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不分手的理由渡边淳一昆仑一剑萧瑟超·杀人事件东野圭吾夫君好缠人香弥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上卷 第二十九章

  中国的许多事情透着神秘,让人难以琢磨。有时候,似乎很难吃到嘴的天鹅肉,你有意无意地张了张嘴,偏偏就吃到了,如同做梦一般。有时候,你紧火慢火炖一只鸭子,炖到熟透上桌,鸭子却飞了。简杰克认为,正大重机国有股权受让失手就属于后一种情况。

  为了拿下正大重机,简杰克真是费尽了心机啊。两年之中以合资形式在国内成立了三家控股公司,受让了买买提拉合尔和光明投资的21%股权。既逃避了中国政府的监管,又在事实上成了正大重机仅次于希望汽车和K省国资委的第三大股东。嗣后,他和包尼娜以大股东身份,三次飞K省和汤家和会谈,谈得非常融洽,并借助汤家和,把正大重机底牌摸得更清楚了。如果汤家和不变卦,按此前承诺把K省国资委22%的国有股权转让给DMG,他和DMG就拥有了正大重机43%的控股权。控股这么一个价值低估的中国腹地的优质企业,他和DMG付出的价格不过十五亿人民币,几年后转手就能卖上百十亿。华尔街分析家们认为,中国重卡机械行业的重要拐点已经出现。为此,他给了汤家和不少好处,万没想到,汤家和把好处吃进肚里,油嘴一抹,不认帐了,让你又气又恨,还无可奈何。DMG和汤家和的交易并不是这一笔,此前还有两笔,真翻了脸对谁都没好处。

  简杰克怎么也弄不明白,汤家和为啥在最后时刻变卦了?此公说的理由很荒唐,竟是那位任延安和正大重机坚决不同意。任延安算啥东西?不就是一个副厅级国企官员吗?撤掉他,换上一个听话的官不就完了?共产党不是讲组织纪律性么?一个副省长怎么就管不了一个副厅级呢?还有没有组织纪律性了?简杰克认为,这是托词,唯一的可能是,孙和平和北柴股份私下承诺给了汤家和或汤氏家族更多的好处和实惠。对此你还不好去问,按潜规则送好处又不能搞招投标。

  在这一过程中,他和DMG也犯了个错误,就是忽略了任延安的作用。这位K省的宝贝对DMG的控股充满敌意,宁要JOP也不要DMG。简杰克判断,后来股市上发生的希望汽车股权争夺战,估计也是任延安泄露的消息,让孙和平获得了两条战线的主动出击机会。

  但是,孙和平和北柴股份的日子也不好过。这只恶狼和北重集团已彻底闹翻。香港传过来的消息说,北重即将取消北柴的常年发动机订单,一份针对北柴的重要价值分析报告也许将在近期公开发表。北柴在香港市场的股价结束了阶段性上升,开始小幅回落。更重要的是,北重为了防止北柴股份控股正大重机,抢在DMG前面,以闪电速度拿到了希望汽车八千二百万国有股权。简杰克认为,北重的这场闪电战应该不是针对他和DMG的,他现在还是他们北方重工的独董呢。

  这八千二百万希望汽车的股权意义太重大了,虽说不多,却起着四两压千斤的作用。给了孙和平,孙和平将加强控股地位,正大重机也将由北柴股份控股,他和DMG就完败了,两年心血白费。而给了他,则DMG及一致行动人将赶走孙和平,获得希望汽车控股权,正大重机也将由DMG控股,他就是完胜。北重和杨柳会向谁转让这笔股权呢?北柴股份肯定没戏,倒是他和DMG,如果出价足够高,还是有可能拿到的,当然,这势必大幅提高控股成本,但是非常值得。

  于是,在丧失了K省的机遇后,简杰克立即掉转方向,猎犬似的嗅着那八千二百万希望汽车股权的气味,紧急飞赴汉江。一路上紧张地设想着该如何说服杨柳,使之同意和他进行这笔伟大的交易。

