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步步莲花西岭雪心疼姊姊古灵伪自由书鲁迅富商的钱妻白双我不是精英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下卷 第四十五节

  张曼丽从没相信过汤家和,汤家和已经把说假话当做事业来做了,说得连自己都信以为真。在电视新闻里讲话作报告是这样,私下和她在一起也是这样。这老贪官,就是在她调教刺激下,欲火烧身,浑身颤抖,也没说过多少真话实话。所以,当汤家和要她去机场接美国归来的海外大款刘必定时,她立即上网查了查刘必定的中英文条目。这才知道当年有个曾在中国资本市场上呼风唤雨的宏远系,这位所谓的海归大款刘必定先生正是宏远系的巨头,因为操纵市场等经济犯罪,被判刑入狱五年,而且香港方面至今仍在通缉。昔日新闻的标题挺刺激的:《刘必定和宏远系,草莽时代的奇迹》、《刘必定的传奇:不是天堂就是地狱》、《宏远系兵败2003,资本冒险家刘必定被拘入狱》……

  有意思的是,身为副省长的汤家和竟是刘必定的好朋友,不但亲自出面为刚出狱的刘必定接风,还把她许配给了刘必定。汤家和在永福会馆和她说这事时,她本能地给了汤家和一耳光,可却答应了。她为啥不答应呢?这性无能的老东西有啥可留恋的?出事是早晚的,她当然更愿意跟着刘必定这位冒险家去冒险,寻求新鲜的刺激。

  张曼丽清楚地知道,如今不是一个爱情的年代。爱情的浪漫已像遥远的梦幻,烟云一般散去,渐渐归属于古董了。她有幸或者不幸地置身于一个物欲横流、人性癫狂的年代,一个需要不断创造和接受刺激的年代。在迄今为止二十八年的人生中,她就没经历过一次所谓的爱情,从第一次被一位老板醉酒强xx获得高额补偿后,便在一场场金钱和欲望的游戏中不能抽身了。在刘必定之前,她的最后一个游戏对象是身为副省长的汤家和,现在则是刚出狱的资本大玩家刘必定。对刘必定和汤家和这类冒险家来说,因为长期在法律的刀尖上跳舞,在权力和资本的浴场中狂欢,生存压力很大;而对她这种带着先天的美丽来到世界的年轻女人来说,资本和权力提供着丰富的物质享受,生活中又充满了空虚和无聊;所以双方都需要刺激,刺激,不断的刺激。

  事实证明,刘必定需要这种刺激,是她理想的伙伴,不但是性伙伴,更是冒险的伙伴。她可以跟随着他参加充满刺激的资本冒险,没准儿再创造一个宏远系的奇迹呢。这不是没可能,刘必定刚出狱,汤家和就盛情地为他接风,上市公司董事长孙和平就双手捧着送上了八个亿。

  为这八个亿,刘必定一直在忙活。当天下午,带着她和他妹妹刘必英一起,和北柴集团投资部一位老总在五星级的欧洲大酒店签了委托理财合同,是刘必英签的字。她当时还不知道刘必定已被列入市场禁入者名单,只随便说了一句,刘总,孙董事长是委托的你啊,你咋不亲自签字?刘必定脸一拉,张曼丽,你懂个屁,少在这儿乱插嘴!就这一句粗暴无礼的话,立即让她明白了,她追随的这个冒险家骨子里是个十分强悍的男人。在这个强悍男人博弈的世界里,她可不是什么女王,而是不堪一击的弱小食草动物。她要获取的利益,只有在这个男人离不开她的时候,在相互刺激的长期游戏过程中逐步获取。于是老实闭嘴了,嗣后没再说一句不该说的话,并且保持着微笑和温柔。

  当晚一起吃过饭,送走那位老总和他妹妹刘必英后,刘必定把门一关,把她搂倒在沙发上说,他妈的,这一天可累死我了!哎,我的女王老婆啊,您老是不是该给你的鸟喂食了?再不喂可就饿死了!

  张曼丽不动声色地说,怪我,我不知道你刚刚出狱,家伙饿久了。

  刘必定听了这话,竟笑了起来,在沙发上坐正后说,曼丽,你都知道了?我声明一下,我可没想骗你,海归呀啥的可都是老汤瞎说的!

  张曼丽冷冷一笑,说,我知道,老汤不可能带我去加拿大,你又一眼看上了我,老汤这王八蛋就甩包袱了。可我是包袱吗?你说!

  刘必定忙道,不是,不是,哪有这么美丽、这么刺激的包袱啊!

