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震旦3·龙之鳞凤歌诱惑失忆男安俐毒手佛心陈青云守望之心哈珀·李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上卷 第二十二章

  杨柳撂下的那一番狠话,象一梭子骤然出膛的子弹,将孙和平打得全身都是窟窿。孙和平一时间惊呆了,眼睁睁看杨柳出了门,仍站在原处没动。秘书小刘说要锁门了,孙和平这才步履沉重地出了门。

  这实在是太意外了。希望汽车最后那八千二百万国有股权竟然落到了杨柳和北重集团手上!杨柳还不排除进一步增持流通股!这意味着他现在的对手已不仅是一个简杰克的DMG,而是两个。更可怕的是,杨柳的北重集团有和简杰克DMG合流结成战略同盟的意向。杨柳刚才公开说了嘛,不排除以适当的价格向简杰克的国内控股公司转让手上八千二百万股。如果杨柳和北重集团真和简杰克的DMG结成了战略同盟,他和北柴股份的希望汽车保卫战似乎不必再打了,就算坚持打下去也没太大意义。北柴股份只比和DMG多了三千万股,杨柳和北重集团的八千二百万股只要往简杰克和DMG一倒,控股权就易手了。希望汽车新一届董事会必将由第二大股东简杰克和第三大股东杨柳来掌握,第一大股东北柴股份甚至连一席董事席位都得不到。

  股市上战斗将相当艰难。由于杨柳北重集团军的意外出现,暗战很可能已变成了明战,遭遇战变成了阵地战,北柴股份就失去了先天优势。为了势均力敌达到股权对等,北柴股份和阵前的两大结盟对手已相差了五千余万股。北柴股份为夺回控股权,势必不断增兵,投入大量资金。DMG和北重集团为保住已取得的控股优势,定会血拼到底,最终将导致股价高企。北柴股份胜算渺茫,甚至有可能随着希望汽车的股价飞涨,资金消耗怠尽,而打不起这场昂贵的股权保卫战。

  更要命的是,如果真的丧失了希望汽车的控股权,正大重机也保不住了。就算他在任延安的协助下拿下汤家和,顺利得到22%的国有股份,也不会如愿成为控股大股东,他设计好的一切将通通完蛋……

  可怕,实在是可怕,意想不到的最坏局面就这么真实地出现了。

  细想一下,却又觉得杨柳无可指责。北柴股份可以和北重集团的市场对手正大重机结盟,北重集团为啥不能和简杰克的DMG结盟呢?现在不是咒骂抱怨的时候,而是要面对严峻现实,挽狂澜于即倒。

  本来是想找杨柳讨完货款后,到汉江证券会见祁小华,进一步策划股市保卫战。现在看来得改变思路了,他和杨柳的故事还没完。省政府的分家文件还没到啊,他还是杨柳领导下的控股公司老总。他还得继续摆正位置,参加杨柳主持下的集团会议。于是,孙和平便又强打起精神,大步流星地追着杨柳,赶到十八楼集团第三会议室开会。

  孙和平进门时注意到,杨柳已经在往常主持会议的位置上坐下了。杨柳看见他进来,显得很意外,却又没说什么。孙和平知道杨柳不好说什么,现在除了他和杨柳两人,与会者谁也不知道北柴股份要和集团分家。孙和平便象啥也没发生似的,走过杨柳身边时含笑问了一句,哎,杨董,今天会议啥内容啊?杨柳脸上很平静,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靠近些。孙和平把脑袋凑过去后,杨柳才声音低沉地说了句,孙和平,请你不要这么无耻!孙和平煞有介事点点头,很郑重地说,知道了,杨董,您放心,您的指示我全照办!说着,在会议桌边找个空位置坐下了。真巧,旁边座位上是杨柳的忠实走狗王小飞。

  王小飞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孙董,我咋听说你们快升天了?

  孙和平一点不恼,笑着说,哎,王董,你咒我是不是?啊?

  王小飞拍了拍他的肩头,模样很亲昵,嘿,我咋是咒你呢?!孙董,你们北柴股份不是马上要脱离集团,独立升空了吗?你说我和北方重工啥时也能来个独立升空呢?找时间,给我说说好经验?啊?

  孙和平很是正经,王董,谁告诉你北柴股份要脱离集团?

  就在这时,杨柳宣布开会。孙和平和王小飞停止了交谈。

  杨柳扫视着与会者,语调平和地说,向大家宣布一件事,根据省政府指示精神,原属北重集团的北柴股份公司即将脱离北重集团公司,成为和北重集团并立的又一个独立的整装机械集团。现在,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向北柴股份董事长孙和平同志表示热烈的祝贺!

