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只有眼睛最真亦舒萧湘月司马紫烟雨天炎天村上春树青霞丹雪老舍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上卷 第二十一章

  于文发周二早上一上班,夜班副总编就乐呵呵的过来汇报。说是迄至早上八时,蚂蚁博弈文章的网上点击率已过亿。国内几百家日报晚报晨报全面跟进,跟进报道都是正面积极的。许多专家学者发表了评论,观点一面的倒支持蚂蚁。最新消息是,日本《经济新闻》、英国《金融时报》、美国《纽约时报》也关注到了蚂蚁维权事件,其驻华记者分别打电话到报社,了解事态的新进展,预计要做重点报道。于文发大为振奋,本已发虚的底气又被及时充了气:既然全国几百家报纸都正面积极跟进,那么多专家学者一面倒支持,足以说明《人民证券》导向上没啥大问题。就算他于文发导向水平不高,几百家报纸总编也会一起犯糊涂吗?更有意思的是,日本、美国、英国三大著名媒体同时关注,这可是《人民证券》创立以来从未有过的事啊。

  于是,于文发在当天的例会上指示,要求各部门把公开信事件的所有积极反应及时搜集整理,二十四小时监视网上动态,随时向他通报情况。负责股民热线的老赵汇报说,中小流通股东看了博弈文章来电来访很多,电话都打爆了。股民们因为严重亏损,情绪很激动,言词也很激烈。于文发又指示老赵,接电话时既要积极热情,又要做好疏导工作。要告诉股民,蚂蚁和《人民证券》不是反对股改,而是从另一个不同角度支持股改,引导中小流通股东积极参加股改博弈。

  例会结束,于文发回到自己的总编办公室,正准备上网看看新情况,报业集团大总编的电话来了,要他放下手上的事,立即来一趟。

  去见集团大总编时,于文发预感不是太好,估计不是去受表扬领奖金。集团社长兼总编秦中华是个心直嘴快的人,真要对《人民证券》干的事持肯定态度的话,在电话里就会大肆夸奖,好,好,小于,干得很不错啊!就这么好好给我干吧,到年底我和集团不会亏了你们!

  果不其然,到了老大办公室,老大脸拉着,一脸乌云。小于,你搞什么搞?不把《人民证券》给我搞死不好受是不是?发了那个蚂蚁一篇文章还不够,又来了第二篇!于文发心道,高xdx潮还没来呢,马上还有篇《蚂蚁现身本报,原是著名作家》的热点新闻要上呢。却也没敢说,只赔着笑脸道,秦总,那我就向您做个蚂蚁的专题汇报吧!老大挥了挥手,小于,你别向我汇报了,这回你玩大发了,去省委宣传部直接汇报吧!常委郑部长正恭候你的大驾呢!去,去,快去吧!

  从老大办公室出来,于文发就象是从受刑室出来,整个人变了个模样。头发晕,腿发软,眼前一片昏花。原本明晰晴朗的世界一下子变得模糊不清了。包括导向的正确与否,真理的是否存在等等……

  现在不是人民生气了,事情很严重;是部长生气了,事情很严重。象他这种级别,哪配让人家日理万机的常委部长恭候?一般性的错误,比如集团下属晚报、晨报、时报,原创报道说某走红女明星为了上戏潜规则了可最终没潜但也有可能实际潜了之类的坏新闻,最多就是新闻出版处副处长接见训训话,连正处长一般都不会出面。错误性质再严重一些,属于导向性的了,报纸要停刊整顿,也就是主管新闻的副部长出场严肃批评,重申新闻纪律,当面痛斥一番而已。他这回看来真象老大说的,玩大发了,老大肯定得受到他的连累,老大对他还能有好脸色?但他完了,估计老大不会完,也就是写写检讨罢了。

  这才想到及时检讨。检讨不检讨那可是态度问题,犯了错误不要紧,改了就是好同志嘛。这么一想,于文发便没急着去宣传部,反正常委部长已在恭候了,就让他多恭候会吧,他得带着好态度过去。这便摇摇晃晃去了集团总编办,找到了专职负责检讨业务的邢副主任。