  没想到,在王小飞陪同下,赶到杨柳办公室会谈时,杨柳没等他谈股权,倒先说起了他的独董任职。尽管口气温和,但让他辞职的意图明确。杨柳指出,他和DMG以及一致行动人现在既有正大重机股权,又有希望汽车股权,事实上成了北重对手公司的重要股东,已很难保证独立立场了,根据相关规定,自然失去了独董的任职资格……

  当然,杨柳笑着说,简先生如果能退出上述两家关系公司,我们仍可履约继续聘请您担任北方重工的独董,如何选择,悉听尊便。

  简杰克有些意外,略一沉思,回答说,杨董,王董,我没想到北柴股份会从北重独立出去,使我和DMG因拥有希望汽车股权而成了关系公司股东。还要说明的是,受让正大重机股权的不是DMG,只是DMG下属子公司。但你们今天既然提醒了我,那我就辞职吧!

  王小飞解释说,简先生,你别多想啊,我们这么做并不是因为股改要投票了,也不是受了《人民证券》和中小流通股东的压力……

  这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这时候让他从北方重工辞职,不为股改投票为了啥?就因为他旗帜鲜明地提出支付对价不符合国际惯例,会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就被歪曲成了什么股改麻烦制造者,网上喊杀声一片。那位蚂蚁先生还要和他论战,《人民证券》一个叫于文发的总编都把电话打到K省去了。他没理睬,明确回答说,他既没这个时间,也没这兴趣。但今天王小飞既然提出了这个话题,他还得说两句。

  于是便说,杨董,王董,你们还真不能轻易向中小流通股东让步呢!蚂蚁的文章和《人民证券》上的评论员文章我都看到了,完全是民粹主义的喧哗和躁动嘛!既不符合国际惯例,也不符合资本市场的规则。从股改一开始我就说过,中国政府支付对价的政策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看看,市场也没因此好转嘛,我预计会跌破400点……

  杨柳笑问,简杰克先生,你是否很希望中国股市跌到400点呢?

  简杰克摆了摆手,哎,杨董,这不是希望与否的问题,是客观事实。违背国际惯例和市场规则就会受到惩罚嘛!我坚定地看400点!

  杨柳仍在笑,真到400点的话,中国股市还要跌60%,你简先生和DMG可就有大机会了,可我认为不会!

  简杰克接过话题,呵呵笑着说,杨董啊,现在不是我们,而是你和北重集团来大机会了,你手上的国有资产有了大幅增值的好机会。

  杨柳怔了一下,哦,简先生,你和DMG会给我们带来这种机会?

  王小飞也很奇怪,简先生,摩生财团准备高价收购北重集团了?

  简杰克耸耸肩,NO,是笔有很大利润的小生意,我是指希望汽车八千二百万股权。杨董,我得实话实说,您的闪电战打乱了我的部署,如果你们晚两天飞广东,这笔股权也许就在我们DMG手上了。

  杨柳说,是吗?这我可没想到,我们是无意中谈成了这笔生意。

  简杰克道,您和北重无意也好,有心也罢,都造成了一个无法改变的重要事实,所以今天我和DMG拟以每股十元的价格向您收购。

  王小飞乐了,每股十元?八千二百万股可就是八亿两千万了?

  杨柳没动声色,对王小飞说,王董,你别大惊小怪,它就值这个价!简先生聪明啊,要借我们这笔股权赢得对正大重机的控股权。

  简杰克禁不住鼓起了掌,OK!我唯一要说明的是,这是一笔双赢的买卖。我赢得了控股权,你们在获取巨额利润的同时,粉碎了北柴股份的独立梦想。试想一下,孙和平在失去了希望汽车和正大重机控股权后,还会有那个新的整装集团吗?在这里,我可以代表DMG承诺:如果这笔伟大的交易成立,DMG旗下的正大重机将不会给北柴一台发动机订单,北柴的选择只能是死亡,或者向你们认输投降。

  王小飞似乎有所动心,看着杨柳说,杨董,好像有点意思啊!

  杨柳淡然一笑,这对简先生有点意思,对我们没多大的意思!

  简杰克没想到杨柳会是这种反应,忙问,杨董,难道你不希望孙和平和北柴重回北重集团吗?这笔交易的最大意义就在这里嘛!

