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名侦探柯南系列青山刚昌布登勃洛克一家托马斯·曼恶魔总裁的专情告白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下卷 第五十节

下卷 第五十节

  刘必定想到了汤家和会逃,却没想到正大重机会酿发流血死人的严重事件,更没想到这一事件会影响到北柴集团的股价。事实上,看到上周五的《人民证券》,他就在公用电话亭给汤家和通了个电话,让汤家和注意一下《人民证券》第三版。汤家和说,不用注意了,有人打过招呼了,是散席离场的时候了,你老弟多保重吧。他听罢,默默挂上了电话,当时就猜到,汤家和说的有人,很可能是K省刚退下来的省委老大,没那位前任省委书记罩着,十个汤家和也早该进去了。

  后来的一切顺理成章发生了。正大重机试车场上的鲜血和尸体与他无关,但北柴股价和他有关,这涉及他巨大的利益。九月三日星期一,开盘时还正常,北柴甚至还随着大盘对5300点的突破,一起跟着上冲了半小时。后来就不对劲了,大盘强劲依旧,北柴集团股价却像喝了泻药似的,一路下滑,从上涨百分之三到被大量抛单打至跌停板。

  刘必定当时并不知道发生了啥,觉得自己有获取孙和平的内幕消息的渠道,不应该有啥闪失。况且,北柴股价高位盘整这么久,终于落了下来,便下令各路操盘手同时吃进跌停板上的封盘,把一亿一千多万元资金在不到一小时内扔进了股海。也正因为他各分仓席位的吃进,收盘时北柴跌停被打开了,以百分之八的跌幅,收报五十七元零四分。

  收盘后,刘必定打电话向孙和平了解情况,这才知道正大重机发生了流血冲突。但孙和平强调,这对生产没影响,这么暴跌是非理性的。孙和平判断,杨柳的北重有可能打压出货,还把北重三千多万股的来由说了一下。刘必定想想也是,只要生产没受影响,股价咋跌下去的还会咋回来,况且,杨柳和北重手上的股票扔完后也没有打压筹码了。

  没想到,今天大盘以5333点高开,北柴却跳低近两角开盘。嗣后,大盘回落整理时,北柴更跌得飞快,转眼间下跌百分之五。而孙和平偏在这时来电话说,市场上的种种传言毫无根据,根本不存在当年转让无效的问题。果真如此的话,现在又是吃进的机会了?便又抄起电话下令给各路操盘手继续逢低吃进。这一吃就吃到了临近收盘。收盘前半小时,不知是哪几路基金机构要夺路逃命,竟然抛出了一千多万股筹码,再次将北柴一巴掌打进了跌停板。北柴的跌停价是五十一元三角四分。刘必定不敢再吃了,紧急下令收手,但仍然下去了近两个亿。

  北柴的跌停一直维持到收盘。这日大盘情况也不是太好,在短线获利盘的打压下最终失守5300点,报收5265点。和北柴集团同类股票大都在进行高位调整,北方重工报收六十一元,也跌了约百分之二左右。

  情况肯定不对头。刘必定盘后分析认为,昨日北柴的跌停可以理解,今天的跌停有问题。让妹妹刘必英一了解才知道,今天跌停板上的抛盘全来自K省机构扎堆的营业部。刘必英说,市场传言不是毫无根据的。据内部消息,K省新国资委主任已在昨天到任的会上表明了态度,要对在汤家和手上造成的所有国有资产流失一追到底……

  刘必定这下子真有些紧张了,孙和平和北柴股份吃进正大重机能不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吗?这次正大花园城的地不就经他手从三亿八千万元变成了五千万元吗?这次肯定要被追到头上。如果像土地一样,补点款倒也罢了,最可怕的是宣布当年的转让协议无效,股东权益大量缩水,那还有的跌呢!忙打电话找孙和平问情况,把自己的担心说了。

  孙和平这才承认道,必定,这种最坏的结果不是没可能,我算了一下,也许会造成一百亿左右的权益损失。所以,我才来亲自公关。

  刘必定气得大骂,孙和平你他妈不混蛋吗?既然知道有这个可能,咋不和我说清楚呢?我今天又下去了近两个亿,三个亿没了!我子弹打光了咋办?我们可是有口头协议的,你们有义务配合我操盘!

  孙和平直叹气,我知道,我知道,必定,你别急,我和田野正在想办法!转让无效只是一种可能,并不等于一定如此!哦,对了,明天我们就要对冲突事件和相关市场传闻发公告了,要不,你就先趁公告辟谣先减点仓吧!在我们没有真正的利好消息之前,也别硬托盘了。

  刘必定没好气地道,这还要你说?他妈的这次真让你们坑死了!