  邢副主任见了于文发很惊讶,说,于总,你这是咋了,整个象没了魂?于文发没好气地说,别谈魂不魂的了,谈你的业务。邢副主任不太相信,哎,你财经类报纸也需要我的业务吗?说着,在打开的电脑上调出了一份规格检讨书,指了指空白处,错误事实你自己填。于文发凑过去一看,……因为我们把关不严,审美趣味低级庸俗,致使这篇黄色下流的娱乐新闻见诸报端,产生了消极恶劣的社会影响……

  于文发要的不是这种,眼睛和脑袋离开电脑,对邢主任说,我要的是导向性错误那种。邢副主任说,导向性错误的检讨有三种规格等级,你说清楚,错误到了哪个等级?于文发说,你就按最严重的等级来。邢副主任吓了一跳,撤职停刊?于文发说,对,对。邢副主任马上调出导向三级规格检讨书,请于文发坐到电脑前填写事实,自己站在一旁,喝着茶水半真不假说,于总,你既玩到了导向三级,根据一般估计,你也快到这儿跟我打杂了,不过请放心,兄弟我决不歧视你。

  带着打印好的导向三级检讨书,于文发到宣传部去见了常委郑部长。进门时,郑部长正握着话筒打电话,示意他在沙发上坐下,自己继续对着电话发布指示。好像是在布置全省各地市宣传部长会议。于文发看着打电话的郑部长,不安地等待着部长同志的震怒。可郑部长似乎没有即将震怒的样子,脸色挺正常,还带着笑容哩。于文发便揣摩,这副笑容是属于那位正和部长通着话的同志,还是属于他?有一点可以肯定了,就算部长要震怒,十有八九也不会和他玩震怒。他一个小小处级,不值得让部长震怒,部长震怒的对象应该是集团老大。

  就想到这里,郑部长结束了通话,端起桌上的大茶杯走了过来。

  于文发慌忙站了起来,郑部长,我……我们秦总说,您找我……

  郑部长和气地挥了挥手,坐,坐!自己也坐下了,小于啊,你们《人民证券》报这次动静闹得不小啊,轰动了全国啊,是不是啊?

  于文发尽量保持镇静,是,郑部长,全国几百家报纸也报道了。

  郑部长点了点头,现在股改全面开始,大小股东博弈,全国中小流通股东亏损又很大,这个PK事件就成了热点新闻,意料之中嘛。

  于文发大胆开了句玩笑,郑部长,您还挺新潮哩,都知道PK。

  郑部长道,我不能新潮啊?与时俱进嘛!又说了下去,不过,小于啊,你们和蚂蚁搞得这么热闹,我这里也就跟着热闹了。国资委孙鲁生主任找到部里大喊大叫,激动得很呢。赵安邦省长也打电话找我问情况。还有一些地市的宣传部长、国企老总,都给我打电话……

  于文发紧张地看着郑部长等着结论,一颗心几乎悬到喉咙口。

  郑部长却不说结论,端起杯子喝起了水,也招呼于文发喝水。

  于文发遵命喝了口水,然后小心地把一次性纸杯放下,又盯着郑部长看,甚至已在考虑何时掏出深刻检查了。根据目前情况判断,郑部长没有太恼怒的意思,如果自己态度够好,也许有可能顺利过关。

  郑部长继续说,小于啊,你说我咋办啊?实事求是说,宣传部门管意识形态,股改这种经济领域的事情我还真不太懂。不懂就要学习啊,你小于和《人民证券》逼我非学不可呀,这下子就把我害苦喽。我用了周六、周末两天的时间,把中央有关股改的文件全看了一遍。