  除了杨柳一人面无表情地独自鼓着掌,惯性掌声并没因为杨柳的号召而在会场上响起,倒是一片愕然的脸孔和目光投向了孙和平。

  杨柳讥讽的掌声停止后,会场上一时间静得吓人。孙和平心里清楚,这静寂中隐含的决不会是对他和北柴股份的赞赏,而是恼怒与仇恨,下一步很可能是王小飞之流的辱骂和攻击。杨柳干得真绝啊,公然违反保密纪律,在正式文件没到之前,就宣布分家决定。孙和平认为,杨柳原定召开的这个会肯定没这项内容,是因为他摆正位置参加了会,杨柳才临时来了这一手。杨柳既来了这一手,他就得接招啊。

  孙和平于一片静寂中,在杨柳、王小飞和与会者阴冷目光的注视下,缓缓站了起来,面带笑容道,同志们,本来分家的事杨董不应该在今天宣布,但杨董宣布了,我就得有个态度。众所周知,北柴股份是在北重集团温暖的怀抱里长大的。没有北重集团长期以来的呵护支持,就没有今天这个强大的北柴股份,对这一点,我和每一个北柴股份的员工都将永志不忘。在这里,请允许我以个人的名义,并代表北柴股份高管层和全体员工,向杨董,向北重集团,向所有到会的同志们致以深深的敬意和谢意!说罢,先对着杨柳的主持人位置,又对着会议桌三面与会者的位置,深深地鞠了四次躬。鞠完躬,又表情恳切地说,但是同志们,省政府的文件毕竟还没到,我和北柴股份现在还是集团的一员,还在杨董的领导之下。我仍想以一个下属公司的名义坚持开完最后一次集团会议。说罢,坐下来,认真打开了笔记本。

  没想到杨柳做得比他还绝。他这边屁股刚坐下,刚打开那本印有北重集团字样的笔记本,杨柳却已站了起来,手一挥,宣布:散会!

  人家既然散会了,他这位置也就不必摆正了。便超越王小飞和许多与会者,急忙追到杨柳身旁,杨董,我还得向您继续汇报,希望您给我一个机会!杨柳大步向前走着,看都不看他,孙董,我现在真不能再听你汇报了,你要摆正位置,我也得摆正位置啊!以后我们两大集团好好合作吧。孙和平只得改口说,杨董,我想向您汇报的就是今后合作上的一些想法。杨柳却又说,这你也未免太急了一些吧?事实上北柴股份的国有股权划拨还没开始,我们双方要算的帐可不是一笔两笔啊。孙和平忍着气,继续跟着杨柳的话题转,所以我们俩才更得早些交流一下啊,双方都把帐算算清楚,免得将来扯不清。杨柳这才吐了口,好,这我不反对,不论是父与子还是兄弟之间都得明算帐。

  重回杨柳办公室,杨柳门一关,又拉下了脸,孙和平,这帐你想咋算?当年三亿六千五百万输血费,北柴股份准备怎么还?是在国有资产的划拨中扣除呢,还是用集团现在欠你的三亿五千万货款抵扣?

  孙和平说,货款抵扣肯定不合适,不符合香港联交所规定的国际通用的财务规范。国有资产划拨时扣除恐怕也不行,国有股现在对北柴股份是相对控股,如果进一步削减股权,对保持控股地位不利,就算我答应你,孙鲁生也不会答应。因为在孙鲁生和国资委看来,这三亿六千五百万无论摆在北重集团,还是摆在北柴股份,性质都一样。

  杨柳讥讽说,孙和平,照这么说来,我和集团只能认倒霉了?

  孙和平手一摊,很遗憾,事实上就是这样。在咱们会前上半场讨论中我已说过:这三亿六千五百万不是你杨柳个人掏的腰包,也没进我孙和平个人的腰包,它作为国有资产进入北柴股份后实现了保值增值。话题一转,但是,我就算是一条狼,也得讲狼的感情,免得你和北重集团真认为我不知感恩。这才说出了他纠缠不休的真正目的,杨董,我想变相给北重集团以补偿,以集团积欠的三亿五千万货款换取集团手上那八千二百万希望汽车非流通股权,这符合香港会计准则。

  杨柳沉思了一下,有些意思。我们一亿六千万拿到的希望汽车股权,转手就赚了一亿九千万。孙董,我真想不到你会如此仁慈大方。

  孙和平挺恳切地说,杨董,别说我不知报恩,其实这也怪你。你一见我就符拉基米尔伊立奇,弄得我很不爽,所以我才说了些伤感情的话。现在事实证明,我不是不知道报恩的,杨董,你说是不是?

