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劈腿情妇颜依依武林帝王奇儒红豆饼女孩七巧超妖孽纸箱男友米米拉夜遁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下卷 第四十二节

  晚上六点多钟,门铃响了,裴小军的面孔出现在门卫系统的视屏上。赵安邦的夫人刘艳一见就乐了,对正吃饭的赵安邦说,哎,裴小军来了。赵安邦继续吃着,这混小子,倒会赶时候啊,让他进来吧!

  片刻,裴小军进来了。进门就说,哟,赵叔叔,刘阿姨,这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正好开饭啊!说着,在餐桌前一屁股坐下了。刘艳笑着,手往裴小军额头上一戳,你这孩子,过来也不打个招呼。等着,我再给你搞两个菜,和你赵叔叔喝两杯。裴小军忙阻止,哎,刘阿姨,你千万别搞,我就想喝点粥。赵安邦这时已闻到了裴小军身上的浓烈酒气,便也学着裴小军的口吻说,刘阿姨,你歇歇吧,人家裴总喝得不少了,要你瞎忙啥?你就是炒龙蛋给他吃,他也不会给你付饭钱。说罢,用筷头指指酒柜,裴总,没喝够继续喝,那里有,想喝粥自己到厨房盛!裴小军笑道,好,好,我喝粥。说着,盛粥去了。

  刘艳有点儿奇怪,安邦,小军不是平州副市长吗?咋又裴总了?赵安邦开玩笑说,哦,刘局长,这事还没来得及向你汇报,刚动的,现在小军是北重集团总裁了。刘艳挺高兴,安邦,我早就说小军这孩子不错,稳重、聪明又有能力,最像老裴,看看,又进步了吧?三十八岁就正厅了。裴小军端着一大碗小米粥过来了,这还不都是赵叔叔偏爱培养的结果嘛,比我能力强的人多着呢!是不是,赵叔叔?赵安邦说,你知道就好,培养你的也不是我,是各级组织,你少在外面胡说八道。裴小军直乐,这不是在家里么!喝着粥,又说,其实,最培养我的还是刘阿姨,有啥好吃的刘阿姨都给我留着,把我培养得浑身是肉。刘艳格格笑着,伸手给了裴小军一巴掌,你这孩子,是夸我还是怨我?是不是想让我给你出钱减肥?你少点儿喝酒,多去锻炼身体吧!

  赵安邦这才问,哎,小军,你中午喝了不少吧?在哪儿喝的?

  裴小军半真不假说,赵叔叔,这我可不能和你说。你给我立了规矩的,在家不能和你谈工作,工作上的事都得到你办公室去谈……

  赵安邦脸一唬,筷子往桌上一放,反了你了,喝酒是工作吗?

  裴小军也不喝粥了,争辩说,喝酒咋不是工作?和北柴集团领导同志的工作午餐嘛!赵叔叔,我这可是执行您的指示,要和为贵……

  赵安邦来了兴趣,哦,说说,说说,你们酒一喝,和了没有?咋个和法?小军啊,我和你说过的,我不希望看着他们老这么打架呀!

  裴小军一脸恳切,赵叔叔,那您就破一次例,让我做个汇报?

  赵安邦心情挺好,说,汇报吧,你刚“总”起来嘛,我破次例!

  裴小军乐了,那好,赵叔叔,你让我把粥喝完,喝完正式汇报。

  这时,赵安邦已吃得差不多了,离开餐桌,坐到客厅沙发上,点了支烟抽了起来。刘艳一见,马上嚷嚷,安邦,你别抽烟行吗?看看小军这孩子,我只说了他两次,他就把烟戒了。赵安邦笑着说,算了吧,也就你信他的,我敢保证,小军出了咱家烟照抽不误!刘艳便问裴小军,小军,真像赵叔叔说的那样啊?裴小军滑头得很,既不愿得罪他,也不愿得罪刘艳,答非所问,好喝,刘阿姨,这粥好喝!赵安邦笑了起来,故意说,饭后一支烟也很好啊,是不是,裴总?裴小军没法回避了,话却说得机巧,赵叔叔,您岁数大了,真得少抽烟了。

