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卡尔维诺短篇小说散文杂文评论卡尔维诺接招,保镖少女凉桃大雪满弓刀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下卷 第四十三节

  周一上午,开完例行的集团办公会,杨柳被裴小军叫住了。裴小军说,有几件急事要汇报,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杨柳原准备去总装厂搞个突击检查,听裴小军这么一说,便道,那你跟我参加突然袭击吧,咱们边走边谈。裴小军迟疑了一下,说,我汇报的事目前只能让你知道,要不,我在办公室等着,你回来我再汇报吧。杨柳觉得不合适,人家毕竟是新到的总裁,又有重要涉密的情况要汇报,咋也不能冷落人家。便让办公室通知随行人员,取消突袭,当即引着裴小军上电梯,去了顶楼水晶房。水晶房四面都是玻璃幕墙,能看到全城的风景。

  裴小军进了水晶房,居高临下四处看着,感叹说,杨主席,我真不知道咱集团还有这么个好地方呢,你大老板也不早带我过来看看!

  杨柳笑道,哎,这还怪我啊?你对高层没兴趣,抢着下基层嘛!

  裴小军所站位置正对着北郊风景区,杨主席,真是一片大好河山啊,就像主席诗词里说的,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杨柳这时已让工作人员送上了咖啡,招呼说,行了,裴总,别感慨了,你以后有的是机会感慨,来,来,快过来坐,说你的正事吧!

  裴小军走到他对面沙发上坐下了,哎,杨主席,你别说我对高层没兴趣啊!我兴趣大着呢,没有高层支持,咱们咋做好工作?你可不知道,昨天一天,我折腾了三位高层领导——赵安邦、裴一弘、何新钊。

  杨柳以为裴小军是开玩笑,哎,你昨天不是去会孙猴子了么?

  裴小军说,哦,那是上午的事,中午我们一起喝了场酒。孙猴子和他带来的那位田野猴弟都让我灌翻了,他们俩代表北柴猴山,把该答应的条件答应了,不该答应的也答应了,估计现在正后悔着呢!

  杨柳乐了,就是说,两边官司都不打了,咱欠款也分三年付?

  裴小军说,对,更重要的是,我一举斩断了王小飞叛变的退路。

  杨柳很是吃惊,啥?王小飞叛变?哎,你……你咋知道的啊?

  裴小军说,你忘了我是从哪儿来的?从平州啊!离开平州时,我就知道了王小飞要到北柴做营销总监,而且带着咱手上的客户资源过去。这还得了啊?所以,我点名让王小飞陪我,想观察了解他到底是咋回事。昨天把俩猴一灌翻,就把这事说了,不准他们挖咱的墙脚!

  杨柳听得惊心动魄,王小飞的叛变既在他意料之中,又在他意料之外。此人私心太重,患得患失,他已经发现了,而且有所防范。可没想到的是,就在他的防范之中,王小飞竟然还是和孙和平的北柴勾搭上了,竟要带着北重的客户资源投奔北柴!若不是裴小军调来,及时予以阻止,他和北重的麻烦就大了。于是便把这话和裴小军交心说了。

  裴小军也和他交起了心,杨主席,但你还是心慈手软啊!你既然知道王小飞不可靠,也防范了,咋还让他管整个集团的营销呢?既然搞的是明升暗降,咋就不把他弄去做个工会主席或者党委副书记呢?

  杨柳承认说,裴总,你批评得对,在这事上,我犯了糊涂啊!

  裴小军忙道,哎,杨主席,我这可不是批评啊,是一起总结!

  杨柳摆了摆手,裴总,你不要客气,该批评就得批评!我同意你的意见,班子调整分工,让王小飞去做集团工会主席组织娱乐去吧!

