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泼辣蛮女白双《别动我的初恋1》试阅读佚名谜样猫女人藤萍绝命谷高庸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下卷 第四十节

  当巨大的胡萝卜在眼前不断晃动、唾手可得时,刘必定怎能不动心呢?孙和平尽管混账,可毕竟能给他三亿元资金的无偿使用权。如果运气够好,在这大牛市里三个亿就可能变成六个亿。他为此付出的代价仅仅是到K省跑一趟,和汤家和喝喝酒泡泡妞,进行一次身心愉快的周末休假而已。孙和平既然愿意出五千万元,此事必成无疑,老汤咋着也得给他这个面子。他进去四年,咬紧牙关死不交待老汤,老汤心里不会没数。所以,他给老汤一打电话,老汤就让他快飞过去,说要给他隆重接风,给他补补这四年在监狱亏掉的元气,还再送他一妞。

  于是,一次愉快的周末度假开始了。周六睡到中午,赶下午三点多的飞机,于五点左右飞到了K省,一位老汤最新收服的也不知是第多少号美丽小蜜举着牌子在机场接他。这位小蜜自我介绍叫张曼丽,说汤省长目标太大,不方便亲自来接,就让她来接了。还说,汤省长的老婆孩子今年都移民加拿大了,她现在是汤省长的生活秘书。

  这位张曼丽真他妈的漂亮。身材修长高挑,胸大臀圆,皮肤细腻得像羊脂玉。刘必定坐到车上,就想伸手摸摸这小蜜高隆的美胸,以验证一下这胸的真假。如今假货流行,人造美女很多,当刘总时让他上过不少次当。穿着衣服看不错,衣服一脱,惨不忍睹。张曼丽会惨不忍睹么?从深深的乳沟上看,应是真货。却也说不定,没准用硅胶隆了胸。心里如此这般地进行科学分析,最终却忍着没去摸,直到车进老汤的窝点永福会馆都没摸。这倒不是怕老汤生气,刘必定觉得自己刚出狱,不能表现得急吼吼的。其实,他和老汤在这种事上是很随便的,有一阵子还搞过情人交换哩!二人私下里谈论时一致认为:女人长个就是让去男人日的,都不去日,也是一种资源上的浪费。

  到了会馆,张曼丽按汤家和的交代,去安排晚上的接风宴会,汤家和就指着张曼丽的倩影笑问,老弟啊,这位张曼丽还有点意思吧?

  刘必定很兴奋,说,太有意思了!汤省长,你眼光就是不俗!

  汤家和笑道,曼丽在床上就更不俗了,你既看上了,就送你了!

  刘必定一阵狂喜,你没开玩笑吧?哎,这是不是你要送我的妞?

  汤家和说,是啊,咱们谁跟谁?你老弟四年牢坐得不容易啊,老哥我说啥也得给你补补嘛!再说,你又离了婚,也得有个女人照顾!

  刘必定道,可张曼丽一见我就说,她现在是您的生活秘书……

  汤家和说:我的就是你的,好东西要分享嘛!不过,你可得小心点儿啊,她床上床下可会折腾了,净他妈新花样,也不知你能不能适应?

  刘必定说,我不怕她花样翻新会折腾,还就怕她不会折腾呢。

  汤家和道,好,好,那你们正是一对了。你试后觉得合适,就带到汉江去吧。我下月就到加拿大和你嫂子团聚去了,不能带她过去。

  刘必定马上明白了,老朋友要溜,孙和平和北柴集团的事不快办掉就来不及了,便说,汤省长,张曼丽我当然想带走,我是离婚的单身汉,总得有个女人照顾,但生活上也得有个着落。所以我就想……

  汤家和打断了刘必定的话头,必定,这事不用你想,我已替你想了。我准备好了二百万现金,划你卡上让你带走。张曼丽那里呢,我送了她一台车,还有一套别墅,把别墅和车卖了,也能值几百万。

  刘必定真感动,这才叫朋友,哪像孙和平?口口声声帮忙,实则是利用他,说好听点儿也是做交易。但有利的交易还得做,于是,便恳切地说,汤省长,你这么义气,为我着想,我真欣慰。可这二百万我不能要!你和嫂子在国外还不知会碰到啥情况呢,还是自己留着吧!

  汤家和不高兴了,必定,瞧不起你哥是不是?哥叫你拿着你就拿着!总不能你有钱时老给你哥送钱花,你有困难了却不让哥帮一把!

  刘必定便也改了口,哥,我不要钱,但要哥帮忙,让弟挣把钱!

  汤家和手一挥,那你说,就是到天上摘月亮我也帮你,朋友嘛!