  于文发心里这时已经比较有数了,郑部长今天好像没有批评他和《人民证券》的意思,集团老大十有八九是把郑部长的精神领会错了。

  果然,郑部长没批评,只提了条建议,小于啊,国家六部委文件讲的很清楚,非流通大股东和中小流通股东要博弈嘛,你们《人民证券》不但是财经类报纸,更是证券专业报纸,是两类股东博弈的地方嘛!蚂蚁这类小股东的意见要发表,大股东的意见也要发表嘛!孙鲁生反复向我提到一个叫简杰克的先生,说是他有些意见就很好嘛。

  于文发急忙汇报,郑部长,大股东的意见我们发表的更多。您注意一下,每天都有,也整版整版发表,包括为他们宣传对价方案……

  郑部长不糊涂,笑道,小于,你糊弄我是不是?你们报纸我这几天集中看了一下,大股东的文章全在广告版,你们是当广告发的。我是说不收钱,就让那位不主张股改送股的简杰克和蚂蚁们去辩论嘛。

  于文发连连点头,好,好,郑部长,您既有这个重要指示,我们《人民证券》就坚决贯彻执行。我回去后立即布置,尽快安排简杰克先生的文章,而且不收广告费,不放广告版。郑部长,您继续指示!

  郑部长站了起来,我这不是什么指示哦,是建议,听也在你,不听也在你!好了,我得走了,省委何新钊书记还在办公室等我哪!

  一场虚惊就这么过去了。于文发分析揣摩,郑部长这回百忙之中亲自找他,既无关啥导向也不是要找《人民证券》啥麻烦,十有八九是为了应付孙鲁生和省国资委。部长亲自出了面,还把孙鲁生的要求作为指示或者建议发布下去了,这是何等的重视啊!而实际上呢,他和《人民证券》该咋干还能咋干,郑部长和宣传部没有叫停的意思。

  于文发回去后,把情况和揣摩向集团秦老大一汇报,秦老大也乐了。立即换了副面孔,亲切热情地拍着他的肩膀,铿锵有力地夸奖说,好,好,这太好了!我本来也觉得不会有啥导向问题!又交待说,小于啊,既然郑部长有了重要指示,你们就赶快落实,上天入地也把那个简杰克找到,让他和蚂蚁们辩论一番!这一来就更热闹了,发行量起码再增加个四五万份,小于,就这么好好给我干吧,到年底我不会亏了你!于文发马上想到去年的年终奖至今没兑现,同志们意见都挺大,便婉转提了出来。秦老大一脸惊讶,有这种事吗?我回头查查。

  于文发心想,查个屁,你大老板这种事会不知道?却不敢说,灵机一动,把北方重工的广告难题抛了出来。对了,还有个事,郑部长对我们有个批评,说我们把大股东的股改方案宣传文章放在广告版上有悖平等博弈的公平性。秦老大眼皮一翻,那咋办?免费给他们宣传啊?都免费宣传,我们吃啥?于文发把肚里的“坏水”挤了出来,那这样行不行?这类软广告不打广告字样,在其它版面的目录上注一下某版面为广告。秦老大想了下,可以,这既不违反规定,又落实了郑部长的指示精神。又随口问了句,哎,最近广告情况好吗?于文发一脸苦相,不好,好不容易弄了个广告,还要上头版。秦老大问,他们出啥价?于文发说,三十五万。秦老大桌子一拍,叫道,那还有啥说的?就给他头版!他要出三百五十万,你们在我额头上发广告都成!

  这次出了秦老大办公室的门,于文发的心情快乐极了。走到总编办门口,伸头一看,邢副主任正好在。于文发便当着邢副主任的面把那份导向三级检讨夸张地一把把撕毁,一点点扔到纸篓里。然后,象秦老大拍他一样热情亲切地拍着邢副主任的肩膀,小邢啊,看来我不必到这里跟你干了,你老弟好好干吧,干得好,到年底我和《人民证券》不会亏了你!邢副主任被他搞愣了,天哪,你于文发还就活着回来了?你站好,让我看清楚,你是活于(鱼)吗?该不是诈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