  在北柴集团上的操盘失利,让刘必定心情很不爽。妹妹刘必英偏在这时找茬儿:趁张曼丽一整天在外面看房买车的机会,警察似的追问张曼丽的来历。刘必定支支吾吾不肯说,觉得不太好说。刘必英可不是孙和平,知道他入狱前后的一切底细,他贞洁爱情那一套骗不了妹妹。

  收盘后,刚谈完正事,妹妹又一次追了上来,问这位张曼丽小姐到底是咋回事?刘必定这才很无奈地对妹妹说了实话,说是出狱后在K省经汤家和介绍认识的,但没敢说张曼丽原本就是汤家和的小蜜。

  就这样还把刘必英吓得叫了起来,哥,你也真够胆,刚认识就把这傻B带到这里来了?还让她知道了咱们这么多秘密?你找死啊?

  刘必定很不耐烦,找死也是我死,你操啥心,该忙啥忙啥去!

  刘必英不走,哥,我问你,这又买房又买车的,都是谁的钱?

  刘必定说,反正不是你的钱,没损害你的利益,我劝你少管!

  刘必英非要管,你和祁小华离婚了,我不管谁管?我就觉得张曼丽不太对头!看她在你面前那个样子,像个乖乖女似的,你说句啥话她马上打进电脑记下来。还和我们的操盘手说:你的天才、智慧和胆略不是我们常人能理解的,能有幸和你在一起,大家应该感到幸运!

  刘必定怔了一下,哎,你听她和谁这么说了?哪一拨操盘手?

  刘必英说,就是正义道的那拨操盘手,我新聘的,她跑去瞎训话。

  刘必定笑了,英子,如果你是因为张曼丽侵犯了你的领地,我会提醒她。可曼丽说得没错嘛,这帮小伙子能跟我混上三个月,就是他们的幸运嘛!这三个月学到的东西,肯定要比他们三年学到的都多!

  刘必英哼了一声,哥,你得小心这个张曼丽,保持一些警惕!

  刘必定一脸的不屑,警惕啥?张曼丽可是上帝赐予我的天使。

  刘必英嘴一撅,啥天使?是魔鬼吧,还不如我嫂子祁小华呢!

  刘必定一听祁小华就来火,少给我提她啊,她早不是你嫂子了!

  刘必英也不知是赌气还是玩真的,我还想让祁小华成我嫂子!

  刘必定气坏了,刘必英,你敢胡来我可饶不了你!我就是找条狗来,也不会再要这种背叛过我的女人!她见过曼丽,是我为那三个亿的理财合同去汉江证券时见的,是不是她让你打听曼丽情况的?

  刘必英有些怕了,吞吞吐吐说,她就随便问了几句,我也没多说啥。可……可我觉得她对你还是挺关心的!所以,我就想……

  刘必定知道妹妹想说啥,桌子一拍,你啥也别去想,该干啥干啥,明天准备对北柴斩仓出货!我得考虑出货方案了,去,去,去!

  刘必英仍不走,可怜巴巴地说,哥,你也别多想,我知道,你身边也需要有个女人照顾。你真不愿和祁小华复婚,我给你物色一个年轻漂亮的,保证不比张曼丽差。等你腻歪了,我就再给你换一个!

  刘必定怕张曼丽突然回来,听到这样的话不好,只得作揖讨饶道,我的亲妹妹,姑奶奶,你就饶了你哥行不行?这话让曼丽听到好吗?你们以后还能和睦相处吗?你和曼丽处长了就知道,她人不错!

  刘必英这才说,哥,你放心,这话张曼丽听不到。早上出门时我就和她明说了,今晚八点前别回来,我有重要的事得和你谈谈透。

  刘必定很吃惊,咋的,刘必英,你是一定要把张曼丽赶走吗?

  刘必英眼泪汪汪说,哥,我希望她走!在你最困难的时候,不是张曼丽在你身边,是我在你身边,一次次到监狱探监的是我!在这四年里忠实执行你指令的也是我而不是她!她凭啥现在拥有了你?甚至取代了我的位置?哥,你还有没有良心啊你!说着,哭了起来。

  刘必定明白了,妹妹是怕张曼丽将来取代自己的位置,便笑了起来,你看你,都想到哪儿去了?张曼丽咋会取代你呢?这如果不是祁小华挑拨,就是你小心眼想偏了。你是你,张曼丽是张曼丽,完全是两回事!在这个世界上,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我一手抱大的亲妹妹!

  刘必英眼泪一抹马上撒娇,哥,那你让她走!我和她谈了,她只要走,我就送她二百万!她说只要你说句话,她一分不要明天就走!

