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剑啸西风展飞托特瑙山埃尔弗里德·耶利内克无明夜(若是爱已成伤)靡宝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上卷 第二十八章

  赵安邦从文山调研回来当天,主管工业的王副省长找到他办公室,送来了一封信。信是北重集团总裁周到和三个副总联名写的,号称“汇报”。内容只有一个:对北柴股份的独立门户表示强烈不满。信上说,省里违背了做大做强北重集团的既定方针,造成了干部群众的思想混乱。拉山头,搞内哄,省里不但不处理,还支持,让集团赔了夫人又折兵。周到和三位副总列出了一笔笔细帐:为扶持当年陷入绝境的北柴股份,集团在自身资金十分紧张的情况下,陆续投入八亿九千七百万,才有了现在的北柴股份,北柴才得以在香港上市。

  周到等人十分忧虑,集团一块最优良的可交易资产被划走了,失去了国际融资平台,市场竞争力大大削弱。而北柴股份呢?却控股希望汽车,又拿下了集团的传统市场对手正大重机,杀气腾腾,接下来只怕要吞并集团了。周到等人带着明显的怨气建议,干脆让孙和平现在就派班子接管北重集团好了,他们四位高管顾全大局,集体辞职。

  赵安邦看罢信,问王副省长,老王,对这封信,你怎么看啊?

  王副省长苦笑说,还能怎么看?他们说的也不是没道理,可我们也难啊,又不好向他们解释,孙和平是如何挟市场向我们逼的宫!

  赵安邦沉思着,是啊,是啊!四位高管辞职,不也是逼宫吗?

  王副省长说,这也是跟孙和平学的。安邦,我当时就和你说,孙和平再有道理,国家利益再重要,决定都得慎重,看,后果来了吧?

  赵安邦可不糊涂,孙和平是玩真的,周到他们是一时撒撒娇。哎对了,老王,周到做过你的秘书吧?你对他会不了解?他找你了吧?

  王副省长说,找了,诉了半天苦,眼泪都下来了,还埋怨杨柳!

  赵安邦感慨道,幸亏北重董事长是杨柳!如果是周到,这回还不闹翻天啊?有个情况你不知道:北重可不像周到说的那么被动,其实很主动,真想一把掐死孙和平和北柴股份,凭一笔股权就能做到……

  王副省长说,这我知道,周到说了,可又是杨柳阻止了他们!

  赵安邦道,这正是杨柳的成熟可贵之处!在这种时候,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仍保持清醒头脑,没忘了民族立场,坚决执行省里指示。

  王副省长问,那我们能让北重集团这么委屈下去?也得考虑点安慰和平衡吧?周到提出,要北柴股份还回集团过去投入的那八亿九千七百万,还希望省里再相机划块和北柴股份等同的优良资产给他们。

  赵安邦道,那八亿九千七百万不可能再还给他们,都是国有资产嘛,真还回去,股权结构一变动,北柴股份就不是国有控股了。再说了,当真有八亿九千七百万啊?你别让他们懵了。划块同等资产倒可以考虑,杨柳是个帅才,又这懂市场,就像韩信用兵,多多益善嘛!

  王副省长说,这话我也正想说呢,安邦,你别把北柴股份超常规发展的功劳都记到孙和平帐上,这里面杨柳和周到他们贡献都不小!

  赵安邦连连点头,我承认,我承认!又说,老王,这样吧,你通知一下,明天我们一起出面,和杨柳、周到谈谈,杨柳一直说要汇报!

  第二天上午,开完省长办公会,赵安邦和王副省长一起,在省政府小会议室,和杨柳、周到进行了一场关乎北重集团今后发展的谈话。

  谈话开始前,赵安邦先拿周到开涮,说是你们几位老总的联名汇报信看过了,也和王副省长初步研究了,可以考虑你们的意见,接受你们的辞职,就让孙和平派班子接管。杨柳一听,直向周到挤眼。周到不知是被杨柳提醒了,还是心里本就有底,笑言道,真同意我们集体辞职,你赵省长和王省长也不会同时接见我和杨董了。赵安邦指了指周到,呵呵笑了起来,吃了点小亏就受不了了?就四处撒娇啊?

  周到说,我们吃的叫小亏?亏大发了,净赔八亿九千七百万!

  赵安邦手一摆,周到,你少懵我!杨柳,请你说实话,这些年来对北柴的投入到底是多少?你是董事长,应该最清楚,你凭党性说!

  杨柳一脸诚恳,怕没周总说的这么多,也就七亿六千多万吧。

  赵安邦说,这还差不多!现在你们想收回这笔投入不可能。昨天和王副省长商量后,我考虑了一下,在技改和替代进口项目下补给你们!补八个亿,分四年补,一年两个亿,这算不算让好人吃亏啊?