  这就是裴小军,真像他老子裴一弘,比他哥哥大军强多了。难怪刘艳会看上裴小军,一度还想把小军召上门做女婿。当时他刚和裴一弘搭班子,都住在共和道上,两家只隔着一堵院墙。真像刘艳想的那样,他省长的独女儿嫁给了老裴这省委书记的小儿子,那可是大新闻了。真这样的话,他和老裴以后还咋工作啊?又是啥政治影响啊?赵安邦坚决喝止了刘艳,可这并不能消除刘艳对裴小军的真心喜爱。

  裴一弘调北京时也有个私下托付,希望他这位老伙计、老搭档能帮他多盯着留在汉江的两个儿子,特别说了:大军只要有口饭吃,别闯祸就行;小军基础好,有上进心,有责任感,是棵好苗子,如果有可能就让他多些历练。也真让老裴说着了,大军真不让他省心,老裴走的当年,大军就受骗上当,被人利用,卷进了一桩性质极其恶劣的诈骗案。案子报上来后,新任省委书记何新钊做了批示,要求不管涉及到谁都坚决查处。赵安邦硬着头皮找何新钊,说了大军的情况,建议何新钊给北京的裴一弘打个电话,就大军的事通气汇报一下。何新钊不傻,知道了裴大军是老裴的大儿子,当时就表态说,大军既是被人利用上了当,你我也有责任嘛,咋能再麻烦领导呢?找个能管住他的地方把他管起来吧。这么一来,便由何新钊拍板,在案子正式查办前,先把裴大军解脱了,让他到交警支队干了个中队长。可裴大军这中队长干了没三个月,喝醉酒把他的上司支队长给扁了一顿,让那位支队长断了三根肋骨。赵安邦听说后,气得在刘艳面前大骂,说老裴咋有这么个宝贝儿子?!这回不得不惊动老裴了,便旧账新账一起报了上去。老裴听罢也气坏了,在电话里说,依法办事,安邦,你告诉新钊,该判几年就判几年,只准从严不准从宽!赵安邦把老裴的话向何新钊说了,何新钊苦笑不已说,领导这么指示是讲原则,可咱们当真让领导到汉江视察时顺便探监啊?领导去探监,是你陪还是我陪?这么一来,裴大军赔了几万块钱,又没事了,只是由中队长变成了副中队长。老裴实在不愿给他们添麻烦了,这才把裴大军弄到了北京某大机关去打杂,说是放在自己身边,有人看管着,能让裴大军安分些。

  裴小军和他哥哥正相反,从没给他添过一点儿乱。小伙子在汉江大学就是校学生会主席,毕业出来,到省委机关或者哪个发达市的市委机关顺理成章。可小军偏去了当时很困难的平州柴油机厂,说是要专业对口。嗣后,他就从平柴厂一步步上来了,读研究生回来后,先后做过平州钢铁厂厂长、市工业局副局长、局长、县长、县委书记、平州市副市长。小伙子从没到他面前开后门要过官,老裴在时是这样,老裴走后还是这样。至于是不是平州的同志照顾,他就不知道了。他参与决策的只有一次,就是平州市副市长的提名。他当时在常委会上说了一番话,别管裴小军是谁的儿子,够格就得让他上,好好培养。裴大军也是老裴的儿子啊,可让他当镇长我不同意,老裴也不会同意。

