成为世界经济的发动机。我们K省呢,就要做中国北方的经济发动机。所以你们摩生财团和DMG能在这时候来K省投资,是抓住了历史机遇啊……

  什么?美国华尔街的摩生财团?DMG?这汤草包还玩大发了?

  汤家和继续说,尽管是套话,却说得很有激情,……我们K省一直走在全国各省区思想解放的前列。K省经济发展的成功,就是思想解放的必然结果嘛。国退民进,我们搞得最早,国有企业能卖的全卖了,不但卖给国内民营企业家,也卖给海外著名大企业。在积极引进外资方面,我们K省政策也是最优惠的,我提了一个观点,把上面的政策用好用活。用好你们能够理解,用活就大有学问了……

  这草包,还好意思吹。做了五年国资委主任,三年副省长,大量国有资产在他手上流失了,不到五千万人口的一个省竟有三百多万人下岗失业,简直混蛋嘛。早两年省政府门口三天两头坐着群访的下岗工人,成了一大景观,不是他硬顶着,正大重机的大半工人也得下岗。

  说了足有五六分钟,汤家和终于闭嘴了,这才官腔十足地进行了介绍,老任,这二位贵宾可了不得啊,来自华尔街!这位是摩生财团大中华地区DMG的董事长简杰克先生。这位是DMG执行董事兼董事局秘书包尼娜小姐。哦,简杰克先生、包尼娜小姐,这位就是你们想见的任延安了,我国重卡机械行业的权威,我们K省的宝贝啊!

  简杰克和包尼娜满面笑容和他这K省的宝贝热情握手。二人的手都软软的绵绵的,似若无骨。任延安当时有一种感觉,只要他稍微用些力气,他们的手就会被捏粹。在一双劳动与创造的大手上,他们的手太不具抵抗力了。那手上和身上散发着浓郁的香气,虽说是香气可任延安闻不惯,觉得有些薰人。草草握过手后,为回避香气的薰人气味,赶快退到沙发上坐下了。不料,简杰克偏又走了两步,再次握住他的手,且将他的一只手举了起来,挺激动地对汤家和说,汤省长,您看,这是一双多么伟大的创造之手啊!劳动创造世界,劳动创造财富,今天看到任先生这双粗糙而伟大的手,我才明白正大重机为什么能坚持到今天!汤省长,有任延安先生这样的好厂长,我很有信心!

  任延安觉得奇怪:你有没有信心与我和正大重机何干?却也不好问,只强笑着,看着汤家和试探问,汤省长,不知您找我有啥事啊?

  汤家和呵呵笑着,老任,好事啊,大大的好事!摩生财团和DMG在整个大中华地区选中你们正大重机了!初步意向投资八亿人民币取得22%的国有股股权,下一步准备再投入一部分资金继续收购国内那些法人股权,对正大重机实现绝对控股,老任,你正大重机就牛吧!

  任延安怔了一下,故意吞吞吐吐道,汤省长,这……这22%的国有股权转让,我们和JOP可是正谈着呢。另外,还有一家国有控股的H股大公司对……对这22%的国有股权转受让也有明确意向……

  汤家和手一摆,他们谁能和摩生的DMG比?老任,你自己想!

  任延安心道,我想你妈的鬼!DMG他又不是不知道,的确财大气粗,可却不象JOP和北柴股份那样是制造性企业集团,而是财务投资型集团公司。DMG和这位简杰克先生决不会象北柴股份和JOP那样入主后认真搞生产经营,而是把资本帐目做漂亮后转手卖给别人。这种事DMG在中国大陆,在台湾,在韩国,在菲律宾全干过。

  这时,简杰克带着一脸迷人的微笑开了口,任先生,刚才我赞扬了您劳动和创造的手,请相信我是真诚的。可我现在要说的也许你不乐意听:作为一个现代管理者仅有一双粗糙的手是远远不够的,甚至不是必须的,您更应该拥有一个优秀大脑。我们DMG的原则是,用优秀的大脑去驱动创造。比如对正大重机,如果我们入驻了,就会在世界范围内聘请最优秀的专家进行管理,使它进入世界一流行列……

  任延安这才明白了,原来这位简杰克先生对他劳动和创造的手其实并不欣赏,他粗糙的大手已成了落伍的标志。简杰克已说得很清楚了,入驻后要聘请一流的管理专家进入正大重机,他任延安没戏了。

