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春天的爱情交易艾佟飞天沧月侧影天蝎,转身摩羯慕夏错变倪匡世家名媛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上卷 第二十章

  奥迪开出省政府大门,杨柳脑子里涌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北重集团和北柴股份的分手成了现实,一场内战将不可避免的公开爆发。杨柳咋也没想到,周二一早,省长赵安邦就会找他谈话,谈话的内容既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孙和平的北柴股份和他领导下的北重集团要分家了。孙和平两年来的阴谋和梦想竟然实现了,而且是在赵安邦和省政府的支持下实现的。开始他咋也想不通,这都是怎么回事?他和北重集团班子坚定不移执行省里做大做强的精神,最终竟落得这么个结果!赵安邦本来在电话里说的好好的,既不能消藩,也不能分裂,谁不听招呼撤谁的销职,现在倒好,让这种不规矩的坏猴子一举修成了正果。怪不得孙和平学会了汇报,在电话里这么谦恭!

  赵安邦看出了他的不满情绪,和气地做工作说,杨柳啊,这不是我和省政府的本意,是市场化结果,股份制和市场化已不是行政命令能制约的了。除非我们走回头路,回到计划经济老路上。可那是一条死路,我们试验了三十年,白白丢掉三十年宝贵的发展时间啊!还婉转批评他说,其实这也怪你自己,你早就察觉到孙猴子不安分,要另立山头,为啥早不向我汇报呢?两年前孙猴子还是小猴子,香港和华尔街的那些H股大股东他认识几个?他猴毛没长齐时,我们改变局面是可能的。你呢?因为和他是老同学,护着他,从不汇报。前两天还拉着周到来为孙猴子泡官,想让他体面离开,实在是用心良苦啊!

  是啊,他用心良苦,赵安邦也看出来了,可对孙和平造成的这种现状却无可奈何,他还能说啥呢?赵安邦心里估计也不好受,虽在他面前隐忍着,说是队伍大了总要分嘛,今天不分明天也要分。天下大势,就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都很正常嘛。但这位省长对孙和平的不满和担心也不无流露,不安地说,市场解放了企业解放了人,只怕也会解放人心头的鬼啊。杨柳当时就说,孙和平心中的鬼早放出来了。

  幸亏他和集团一直防着孙和平这一手。及时把文山柴油机厂拿到手了,并在此之前以投资的方式,对文柴进行了发动机生产线的技术改造。这段时间又超量多进了北柴股份一万五千台发动机。周到现在该明白了吧?对文柴的投资太及时了,就算省里不整体划过来,因其生产线业经改造,也能替代北柴股份长期为集团提供发动机。而没有他严令积备的这一万五千台发动机,他们现在就要被动挨打了。孙和平月内就可能大幅提价,你不答应,他就会以停止供货相威胁。还有占款,那一亿三千万不是及时被他拦下,孙和平又多了笔进攻的子弹。

  更重要的是,八千二百万希望汽车国有股已落入他手中。转让合同昨天签了,当天下午,他就下令财务部将股权转让款打过去了,就算简杰克、孙和平想加价收购,金局长他们后悔,一切也来不及了。

  如此一来,在即将爆发的内战中,他和北重集团就有了相当的主动权,文柴厂替代发动机生产线今年年产可达四万台,几天后生产线就可以剪彩开工。北柴股份的一万五千台发动机也拿在手上,北重集团全年原计划中的发动机缺口也就五千多台,在市场上适时调配毫无问题。孙和平呢?一旦失去了北重每年六万台发动机的大订单,必将手忙脚乱,香港市场上的H股将跌得看不见路,香港可没涨跌限制。

  对了,这事得马上办了,让王小飞找一家有影响的香港投资分析师,分析一下北柴股份嘛!看看北柴股份在永远失去六万台发动机大订单的情况下该得到什么投资评级?未来半年的预期股价是多少?

  这个重要电话在驱车回集团的路上就给王小飞打了。王小飞说没问题,前阵子跑香港上市的事,结识了几个大分析师。其中一位李约翰先生来自华尔街,最有名,对香港股市影响也最大,可以请他来篇英文分析文章。杨柳交待说,那你马上就办,文章啥时见报,听我招呼。王小飞连连称是。合上手机,杨柳便想,打蛇要打七寸,要稳准狠。孙和平不口口声声高谈市场吗?赵安邦和省政府不也被迫屈从于市场吗?那就让市场给这个寡恩无义的背叛者一个扎实的教训吧!

  让杨柳没想到的是,到了集团,背叛者竟满面笑容等着他了。他二十楼的办公室孙和平进不去,这猴头是在他办公室隔壁小会议室等着的。孙和平戏又过了,见他来了,忙不迭地从小会议里出来,和他热情地握手,啊呀呀,杨董,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共产党……

  杨柳不冷不热地道,有急事吗?不急先回去,我手头事不少!

