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情死荒漠肯·福莱特瓷器程小程甜蜜女伶七巧杯雪小椴名门总裁的陷阱方晴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上卷 第二十四章

  赵安邦再也没想到孙和平晚上会追到机场贵宾室找他汇报工作。今天国家商务部一位副部长带十几个国家的驻华使节和商务代表来汉江考察,赵安邦到机场接机欢迎,哪有空听孙和平的汇报?从秘书口中得知孙和平已到了机场,当即批评说,你咋让他追到这来了?现在是听他汇报的时候吗?商务部的专机再有半小时就到了。秘书为难地说,可孙和平也急啊,说他汇报的事关系到北柴股份的生死存亡,您和省政府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后果将不堪设想,所以……

  赵安邦不无惊讶,心道,有啥了不得的事关系北柴股份的生死存亡啊?孙和平这猴头不是被市场解放了吗?咋解放了没几天又要他和省政府及时采取措施了?看看墙上的电子钟,觉得还有点时间,便向秘书交待,把孙和平带进来吧,告诉他,汇报时间最多十五分钟。

  片刻,孙和平在秘书的引导下,匆匆忙忙进来了。赵安邦敏感地注意到,孙和平尽管努力保持着一份镇定,强做着笑脸,但眼神中的沮丧无法掩饰。也许是因为心中慌乱,快走到他面前时,被铺在地上的厚地毯的边沿绊了一跌,踉跄了一下,差点儿没跪下。赵安邦心中愉快,当即开涮说,哎哟哟,孙董事长,别行这么大礼,我可消受不了!平身,快平身!孙和平脸上的笑容这才消失了,带着可怜兮兮的哭腔道,赵省长,您还开玩笑呢,杨柳这大阴谋家快把我逼死了!

  赵安邦仍是一副开玩笑的口气,孙猴子,别这么夸张嘛!杨柳算啥阴谋家?他要是大阴谋家,你就是大野心家。有事说事,给我抓紧时间,我觉得你就算死也不会死这么快,你被市场解放了才几天啊?!

  孙和平说了起来,赵省长,您不知道杨柳那个狠啊!您和省政府的分家文件还没正式下达,按照工作纪律来说,他不该擅自公布,可他就公布了!而且早在暗中做了我和北柴股份大量手脚:几个亿投资文柴进行发动机生产线改造,省里现在又把文柴划拨给北重集团,我们北柴股份新的发动机订单肯定不会再有了,也许永远不会再有了。

  赵安邦说,这在意料之中嘛,有啥奇怪的?你和北柴股份要独立门户,杨柳和北重当然要考虑自力更生了,市场行为嘛。孙和平,我可警告你啊,咱们不能市场有利就要市场,市场不利就找省长啊!我记得你可和我当面说过,我和省委能撤了你,但不能撤了一个市场。

  孙和平大为窘迫,结结巴巴道,我……我承认说……说了些过头话。可……可是,赵省长,杨柳擅自宣布分家,也……也没听您的。

  赵安邦说,这我会批评杨柳的。孙猴子,就这事吧?行了,我知道了,你回去找杨柳,和北重好好谈判,到市场上自己解决去吧!

  让赵安邦想不到的是,这并不是事情的结束,而仅是个开头。

  他这话说完,孙和平非但没告辞,反倒挪挪沙发上的屁股,坐得离他更近了。可怜巴巴说,赵省长,发动机订单的事,我当然可以在市场上解决,可希望汽车和正大重机控股权问题没法在市场解决!现在杨柳和北重集团掐住了我和北柴股份的命门啊,随时有可能让我们这个新成立的国有控股企业集团死在华尔街那些资本恶狼手上……

  听孙和平一说,赵安邦才知道,北柴股份的资本控股链到底出问题了。这原本在他的担心之中,上次谈话他还提醒过这猴头。北柴股份对希望汽车是相对控股,希望汽车对正大重机还是相对控股,这种结构很危险。一旦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孙和平打造伟大企业的梦想就得落空了。现在果然落空了。可让赵安邦想不到的是,这一导致孙和平和北柴股份梦想落空的环节竟掌握在北重集团手上,这真算报应。

  孙和平仍在说,情绪激动,……杨柳咋能这样做呢?他还有起码的党性原则、国家立场吗?他宁予洋人,不予家奴,哦,不对!我和北柴股份不是谁的家奴。赵省长,您设想一下,如果杨柳和北重集团当真把这八千二百万股权转让给了简杰克的DMG,会是啥局面?啊?

  赵安邦却想,杨柳和北重集团为啥一定要把这些股权转让给简杰克和DMG呢?估计杨柳是抓住了孙和平的猴尾巴,狠狠打该猴几下屁股而已。若真想转让给简杰克,杨柳决不会在孙和平面前公开威胁。

  这一来,赵安邦不能不对杨柳刮目相看了。原来的杨柳在他眼中不过是个听话的大型国有企业集团老总,一个平常普通的小官僚。现在看来不是这么回事啊,这个杨柳也和孙和平一样,在市场竞争打拼中锤炼出来了,一步步赢得了市场。这一次,他和省政府在市场上失去的面子,竟然让杨柳在市场上重新找回来了,真是大快人心啊!哈哈,大快人心事,扭住孙猴子,让孙和平的独立梦见鬼去吧。他和省政府做大做强北重集团的意图看来仍有可能实现,杨柳和北重集团手上这八千二百万希望汽车就象条鞭子,没准能把孙猴子抽回笼子里。

  孙和平几乎声泪俱下了,……赵省长,您是了解我的。为了打造一个属于我们汉江,属于我们民族的伟大企业,我孙和平付出了多少艰苦卓绝的努力啊!我这不是为自己,是为党,为国家,为民族!