  杨柳道,但两个国有控股企业会因此落到外人之手,这是我不愿看到的。对不起,简先生,我得实话实说,我说的外人是指你们。对孙和平的怨愤,还远没使我达到丧失基本立场和理智的程度,况且我还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不希望哪一天也落得和孙和平同样的命运。

  简杰克苦笑不已,杨董,我真没想到你会这么狭隘,在世界经济一体化,中国已加入WTO的情况下,还这么守旧!资本没国界,也不具有民族属性。它在这个日益开放的世界上四处流动,哪里有价值洼地就流向哪里,谁给它带来最大的利润它就和谁结盟,这很正常。

  杨柳应道,对,对,简先生,这话我赞成。瞧,我不是那么狭隘守旧吧?可我的问题是:现在的价值洼地在哪里?在中国嘛,你简先生看到了,难道我们就没看到吗?你和DMG想在这种市道低迷的时候大量吃进中国廉价资产,我们就不想吃进吗?实话告诉你,就算不考虑我这八千二百万股希望汽车的战略控股意义,它本身的市场价值就不止八个亿啊,在资本市场恢复后也许将是几十个亿,您说呢?

  简杰克夸张地大笑说,杨董,您是不是对未来市场太乐观了?

  杨柳点点头,是的,我很乐观,我不相信一个正在崛起的东方大国的资本市场会永远这么低迷,也许这已是黎明前的最后黑暗了。您说的这笔伟大交易恐怕不能成立啊,我不会在黎明前接受黑暗价嘛。

  简杰克心里凉了半截,却仍镇定地坚持着,杨董,那请您报个价。

  杨柳笑道,简先生,我们对未来市场的认识截然不同,您非常坚定地看400点,我倒是看到了4000点,我还有必要报价吗?免了吧!

  简杰克想想也是,杨柳如果真报出二三十亿的天价,他和DMG是无法接受的。而且杨柳似乎无意向谁转让这笔具有战略意义的股权。于是又回到老话题上,杨董,您的真不想让孙和平重回集团吗?

  杨柳平淡地道,他回不来了,就算失去正大重机,没有新整装集团了,他也不会回来的。有些情况您可能不清楚:北柴股份国有控股权只占24%,华尔街和香港四家财团的持股量合计已是43%。如果我真用手上这八千二百万股权成全了你和DMG,孙和平会摇身一变,成为海外大股东提名的董事长,北柴股份也将不再是国有控股公司了。

  这番话把简杰克说楞了。杨柳的判断没错,这不是不可能的。

  杨柳继续说,其实,简先生,相同的股权转让要求,孙和平也找我提过,甚至找到省长那里,我的回答也是NO。至于将来会不会转让?转让给谁?我们目前没考虑。哦,对了,简先生,有件事我正要和你说,孙和平向我透露:希望汽车的股改,他一股不愿送。我告诉他,我们主张送,而且尽可能多送,进一步摊薄北柴股份的股权嘛!

  摊薄北柴股份的股权,不也摊他们DMG的股权吗?简杰克忙摆手,NO,这我反对!这不符合美国法律,我没法向投资人做交待!

  王小飞插上来说,简先生,可您和DMG现在毕竟是在中国投资嘛,就得执行中国政府的相关规定,你不送股,股改就没法通过。我们北方重工十送三点二估计都难通过,这阵子我和杨董正犯愁呢!

  简杰克耸耸肩,我不犯愁,你们也别犯愁,让孙和平去愁吧!

  这笔设想中的交易没有完成。想想也在情理之中,不能让孙和平和北柴股份重回北重集团,杨柳实无交易的必要。希望汽车和正大重机落到DMG手里和落到北柴股份手里有啥区别?还不都是北重集团的市场竞争对手吗?站在杨柳的角度,从战略意义上来说,这笔以小搏大的股权还的确不能转让,它是条鞭子,能在必要时给对手以教训。

  没想到,三天后,孙和平和北柴股份总经理田野一行赶到上海DMG总部拜望他了,孙和平在电话里说,他带来的将是和平与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