  简杰克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口气温文尔雅,态度神情却不无傲慢,任先生,希望我们能合作,请您按汤省长的指示好好想想。DMG选中正大重机是极为慎重的,已经做了两年多的充分准备,志在必得。

  任延安紧张地想,什么?DMG和这位简杰克竟然在暗中准备了两年?他怎么一点没察觉?JOP和孙和平为什么也没察觉?这事太怪了。唯一的可能是,这位草包副省长早就在暗中把正大重机卖了。

  果不其然,汤家和说,老任,为了你们正大重机,我真是操碎了心啊!两年前就和简杰克先生接触过,正大重机的有关材料我也全给简杰克先生看了。你可能都没注意,这两年我每次到你们厂视察,都带着DMG的朋友,最终促使简杰克先生和包尼娜小姐下了这决心。

  任延安气得差点没跳起来,这辈子他见过不少草包,以及兼任混蛋的草包,可却从没见过象汤家和这么混蛋透顶的大草包!你就算要卖厂,卖之前也不能把所有底牌全交给对手嘛。怪不得简杰克这么自信,敢说志在必得,人家已对正大重机知根知底了,你等着挨刀吧。

  正因为汤家和是草包,无意中也帮了任延安和他盟友孙和平的大忙,这草包当着简杰克和包尼娜的面把DMG卖了。老任,你现在不要糊涂啊,简杰克和DMG已经是正大重机的大股东了。买买提拉合尔和光明投资手上的股权已经转让给DMG了,占了21%啊。目前是第三大股东,咱们这22%再一转让,人家就43%,快绝对控股了。

  简杰克带着踌躇满志的笑容说,任先生,汤省长没说错,我们DMG将成为正大重机的控股股东,希望汽车即将失去控股地位了。

  任延安实在忍不住了,回了一句,可现在控股股东还是希望汽车。

  汤家和继续着自己的草包事业,又说起了希望汽车。老任,你又错了!简杰克先生是啥人物?刘必定、孙和平是DMG的对手啊?人家简杰克先生早在两年前就从宏远系受让了希望汽车一亿两千万法人股。国内控股公司又从市场上买进了六千万股,手上已经有了一亿八千多万股!就算你想不通,不同意国有股转让,可DMG控股了希望汽车,加上手上现有的21%股权,照样控股正大重机,是不是啊?

  简杰克阻止汤家和显然是来不及的,但汤家和此话一说,马上掩饰,汤省长、任先生,这你们别多想,希望汽车我们只是财务投资。

  任延安心想,啥财务投资?骗谁呀?孙和平的北柴股份目前的控股股份只有两亿一千万股,你简杰克和DMG已经掌握了一亿八千多万股,如果继续吃进希望汽车,控股正大重机还不在情理之中吗?!

  情况危机,一刻也不能拖延。这一涉及正大重机未来命运的重大情报必须立即通报孙和平,让孙和平采取措施。于是,任延安平静地起身道,汤省长,您的指示我有数了,我会和简杰克先生的DMG好好谈,深入接触,反正要引进外资,谁条件好就引进谁,市场经济嘛。

  出了永福会馆回到家,任延安越想越气,操起电话打了一通,把刚刚躺下睡觉的几个副总、副书记全叫了起来,说是出大事了,要他们立即到他家里来开紧急会议。等班子成员时,任延安又急不可耐地给孙和平打电话,拨了几次也没拨通。孙和平竟不接电话,真要命。

  班子成员到齐后,任延安阴着脸介绍了和汤家和、简杰克会面的情况,破口大骂汤家和是草包、混蛋、卖国贼,简杰克和DMG是资本暴徒、文明强盗、市场阴谋家。班子成员全被他的失态吓坏了。

  任延安骂完了,出够了气,转而问班子成员,我们怎么办啊?

  好半天没人作声。事情很明显,简杰克和DMG可以说是最坏的选择,不论是对正大重机还是对他们个人。简杰克的DMG有汤家和支持,霸气十足,不会给他们啥有益的好条件。而汤家和自己只要吃饱了简杰克的回扣,根本不会管正大重机和他们这帮人的死活。继续引进JOP呢,又涉及到民族工业品牌的消亡,这是谁也不愿看到的。

  任延安火了,咋都不作声?怕汤家和吗?我不怕你们怕啥?说!

  总工程师王沪生这才带头说道,任总,这您还问我们啊?最好的合作对象当然是北柴股份了!我们现在是怕您被汤家和撤了,都知道姓汤的是草包,可这草包前面有衔,是副省长,找个理由就能撤您!