  赵安邦这才意味深长说话了,孙和平啊,你现在知道市场的复杂性了吧?不要以为这个市场只属于你,只有你和北柴股份能在这个市场上称王称霸。看看,现在被杨柳和北重集团掐死了吧?是教训吧?

  孙和平连连点头,是教训,大教训,我都恨不得毙了我自己。

  赵安邦故意问,哎,孙董事长,那你下一步想咋办呢?说说看。

  孙和平又坐近了些,急切地说,赵省长,这就是我急着找您的目的。您和省政府找杨柳谈谈,让他和北重集团顾全大局,把手上的希望汽车一次转让给我们。只要您和省政府出了面,杨柳肯定会照办。

  赵安邦讥讽说,你咋就这么肯定?我凭啥要出面?找杨柳谈分家时,知道我是咋做工作的么?我和杨柳说,市场解放了企业,解放了人,我这省长也没办法搞行政命令了。你让我和省政府自打耳光啊?

  孙和平怔住了,目光虚怯地看着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应答。

  赵安邦这才慢吞吞地说,其实孙和平啊,你和北柴股份还有另一条路好走,也许是一条光明大道,那就是重回集团。和平你想啊,在希望汽车上,你是第一大股东,杨柳是第三大股东,你们的股权合在一起,简杰克和DMG有啥戏啊?正大重机更没问题,可以让北重集团来整合。而文柴厂呢,交给你们北柴股份,你们就争取做专业发动机的大制造商,做成国内海外最大的龙头企业,这不也是伟大企业吗?

  孙和平茫茫然看着他,似乎想说什么,赵……赵省长……

  赵安邦微笑着摆了摆手,哎,和平同志,你听我说完嘛!这么说时心里就想,下面得给这个不安份的猴子一个甜桃,起码得给颗桃核了。如果重回北重集团,你仍然是北柴股份董事长,我和省政府可以考虑向省委建议,把那括了几年的括号去了,让你兼任集团董事局副主席、党委副书记,在班子里排名第三,仅摆在杨柳和周到之后。

  孙和平急忙站了起来,赵省长,您别说了,我不是要当官,是要做事!我……我宁愿在市场上被杨柳和北重集团打败,也决不投降!

  赵安邦脸一拉,不无恼火地问,那你还来找我干什么?走吧!

  孙和平抹着额头上的汗,身子向后退着,准备狼狈逃窜,是,是,赵省长,我……我错了,也许我找了一个最不该找的人!到了这个地步,该猴仍不死心,临走时最后又说,赵省长,我退到底线:您能否给杨柳打个招呼?让他和北重集团不要把手上股权转让给简杰克?

  赵安邦手一摆,口吻严厉地说,市场的事市场解决,我和省政府说不管就不管!你孙和平要不服,觉得有委屈,可以到省委书记何新钊同志那里去反映,就说我赵安邦党性原则、国家立场也有问题!

  孙和平被吓住了,赵省长,我……我哪敢啊,我……我走了。

  这该死的孙猴子,被杨柳掐住命门了,还不放弃独立梦,混帐!

  孙和平走后,机场同志过来汇报,说是因天气原因,商务部专机可能还要晚半小时降落。赵安邦便和杨柳通了个电话,尽管心情还是不爽,但对杨柳却是一通热情赞扬。好啊,好啊,杨柳!我和省政府的权力败给了市场,没想到让你和北重集团给我夺回来了!看来你和北重集团这父虎还没老,孙和平和北柴股份这只子虎也没强大到横行天下的地步嘛。杨柳不知发生了啥,被他搞蒙了。他这才把孙和平追到机场,寻求行政权力支持的过程大体说了说。说罢,问杨柳,你们手上那笔对孙和平和北柴股份性命交关的股权打算怎么办?当真准备转让给简杰克的DMG吗?杨柳说,赵省长,我和北重现在有三个选择,一,转让给简杰克让DMG吃掉北柴股份;二,转让给孙和平这混蛋,让北柴股份战胜DMG;三,自己留着,谁也不给,以小搏大制约他们双方。您认为我和北重该选择哪一方案?赵安邦想了想说,我个人意见啊,第三种最好,DMG不要谈了,没戏了。对孙和平也是个有效制约,对付这种疯猴子,必要时就得给他念上几声紧箍咒嘛。杨柳立即表态说,好,赵省长,那我和集团就按您指示精神坚决执行!说罢,又提出了个要求,赵省长,对北柴股份的独立,集团董事局和高管层意见很大,包括总裁周到同志。有些情况我想当面向您和省政府做次汇报。赵安邦想,这在意料之中,没意见倒不正常了。便说,好吧,汇报时间我们再约。又说,杨柳,你政治上强,要多做工作啊!杨柳说,是,在今天的会上我已经发了通火,暂时把他们压下去了。

  结束通话,赵安邦心情又快乐起来。杨柳真是个好同志啊,不但听话,还很聪明,其实希望汽车股权怎么处理哪是他的指示?可杨柳就能巧妙自然地把自己和北重集团的既定策略变成他的“指示”,让他显示英明。又想,就算孙和平渡过面前危机独立出去,没准哪天还会败在杨柳手下,甚至重新被杨柳关进笼子,当然这得靠市场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