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紫薇变狗尾续金冷情九少楼采凝锁情卷藤萍总裁没地位浅草茉莉小紫荆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下卷 第四十一节

  孙和平几乎被任延安逼疯了。他忙得焦头烂额,一再要任延安别到平州来,老家伙就是不听,周六夜里还就从K省飞到了平州,赖在集团总部的副董事长办公室等他接见。他哪儿有时间接见?今天是周日,约好和裴小军在省城汉江宾馆会谈的。这次会谈非常重要,关乎北柴和北重两大集团未来的微妙关系。裴小军现在不是平州副市长了,是北重集团的老总,偏又出身北柴,对他和田野以及公司内部情况这么了解,最后一天还知道了许多核心秘密,不好好谈,他岂不是自讨苦吃?还有正大花园城补交地款的事,别管刘必定使啥魔法降服了汤家和,反正是用五千万元摆平了,他就得赶快布置把这事了掉,首先得给刘必定落实承诺的那三个亿。刘必定昨天电话里是话中有话的,这三个亿不到账,地款很可能从三亿八千万元变成六个亿。更不巧的是,美国FTOP基金经理人琼斯先生要又来华考察,琼斯希望此行不但考察平州总部和平州发动机制造总厂,还要到广东和K省实地看一看两个重卡机械的整装制造厂,行程一旦确定,接待的准备工作也得安排了。琼斯和FTOP可是来自华尔街啊,一旦华尔街做出积极评估,必将影响欧洲和香港市场,股价正上冲的北柴集团就有了后劲。

  任延安偏在这时候捣乱!你老家伙不是一般员工,是集团副董事长兼正大重机制造公司的总经理啊,咋能这么意气用事呢?接到刘必定报喜电话后,他忍着气,回了个电话给任延安,告诉他事情已基本解决了,让任延安赶快回K省。任延安还是不听,说不光补交地款这一件事,还有其它重要的事必须汇报。孙和平也是气极了,在电话里脱口而出说,老任,不行你就辞职吧,我和董事会马上批!任延安也硬了起来,说,就算辞职,你孙和平也得见我一次,让我说说话!

  从平州一路赶往省城去和裴小军会谈时,孙和平气呼呼地对随车同行的田野说,田总,老任真是太不顾大局了!我看干脆就让这老家伙马上滚蛋吧!提前半年执行咱们的既定方针,让简杰克的DMG团队入驻正大重机。其他不愿辞职的高管,分散安排到平州和广东。

  田野说,这我不反对,你看希望汽车让DMG拾掇得多好?原来不如正大,现在比正大强多了,海外市场一大半份额来自DMG。又说,正大重机七八个高管都发财了,据我所知,真有几个想辞职哩!

  孙和平马上问,哦,都是谁?这些高管是不是受了老任的影响?

  田野说,这倒不是,孙董,我最近让下面了解了一下,主要原因是咱股票涨得太好了,不辞职大家就没法卖股票,这是有规定的。另外,也怕那帮四处上访的老员工真闹出啥麻烦,影响他们的利益。

  孙和平哼了一声,没出息!老员工能闹出啥结果?哪家企业会让不在岗的员工持股?又说起了正事,田总,正大花园城地的事得立即办,你准备一下,周一飞K省,给汤家和送报告交款,等汤家和批示,然后再去交款。就是我和你说过的那些程序,不办完就别回来。

  田野迟疑说,那平州老营咋办?下周还有几个生产经营的会……

  孙和平没当回事,都往后推推吧!又想了起来,哦,对了,你去K省前,给我安排三个亿打到汉江证券账上,周一当天必须到……

  田野咂了一下嘴,这个……当天肯定到不了,最快也得两三天。

  孙和平很霸道,这我不管!田总,不行你打电话给财务部,让他们马上去银行,开着卡车去,用卡车给我把这三个亿拖到汉江证券!

  田野笑了,孙董,你讲不讲理啊?你干脆让我带人去抢银行吧!

  孙和平没心思开玩笑,田总,情况你不是不知道,股市行情这么好,刘必定等这三个亿买股票,咱误了他的事,他还给咱帮忙啊?你当真想到K省国资委去交三亿八千万,甚至五六个亿?不负责啊?

  田野突然想了起来,对了,投资部不在股市上有十几个亿么?就从他们的账上直接划吧,这边划出,那边就到了,一定让刘必定满意。

  孙和平指点着田野直乐,看看,还是有办法吧?刘必定下面就由你对付了,三个亿及时给他,三个月后及时收回,走账上还不能有任何问题。既要经得起国内的财务审计,又得经得起国际财务审计。有没有困难呢?当然有,但是办法总比困难多,党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田野将拳头举到额前,装腔作势宣誓说,我向党保证,坚决完成任务!戏刚演完,眼皮一翻,又有了新主意,哎,孙董,咱为啥只给刘必定三个亿呢?就不能给他五个亿甚至十个亿吗?反正账上有钱!