  孙和平呵呵乐着,象往常一样,长臂往他肩上一搭,老班长,你手头事再多,也得先接见我啊,听我做个简单汇报,最多半小时。

  杨柳一把拨开孙和平的手,脸一拉,孙和平,请放尊重些!

  孙和平这才意识到哪里出了问题,跟在他身后问,杨董,咋了?

  杨柳自顾自地走到自己的大办公桌前坐下,拿起内部电话,刘主任吗?通知各部门负责人,一小时后到十八楼第三会议室开会。接着又拨了个电话,李总吗?让他们查查款到帐没有?好,到了就好……

  孙和平今天真是绝了,受到如此怠慢,竟仍然满脸笑容。这在过去是不可思议的,这泼赖猴头在北重集团怕过谁呀?和他这位董事局主席兼党委书记没大没小,和集团总裁周到说话的口气象似他领导着周到,碰到不满意的事就大喊大叫。人家这是在最后表演风度啊。

  杨柳压着心头的厌恶,也表演起了风度,孙董啊,不是我没时间听你的汇报,是没资格再听你汇报了。现在你和我平起平坐了,分属两大企业集团了,我再恬不知耻听你的汇报,你心里不笑我弱智吗?

  孙和平一怔,杨董,这么说,你都知道了?赵省长找你谈了?

  杨柳笑了笑说,谈了,赵省长对你很欣赏啊,指望你和北柴股份集团给他,给省政府长脸呢!不过我没说你啥好话。这么多年了,我尽说你好话,这次没说。我明确告诉赵省长,我杨柳和北重集团养了一条狼,最终被狼咬了,你现在解放了这条狼,没准将来也会被咬。

  孙和平风度甚好,竟有了一种唾面自干的优秀,杨董,您别和我开玩笑了。就算分家,只要省政府文件没到,您就还是我的领导,我该汇报就得汇报。我向赵省长保证过,直到最后一分钟都摆正位置!

  杨柳讥讽说,孙和平,这么摆正位置可太累了,别累着你啊!

  孙和平仍在笑,看您,看您,又开玩笑!杨董,我可汇报了:我们北柴股份上半年生产和销售形势都不错,超额完成了原定计划。但客户欠款情况比较严重。最大的欠款客户——真不好意思,可我还得说,就是咱们集团。现在七月了,根据香港联交所的规定,马上要出半年度财报,为了半年度财报好看点,集团拖欠的三亿五千万……

  杨柳这才明白,这个无赖,并不仅仅是在表演摆正位置,实则是以汇报为由讨债啊。现在是谈债务的时候吗?是回忆历史的时候。于是杨柳象没听见孙和平的话,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孙董啊,我们既是老同学,又是老同事,彼此之间应该很了解了。可今天赵省长找我说到分家的事,我还是很吃惊,觉得你和北柴股份的背叛行为太不可思议了。往事历历在目啊。七年前组建北重集团时我还是二把手,党委副书记兼总经理。是我,而不是别人,坚持把一具叫做平州柴油机厂的僵尸送到了手术台上,给它大量输血,让它以北柴股份的名义活了下来,还帮忙把它嫁到了香港的花花世界。可现在我和集团得到了什么呢?得到了一个不知报恩的对手。你和北柴股份有弑父情结啊!

  孙和平这才结束了所谓的汇报,撕下脸上的笑容,开始了和他的强硬交锋,杨董,我和北柴股份为啥要报恩?不错,在北柴股份最困难的时候,北重集团收留了它,给它输过血,我大体算了一下,应该有三个亿吧?可这是哪个个人的恩德吗?不,是省里的大政策……

  杨柳插了句,纠正一下,那几年的输血费是三亿六千五百万!

  好,就算三亿六千五百万。可这不是你杨柳个人掏的腰包吧?这三亿六千五百万也没进我孙和平个人的腰包吧?那我孙和平为什么要对你杨柳报恩呢?你不觉得这种逻辑很奇怪吗?要求很无理吗?

  杨柳气得浑身发抖,站起来,桌子一拍,怒喝道,因为你当时是平柴的厂长兼党委书记!因为你已经无法对平柴厂的八千干部群众负责了!因为你连骗贷的犯法手段都使上了!孙和平,你还让我再说下去吗?是谁在我面前痛哭失声?是谁抹着眼泪鼻涕说,只要能让平柴活下去,你让我喊爹都成!从此集团就是爹,爹不能不管穷儿子……

  孙和平反倒冷静下来,哎,杨董,别激动,别激动!我有些话可能没过脑子,脱口而出了。从对你的个人感情和友谊上说,我也许有些欠缺。但是,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竞争史嘛,我们的祖先猿猴就是在恶劣自然环境中,在和万兽的竞争中胜出了,才演变成为人的……

  杨柳冷笑道,我看你孙和平还没演变成人,你不还是孙猴子吗?