  裴小军却说,你误会了,这不是我现在的意见。杨主席,你想想啊,你现在把他拿下来了,他心里会没想法吗?北柴的路堵死了,还有JOP和其它公司可去啊!我观察了他两天,和你的感觉一样,此人私心重,一门心思想多拿钱。所以,我建议调他到宁川路机做董事长,或者到北方重工任副董事长吧,这都是马上就能多拿钱的职位。

  杨柳一时无语,看着窗外风景,想了想,觉得裴小军这建议是对的,只有给王小飞挣大钱的好职位,才能暂时稳住市场局面。待得接替王小飞的人到位,有个一两年的时间搞好客户资源这一块,才能考虑修理王小飞。于是便说,裴总,可这么一来,你咋办?我和董事局总不能为了迁就他,就不安排你了吧?王小飞真要挑了宁川路机董事长,你老弟往哪里摆呢?原总裁周到就一直兼着宁川路机董事长。

  裴小军说,杨主席,你和董事局不要考虑我,咋对集团工作有利就咋办!而且,这种给王小飞好处的事得你去谈,让他以后不再抱怨你。这两天跟我跑,他可是对你有抱怨啊,说谁和你走得近谁倒霉。

  杨柳道,裴总,你想的真周到啊,连这种细节都替我考虑了。可我不和他谈,这个人是我一手提起来的,现在这种表现,我还得奖赏他吗?还是你和他谈吧,可以告诉他,这些好处是你给他争取来的。

  裴小军说,别,杨主席,这话我可不说,我又不想拉帮结派。

  杨柳道,裴总啊,你这是想到哪儿去了?我不做这个假好人,一是要讲原则,这是我的做人原则;二是要让王小飞有所顾忌,让他这混账东西知道,我杨柳手上的刀随时会落下来,将来也好解决他的问题嘛。

  裴小军明白了,这样也好,咱们就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吧!

  杨柳道,对,就是这意思。却又说,王小飞这事不是偶然的,如果我们和北柴的高管待遇这么悬殊下去,只怕还会发生类似的问题。

  裴小军这才说,所以呀,我把高层关系全动用了。昨晚到赵安邦家耍了场赖皮,给我家老爷子打电话,让老爷子找了何新钊,说了王小飞叛变的事,还谎报了军情,说咱许多高管都要被孙和平、JOP啥的猎走了,杨主席,你可得和我保持一致啊,别在领导面前露了馅。

  杨柳注意地看着裴小军,裴总,你还真去折腾了三位领导?

  裴小军点了点头,折腾的效果还算不错,领导让我们参照北柴的标准搞个方案报省委、省政府。赵安邦的大秘一大早打电话给我,说是报告先送何新钊书记那里批一下,然后安邦省长再批给省国资委。

  这可是杨柳万万想不到的,他和北重集团两年多没解决的天大难题,裴小军竟然一个晚上解决了,说是奇迹都不过分。于是,他高兴得大笑道,裴总,干得漂亮,咱这报告到了国资委,孙鲁生得吓晕了!

  裴小军也笑,吓晕了就送医院抢救嘛!又交心说,杨主席,你我是党的干部,得为党和国家负责。可谁为咱们负责?就是王小飞这帮人,他们图啥?图我们能给他们带来的利益最大化。你我可以不要利益,但他们的利益得给,说穿了,没有他们的利益,就没有你我的前程。

  这话说到了问题的本质,让杨柳不得不服。这个裴总厉害啊,看起来年轻,才三十八岁,可官场经验并不比他这五十岁的人少。人家生长在啥家庭?他生长在啥家庭?人家从小就耳闻目睹,及早接受了官场的薰陶,许多门道看也看会了。他呢?是进入官场才受得薰陶嘛。

  裴小军汇报得差不多了,最后说,杨主席,大体也就是这么个情况了,我有个意见,搞方案时得考虑集团这级高管层。几个不在上市公司兼职的,也都安排到董事会、监事会去,让他们都能拿到将来的好处。但我除外,我就一个职务,北重集团总裁,和上市公司无关。

  杨柳忙摆手,咋能与你无关?这好政策本来就是你争取来的!

  裴小军很严肃,不,我刚调来,没啥贡献,不能伸手摘桃子!

