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奴役天子(上)浅草茉莉变态恶魔大薮春彦恶魔的宠儿横沟正史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上卷 第十九章

  有些收获,甚至是十分重大的收获,总会在意想不到中得之。就象古诗里说的,众里寻她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栅处。

  上帝他老人家对伟大企业——北柴股份集团实在是太垂爱了,垂爱到让孙和平难以置信。孙和平再也没想到,祁小华嘴里会无意中说出汤家和巨额受贿的事实。他当时强忍着,才没让激动的心跳出胸膛。

  其实他和那个叫做汤家和的贪官副省长不认识,也没见过面。他是从任延安告急电话里第一次听说了这个名字,知道此人是对任延安和正大重机正面战场上最大的威胁,才在网上查找了汤家和的有关资料。查资料时没啥明确目的,只是一般性掌握,打仗要知已知彼嘛。

  到祁小华家谈合作时,也没想到当年宏远系和刘必定与汤家和打过交道。他谈到汤家和,信口胡吹,完全是为了震住祁小华,让这位狡猾券商明白:这场仗北柴股份可以换一种打法。没想到的是,祁小华倒说出了这么大个秘密,汤家和竟然两次受贿二百四十万!而且细节清楚,是刘必定用邮包背去的,汤家和家里每个房间都装了防盗门。

  这可就太有意思了。这一来,正大重机和任延安就安全了,意味着西线无战事啊。孙和平相信凭他手里掌握的巨大秘密,汤家和既不敢把任延安撤职,也不敢轻易把K省国资委22%的国有股权批准转让给简杰克的DMG。就算这贪官同样受了简杰克和DMG的贿,吃了一把好食,也只能吐出来。孙和平认定汤家和决没有胆量在阳光下和他来一场对决。这位国资委主任兼副省长能收受刘必定的贿赂,必然会收受其它人的贿赂。正大重机目前的股权结构如此奇怪的分散是不合情理的。孙和平认为汤家和有多次受贿廉价零卖国有资产的嫌疑。零卖比整体转让更发财啊。卖一次就能受一次贿,还能显得自己为了企业解困操碎了心。估计任延安没看出来,或者看出来了,但没抓到汤家和受贿的线索和证据不敢说,只认定汤家和是个大草包。孙和平认为,汤家和在国有资产的管理上是大草包,在捞钱发财上决不是草包,那是精明过人。今天这个精明人算栽了,刘必定行贿线索让他知道了,汤家和老实服软则罢,若敢犯混耍横,他真得到北京找中纪委,让中纪委根据他这位全国著名企业家的举报好好查一查……

  这是坏的设想。往好处想,他才不做这种反腐英雄呢。反腐不产生利润,再说,腐败也反不完。反腐倡廉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而他梦想中的伟大企业北柴股份集团可只有一个。为了他伟大企业的梦想,他该和魔鬼合作就和魔鬼合作。英国首相邱吉尔当年咋说的?如果希特勒的法西斯进攻地狱,大不列颠就和魔鬼合作。邱吉尔先生和大不列颠都设想过和魔鬼合作,他和北柴股份为啥不能和魔鬼合作一次?只要汤家和这个魔鬼能帮他实现梦想,带来利润就成。因此,孙和平真诚希望汤家和能识时务,和他好好合作。合作总是双赢的嘛,汤家和会赢得安全着陆,快六十岁的老小子了,安全就是福啊。

  他和北柴股份呢?则在合作中反守为攻,吃进那22%的国有股权。而且不给他喂食,一把米都不撒。既是草包就该去吃草嘛。再者说,老小子这么贪婪,迟早会出事,他和北柴股份可不能担行贿的罪名。单位行贿也是行贿。早年在刘必定的唆使下,为解决平州柴油机厂的困难,他就干过行贿骗贷的事,那时不知是犯法,现在知道了。