  这一次裴小军到北重集团做老总,是老裴的意思。今年两会期间,老裴这么繁忙,还在家里邀他和何新钊吃了顿饭,专门请来了钓鱼台国宾馆的大厨做菜。喝酒时,老裴说,小军转来转去都在平州,有些局限性哩!二位诸侯是不是考虑一下,给这孩子提供些历练的机会呢?何新钊说,老书记,这事我和安邦正想向您汇报呢,小军这副市长干两年多了,政绩不小,明年平州换届就能上市长了,您看?老裴直摆手,新钊,你看你,以为我为儿子讨官啊?让他当啥市长?小军是学机械的嘛,我想让他到专业对口的大型集团企业历练一番,也了解一下中国经济崛起是咋回事。他当年呆过的平柴就挺好嘛,现在成北柴集团了,哦,对了,安邦,北重集团也很厉害啊,你们不要考虑啥级别。

  从北京回来后,何新钊就和他商量了,说是老裴既点了北柴,咱们是不是把小军安排过去?赵安邦说,咋安排?北柴吸收合并希望汽车和正大重机后,成了真正国际化的股份公司,海外大股东会同意我们撤下孙和平换上裴小军么?想都别想。还把当年孙和平如何挟市场以令权力的事说了说。何新钊说,那就北重吧,这是咱绝对控股的大企业。赵安邦又说,这也有难度,杨柳不是孙和平,我们一纸调令是能换他,可我和省政府不放心啊!资产几百亿的特大型企业集团,在杨柳手上又搞得这么好,一把交给没市场经验的裴小军,是负责任的态度么?何新钊咂起了嘴,倒也是,我原以为是个简单的小事,没想到还有些难度。赵安邦说,小军倒也是个好苗子,老裴志在长远,这么想也没错,我的意思啊,找机会把北重总裁周到调走,让小军去杨柳手下做总裁。这样既符合老裴的意思,让小军有了历练舞台,我们也放心。何新钊赞同说,好,好,而且,北重的总裁也是正厅级嘛……

  这话是四月份说的,可因周到的安排问题拖了下来。周到是个有成绩的同志,不能随便找个冷板凳让他坐。热板凳你争我夺的,又没有职位,便就等到安监局局长到点退下来,商请国家总局认可后,让周到去了安监局。本来周到和裴小军的任免可以同时下,不料,偏又出了意外。组织部部长找裴小军谈话,裴小军竟然不想去北重,说是这么多年呆在平州,对平州这块土地和平州老百姓有感情。何新钊如实向老裴做了汇报。老裴说,这混小子成官迷了,想当市长呢!你们还就别让他当,让他给我到北重集团报到去,不听省委调动,就地免职!随即又给赵安邦打了个电话,让他抽空找裴小军谈谈。正巧,那天赵安邦正在平州考察,就把裴小军叫去谈了。裴小军哭丧着脸,说是他老爹训他了,那就去吧!赵安邦语重心长地说,小军,你别糊涂,你家老爷子是为你长远考虑啊,你哥让他这么伤心,你就争一口气吧。

  今天看到裴小军情绪这么好,而且上任后就按他的意思和北柴搞起了和为贵,赵安邦挺高兴的,便也把家里不谈工作的原则打破了。

  这时,裴小军吃饱喝足了,坐到了对面的沙发上,赵叔叔,您既破了规矩,那我可真汇报了?时间可能会比较长,也不知赵叔叔……

  赵安邦手一抬,停在了半空中,既是汇报,就不是赵叔叔了!

  裴小军立即改了口,赵省长,和北柴的前哨战不会再打了,北柴和我们同时在香港和省城撤诉,遗留问题协商解决,孙和平态度不错。

  赵安邦说,那就好,我不反对正常的市场竞争,而且支持你们竞争。但不能意气用事,不能情绪化,更不能长期打乱仗。把你调到北重有个好处:你出身北柴,又长期在平州工作,能缓和矛盾。你能这么快进入角色,而且和孙和平谈成了,这很好,哎,和杨柳谈了吗?