  张曼丽转眼间成了女王,边脱衣裙边说,那先伺侯女王洗澡吧!

  一起洗澡时,刘必定已是欲火难忍。待得洗后出来,她穿上性感刺激的女王游戏装,手持玩具皮鞭和贞操带,挑逗撩拨时,刘必定白日的强悍不见了踪影,本能地趴在她脚下,成了被她驱使的性奴隶。

  又一场新鲜刺激的SM游戏开始了。刺激进一步加深,张曼丽使上了皮鞭和锁链,让刘必定在一次次适度的痛中快乐着,自己也在施虐的刺激中享受着感官快感。不知不觉中,这场游戏进行了两个多小时,完事后,双双累得精疲力竭,躺在地毯上好一阵子,才又去洗了个澡。洗澡时,她又要把贞操带给刘必定戴上。刘必定直讨饶,说是游戏已结束。她这才笑道,那你得给我签个协议,保证我的利益,既有我们性伙伴之间的专有利益,也有事业上合作伙伴的经济利益。

  刘必定认真了,曼丽,性伙伴之间的专有利益我绝对能保证,说真的,像你这么刺激会玩的性伙伴很难找到,能让我彻底放松。可这事业……哎,你说说看,你的事业是什么?我们有共同的事业吗?

  张曼丽道,那看看我能为你做什么吧?必定,你现在仍然麻烦不小,香港对你的通缉仍然有效,你只要敢跨过罗湖桥,香港警察随时可能抓你。而我认为,这个麻烦是可以解决的,我去香港替你解决。

  刘必定一脸惊讶,你真不得了,才几天啊,就对我这么了解了!

  张曼丽说,不了解你,我会跟你过来吗?必定,别忘了,现在是个网络时代!在你入狱这几年中,港币兑人民币一直贬值,而那家香港上市公司的股票却一直在上涨,你在香港被冻结的股权价值,已远远超过八千万港币了。为啥还逃避,不能正视解决呢?

  刘必定倒也实话实说,这个问题我想过,如果出让那些股权,不但能还清八千万港币和利息,还能赚上两三千万,可曼丽啊,我敢去解决吗?香港不是内地,是法制社会,就算还了钱,我也得去坐牢。

  张曼丽说,所以是我去嘛,你只要给我委托书,我可以通过律师交涉,设法搞司法和解,以你的认罪受罚为前提,让香港取消通缉。

  刘必定眼睛亮了,曼丽,如果这样就太好了,只怕搞不成啊!

  张曼丽说,搞不成你也没啥损失,是不是?而真搞成了,你就在这个世界来去自由了。必定,你过去是资本市场的英雄,是宏远系巨头,我相信今天你仍然是位市场英雄,需要的天地应该足够广阔啊!

  刘必定激动了,曼丽,我他妈的真幸运,今生今世能碰上你!

  张曼丽笑了,晃了晃手上的贞操带,那么,刘总,你是愿意把这个戴上,和我过一天算一天呢,还是和我签个协议?双方长期合作?

  刘必定连连说,长期合作,长期合作,曼丽,咱们游戏时的合作就不错嘛,能让我这么亢奋的只有你!你已把我的身体重新开发了。

  张曼丽紧抓主线,决不跑题。现在我想开发的是我的利益。我们之间的合作应该全面,没有我的经济利益,这合作不可能长久。你这样的性伙伴虽然很好,但并不难找,而一个市场强人却很难找……

  刘必定说,但你也知道,我只是个过路财神,最辉煌时手上有过几十个亿,可2003年资金链一下子断裂,我前妻祁小华又在关键时刻出卖了我,转眼之间,我和宏远系兵败如山倒,还让我进去了……

  张曼丽冲动地说道,可你现在出来了,而且一出来手上又有了八个亿,这是我知道的。不知道的有多少,我不清楚。难道你就不会东山再起吗?我相信,一位英雄不会轻易被打倒,尤其是失败过的英雄!

  刘必定呵呵笑了起来,在她圆润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曼丽,你说得太好了!咱别在这里泡着了,这种严肃的话题应该穿上衣服谈。

  穿上睡衣,张曼丽为刘必定冲了杯咖啡,放到了刘必定面前。

  刘必定只喝了一口就说,这种速溶咖啡,我过去从来不喝,喝的全是进口咖啡豆且现炒现磨,有专人负责。我喝的干红也是定制的,存在酒厂酒窖的橡木桶里,上面都有宏远的标签,想喝了就派人提几桶……

  张曼丽微笑说,这种日子还会来临的,也许很快就会来临……

  刘必定放下咖啡杯,不,这种日子已经来临了!曼丽,你马上要做的就是,买房子、买车,都给我挑最好的买!老汤送你的叫啥别墅啊?那么小。还有小宝马,我们这种人能坐吗?给我去买辆奔驰,你自己也买辆大宝马!哦,对了,咱的新房子别忘了搞个游戏室啊!