  这么重大的事,而且思路已明晰,应该向正面战场通报一下了。

  孙和平这才打了个电话给任延安,没说汤家和巨额受贿,怕老党员任延安同志得知此事后,正气突然浩荡起来,泛滥成灾,坏了他和魔鬼合作的大计。只乐呵呵说,任总啊,现在情况有了积极变化,能降服汤家和的人,到底让我找到了。我和北柴股份有绝对信心赶走简杰克和DMG,并在汤家和副省长的支持下,受让那22%的国有股权。

  任延安大为吃惊,孙董,你可真有能耐啊!哎,你找的这位后台是谁呀?他是和我们省委书记省长熟悉,还是在北京中央有啥人啊?

  孙和平说,任总,我这大后台是谁,现在还真不敢告诉您,领导要求保密。您和正大重机班子成员现在就做一件事:正式向汤家和汇报正大重机和北柴股份的全面合作计划,明确提出将股权转让给我们。然后瞪大眼睛盯住汤家和以及简杰克,看看他们都是啥反应?有啥动向立即告诉我。我现在正调集资金开辟第二战场,一时还来不及过去签你们国有股权受让合同。准备汉江这边一安排好,马上飞过去。

  任延安兴奋地说,好,好,孙董,我就按你说的执行,及时向你通报情况。却又有些不放心,哎,你说汤家和若吃了简杰克和DMG的回扣咋办?他真吃了回扣,也有可能硬压咱们啊,老家伙黑着呢!

  孙和平郎声大笑道,任总,您放心好了,汤家和就算吃了DMG的回扣也得老实吐出来,我这后台硬得无法想象,能让老小子进去!

  任延安大有正气浩荡泛滥成灾之势,激动地问,哎,孙董,你的大后台该不是中纪委吧?中央是不是已掌握这腐败分子啥证据了?

  孙和平自知失言,可话已收不回去了,只得含浑地道,任总,您就别问这么细了,有些情况你和同志们知道了并不好。就这样吧!

  结束和任延安通话,孙和平不知疲倦的脑子又转开了。开始具体设计咋拿下汤家和。象作家写小说编故事,既有想象力又有说服力。

  故事最初设想的主角是总经理田野,或者再次一点,派董事会秘书兼总经理助理钱萍去趟K省,和汤家和来次历史性会面。先礼后兵,从北柴股份和正大重机积极合作,创造中国重卡机械伟大企业的梦想和远景谈起。但估计不会起作用,汤家和会打官腔,会一推二六五,甚至有可能三言两语结束谈话。这时,田野或者钱萍就该暗示汤家和斥退左右,让汤家和隐约听到一注好银子的沉闷响声,进行二人密谈。既是密谈,定是送钱嘛,这道理汤家和肯定懂,就算已收了简杰克和DMG的银子,贪婪和好奇也会使得这贪官看看这边下的注。

  待得秘书杂人一走,田野或者钱萍就要在汤家和对那注好银子的美好期待中讲故事。这故事惊心动魄哩,大气磅礴哩。宏远系巨头刘必定先生用邮袋给您老送过来二百四十万现金,是分两次送的。您老多大的面子啊。刘必定当时是啥人?能两次亲自给您老送钱,足见您老德高望重啊。对,汤家每个房间那些可爱的防盗门决不能忽略,一定要设计上去。田野或者钱萍应该充满敬意地告诉汤家和,那些现金实在是太重了,两次都是我帮着刘总背到您家门口的。门一开,刘总就让我走了,您老没看见我,我也没看见您老,可您老家每个房间咋都装着防盗门呢?是不是每间房里都锁着大堆收受上来的好银子?