  孙和平吓了一大跳,什么,什么?田野,你想卖国投敌是不是?

  田野说,恰恰相反,我是为国分忧,忠心报国!孙董,为了高价增发,你不是一直想把股价做上去么?可又不能自己拉抬,咱们的投资部只能做贼似的四处分仓悄悄搞,又累又做不好,倒不如趁机让刘必定根据咱们的意思大干一场了。刘必定本来就是坐庄起家的嘛……

  孙和平略一沉思,继而哈哈大笑起来,死劲拍着田野的肩头,田总啊,我总算把你培养调教出来了,比你师傅我还技高一筹!好,这主意好,股改后最大的庄家不是基金了,是我们!这样吧,那三个亿照样给刘必定,遵守承诺。另外呢,再拨五个亿给他,让他根据我们的指令操作,这事我和他再谈,你们先进行第一步,周一划三个亿……

  说到这里,汉江宾馆到了,孙和平和田野下了车,找到约定的威尼斯厅。推开门一看,前平州副市长、现北重集团总裁裴小军已坐在对门的欧式沙发上等着他们了。见他们到了,裴小军满面笑容站了起来,哎呀,孙老师、田总,你们真给我面子啊,只让我等了一个多小时。孙和平急走两步,热情地和裴小军握手,开口又是一个谎,抱歉,抱歉,小裴市长,高速公路上出了车祸,堵了有一小时!田野也说,就是,进城也堵车,把孙董和我都急死了!裴市长,您还好吧?

  裴小军说,你们别裴市长了,我现在是裴总,今天是国共谈判。

  孙和平道,啥国共谈判啊?小裴市长,要我说你还是我们的人!

  裴小军说,我咋是你们的人?上法庭和你们打官司的就是我。说着,到桌边坐下了,孙老师,田总,你们都请坐吧,咱们边吃边谈。

  孙和平和田野一左一右,在裴小军两旁坐下了。裴小军让服务员回避,自己亲自拿起一瓶茅台,给他们倒酒。酒杯很大,是一两杯。

  孙和平知道裴小军酒量大,自己和田野不是对手,又及时记起了刚刚发生过的那场重大泄密事件,怕自己和田野再酒后失言,上裴小军的当,便苦着脸推辞说,小裴市长,咱们今天是不是能换红酒或啤酒呢?不好意思,我这几天正闹肚子,胃也不舒服,医生让我别喝。

  田野也说,裴市长,我更喝不了,最近酒精过敏,啥酒都不能喝。

  裴小军不依不饶,孙老师,胃不好就是胃缺酒啊,白酒就治拉肚子,你喝啤酒拉得更凶。又对田野说,田总,你要酒精过敏,我就酒精中毒了!我哪次到北柴不是你陪酒?啥时少喝了?哦,见我不当副市长了,到北重做了个穷老总,既拿不到高薪,又没期权,你们两个亿万大款就看不起兄弟我了?你们要真不喝,这两瓶酒我立即砸了!

  这还有啥可说的?喝吧。真不喝,裴小军没准儿真会把两瓶酒当他们的面摔了。裴小军是什么人?裴一弘的儿子啊,就算做了北重的老总,也不能像对付杨柳似的不给他面子。况且,裴小军这次请他们也是好意,电话里就说了,是想协调两家的关系。于是,孙和平向田野使了个眼色,说,好,小裴市长,那我和田总今天就舍命陪君子了!

  裴小军笑了,这就对了嘛,不能总是我喝你们的酒,来而不往非礼也,也得让我请你们一次了!按平州的老规矩来吧,都端起来,先干三杯,三杯后自由活动。说罢,裴小军率先把自己一大杯酒喝了。

  孙和平和田野只得捏着鼻子喝了,刚喝完,裴小军又起身准备倒酒。田野还算有眼色,忙夺过酒瓶,裴市长,让我来,让我来吧!

  田野倒酒时,裴小军带着开玩笑的口气再次重申,田总,孙老师,你们别再叫我裴市长了,这么叫会让我犯糊涂啊,还以为自己是你们的人呢。你们喝多了也会糊涂的,没准儿又要抢着向我坦白交待。

  孙和平改了口,笑道,裴总,你也真绝,那天故意耍我们吧?

  裴小军表情严肃,不是,当时省委的任命没宣布,我不能和你们说。而二分厂老厂房保护的事我又放心不下,非到你们那儿去不可。许多事我不让你们说,你们非说,我最后是被你们逼急了才摊牌的。说罢,又举起了杯,来吧,第二杯,我先干为敬了,说着,一口喝了。

  三大杯酒下肚,孙和平有些晕乎了,话也多了起来,裴总,你到北重集团做总裁可太好了,里应外合是笑谈,可起码两家不会恶打了!

