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陌生恶夫莫辰灶王书安琦沙漠青梅凌淑芬火车集老舍妾心爱上君宝贝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上卷 第二十五章

  尽管不断吸筹,北柴股份下属几个子公司帐上的希望汽车也只增加了不足两千万股,距孙和平和北柴的要求差之甚远。而希望汽车股份已扶摇直上,又是连续五个涨停板,冲到了六元八角八分,仍无打开涨停的迹象。今日,从早上开盘到前市收盘,二百多万股买盘一直挂在涨停位置。虽说买盘不多,可这种无量涨停你根本买不到。孙和平企盼的低位吃货更无可能,几近于痴人说梦。祁小华记得很清楚,股权争夺战打响以来,除上周二有一千多万股卖盘在四元三角附近奇怪地不断涌出,后来就再没大单卖出。参战各方激烈争夺筹码已近白热化,这连小散户们都看清了,谁还会在这时卖出希望汽车啊?!嗣后许久祁小华才知道,上周二那一千多万卖盘竟出自前夫刘必定之手。刘必定在省城模范监狱呆着,竟指挥妹妹刘必英抛空了手头最后的存货。而且竟是他自作聪明地率先以两个涨停板启动了希望汽车的股价。刘必定启动股价是为了在熊市里出货,却没想到会诱发北柴和DMG的股权大战。这事实再次证明,刘必定的时代结束了。一轮前所未有的伟大牛市就在眼前,就算希望汽车不发生股权大战,也会在这轮牛市中涨到令人匪夷所思的程度。如果刘必定不是这么短视,他手上这一千多万股希望汽车将不是四千多万,而是四五个亿!

  这日的上证综指已冲至1100点附近,从日K线上看形成了一个小双底形态。但这个双底实在小的可怜,任何技术派也不会认为有啥战略意义。可让技术派们大跌眼镜的是,这轮牛市就这么在一片看空声中悄然起步了。9月13日重上1200点,回探后上攻1300点,嗣后一路大涨小回,直至2007年10月16日创出6124点的历史新高。

  然而,那日莫说刘必定,就连对后市挺有信心的祁小华也未能完全准确的预见到未来。面对2005年7月的灰暗市场,她不敢奢望获取未来牛市的滚滚财富,而是想着怎么帮助孙和平打赢希望汽车这一仗,并在股权争夺战中赢得属于汉江证券的那点微薄可怜的手续费。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汉江证券连手续费都很难赚了,实际上仗已无法打下去。这天下午孙和平赶到汉江证券时,祁小华就明确告诉孙和平:除非我们不顾死活大幅拉高股价,诱使参战的对手获大利出局。否则放弃,我方反手出货,获利走人。孙和平当时就急眼了,近乎疯狂地在她办公室大叫道,不,决不,买进,给我继续买进!祁小华说,你看看盘面,还有买进的机会吗?如果下面再来五个涨停,你也买进吗?那时希望汽车的股价可就是十一元以上了,你和北柴真想如愿再买到五千万股,那还得投入六七个亿啊!我劝你好好想清楚。

  孙和平痛苦不堪的想了半天,说,祁小华,我告诉你,我没有退路,就算再投入六七个亿,我也得打赢这场股权保卫战。否则,我和北柴股份就死无葬身之地。又一厢情愿推测说,也许不会再来五个涨停了吧?也许到此为止了呢?股价都涨这么多了,总会有人出货的。

  祁小华说,不行我们就利用手上的筹码砸盘,先把股价打下去。

  孙和平又不干,我的姑奶奶,我们手上总共就两千万股,你给我砸光了咋办啊?前两天你们不试着乱砸盘,我还能多三百多万股呢!

  孙和平说的不错,北柴股份操盘手们不是没试过砸盘。结果只短时间在盘面上造成了点波动,还白白损失了三百万股筹码。于是,祁小华又回到了原来的建议上:让它疯涨,到十一元以上反手做空,赚它一个亿。股价砸下来陆续吃进;就算下不来了,北柴股份也可用赚的一个亿,加上准备投入的八个亿拿下正大重机,反正里外不吃亏。

  孙和平摇头叹气说,妹妹,真要能这样就太好了。我实话告诉你吧,如果不能控股希望汽车,我就不可能拿到正大重机控股权!省里就得逼我回到北重集团笼子里呆着,受杨柳的折磨,我只有一拼啊!

  祁小华觉得很奇怪:你不是和简杰克打么?咋又扯上了杨柳?

  直到这地步,孙和平才吞吞吐吐向她交了底,把这七八天发生的事说了。祁小华这才知道,现在孙和平和北柴的对手不仅是简杰克和DMG,还有杨柳的北重集团,怪不得对手盘这么强大。更没想到的是,省长赵安邦也想借此机会把这只出了笼的猴头再逼回笼子里去。

  祁小华不得不对杨柳刮目相看了:这个国企官僚竟然还有这种市场意识和资本谋略啊?竟然能把孙和平这种市场英雄和资本高手玩得如此被动!再压上赵安邦手上的铁腕权力,孙和平估计就死定了!

  孙和平骂骂咧咧说,我他妈的就是死了,在股市上打到弹尽粮绝了,也不会再回杨柳手下去!赵安邦别说许我个三把手,就是集团二把手,让我顶周到,只要还在杨柳手下,老子就不会干!永远不会!

  祁小华知道再劝也是无用,便说,那还说啥?我按你的意思打下去,你也快筹集资金,现在资金肯定不够用,马上再打三个亿过来!