  杨柳笑笑说,那太感谢省政府了!就算吃亏我们也没啥怨言。

  周到就是没杨柳大气,听到银子的响声,眼睛就发亮,手伸得更长了,赵省长,这技改和进口替代,我们本来就该有补贴的……

  王副省长反驳说,是有补贴,可年年都有吗?有这么多吗?!

  周到仍不死心,还有投入,真是八亿九千七百万啊!杨董,你肯定是弄错了!北柴上市时置换给咱的那是啥资产?不计算折价呀?

  王副省长敲了敲桌子,周到,这里不是市场,别讨价还价了!

  周到见自己的老领导发了话,闭嘴了,打开笔记本准备记录。

  杨柳早已打开了笔记本,说是要听候二位领导做重要指示。

  赵安邦说,今天不是做指示,是一起讨论北重今后的发展,在北柴独立后如何继续做大做强啊?有好的意见和建议,包括要求都可以提。现在北重和北柴虽是两大集团,但省里的重点仍是北重。为什么呢?因为北重集团是大型国有企业,北方重工也是国资绝对控股。

  杨柳聪明极了,马上表决心,提要求,希望省政府把宁川路机厂划给他们。赵安邦对宁川路机太熟悉了,这可是一家资产规模不亚于北柴股份的省属企业,生产的推土机、压路机市场占有率很高,而且正在谋求上市,是块难得的优良资产。周到目光短浅,只看到眼前的小钱,杨柳真是个辣手啊,一把就揪住了他和省里心尖子,真厉害。

  王副省长也明白得很,待杨柳说罢,便说,杨柳啊,你和北重要哪个企业都成,只要是省属机械行业的企业,可就是宁川路机不行!

  杨柳坚持着,口气却很缓和,为啥就一定不行呢?宁川路机不是机械行业么?北重作为大型机械装备企业集团,产品应该自成体系嘛,就是今天不收进宁川路机,日后产业链也必然要向路机延展的。

  王副省长直皱眉头,你们不知道吧?宁川路机已准备上市了。

  杨柳说,我们知道啊!正因为宁川路机准备上市了,才更要赶快划过来。划过来后,和文柴进行闪电式资产整合,一起捆绑上市嘛。

  王副省长头直摇,杨柳啊杨柳,你就再闪电整合,没有一年半载也完成不了!宁川路机已经在做上市辅导了,说上随时会上……

  杨柳手一摆,宁川路机现在上不了!市场这么低迷,已失去了融资功能,就算勉强上了,也融不了多少资。而等股市走牛上,不就能多融资吗?把文柴资产捆绑进去盘子做大,还不一举融资几十亿啊?

  赵安邦觉得杨柳分析得对,很想当场表态,把宁川路机划拨给杨柳的北重,将来市场好了和文柴捆绑上市。可因着王副省长在那里反对,怕王副省长面子下不来,便不说话,只用欣赏的目光看着杨柳。

  王副省长仍是反对,杨柳,宁川路机的事别说了,交通厅不会答应,我另提个建议吧:把省林业局的林业机械厂划给你们好不好?

  杨柳说,好啊,王省长!可宁川路机,我们仍然要求划拨过来!

  赵安邦怕杨柳和王副省长闹僵了,笑着插上来,杨柳,你胃口不小嘛,省政府你要不要?我们这座大楼在黄金地段,起码值十几亿!

  周到以为银子又响起来了,马上问,哎,赵省长,是不是省政府要拆迁了?省政府真要拆迁,大楼我们当然要,可以做集团总部……

  杨柳哭笑不得,说,周总,赵省长又涮你了,你可也真敢想!

  赵安邦呵呵大笑起来,笑罢说,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你们提出的要求,我和王省长会认真考虑,很快就会给你们一个答复!可你们也不要急,宁川路机归省交通厅,林业机械厂归林业局,都得协调。

  杨柳和周到走后,王副省长带着满脸的疑惑说,安邦,我听你这话的意思,好象宁川路机也要划给北重?交通厅刘厅长能同意啊?

  赵安邦说,你以为刘厅长也是孙和平啊?他不同意就挪挪窝,换个同意的同志来做交通厅长!这个宁川路机是当年我在宁川做市长时一手搞起来的,交给杨柳和北重我放心!当然,现在的老总李大瑞也不错,我向省委何书记建议一下吧,让他去交通厅,安排副厅长!

  王副省长想了想,这一来,杨柳和北重集团非但没吃亏,反赚了不少便宜!走了北柴,进了文柴,实现了发动机自给;这又要走了宁川路机和林业机械厂,产业链进一步延展了,实际上成了大嬴家啊。

  赵安邦说,我们就该让杨柳成为大赢家,让事实告诉大家,听话的孩子有糖吃,都争做好孩子。孙和平这次没输,也实现了重型机械整装制造的战略构想,但这不等于以后不输。这猴头的猴尾巴不还攥在北重手上么?想要训猴时,我们一声令下,杨柳就会举起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