  裴小军说,我今天请你们来就是这个意思。本来还想把杨柳同志一起请来,可反复想了半天,觉得不好,怕你和杨柳情绪化,把好事搞砸了。吃着菜,又说,孙老师,田总,我是这样想的,首先双方撤诉,分家后的遗留问题协商解决。欠你们的两个多亿,我们还;你们呢?也得履行过去的合同义务,为北柴产发动机继续提供修配支持。

  孙和平说,可以,可以,不是被逼得没办法,谁愿打官司啊!

  田野很及时地问道,那你们这两个亿啥时还啊?能马上还吗?

  裴小军说,我是这样想的,现在和你们商量:分三年还清,为啥要分三年呢?因为这批老发动机余下的最长保修期是三年,如果你们违反承诺,我们就会用这笔钱去替你们履行义务,双方要有制约嘛。

  孙和平觉得合情合理,可仍想占些便宜,裴总,你对我们也太不信任了吧?有你的面子,我们能不守承诺么?还是把钱都先还了吧!

  裴小军摇了摇头,这不是谁的面子问题,三年内我如果调走了呢?合同就是合同,双方同意了,达成了一致意见,就得共同遵守。

  孙和平做出一副很义气的样子,手一挥,好,那就这么定了!

  裴小军又说,还有第二件事,王小飞跳槽。你们和我说时,我还是平州副市长,可我现在是北重的总裁,不能容忍王小飞带着客户资源到你们那儿去做销售总监。这我倒希望你们看我的面子了——看在我做平州副市长期间给你们摇旗呐喊的分儿上,停止这种猎头行动。

  这回孙和平不干了,叫道,哎,裴总,对我们有利的事,你不讲什么面子,只谈合同。对你们有利的事,你又要我们讲你的面子,这不公道吧?再说王小飞跳槽也不是我的猎头行动,是他自己要过来!

  裴小军说,孙老师,如果真这样,那算我误会了。但我希望你和北柴先不要给王小飞任何承诺,帮我个忙,给我十天的时间。如果十天后王小飞还是要到你们北柴,我既不拦他,也不怪你们。说罢,他恳切地端起一大杯酒,如果你们愿帮我一把,我就隆重地敬你们一杯!

  孙和平看了看田野,田野却把眼光移向了别处,不予表态。

  裴小军又逼了一步,孙老师,你当真连这点儿面子都不给我了?

  孙和平被逼无奈,只得说,好,裴总,我就给你十天时间吧!

  裴小军捧着酒杯,一声动情的叹息,孙老师啊孙老师,我可是跟你在北柴最困难时一起奋斗过的啊!后来虽说读研去了,可听说厂内师傅们日子过不下去,你和刘必定要到平州银行弄贷款来发工资,你一个电话打给我,我就专门从汉江大学跑回来,打出我父亲的旗号给你帮忙,还请刘行长喝酒。现在,唉,不能提了,这感情只值十天!

  这番有情有义的话,让孙和平一下子记起了当年艰难的岁月和裴小军的贡献,加上酒喝多了,便冲动地站起来,裴总,你别说了,王小飞我们不要了!只要你在北重做一天总裁,我们就不打王小飞的主意!来,小裴市长,不,裴总,让我们为当年,也为裴书记干一杯!

  裴小军痛快地把酒一饮而尽,孙老师,谢谢你,太谢谢你了,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种薄恩寡义的人……

  田野虽说喝得也不少,但头脑仍很清醒。这时,他在桌下踢了孙和平一脚,说,裴总,孙董既然说了,我们可以不要王小飞,但他可以去其它同类公司啊,甚至去JOP,JOP正委托猎头公司四处搜人呢!

  孙和平马上明白了,立即改了口,这倒也是啊,如果真让王小飞去了JOP,那还不如就到我们北柴呢,北柴毕竟是中国的民族企业。

  裴小军说,根据我和小飞初步接触的情况看,除了你们北柴,他哪儿也不会去的。孙老师今天一言落地,我就放心了!来,喝酒……

  这场酒喝得真叫昏天黑地,不知不觉中两瓶茅台竟全下去了,三个人平均每人喝了六七两。回去的路上,孙和平多少有所醒悟,对田野说,我们是不是有卖国投敌的嫌疑啊?田野说,哎,没有把门的啊,就是你!你喝得不当家了,把王小飞和他手上的客户资源一脚踢了,永远不要了,还说呢!孙和平心里很惭愧,嘴上仍是硬,我说归说,以后该咋干还咋干嘛!再说,又没有文字材料证明,我可以不承认。田野说,你当真就敢啊?裴小军可不是杨柳,裴小军是谁的儿子?孙和平烦了,连连摆手,别说了,别说了,就算上当,裴小军这一当我也认了!田野见他真生气了,才识趣地闭了嘴,眯眼在车上打起了盹。

  车到北郊办事处小楼门前,他和田野一下车,办事处主任仲秋就在楼里看见了,一溜小跑迎过来,口气急切地汇报说,哎呀,孙董,田总,你们可回来了!平州钢铁的顾总来了,说是和你们事先约好的。

  孙和平一拍脑袋,这才骤然想起,下午还有一场重要会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