  刘必定愣住了,真不知和妹妹说啥才好。他当真能由着妹妹这么乱来,让张曼丽就此一去不回头?这可是上帝赐给他的尤物啊!可却没法和妹妹说,只道,英子,我再强调一下,你们是两回事!我们之间是兄妹,你的私生活我从不过问,过去是这样,以后还是这样。而我的私生活,你也不许过问,你若真逼张曼丽走,那我只能让你走。

  刘必英眼里立即又汪上了泪水,一声凄切的叫唤,哥……

  刘必定像没听见,继续说,语调低沉,既诚恳又威严,英子,我当然不希望你走。这场大牛市中的草船借箭之战,得你帮我主打,将来掌管核心经济秘密和渠道的,仍然是你和我,我不会让曼丽参与。但是我决不允许今天这种事再发生第二次,除非哪天我要让曼丽走!

  妹妹没办法了,沉默半天才说,那好,既然你新鲜劲还没过!

  刘必定不知道这是不是新鲜劲的问题?也许是,也许不是。便也没争辩,只道,那你向张曼丽道个歉,还有,不许和祁小华再来往!

  这晚,张曼丽过了八点还没回来。刘必定有些急了,怕张曼丽因妹妹的伤害,赌气不回来了,甚至就此一去不回头。便给张曼丽打了个电话。电话通话音响了没几声,张曼丽就接了,说她刚在一家小餐馆点了菜,正吃饭呢。刘必定放心了,要张曼丽吃过饭尽快回来。九点多钟,张曼丽回来了,进门时仍满面笑容,没提刘必英一句,只说这一天又是看房又是看车的,弄得太晚了,就在外面随便吃了点儿。还问刘必定吃了没有?刘必定说,也随便吃了点儿,最后大餐等你上呢。

  张曼丽一听就明白,往刘必定怀里一倒,现在吃,还是等等?

  刘必定抚弄着张曼丽的秀发说,等等吧,你在外面跑了一天,也得歇一歇。又问,哎,曼丽,你咋还是四处看呢?都还没定下来吗?

  张曼丽说,我挺犹豫,两部好车加房子,怎么也得上千万啊!

  刘必定手一挥,上千万咋了?钱就是让人花的,不花全他妈是废纸。奔驰、宝马造出来就是让人坐的,我们不去坐,也会有另外的人坐!

  张曼丽道,哎,我听你妹妹说,这两天买进的北柴浮亏不少?

  刘必定也没隐瞒,是啊,说出来吓死你,浮亏一千六百多万!

  张曼丽花容失色,你不是开玩笑吧?才两天就亏了这么多啊?

  刘必定道,很正常,北柴出麻烦了,明天斩仓浮亏就变实亏了。

  张曼丽想了想说,必定,那咱这车和房暂时还是别买了吧?等等再说好了!反正你妹妹这别墅可以先住着,她的车也能先用着……

  刘必定心里多少有数了,曼丽,是不是刘必英和你说啥了?

  张曼丽摆手笑道,没,没有,你妹妹挺好的,你可别瞎想啊。

  刘必定心里挺感动,张曼丽受了委屈,能这么忍辱负重,不动声色,难得啊!便也不说破,只道,该买的照买,我妹妹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我们得有自己的窝,马上还要有自己的公司!这五亿的账上虽赔了一千六百万,可我那三亿的账上却赚了六千万,这点小钱你还算计啥!停了一下,又不无得意地说,曼丽,知道我第一次贷款三千万都用来干啥了吗?说来你可能不信,一千万买房买车,两千万全送礼送掉了。可送出两千万,我又贷出了八个亿,我们宏远系由此起家了。

  张曼丽偏在这时把话头点破了,必定,这么说,你不会让我走了?

  刘必定一把搂住张曼丽,动情地说,曼丽,我咋会让你走呢?在茫茫人海里,我一人太孤单了。你是上帝派来陪我在刀锋上跳舞的最佳舞伴。刘必英不是,她是我一手抱大的亲妹妹,能陪我走夜路,但不能陪我上舞场。可你能,你的年轻美丽是我财富和成功的象征……

  张曼丽流泪了,必定,我也能陪你走夜路,驱散你的孤独……

  有了张曼丽,便没了孤独,漫漫长夜变得那么值得期待。刘必定双手托起张曼丽年轻美丽的脸,轻轻吻去了张曼丽眼角的泪水,近乎耳语地讷讷说,那么,还等什么?白天的乖乖女又该变成夜幕下的女王了!为你受的委屈,在你的奴隶身上尽情发泄吧!蹂躏我吧,抽打我吧,用你无情的脚踩扁我的躯体和脆弱的心!让我臣服于你的淫威和淫荡。让我啥都不说,啥都不想,忘掉白天的一切紧张和烦恼,忘掉这个躁动不安又充满危险陷阱的世界,变成一股轻烟随风飘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