  刘必定这才说起了北柴正大重机老厂区土地补交三亿八千万元地款的事,明说了,五千万解决,不管补交多少,余下都是省长哥的。

  汤家和听罢,沉默了半天,叹息说,这事不好办啊!孙和平不也是你朋友么?他跑来找过我,我没敢答应。必定,你是不知道啊,正大重机一帮老员工正闹事,四处上访,表面上是对着任延安,实际上是搞我!我兼了这么多年国资委主任,内部也有人坏我的事。我没法子啊,也只能公事公办了。还是照顾了北柴一下,按说得补六个亿。

  刘必定明白了,孙和平判断错了,这一回汤家和不是想要钱,是怕出事,汤家和追究不放,也是做戏,以显示他在为国有资产负责。

  汤家和又低声说,必定,你嘴严,咱们又是过命的朋友,哥和你实话实说,我们省的老大刚下来,中央新派了个省委书记过来,可能要收拾我们。所以哥随时准备出去,发现苗头不对,立马得走人啊!

  刘必定坚持说,哥,既然这样,那你何不把我这事办了再走呢?

  汤家和想了想,松口了,那你回去告诉孙和平,让他给我打个报告吧!强调当年的地价和拆迁安置的费用,要求照顾,补交三千万。

  刘必定连连道,好,好,哥,那两千万我想法给你打到国外去。

  汤家和摇了摇头,打啥打?我还没说完呢!报告送到我这儿,我立即批示,三千万不行,要北柴按五千万交纳,这也能暂时遮掩一下。

  刘必定说,哥,那你图啥呀?白忙活了不说,还担这么大风险!

  汤家和拍了拍刘必定的肩头,这不是为了你老弟吗?!好了,我得去和曼丽谈谈你对她的一见钟情了,争取今晚就完成这块美丽资源的交接!哦,对了,必定,你可记住,你是从美国海归回来的大款!

  刘必定迟疑说,哥,这不太好吧?她日后要是知道了真相……

  汤家和没当回事,她知道真相时,我已在加拿大了。再说,没准儿你也受不了她,你是没见过她房里那些新奇玩意儿,够刺激也够你受的。

  刘必定说,够刺激好啊,现在都审美疲劳了!没点刺激哪有劲?

  汤家和快乐地说,好,好,那你就陪她好好玩吧!我就是不去加拿大也得撤退了,妈的,到底是老了,一玩大半夜的,真受不了啊!

  说罢,汤家和出去了。刘必定便利用这机会给孙和平打了个电话,让孙和平赶快往汉江证券他妹妹的账上打钱,说是他现在就在K省,刚和汤家和谈完,事情已经办成了,还把具体操作方法说了说。

  孙和平很意外,也很吃惊,必定,这么大的事,你转眼就摆平了?

  刘必定说,这算啥大事?小事一桩嘛,你们快准备那三个亿吧。

  孙和平连连道,好,好,我马上安排。又问,老汤真不要钱啊?

  刘必定说,老汤不会向我要钱,你们快按我说的做吧。如果迟疑拖延,事情可能就会起变化。他没敢说汤家和随时可能开溜,只说,汤省长还有一个月就要退休了,他真退了,我面子再大也办不下来了。

  放下电话,刘必定没啥心思了,又专心去想张曼丽。正想着,汤家和引着张曼丽进来了,笑着说,刘总,刚才我和曼丽谈了,曼丽很高兴做你回国创业的助手,这接风酒便又多了层意思,为你们俩祝贺!又对张曼丽说,刘总敢欺负你,就给我打电话,我来教训他!

  张曼丽脸上似有泪痕,强笑着说,我相信刘总不会欺负我的。

  刘必定道,曼丽,你先跟我到汉江看看吧,不满意再回来嘛!

  张曼丽说,就是不满意,我也不回来了!说罢,不无哀怨地看了汤家和一眼,挽起刘必定的手,走,我们过去吧,宴席已准备好了!

  有关张曼丽的交接就此完成,这美人属于他了,做梦似的。老汤也很满意,既拿张曼丽送了人情,又甩了包袱,随时能轻松走人。因此,老汤在宴会上谈笑风生,净开玩笑,像似此前从不认识张曼丽。

  宴会结束后,张曼丽开着自己的小宝马把刘必定带回了家。这就给刘必定带来了一种怪怪的感觉,好像不是他接收了张曼丽,而是张曼丽接收了他。张曼丽挺坦诚,把和汤家和的事全说了,道是与汤家和啥都玩过,就是没干成过,——刘总,说出来你也许不信,作为男人,老汤实际上是废了,吃了伟哥都没用。刘必定笑道,所以你才把我接收了。张曼丽也笑,谦虚啥,互相接收吧,老汤也算干了件好事。

  老汤为张曼丽买的房是高档住宅区湖滨花园的一座别墅。虽说是别墅,却小得可怜,楼下一个客厅一间房。楼上一间客房,一个带套间的主卧室,总面积也就是一百五六十平方米的样子。刘必定一上楼就注意到,主卧室是个亮点,室内装修和摆设,透着肉欲的灿烂和嚣张。几组男女SM雕塑小品十分醒目,灯光性感暧昧,让他有一种想立即脱裤子的感觉。洗澡间很大,放着一只双人浴缸,浴缸上方挂着台电视机,电视机下是个推车式移动小酒柜,酒柜里放着几种洋酒。