  孙和平很是正经,杨董,你别跑题嘛,忘了?在大学咱们演讲辩论时,跑题要扣分的。又说了下去,弑父其实也没错,消灭弱父才有强子,才有一脉种族的强壮延续,这正是一个伟大企业的本质精神。

  杨柳简洁地反驳说,不,你说的那是野兽的法则,狼的精神。

  孙和平毫不客气,狼的精神又有啥不好?在你眼里我也许就是狼,你和周总还有许多人可能是牛,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但没有狼不行啊,中国这三十年改革创造出的经济奇迹,有你牛的贡献,也有我们狼的贡献。难道不是吗?上次吃饭,你不断引导我回忆符拉基米尔伊立奇的名言,忘记过去就意思着背叛。今天我也想引导你回忆一下恩格斯的一个著名论断,恶是推动人类历史前进的原动力……

  杨柳故做惊讶,哦,你还记着恩格斯?还信仰马克思主义?我记得你好像是佛教徒吧?今年春节大报恩寺头柱香好像是你拍得的吧?一柱香二十万啊。前年我们去伊斯坦布尔,你不又成了穆罕默德的信徒吗?我们急着飞开罗,你偏在大清真寺门口和伊斯兰们趴在一起不愿走。去年在罗马梵蒂岗,你在上帝面前跪得那个虔诚,就差没受洗了吧?我看你是见神拜神见鬼拜鬼,干脆搞个信仰托拉斯吧!

  孙和平做出一脸无奈的样子,杨董,你咋这么天真?这是一个信仰的时代吗?你到街上随便拉个人问问,他们信仰啥?我告诉你,就一个字,钱!我的信仰托拉斯就信钱!只要都保佑北柴股份不断创造利润,佛爷上帝穆罕默德我全好好拜,没钱我今天没法和你这么对话!

  杨柳不无夸张摇着头,孙和平,你真让我开了眼,你不说我还不知道,时代竟变成了这种样子!一个忘恩负义的背叛者竟这么理直气壮,竟有这么多堂而皇之的理由和理论!但背叛就是背叛,它决不会因为你这一番狡辩而变得崇高伟大起来。我决不相信一个靠背叛起家,以背叛为荣,带着弑父灭祖卑劣因子的企业会成长为一个伟大企业,孙和平,就让我们在国内外市场上见吧!历史将证明:北重集团和北柴股份谁会最终成为一个真正伟大的企业,谁将笑到最后……

  孙和平哈哈大笑,杨董,这还用说吗?当然是北柴股份!我这么说,并不是要气你。因为北柴股份赢得了市场,而且还将继续赢得市场,北柴股份作为一个伟大的企业,已象东方的朝阳,喷薄欲出了。

  杨柳背对着孙和平一声仰天长叹,市场啊市场,多少罪孽打着你的旗号招摇于天下!叹罢,突然回转过身,请问孙和平先生,你真的尊重市场吗?如果是真的,你怎么竟敢提出零对价方案?不要重复那些无耻的理由,你廉价受让的股权里包含着希望汽车广大中小流通股东的血泪,你不是不知道!在这一点上,你的无耻和简杰克毫无二致!

  孙和平连连摆手,杨董,别激动,别激动,您又激动了。股改就是博弈,让中小流通股东和我博弈好了,与您和北重集团有关系吗?

  杨柳这才哈哈大笑起来,孙董,这回你错了,这事咋会与我没关系呢?广东那边八千二百万国有股,也就是8%的股权已经转让给了本集团,你北柴这第一大非流通股东就不该和我北重这第三大非流通股东研究一下股改方案吗?就不该征求我们的意见吗?北重认为,鉴于希望汽车曾高价增发高价配股,最好十送十,你和北柴意下如何?

  孙和平一下子呆住了,怔在那里,看着杨柳,好半天没做声。

  杨柳继续说,孙董,我今天不要你回答,你回去想想吧。毕竟是老同学,为了帮你拓宽思路,顺便告诉你两件事,一,北重集团不排除进一步增持希望汽车流通股;二,不排除以适当的价格向北方重工独立董事简杰克先生的国内控股公司转让这八千二百万非流通股。说罢,轻蔑地扫了孙和平一眼,手向门外一指,请回吧,孙董!我马上还要给集团各部门和下属几个重要子公司、分公司老总开个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