  杨柳苦笑起来,我说裴总啊,你是不是也让我向你学习啊……

  裴小军恳切说,不是,不是!杨主席,您和我不一样!北重集团今日的辉煌,是在您手上造就的,您是种瓜得瓜,理所当然!而我这手真要伸了,我家老爷子会骂死我,赵安邦省长、何新钊书记,还有刘艳阿姨也都会看不起我,还以为我这是为自己的私利胡乱折腾呢。

  杨柳默然了,这又是他没想到的事。裴小军说的有一定道理,可真这么做了,集团上下几万员工会咋想?便道,裴总,这事咱再议吧!

  裴小军说,杨主席,别再议了,就这么定了。我现在真没啥钱的概念,满心想的就是怎么着在您和董事局、党委的领导下做好集团的工作。为私,得为我家老爷子长脸;为公,得为党和国家增光,配合您在国内外市场上打胜仗。这不是唱高调,我没必要在你面前唱高调。

  杨柳感叹说,裴总啊,像你这样的干部现在实在是太少见了!

  裴小军很谦虚,应该的,我家老爷子从小就对我说,战争年代党员是干啥的?就是背炸药包的!哎,杨主席,我有个小小的请求——

  杨柳手一挥,还请求?咱们现在一起搭班子,有啥话都直说。

  裴小军用那双真诚明亮的大眼睛看着他,杨主席,您以后能别叫我裴总,叫我小裴或者小军么?我也不叫你主席,就叫你杨老师。

  杨柳开玩笑说,哎,你不认了个猴王孙和平做孙老师了么?

  裴小军很认真,而且很自然地改了口,杨老师,我这不是和您开玩笑啊!十五年前我走出汉江大学校门,走进了平柴厂,认了个孙老师,算是读了人生的小学、中学。现在十五年过去了,我总算从平州进了省城,走进了咱北重,也想认个杨老师,读人生的大学和研究生。

  杨柳只好改了口,笑道,小裴,这老师我不当看来还不行了?那就当吧,至少比你十五年前认下的孙老师强,别看他张牙舞爪的……

  这日和裴小军的谈话,给杨柳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杨柳甚至觉得,就是许多年过去以后,他也不会轻易忘记。这位高官之子是多么的成熟和智慧啊,在他五十年的人生经历中还真是头一次碰到哩。

  他相信裴小军认他这个老师是真诚的,不仅是为了处关系,也想跟他学一手,在大型企业集团的管理上、在资本市场和市场营销的博弈中,练出一身真本领。裴小军才三十八岁,又是裴一弘器重的小儿子,他既然有办法在一个晚上解决掉他两年多没解决好的难题,就能在他认为自己够格的时候,一把拿下集团董事局主席兼党委书记的位置。那他呢?可就得走人了,可能到哪个副省级冷板凳上喝茶看报。

  杨柳越想越多,也越想越深。从裴小军目前这种态势和高层领导的支持力度判断,他根本不像在北重集团呆个一年半载,镀层金就走的样子,起码要干个三两年。而在这三两年里,只要他和裴小军发生了工作矛盾,走人的必然是他,这他必须考虑到。而在工作中咋会没矛盾呢?周到那么听话的同志,有时也会为不同意见和他争吵嘛。

  还有,裴小军为集团上下争来巨大的利益,自己却啥都不要,这也很可怕。他说是不愿摘桃子,可大家会认为他一心为公,心里只有集团广大干部群众,完全没有他自己,在道德上就占据了制高点。组织上一考评,他就成了一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而他杨柳同志呢,和人家正相反,拿着上市公司的高薪期权,发着大财,平时就会有人眼红,一考评也就成了个贪婪的人、为钱工作的人、唯利是图的人。然而,裴小军这次争取来的这高薪期权难道他不该拿吗?凭啥在他手下当过儿子的孙和平能拿,他就不能拿呢?他当然该拿嘛,如果离开北重集团到JOP去,他拿得会更多嘛……

  这念头让杨柳吓了一跳,咋想到拿JOP的高薪去了?他可是JOP的竞争对手,北重集团的当家人啊,当真也像王小飞一样叛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