  刘必定站在卧室,四处打量着,眼睛在SM雕塑小品上停留了许久,说,曼丽,你很注重夜生活嘛。张曼丽嫣然一笑,还没让你看到最核心的呢!说罢,上前打开了套间的门,手往套间里一指,喏,这是我的游戏室,说说看,喜欢吗?刘必定一看,眼都直了:小房间里挂满了各色性感的小衣小裤吊袜带和游戏装,还有玩具手铐、皮鞭啥的。

  在机场见面就萌发的冲动,这时适时爆发了。刘必定一把搂住张曼丽亲吻着,手伸到了张曼丽内衣里,又摸又掐,心急火燎想上。张曼丽却不依从,又是推又是挣,嘴上还嚷,你这人咋这么没情趣?刘必定欲火烧身,哪还顾得上啥情趣?近乎强xx似的,把张曼丽强行按倒在地毯上,裙子往上一撩,一把扯破了她身下的透明小短裤……

  然而,让刘必定十分遗憾的是,在关键时刻,自己干活的家伙却软得令人沮丧,——在北柴办事处还飞了几分钟呢,现在竟不行了!

  张曼丽从地上爬起来,笑了,刘总,不逞能了吧?不过,你不是老汤,本小姐一定好好开发你!你先到楼下浴室去洗洗,回头上来!

  刘必定不无惭愧地下了楼,洗过澡后,围着浴巾又来见张曼丽。

  这时,张曼丽成了一个淫荡性感的女郎,一身红色乳胶皮衣,该露的地方不露,不该露的地方全露着。尤其让刘必定满意的是,红色乳胶上衣的两个洞里露出的雪白Rx房货真价实。正贪婪地看着,张曼丽的腿向他身下一伸,把浴巾撩去了,让他软绵绵的家伙原形毕露。

  张曼丽这才说,刘总,我喜欢做女王,你愿意做我的奴隶么?刘必定浑身酥软说,愿意,愿意,你让我干啥我干啥。张曼丽立即从身后拿出一副准备好的男用贞操带,用裸露的白乳在他身上蹭着,动作熟练地把他的家伙锁了。就在锁的过程中,他的家伙有了复活的意思。

  偏在这时,电话响了。刘必定判断是汤家和,伸手接了电话。

  果然是汤家和。汤家和说,必定老弟,还有个事忘给你说了,我儿子汤强手上有八十万股兴业电通原始股,靠我的关系每股三元买的,上市后起码二三十元,你要不要?你要我就原价转让。刘必定一听就明白,汤家和的老婆儿子已在国外了,自己又随时准备溜,就算上市后股价几十元,也拿不到一分,纪检部门还不追赃给没收了?于是说,哥,亏你想着我,别三元了,我给你四元一股吧,这样将来有人查我也有话说。上市后有大利润,我和你平分。汤家和说,好,那明天就搞个合同。又问,哎,我送给你的这个新老婆会玩吧?小心她把你玩死啊!刘必定说,该死就死吧,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嘛!

  放下电话,张曼丽情绪大减,嚷道,这老汤净给本小姐捣乱!

  刘必定情绪却没完,且被撩拨得强烈极了,此前从未有过,整个身体像座就要爆发的火山,便跪在地上哀求说,女王,求你把鸟放了吧,它还没吃上食呢!张曼丽不睬,抓着他的头发,把他的头按到了自己腿下,过后又坐到他脸上,压得他几乎窒息。奇怪的事就在这当儿发生了,被贞操带锁住的家伙竟前所未有的膨胀起来,张曼丽情绪也被激起了。最终,张曼丽拿出钥匙为他打开了贞操带,放出了属于他的那只饥饿凶狠的鸟,骑坐到他上面,和他很疯狂地做了起来……

  被穿着乳胶皮衣的张曼丽压在身下,刘必定被动享受了一次从未有过的性快感。这种被压抑撩拨后的性快感持久而强烈,不论是在祁小华还是在那些小姐们身上都从未体验过。张曼丽真是为性而生的女妖,既知道把握男人,又知道把握自己,身体配合扭动,吟叫得惊天动地,床上床下翻来覆去,玩了许久,让双方同时达到了高xdx潮。

  这是一次多么成功愉快的周末度假啊,不但孙和平和北柴三亿元资金使用权到手了,还十分意外地拿到了八十万股即将上市的小盘原始股。更有意思的是,汤家和因为要开溜,竟顺手向他转让了张曼丽这么一个美好的性伴侣,他的身体被重新开发了,想想就像做梦一样。

  这真是一个讲效率的时代了,爱情成了遥远浪漫的童话。当年和杨柳对决,追求祁小华,耗了多少时间,磨了多少嘴皮,又花了多少精力啊?可得到了啥?竟然是致命的背叛。现在多好,男女之间就是直截了当的金钱和性的关系。他如果没有钱,不是张曼丽眼中的海归大款,只怕这次汤家和的友情转让不会这么成功。当然,张曼丽早晚会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可他才不怕呢。他的霉运已结束了,一个伟大的新时期开始了,他既然有过惨败的经验,就会守住未来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