  裴小军说,谈了,也谈得挺好。我对杨柳同志表了态,一定摆正位置,做好第一打工崽。还说了,要集团党委对我严格要求,困难的工作交给我,享受的事先考虑别人,决不能让同志们觉得,我是仗着父亲的关系来北重集团挣高薪、捞油水的。其实我真想留在平州……

  赵安邦说,哎,别再给我提平州了,你现在是裴总!裴总,我再强调一下,杨柳是个好同志,你一定要抓住机会,好好向杨柳学习,争取在海内外市场上多打胜仗,现在资本市场那么好,你们都要珍惜。

  裴小军说,是,是,赵省长,我现在就在调研学习,有了些初步想法。我今天得实话实说。我认为,目前北重潜伏的危机很大,如果不能引起您和省委、省政府的足够重视,市场再好也要吃败仗!

  赵安邦心里一惊,这小子可真敢说,到北重集团没几天就有了这么大的主意,还摆正位置呢!这种话让杨柳和集团其他老同志听了还得了?便讥讽道,裴总,你可真厉害,去了才几天啊?就火眼金睛发现北重的危机了?还很大?你说你说,危机在哪里?大到啥程度了?

  裴小军口气严肃,赵省长,其实这危机你知道,只是不愿正视。

  赵安邦更诧异了,裴小军同志,你今晚喝的可是粥呀,是不是中午的酒还没醒啊?我不愿正视北重集团的危机?你敢这么指责我?

  裴小军有些怕了,哎,赵叔叔,你先别生气,听我把话说完嘛!

  赵安邦还真有些生气,裴总,再提醒你一下,不是赵叔叔了!

  裴小军再次改口,赵省长,这危机真的很大呀!同样在香港和内地两地上市,北柴集团从高管到员工都持股,还有期权激励。从孙和平、田野开始,集团一级主要高管个个身价过亿,甚至几个亿。中层干部就算没过亿吧,一个个也是千万级的主。北方重工呢,兼董事长的杨柳名义上年薪八百多万,实际从没拿到过。其他高管就更别提了。

  赵安邦这才明白,裴小军是虚张声势为北重要政策,便也不客气地道,这是两码事!你们就得做出一些利益上的牺牲,叫什么叫啊!

  裴小军说,是,赵省长,我和杨柳可以做出牺牲,其他有才能、有贡献的同志呢?也能长期要求他们做牺牲吗?您知道的,我们现在和孙和平的北柴、和国际巨头JOP竞争得这么激烈,如果集团优秀人才一个个被对手们猎走咋办?我可不是危言耸听,事实上几位高管已经被孙和平、JOP、DMG盯上了。其中一位是主管市场营销的副总裁!在孙和平的期权高薪诱惑下,随时可能带着我们长期积累的客户资源投奔过去。我得知内幕后极为震惊,恳求孙和平给我十天时间争取政策,如果争取不成,赵省长,您和何新钊书记还是按我老爸的意见,将我就地免职吧!我既服从省委决定,当了这个总裁,就得对北重集团负责,就不能在这种危机和不公平的竞争条件下去承受失败!

  赵安邦注意到,这番话说完,裴小军的大眼睛里已现出了泪光。

  裴小军泪光闪闪看着他,又说,赵叔叔,我既然不想做这个总裁了,您就还是赵叔叔了。赵叔叔,你和何书记就是免了我的职,我也不会怪你们!是我无能,实在没本事在这种情况下为党和国家打胜仗!

  赵安邦无法沉默下去了,一声叹息,小军啊,你说的这些的确是危机,不是我没看到、没正视,是没办法呀!汉江省国资绝对控股公司的管理,一直是参照国务院国资委规定执行的,这情况杨柳知道。

  裴小军激动地站了起来,赵叔叔,不就是参照吗?我们又不是央企,为什么就不能突破一下?在香港和内地两地同时上市的公司,在我省只有我们和北柴,就算试了,也不会有多大的影响面。赵叔叔,您可是汉江改革的旗手和闯将啊,不是我贬我老爸,在大胆闯关上,他根本不如你!改革初期,你连地都敢分,为啥就不能给我们松个绑呢?

