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驸马太花心艾蕊儿与龙舞齐晏雾乡岑凯伦隔云相望月下箫声河岸苏童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下卷 第四十六节

下卷 第四十六节

  对马义的重归文学,于文发一直存疑。自从大盘上4000点,马义就不断地说要告别股市,好好去写小说。可手上十六万股北柴股票却一直没卖,小说也没见他写,晚报总编想请他开个文学专栏,他也没答应。倒是证券公司的活动常见他参加,还为《人民证券》写周末板块述评。现在大盘冲破了5000点,大蓝筹股启动,没想到,马义偏把属于大蓝筹的北柴卖得一干二净,让于文发十分诧异。可这诧异仅维持了两天,他正为马义的踏空惋惜呢,马义就拿着北柴集团下属一帮员工的告状材料找到《人民证券》来了,和他探讨起了体制性贿赂和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他慷慨激昂地说,听啊,蚂蚁们在怒吼!

  于文发直乐,马主席,这次不是蚂蚁们怒吼,是你在怒吼吧?

  马义说,我不就是蚂蚁吗?于总,我是和你谈正事,这材料你先看看,我准备再上战场,讨伐北柴集团,用手上的鞭子教训孙和平!

  于文发看完材料说,怪不得你卖光了北柴呢,原来是怕出事啊!

  马义连忙否认,不,不是,天理良心,我是卖了股票后才知道这件事的!于总,你和《人民证券》有没有兴趣保卫一次国有资产呢?

  于文发想都没想,马主席啊,我和《人民证券》还真没兴趣!

  马义有些意外,你们咋会没兴趣呢?北柴上访员工们揭露了一个触目惊心的事实:国有资产的确在这种体制性贿赂下大量地流失了!

  于文发说,国有资产不就是这么流失的么?我看得多了,都麻木了!

  马义花白的长头发一甩,激动了,于文发,咱们可是2005年股改时剑挑北方重工的老战友啊,咋能麻木呢?该出手时还得出手啊!

  于文发这才说了实话,马主席,有些情况你不太清楚:孙和平其实也不愿得罪我们,一直想和我们搞好关系,这两年给我们送了不少广告费。这回要增发一亿股,又和王艺全谈好了,广告费十五万!

  马义叫了起来,咋的,人民没死,你们《人民证券》先死了?当真不为人民说话了?于总,不就是十五万吗?我给你二十万好吗?!

  于文发说,你真给我二十万我也不能要,你又不为自己的小说做广告,就算做广告,也不会在我们证券类报纸上做嘛!我说这事……

  马义脸一拉,哎,于总,我们北方重工拿二十万做广告行不行?

  于文发想起来了,对了,我还忘了呢,你现在是北方重工的独董!

  马义说,你能想起来就好,我保证会让北方重工掏这二十万的!

  于文发略一沉思,马主席,这该不是那位大象杨柳的意思吧?

  马义说,这和杨柳无关,二十万广告杨柳要不批,我掏就是!你不信,我现在就留字据,甚至可以和你们报社签个合同,痛快点儿吧!

  于文发觉得有些意思了,倒不是对北柴集团属下的正大重机国有资产的流失与否有啥兴趣,而是对汉江境内两大上市公司的又一次近身博弈有了兴趣。马义不过是个独立董事,敢开口就是二十万,后面必有杨柳和北方重工撑腰,只是杨柳和北方重工现在不方便出面,但北柴集团和孙和平会想不到吗?能不反击吗?这里面有新闻,而且马义说的这种体制性贿赂虽说是老现象,却也是个新话题,应该做做,别说还有广告收入。更何况如果操作得好,甚至还能把两边的广告费一起赚了。于是便说,马主席,你既然这么热血沸腾,咱们就再并肩战斗一次,说说你的想法吧!我和《人民证券》总不能凭你这些上访材料发难吧?

  马义乐了,当然,当然,这正是我要说的。首先,我们要落实材料上提供的线索,看正大重机的国有资产是不是在转让中流失了六个亿?这就要你们《人民证券》的记者跑一趟K省,找K省国资委采访核实,得到核实证明后,你们发连续报道,我来篇《蚂蚁在怒吼》。

  于文发桌子一拍,好,就这么定了!马主席,你把材料留在这里吧,我今天就派记者飞K省!你回去先吼着,如果文章和事实有出入,到时再修改一下。北方重工广告咱们签个合同,王艺全会找你!

  马义走后,于文发一个电话把王艺全叫到办公室,把北方重工广告合同的事说了,要王艺全明天赶快找马义去办,也说了说马义准备怒吼的情况。王艺全一听就急眼了,说,于总,咱不能因为北方重工多给了咱五万就见利忘义啊?!于文发脸一拉,谁见利忘义了?见利忘义的只有你!我这是要做新闻,如果上市公司都日日平安无事、月月歌舞升平,还要我们《人民证券》干啥呀?我们还不都该失业了?