  任延安桌子一拍,我这次和他拼了,不行就把官司打到省委常委会,打到北京中央!这草包混蛋把好端端一个重点国企搞成了个股权分散的乱营,我们好不容易遇上了北柴股份,这草包又来瞎指挥了!

  王沪生和班子成员这才纷纷表态,说是事情真搞到这一步,他们就陪他把官司打到中央去。可激昂一番后,又有人说,这简杰克不简单,闹不好北京有人哩。王沪生也想了起来,说是简杰克好像很受北京某位高官欣赏。任延安觉得奇怪,问为啥?王沪生说,人家一个美国华人比咱们都爱国,这阵子正四处发表文章帮咱保护国有资产呢。

  这时,孙和平的电话回过来了。孙和平依然热情洋溢,任总,您召唤我了?任延安没心思开玩笑,忙把相关情况说了,最后道,如果汤家和把K省国有股权再转让给简杰克和DMG的话,他们就超过希望汽车成控股股东了。而希望汽车也不妙,搞不好会被简杰克控股。

  孙和平显然极为震惊,听罢他说的情况,好长时间沉默不语。

  任延安急了,哎,孙董,说话呀你,我的班子都在这等着呢。

  孙和平这才缓缓说话了,声音低沉,任总,您知道汉尼拔吗?

  这种时刻任延安没耐心猜谜,又是哪家跨国公司吧?你直说!

  孙和平说,不是跨国公司,是古罗马时代的一位将军。这位将军在一场决定生死的大战前这么说过:士兵们,此地是你们和敌人决战的地方,你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打败他们,要么就是死亡。你们必须战斗,如果你们取胜,上帝会给你难以想象的赏赐,这份赏赐之丰厚甚至是永生之神也无法比拟的,那就是一个传之万世的伟大企业!

  任延安直觉得一股热血冲向头顶,好,孙董,这话说得好,我们和你们,北柴股份和正大重机必须取胜!哎,罗马将军也搞企业啊?

  孙和平说,最后那句是我加的。任总,现在的正大重机就是我们生死决战的地方,我们要赶快布置作战。打败简杰克的DMG,否则等待我们的就是死亡!您任总一定要守住正大重机的正面战场,进行顽强狙击,决不能向简杰克和那位副省长低头。但也不必硬顶,拖住他们,迷惑他们,让他们陷在正面战场不能自拔。我这边马上调集几亿资金在股市上开辟第二战场,打响希望汽车控股权的保卫战。股市上的情况我会及时向您通报,但任总,您一定要记住保密。如果咱们在股市的秘密泄露了,我们这第二战场的股权保卫战将会十分艰巨。

  任延安明白了,激动不已,好,孙董,我会记住你的话!尽管还没签合同,但在我心中,我们已经是一家了。你的命令我和正大重机坚决执行。我们就同心协力为必将诞生的一个伟大企业决一死战吧!

  孙和平那边也很激动,电话里传过来的声音有些发颤,任总,谢谢您,谢谢同志们!在这场保卫民族工业,保卫我们尊严的伟大战役中,我和北柴真庆幸找到了你们这样的盟军和战友!您给我提供的情报很及时,让我抓住了战机。另外,请您告诉班子里的同志们,不要怕被撤职,那位副省长可以撤您的党委书记,甚至开除您的党籍,但他不能阻止我们共同缔造的伟大企业——北柴股份集团对您和同志们的报答和使用。那个属于我们的伟大企业将会以惊人的高薪聘请您和同志们出任现职,或更高的合适职务。因为我国重卡机械行业的人们深深知道,您和您领导下的这些同志,是最好的管理者和经营者。

  任延安眼里不禁蒙上了朦胧泪光。孙和平富于激情的话让他既敬佩又感动。此刻的孙和平不就是古罗马时代的大将军汉尼拔吗?大气磅礴临危不乱,又这么具有民族气节。而且把能想到的全想到了,甚至他和班子同志们的日后安排。孙和平庆幸找到了他,他也庆幸遇到了孙和平啊!有些人你和他交往几十年,比如汤家和,大学毕业没多久就和他打过交道,双方仍形同路人。而有的人,比如孙和平,你只和他见了一面,两颗心就碰到了一起,就成了能相互依赖的朋友。

  结束和孙和平的通话后,任延安看着自己班子六名成员,突然老泪纵横,哽咽着说,同志们,丢掉幻想,准……准备战斗吧,我们现在终于有……有了一位能带我们打胜仗的将军,这位将军叫孙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