  杨柳缓缓摇起了头,意味深长说,孙和平,我认为不是。你这可不是大方仁慈,更不是知恩图报,而是担心失去希望汽车的控股权啊。而一旦失去希望汽车的控股权,正大重机这块肥肉就从你和北柴股份嘴边溜走了。作为市场对手,没有谁比我更清楚正大重机的股权结构了,就算目前K省国资委手上的22%股权转让给你,但只要希望汽车的控股权不在你手上,你那伟大企业之梦就做不下去了。你也不配做下去,作为一个伟大企业的缔造者,你不具备伟大的人格。你这同志很聪明嘛,你想啊,这八千二百万股我咋会考虑向你和北柴股份转让呢?就算你仁慈大方到把价格提高十倍也是不可能的。可如果简杰克先生和DMG报出较好的价格,我和集团董事局倒可以考虑转让!

  这就叫猫玩耗子。孙和平不无沮丧地想,现在他成了落在杨柳手上的耗子。这老同学干得绝啊,利用他的疏漏掐住了他和北柴股份的命门。他痛得恨不能叫起来,恨不能一枪把自己毙了:广东他不是没去,金局长主动提出要转让,他竟为了贪那点股改上的小便宜拒绝了。

  杨柳这恶猫此刻玩耗子的心情估计是好极了,也说到了那位金局长。孙和平,我咋也没想到,你这机关算尽的人咋就没算到这对你和北柴股份性命攸关的八千二百万股国有股权呢?金局长气愤地告诉我们,说你不愿向中小流通股东支付对价。天哪,这是一个伟大企业缔造者应有的胸怀和眼光吗?你可真替你的老班长我丢人现眼啊!

  孙和平只得承认丢人现眼,郁郁不快地说,老班长,我承认犯了一个该挨枪毙的大错误。但我的错误就是我的错误,它不该成为你犯错误的理由。从你今天的话里我听出一个意思:你不惜代价争夺希望汽车股权是为了对付我和北柴股份,而得益者是谁?是简杰克的DMG,是美国财团,是来自华尔街的资本巨狼!当华尔街的巨狼们凭藉资本实力横扫中国民族企业时,北柴股份会丧生狼腹,北重集团也会落入狼口啊!说到这里,孙和平面色红涨浑身颤抖,冲动地叫了起来,杨柳,你作为我以前的老班长,作为到目前为止让我十分尊敬的领导,我真没想到你会这么糊涂啊!连基本的民族感情和立场都丧失了!老班长,想一想吧,当年我们为啥选择了汉江大学机械动力专业?不都怀着同一个强国梦想吗?为了一个从积弱百年中崛起的大中国提供强大的动力!我记得在学生会的演讲中,你曾这样说……

  杨柳做了个暂停的手势,打住,打住!孙和平,请你不要在我面前表演热血沸腾好不好?更不要来民族主义那一套!你是啥人我很清楚。你说说看,我会相信一个信仰托拉斯老总慷慨激昂的欺骗演说吗?如果我是穆斯林,只怕你就该和我谈《古兰经》和穆罕默德了吧?

  孙和平这才后悔起来,觉得自己在上半场对决中犯了错误。那就是和这位老同学说得太多,太深,太露骨。他一时兴起,把穿在真理身上的漂亮外衣全扒光了,连裤衩都没留,让真理光了屁股。现在他再试图靠这种崇敬真理的激情演说打动杨柳已无可能。败笔,败笔啊!

  理想主义既然失败了,现实主义还得继续。孙和平叹了口气,又说,杨董,既然如此,那三亿五千万的货款,希望集团能及时支付。

  杨柳轻描淡写说,孙董,该付总会付。不过以后不要再找我,请你直接找财务部。我个人意见,这种具体事情你也不必亲自来了。说罢,做了个手势,现在能请了吧?总不至于让我请你吃散伙饭吧?

  孙和平无奈,知道再呆下去也是浪费时间,只得悻悻告辞离去。

  顽强的努力在同样顽强的对手面前惨遇失败。就象拿破伦在滑铁卢碰上了惠灵顿。孙和平在心里默默想,今天这痛苦而耻辱的经历也许将会伴随他今后的一生一世直至永远,直至他拥抱着一个缔造于世的伟大企业长眠于九泉之下。但还会有那个梦想中的伟大企业吗?命运之神会再次向他微笑吗?上帝会原谅他这次犯下的愚蠢错误吗?

  强力支撑着精神走出北重集团大楼时,孙和平眼前已是一片模糊,用手背一抹才发现,遮住他视线的竟是聚在他眼中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