  孙和平皱着眉头,含糊其辞地答应着,心神不定地准备离去。

  让祁小华咋都想不到的是,一个天大的奇迹竟在这时发生了。

  就在孙和平快走到门口时,他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祁小华注意到,处于沮丧绝望中的孙和平情绪恶劣,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也不看看来电显示,就粗声粗气地“喂”了一声。“喂”过之后愕然一怔,马上象换了个人似的,声音低了八度,变得极是恭敬温和起来,哎呀,赵……赵省长,咋会是……是您啊?我……我听着呢,听着呢,请您指示!什么?什么?好,好,这……这可太好了!

  也不知赵安邦都和孙和平说了啥,孙和平变得大为激动,象赵安邦就在他面前似的,对着半开着的门不断点头鞠躬,话也说得顺溜多了。赵省长啊,感谢您对我和北柴股份的厚爱啊!您简直就是我们北柴股份的救命恩人啊!赵省长我就知道没找错人!是,是,国家利益嘛!赵省长,您当然要考虑国家利益!这么打下去最终受损失的是国家嘛,北柴股份是国有相对控股,北重集团更是我省全资国有的大型企业,这场大战的资金来源大部分还是国家的嘛。赵省长,我不瞒您说,现在就在汉江证券指挥战斗呢!哎呀,被迫应战啊,都调动八个亿了,准备再调八个亿,和杨柳和DMG决一死战,哪怕把流通股买光!是,是,我不敢吹牛,我这是没办法嘛!向他们表示一种决心。

  合上手机,孙和平回到屋里,倒在沙发上疯了似的哈哈大笑。

  这时,祁小华已从孙和平的话语里知道了个大概,估计赵安邦出手干预了,北柴股份这场希望股权的保卫战似乎不必再打下去了。

  果然,孙和平笑罢,对祁小华感叹起来,妹妹,赵省长可不糊涂啊,为了国家利益,不愿看着我和杨柳再打这种资金消耗战了。已经做通了杨柳的工作,北重手上的八千二百万股国有股不会转让给DMG了,我和北柴股份得救了。起码由死刑立即执行改成死缓了。

  祁小华开玩笑说,死缓没准也会死。缓期执行期间表现不好,死刑还会执行的。孙猴子,你不好好表现,杨柳和赵安邦还会执行你。

  孙和平说,可眼前的警报解除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嘛!谁执行谁还难说呢!我的观点你是知道的,关注的是今天,从不幻想明天!

  祁小华笑道,你也真够绝,都这地步了,还和赵省长吹呢!你帐上哪来的十六个亿啊?我要是赵安邦就让你吹炸,让市场来教训你!

  孙和平得意地说,看看,看看,又不懂了吗?我这是表示一种决死精神!让赵安邦明白,我这人是不计后果,不顾死活的。我不顾死活了,他赵安邦和省政府就得考虑我的死活,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

  祁小华问,既然你已后生了,这仗是不是不打了?到此结束?

  孙和平忙道,别,别,妹妹!该打还得打呀,只是不升级了。象今天六元八角八的这种价格,只要有,我们照吃,跌低了更要吃。慢慢吃,不着急。你可别忘了,我和北柴这是死缓,老子的猴尾巴还攥在人家手上呢!哦,过阵子我给市场来个利空吧,咱趁机再吃点货。

  祁小华本能地警觉起来,孙猴子,你别胡闹啊,想放啥利空?

  孙和平说,嘿,我只要宣布希望汽车股改零对价,股价能不跌?

  祁小华说,哎,那你为啥早不宣布?早宣布也许没这五个涨停!

  孙和平苦起了脸,妹妹,你说我来得及吗?刘必定宏远系的股权刚转给我,新董事会还没产生呢,杨柳和北重就这么及时给我捣乱……好了,不说了,妹妹,你就按我说的办吧,我这得飞K省了!

  孙和平走后,祁小华马上下令让基金自营盘在涨停价卖出了部分希望汽车。现在情况起了变化,孙和平不再抢筹拉抬股价,杨柳和简杰克同样不会拉抬,获利回吐盘必将涌出。汉江证券自营业务正可做个大好波段,同时,也满足北柴股份进一步收集筹码的美好愿望。

  祁小华预计,如果她这边的自营盘陆续将两千八百万股出空,带动获利回吐盘顺势涌出,股价很可能重回六元之下,甚至重回五元附近。想想真有意思,孙和平防着许多对手,却忘了防她。孙和平让她来指挥这场希望汽车保卫战,实际上是给了她一个看着底牌博弈的机会。如果看不到底牌,汉江证券底部收集到的两千多万筹码或许早出货了,或许来要回坐上几趟电梯。现在很好,可以高位卖给孙和平。

  自营盘的出货行动好像开始了。盘面显示,封在涨停位置的二百多万买盘在减少,成交量在放大。打电话一问,果然是北柴股份操盘室在悄然买入。自营室也卖得机智,始终让涨停上保持着一定买盘。

  这时,金总来了个电话,情绪很好,祁总,干得漂亮啊,打了希望汽车这一仗,我们公司这季度的工资奖金就有了。不过,还要努力,我注意了一个事:《人民证券》上周四到周六,连续三天头版都是北方重工的正面宣传。估计于文发和《人民证券》被收买了,八成也掉进了“投票门”。那咱也别客气了,你尽快找找你那位老同学和北方重工的王小飞,重新和他们谈判。现金奖励照要,每股赞成票不是五分了,你给我按一毛谈,起码争取八分,大平股份买赞成票就是八分。

  祁小华苦笑不已,金总,你可看清楚了,《人民证券》发的那是正面宣传吗?全是软性广告!蚂蚁的新文章和蚂蚁现身记的新闻不又发出来了吗?蚂蚁可是著名作家马义啊!这种麻烦咱们还是别惹了!

  金总又牙疼似的抽起了气,这个……这个,唉,那就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