  张曼丽被镇住了:她真没看错人,刘必定不愧是玩过大钱的资本大腕,真有气派啊,是她此前见过的任何一个男人都没法比拟的。一时间,竟也不知该怎么再和刘必定谈自己设想好的那份利益协议了。

  刘必定在屋里踱着步,又交代说,另外,曼丽,你K省的房子和车要尽快处理掉,和汤家和不要再联系,要像他从没存在过一样。

  张曼丽以为刘必定怕她继续和汤家和重续旧缘,便说,必定,你放心,我任何时候都不会再和汤家和这老家伙玩了,对汤家和……

  刘必定手一摆,曼丽,你误会了,我让你不要和老汤联系,不是吃那壶陈年老醋,是担心他出事连累到你。我明确告诉你,老汤肯定要出事,你必须在老汤出事前不留痕迹地在检察机关的视线中消失。

  张曼丽心里一惊,必定,你咋这么肯定?是不是知道了些啥?

  刘必定说,你不必多问,知道多了对你不好,就按我说的做吧!

  张曼丽连连点头,好,好,必定,那我就听你安排,先消失吧!

  刘必定这才又重回正题,曼丽,你这么信任我,让我很感动,但我不愿欺骗你,我在刀尖上跳舞,有可能成功,也有可能失败,甚至有可能再次进去。你跟着我,和我长期合作,就得有这个心理准备。

  张曼丽笑道,这个准备我当然有。别忘了,我才二十八岁,可你呢?生于1958年,你一个五十岁的人都不怕失败,我会怕吗?起码我有年龄上的优势,能陪着你失败N次,只要你还拼得起、败得起!

  刘必定注意地看着她,眼里现出温情,曼丽啊,你现在对我的了解来自昔日新闻和网上资料,实际上并不知道我骨子里是啥人。咋说呢?我好像是个永远乐观的马大哈,从不知道也从没想过前面会有多少灾难在等着我,总是哈哈大笑向前走。哪怕身后的追随者已看到我脚下的刀锋一哄而散,我还会踩着刀锋向这世界招手,世界你好……

  张曼丽冲动大叫起来,天哪,这可太有意思了!必定,当你再一次踩着刀锋向这个世界招手问好时,起码身后还有我,真的……

  刘必定看了张曼丽一眼,继续说,可是,曼丽,这种性格决定了我许多失败是注定的。我的两个同学,一个是你见过的孙和平,还一个就是北重集团董事局主席杨柳,你到网上查查他们的材料,他们是为成功而生存的。你如果渴望成功,以获得最大的青春利益,就应该去找这种人。我追求成功,却不太在乎是否成功,往往更注重冒险博弈过程中的刺激性,就像和你游戏时一样,整个过程实在让我销魂。

  张曼丽热烈亲吻着刘必定,必定,我何尝不注重过程?人生说穿了就是个过程,如果这过程不精彩,就是拥有金山银山又有啥意思?

  刘必定道,如果你真是这么想的,我们长期而全面的合作就开始了。除了房子、车子和你日常的一切开销之外,我再给你一千万开个股票账户,你听我的指令买进卖出,我包你只赚不赔。就算我冒险失败了,再一次进去,你的利益也不会受到损害,这能让你满足吗?

  张曼丽这时已完全被面前这个男人征服了,也大方地说,我卖了K省的车和房,加上这些年的积蓄,也还有个七八百万,都拿出来陪你在刀锋上跳上一回舞,就算真的再失败了,我也给你留一条退路。

  嗣后,二人为今后刀锋上的舞蹈又说了许多,如何舞姿优美而又能成功地避开刀锋,持久地向这世界招手问好。刘必定还主动说起了香港之外其它一些她还不知道的麻烦,要她和刘必英负责一一处理……

  说到后来,刘必定又忍不住了,爬到她身上要上她。她虽没欲望却也极力配合。但没有SM的刺激,刘必定咋整也不行。于是,她不得不再次换了一身刘必定还没见过的黑色女王装,足蹬皮靴上了场。开始完全是为了满足刘必定的需要,后来,渐渐变成了她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