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向日葵,求你爱我朴镒址魔戒(第二部):双城奇谋托尔金光神黄易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上卷 第十六章

  这真是一场惊险的狙击战啊!也许许多年过后,杨柳都会为2005年7月的那个周六之夜自豪不已。细节果然决定成败。他对细节的关注,让北重集团在关键时点上抢占了先机,既有效遏制了DMG和简杰克,也牢牢拽住了孙和平的猴尾巴。如果不是他敏锐发现希望汽车那八千二百万国有股上的漏洞,果断决定吃进,北重集团就只能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了。后来的事实证明,在正大重机的激烈争夺战中,不论是孙和平赢了,还是简杰克赢了,北重集团都是输家。他如愿拿到了广东这八千二百万国有股权,就占据了主动,成了关键的力量。周到这总裁大事不糊涂,周六之夜他们定下的事,周日一早,就带着相关部门几个头头和法律顾问,紧急飞到广东,而且在当天晚上就和金局长以及两个副局长“顺便”在广州一家五星级宾馆见面了。

  周到在今天一早的电话里汇报说,简直是险象环生。据金局长无意中透露,DMG的董事长简杰克这几天就要过来考察希望汽车,同时要到他们县国资局拜会。简杰克这种大人物拜会一个县国资局干啥?必然是冲着金局长手上的股权去的。虽说按有关照规定,DMG持股不能超限,但DMG的利益一致行动人可以出面接受股权转让。

  杨柳认为,周到分析的对,简杰克之所以对国资局只谈拜会,不提股权转让,也是在做局,和他一样,想以“顺便”的手法,以尽可能低的价格拿下这笔股权。简杰克和DMG可不做正常买卖啊,非暴利而不为,看看DMG这些年收购的那些国有资产就知道了,哪家不是黄金货,垃圾价?可这一回简杰克和DMG失算了,他和北重抢到了他们前面。便在早上的电话里指示,价格合适就行,快把合同签了。

  周到却诉苦说,股权转让还没和金局长他们正式谈。说是昨晚吃饭尽谈北方重工的股改了,效果挺好,把金局长他们吓得不轻。后来想谈正事了,金局长和两个副局长偏又喝多了,一共七个人喝了四瓶茅台酒,外加一瓶洋酒,夜里几个干脆没走,现在还在宾馆睡着呢。

  杨柳恼火透顶,批评说,周总,你是咋掌握的?酒瘾也上来了?

  周到道,我哪来的酒瘾啊?是金局长他们有酒瘾,我又不能不让他们喝,他们毕竟是我请来的客人,又是冲我着大老远跑广州来的!

  杨柳心里仍火着,却也不好发作,那你快把他们叫起来谈吧!

  周到这才说,哦,对了,孙和平前天也来过,他头脚走,我后脚到的。据金局长说,孙和平就是为股改来的,双方达成了一致意见。

  杨柳吓了一大跳,哦?他们达成了一致意见?股权给孙和平了?

  周到说,不是,不是,是股改的事,就县国资局一家送,北柴不送,金局长以为北柴股份是我们集团控股,我们和孙和平是一回事。

  杨柳惋惜道,你看看,你看看,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正好谈嘛!

  周到脱口而出,哎呀,杨董,我当时不也喝多了嘛!似乎意识到了失误,忙又说,你别急,我这马上叫他们起来,和他们正式开谈!

  杨柳恨不能煸周到两个大耳光,这家伙啥都好,就是喝酒误事!

  周到却安慰说,杨董,你放心,我这酒不是白喝的,和金局长他们加深了感情。我看他们好对付,也许用不了三元一股就能拿下来。

  杨柳没好气道,行了,别说了,现在谈都没谈呢,你瞎吹啥!我提醒你注意一个事实:希望汽车上周最后两个交易日都是涨停,你知道的,今天是周一,如果开盘再涨停板,三元一股这价可就悬乎了。

  周到没底气了,如果金局长的报价真超过咱们定的底线咋办?

  杨柳说,还能咋办?该拿还得拿啊,你们随时汇报吧!反正我今天哪也不去了,就在集团办公室等你们的消息,两个手机也都开着!

  考虑到希望汽车没准真会开盘涨停,杨柳吃了早饭赶到集团办公室,头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这时才八点半,股市还没开盘,但希望汽车的公告出来了,因原第一大股东宏远系向北柴股份转让两亿一千万股份,第一大股东易位,控股权发生转移,希望汽车停牌一天。这就是说,起码在今天希望汽车不会发生涨停板的事实了,杨柳多少松了口气,将这一很有利情况转告了周到,给周到及时注入了些底气。

  也正因着希望汽车的这则停牌公告,杨柳的火气又猛然窜上了心头:这混帐猴头,他可真有胆啊!公告上公布的转让价格竟然是四亿八千八百万!一举加价三千八百万,怪不得刘必定会转让给他。更混帐的是,他眼中根本没有集团了。和刘必定签了转让合同不汇报,发了公告也不和他,和集团这边打个招呼!这是儿子公司干的事吗?

  正思索着,是不是该打个电话给孙和平,以集团董事局的名义敲打敲打。不曾想,孙和平的电话却先一步打进来了,口气竟然十分谦和,杨董啊,我和北柴股份董事会得向您和集团董事局做个汇报啊。

  杨柳只得平和起来,故意说,哎,你不是在香港吗?回来了?

  孙和平道,哦,昨天回来的,这阵子忙得连放屁的空都没有。

  杨柳说,这我能想像到,我知道你家伙是拼命三郎嘛!但要多注意身体啊。哎,对了,和平,你的胃最近怎么样啊?胃病没犯吧?