  赵安邦心想,我不正是因为太能闯了才没上去的么?裴一弘离任时这么推荐他,何新钊不还是过来了么?却也不能和面前这位晚辈小子说,只道,小军,这样吧,你回去后和杨柳商量一下,参照北柴的情况搞个方案报上来,我也和新钊书记碰一碰,听听他是啥意见?

  裴小军乐了,把眼中的泪一抹,赵叔叔,太谢谢您了!我就知道您不会把我往火坑里推。又问,何书记那里,我是不是也汇报一次?

  赵安邦略一沉思,汇报一下也好嘛,但别说我已经同意考虑了。

  裴小军聪明得很,我明白了,赵叔叔,让何书记反过来找你!

  赵安邦又提示道,还有个更大的领导,就是你家老爷子,你更得好好去汇报一次。最好赶在向新钊书记汇报之前。把和我说的话全说一遍,尤其是这几句:在这种不公平的条件下,你没法为党和国家打胜仗,也不能去承受这种无奈的失败!看看你家老爷子是啥态度。

  裴小军巴掌一拍,对呀,是他老爷子非要我到北重集团来的,我不找他找谁啊?说罢,急忙起身,赵叔叔,刘阿姨,那我走了啊!

  裴小军告辞走后,刘艳埋怨说,安邦,你也真是的,本来你和省政府就能定的事情,你偏让小军去找何新钊,还扯上了人家老裴!

  赵安邦说,我是能定,可这事没先例,搞出麻烦咋办?从当年分地到前两年的亚钢联事件,经历了这么多,我还不接受教训啊!又开玩笑说,咋的,刘局长,你还想把人家裴小军召上门做你女婿啊?

  刘艳笑了,老裴要是早十年调走呀,这上门女婿我还真得要哩!

  裴小军走时不到八点,十点左右,何新钊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赵安邦知道何新钊这两天正在北京开会,以为何新钊要说会议精神。不曾想,何新钊说的却是裴一弘。先传达了一下老裴对汉江省上半年工作的积极评价。话头一转,又说,安邦,老书记还给我们提了个建议哩,要我们与时俱进。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在全球经济大流通的现实中,继续解放思想,该闯的关就勇敢闯。赵安邦先是云里雾里,不知是啥意思。听何新钊过细一说才明白,老裴建议的实质内容,正是裴小军两个小时前向他要的政策。于是便说,新钊书记,老裴说的这个情况,裴小军也向我反映过,我还没答复他,咱省没这先例。何新钊说,有先例就不叫闯关了,当真墨守成规,看着北重集团在今后国内外市场的激烈竞争中吃败仗吗?咱省不就一个北重么?又不会影响一大片。安邦,你要有顾虑的话,我先在北重的报告上批一下,转你和省政府。赵安邦沉吟了一下,这样也好,你批过我再批。先让北重搞个方案吧。哦,代我向老裴问好啊,就说我想他了,都夜不能寐了。

  放下电话,赵安邦对刘艳说,你看你这位女婿多有效率,啊,不到八点从这儿走的,出门就给老裴打了电话,老裴搁下电话就召见何新钊,何新钊捧了圣旨马上找我商量。中国的事要都这么有效率就好了。

  刘艳道,安邦,你别说呀,小军这孩子不太像老裴,倒像你!

  赵安邦点点头,这倒是,是个有使命感、有事业心的孩子啊!

  刘艳想了想,哎,安邦,你说小军该不会是为自己争高薪吧?

  赵安邦头一摇,不,不会!如果是这样的话,老裴才不会听小军的呢。老裴为啥非逼小军到北重?是历练孩子,让孩子以后接班,拿下一片江山。大军这么不成器,小军是老裴的希望和寄托啊!略一停顿,又说,自然规律不可抗拒啊!我和老裴,我们这代人总要老、总要下、总要死。江山还就得交给小军这种接班人才能让我们放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