  王艺全笑了,这倒也是!但想了想,仍觉得不妥,于总,他们掐让他们掐,咱们找啥麻烦?万一搞错了,北柴和孙和平能饶了咱吗?

  于文发把材料往王艺全面前一推,所以呀,这些上访材料你去复印一份,送孙和平看,别说是我让送的,把北柴的十五万顺便拿回来!

  王艺全晃着手上的材料,请示,于总,万一孙和平愿意为这份材料出个高价呢?比如给咱五六十万?咱和马义的行动是否能停止?

  于文发手一摆,不要见利忘义!说好十五万就是十五万,多一分都不要!给我明确把话带给孙和平,只要咱《人民证券》记者调查属实,我们和马义一定行动!孙和平这小子不是很牛嘛,一直和我大谈资本的力量,这一次,我得让孙和平和北柴领教一下新闻的力量了!

  王艺全说,于总,人家孙和平现在态度变了,给咱这么多广告!

  于文发哼了一声,我心头这口恶气还没出尽哩,你就这么办吧!

  这事是星期一发生的。星期二,王艺全在马义的陪同下到北方重工签下了二十万元的广告合同,并当场拿到了二十万元的现金支票。于文发见到了真金白银,当天下午派出两位记者拿着上访材料,到K省国资委采访。星期三,孙和平亲自打来电话,请他和《人民证券》副总们到北郊风景区北柴集团驻省城办事处吃饭,被他回绝了。孙和平只得在电话里解释,说是此事已解决,北柴刚补交了五千万地款。星期四,两位记者回来汇报,说国有资产流失属实,但究竟是五千万还是六个亿,北柴集团和上访员工双方争执不下。北柴最初想补交三千万了事,但K省不同意,北柴没办法,又被迫补交两千万。这一切说明,要做的新闻由头确凿存在。于是,在周五报纸上,马义正式发难,一篇题为《蚂蚁们在怒吼——国有资产在体制性贿赂下流失》的文章发表,同时发表的还有记者的报道《五千万,还是六个亿?》。

  文章见报的当天,孙和平再次打电话来,这回不是请吃饭了,而是赤祼祼的威胁,责问于文发和《人民证券》想干啥?为啥抓着一件已解决的小事大做文章?是不是想吃官司了?声称,将考虑采取法律行动。于文发也不客气,回敬道,我和《人民证券》一定奉陪到底!国有资产不容侵犯,再强大的资本力量也必须接受舆论的监督。孙和平又软了下来,问,于总,你知道不知道马义的身份?他可是北方重工的独立董事,你们别受骗上当!于文发心中一阵窃喜,也缓和了口气说,孙董,我们不会上谁的当,只是就事论事,保持公正客观。如果你们对北重和杨柳有啥话要说,或者发现了马义他们有啥见不得人的阴谋,我们也会发表你们的文章。孙和平态度这才变了,那好吧,于总,我们还是得尽快见个面,消除一些误解。其实,你应该知道,上次股改博弈后,我一直要求下面注意和你们《人民证券》的关系。于文发说,这我已经充分注意到了,所以,请别怀疑我公正客观的立场。

  真有意思,一直牛皮烘烘的孙和平,现在不牛了,马义的文章和记者的报道击中了他的要害。资本在新闻和舆论监督面前,终于低下了高昂的头颅。现在可以考虑会面了。对这种凶险的资本大鳄,必须知道啥时使用新闻和舆论的鞭子、啥时妥协退让,否则必将两败俱伤。

  然而,让于文发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这一回,他和马义竟捅了个大蚂蜂窝。K省副省长兼国资委主任汤家和看到《人民证券》的文章和报道后,竟在周六即九月一日夜里仓皇出逃,经香港中转飞往加拿大。逃跑前,他还给新任省委书记王汝成留下了一封长信,说是夫人在加拿大身患重病,需要他去照顾,他已来不及等到十九天后退休,只得不辞而别。信的最后,竟还提出了对K省下一步改革的十点建议。

  汤家和出逃的消息一经传出,正大重机三百多名一直上访不断的老员工如梦初醒,极其愤怒,把刊有马义文章和记者报道的《人民证券》贴在大木牌上举着,冲进了正大重机制造公司,和奉命前来维持生产秩序的警察发生了激烈冲突,酿发了震惊全国的“九三”流血群体事件。事件导致十六名警察和三十三名员工受伤,两名员工在冲突中死亡。

  九月三日是又一个星期一,大盘强劲上涨,冲上5300点,北方重工上涨百分之五,北柴集团却盘中一度跌停,收盘仍放量暴跌百分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