  孙和平笑道,没犯,就像广告说的,牙好胃口就好吃嘛嘛香!

  杨柳心道,你和北柴股份胃口是不错,拿下希望汽车,控股正大重机,哪天脸一翻,就成集团的爹了,嘴上却很和气,你要汇报啥?

  孙和平说,哦,是这样,杨董,我到底把希望汽车那两亿一千万股权拿下了!他妈的,和刘必定那厮讨价还价半年多,都累死我了。

  杨柳道,这我知道了,你不是发了公告吗?加价三千八百万!心头的火有点压不住了,集团现在想了解你们的情况也只能看报纸了。

  孙和平竟叫了起来,杨董,你还说呢!不是王小飞和北方重工不顾大局,暗中加价三千万,我和北柴股份能加价吗?这事我向你汇报过的,你说刘必定诈我,刘必定就把王小飞签了字的合同给我看了!

  果不其然,孙和平拿到了那份王小飞签字的合同!杨柳的火只得转向王小飞,这事我听说了,我严厉批评了王小飞,而且制止了他。

  孙和平似乎很痛心,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杨董,教训啊!

  杨柳说,是啊,是啊,是个大教训嘛!我们集团下属的两个上市公司,啊?一母所生的亲兄弟啊,竟然为这笔股权争打了起来,让刘必定占了个大便宜!突然想起来,赵安邦在电话里说过,要找孙和平谈话的,也不知谈得咋样?便又问,听说赵省长找你谈话,谈过了?

  孙和平道,哦,谈过了,谈过了,昨天下午谈的,在省政府。

  杨柳试探问,赵省长有啥新指示啊?能向我和集团传达一下吗?

  孙和平称呼变了,口气也变了,我的老班长老同学,赵省长有啥指示,你和周总会不知道?领导为啥找我?还不是你们一直吹歪风?

  杨柳说,看看,我就知道好心没好报吧?还吹歪风!我几次汇报工作,对你和北柴股份都高度评价,周总也是!别看周总表面不待见你,可关键时候能说话公道。我和周总都认为,你迟早还得上台阶。

  孙和平口气恳切,上啥台阶?官当多大才叫大啊?老班长,我就愿跟你干,死心塌地跟你,和咱北重集团荣辱与共。谈话时,我对赵省长和省政府表了态:在集团里一定摆正位置,该汇报的事全汇报。

  看来赵安邦批评了这泼猴,所以,泼猴今天知道汇报了,虽说晚了点,希望汽车的公告先出来了,可这总是进步。便也表态说,和平,对北重集团整体上市的事,你也别多想了,我当时就是随便一说嘛!

  孙和平益发恳切,杨董,如果集团真有这个考虑,该上就上,我理解不理解都坚决执行,决不会拖后腿,我说摆正位置就摆正位置!

  放下电话后,杨柳心里不禁冷笑,还摆正位置,戏过了!如果孙和平连北重集团整体上市都不反对,他和北柴股份就没必要在希望汽车上这么折腾了。这猴头今天的表演有些耐人寻味,如果不是被赵安邦压服了,就是赵安邦向孙和平许了什么愿。压服的可能性不大,若是许愿,会许啥愿呢?该不会是把他或者周到“踢升”出局吧?!

  这不是没可能。孙和平是香港上市公司董事长,用行政手段拿下来不容易,他和周到都是国企干部,随时可以调换。如果省里将他调走,让孙和平来做集团董事局主席,孙和平当然不会再反对集团整体上市了。真这样的话,他今天所做的这一切,就都是为这猴忙活了。

  快十点时,周到的电话过来了,激动的变了腔,杨董,成了,喝个早茶的功夫,我们就谈成了,转让价格你都想不到,每股才两元!

  杨柳道,好,好,这太好了!又有些不相信,价咋会这么低啊?

  周到说,嘿,孙猴子给我们打下了个好基础啊!金局长主动提出来,要把这笔国有股转让给北柴股份,孙猴子连价都没问,就一口回绝了,他竟指望人家股改时送对价!这一听说我们有兴趣,金局长就甩包袱了。可人家说了,希望我们马上付清一亿六千四百万转让款。

  杨柳道,告诉他们,付款没问题,堂堂一个北重集团,会拖他们这点转让款么?你趁热打铁,到他们县里去,把合同签了再回来吧。

  周到说,是,我们正说要这么做,名目是到希望汽车公司考察。

  杨柳道,可别忘了拜会他们的市县主管领导,转让合同要批的。

  周到很快乐,当然,当然!不过,杨董,批的事你放心,金局长说了,市县分管领导早想扔掉这只烫手山芋了,再说,县里也等这笔钱派用场,会特事特办的。主要还是付款,人家不见兔子不撒鹰啊!

  杨柳道,行,告诉他们,兔子会有的,他们是不是被骗怕了?

  周到说,就是被骗怕了,刘必定当年受让他们的股权,只付了一千万定金,其它五六个亿付了三年多,直到进监狱的前一年才付清!

  杨柳道,那你明确告诉他们,我们可以在一周内把全款付清。

  一颗心终于放定了。慢慢放下话筒时,杨柳又想起了孙和平。

  这只孙猴子,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而误了卿卿的性命。你忽略了这八千二百万国有股的战略价值本来就是个蠢不可及的错误;人家给了你一次弥补错误的机会,把股权捧到手上要给你,你竟然能为了一点小小的对价就回绝了,这真是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就从这一点上看,这只猴子的道业也浅,离成佛还远,估计赵安邦不会让他到集团做董事局主席,没准是给了他只尿脬让他先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