  估计故事说到这里,汤家和就得汗流浃背了。如果这位贪官素质好,功夫硬,可能抹去头上的汗水,告诉田野或者钱萍:你这是从哪听来的胡说八道啊?谈股权就谈股权,根据这种胡说八道搞讹诈没门。我是副省长,能管这么具体吗?股权你们去和正大重机谈,任延安他们不反对,我就支持。你问问任延安和正大重机的同志们,这些年为了他们这个国营企业,我操了多少心?头发都掉光了。我这主管副省长当的容易吗?有些别有用心的人还这么造我的谣!可耻。田野或者钱萍这时就得立即承认,这的确是造谣,极端可耻,汤省长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咋会受贿呢?我去探监时一定会让刘总永远忘了这事。然后,田野或者钱萍礼貌告别,和魔鬼的合作开始,故事结束。

  如果汤家和素质不好,估计当场就得瘫倒,甚至有可能象某些软骨头那样,“扑通”一声,立即跪倒在田野或者钱萍脚下,作揖求饶。

  好故事,真是好故事啊,只怕那些混饭吃的作家也不会编的这么出色。虽说作家们的文学创作来源于生活,可在这个伟大而又复杂多变的时代里,生活本身的精采早已远远超过了作家们的想象力……

  咋想到文学上去了?得让他编好的故事尽快上演啊!简杰克和DMG的人还在K省呢,早一点行动多份主动。这才想到确定故事的主角。主角的档次应该高点,人家毕竟是副省长,钱萍去不合适,就让田野去吧。但也有遗憾,田野是男的,对汤家和缺少天然诱惑力。

  已拿起电话,准备拨了,孙和平又突然觉得不对头:如果田野去讲这个故事,汤家和会咋想?这种涉及巨额受贿的事实如果田野能知道,他这个董事长会不知道?汤家和甚至会认为整个北柴股份董事会和高管层都知道了,便也有可能破罐破摔。再者说,这毕竟是黑吃黑啊,有点敲诈的意味。让田野知道了也不好,影响他的人格形象嘛。

  唯一正确的选择是,把这边的事布置完后,自己亲自去一趟。

  田野的电话还是打了,汤家和不谈了,听希望汽车保卫战和其它各方面的资金调度情况汇报,短期内突然调动这么多资金不是儿戏。

  事情发生后,田野他们也忙翻了天。田野在电话里汇报说,从周日到今天晚上,两天里他和财务总监已分头跑了省市九家银行,现在正和财务总监及财务部、资产部、证券事务部三部门连夜开资金紧急调度会。到目前为止的情况是:省工商银行同意北柴股份以受让的希望汽车两亿一千万股权做抵押发放四亿九千万新贷款,期限一年;省建设银行接受以平州总厂新引进的一条生产线为抵押发放流动资金贷款一亿五千万;北柴股份国内八家子孙公司在月内可陆续调出三个亿左右;北重集团积欠北柴股份发动机货款三亿五千万也可以追讨。

  孙和平算了一下,九亿左右的资金已有把握。又想起北重集团上半年一亿三千万的欠款周到签了字,应该付过了,便问田野。田野却说没付,道是集团可能没钱,就算有钱,这种情况下也不会付。孙和平想想也是,这笔款看来得他亲自去找杨柳要了,赵安邦已原则同意了他和北柴股份的独立,集团的欠款就得赶快要了,早要回早主动。

  因为汤家和落入了一个好故事里,估计西线无重大战事。但希望汽车保卫战仍然要打,也许还会打得十分激烈。在祁小华和许多人面前,他侈谈正大重机,实则是以一个秘密掩饰另一个秘密。没有希望汽车哪来的国内资本平台?杨柳和北重集团有个北方重工,他必须有希望汽车。受让刘必定这两亿一千万股权只是第一步,就算没有简杰克和DMG的威胁,他也得至少吃进几千万股加强控股地位。现在股市低迷到极点,正是大量收进廉价上市资产的好时候。就拿希望汽车来说吧,净资产四元六角,股价两个涨停后才四元二角七分,他此时不收更待何时?只有在人们信心全无时,最大的机会才会降临市场。

  这夜,孙和平睡了个好觉,且在梦中亲切会见了汤副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