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易中天杂文集锦易中天丘比特的水晶坊小米拉红杀谢天鬼斧神功南湘野叟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下卷 第五十一节

  该来的事总是要来,该走人的总是会走,想挡也挡不住。王小飞要投奔孙和平去拿北柴的高薪,裴小军上任时就和他交底说了。现在要走也在预料之中,但王小飞突然说走就走,却又在他的意料之外。

  星期三早上一上班,王小飞就带着份打印好的辞职报告,闯进了他的办公室,把报告往桌上一扔说,杨董,我要辞职。杨柳最初的反应很强烈,积压已久的恼怒在看完辞职报告的一瞬间爆发了。当时王小飞站在他办公桌对面,他指着王小飞的鼻子本能地一通呵斥。要王小飞自己想想,是咋着一步步上来的?他和北重集团哪点儿对不起他?王小飞啥也不说,既不争辩也不发火,待他训斥完了,才冷冷说了一句话,杨董,我这个报告你和裴总批也好,不批也罢,反正我是要到北柴集团去了!说罢,头都不回地甩手出了门,杨柳气得浑身直哆嗦。

  你就是争一争,吵一吵,把心里话说说也好啊!可这混账的王小飞,竟然就这么甩手走了,都不如当年的孙和平!孙和平还知道做做表面文章,最后时刻还口口声声要摆正位置呢。王小飞连表面文章也不做,一个立正向后转,就公然打着背叛的旗帜,投奔孙和平的猴山了,而且是在猴山正着火的时候。王小飞对孙和平够意思,明知山有火,偏向火山行,孙和平承诺的七百万元年薪的力道难道就这么大吗?

  冷静下来再想,却又对王小飞多少有些同情和理解了。在市场化条件下,七百万元年薪难道没力道吗?干同样的事情,王小飞凭啥非要在北重集团拿八十万元不到的年薪?再说,北重集团是王小飞的吗?搞好搞坏和王小飞有关系吗?没有嘛!甚至和他这位董事局主席兼党委书记也没关系。省委一纸文件,周到走了,裴小军就来了。哪天再来一纸文件,让他走,他能不走?如果说王小飞是背叛,那他不也在做背叛的准备么?JOP的亚洲动力正在全球范围物色大中华地区管理团队,国际猎头公司不是已通过他在美国的女儿找到他了吗?他虽然还没答应,可迄今为止也没回绝啊!今天是王小飞,没准儿明天就是他。

  杨柳的心情由此变得复杂起来,不知不觉地站在王小飞的角度思索起来:裴小军虽说为集团争取到了参照北柴标准设计高管激励方案的政策,但最终咋激励还是个未知数,尤其是正大重机事件爆发后就更难说了。王小飞与其留在北重干等这碗空心汤团上桌,真不如直接参加北柴现成的宴席了。而裴小军代表集团承诺给王小飞的宁川路机董事长或者北方重工副董事长,可能反倒引起了王小飞的警觉。就算王小飞不警觉,孙和平也会适时提醒。只要北柴的大门开着,孙和平在那边招手,王小飞迟早要走。今天又公然摊牌了,再无挽回余地。

  因此,把裴小军叫到他办公室,商量王小飞辞职问题时,杨柳情绪已安定下来,表态说,这个人既然留不住了,还是让他走吧。裴小军不同意,没骂王小飞,倒大骂起了孙和平,说孙和平承诺过不要王小飞的。杨柳不屑地说,我早就告诉过你,孙和平的承诺不可信,你还要我瞧着,现在瞧见吧?孙和平真能信守诺言,王小飞就走不了。

  裴小军便当着他的面,拨通了孙和平的电话,和孙和平交涉,开口就是责问:孙老师,你这人咋回事啊?说话算不算数?上次一起喝酒谈判时,你和田总是咋承诺我的?王小飞今天咋把辞职报告送上来了?裴小军为了让杨柳也能听到孙和平的回话,说罢,按下了免提键。

  孙和平的声音马上响了起来,对,对,裴总,我是承诺过的,可你看看今天是几号?九月五号了吧?今天已超过我承诺的十天了嘛!

  裴小军一脸恼怒,孙老师,在我的记忆里,十天只是你的最初承诺,后来的承诺不是这样的,是永远,永远不挖我和北重的墙脚……

  孙和平的声音理直气壮,裴总,哪儿有啥永远的事啊?你要永远在平州做我们的主管副市长就好了,这次也不会见死不救!另外,酒场上的醉话不算数嘛,这可是你在平州做副市长时我们之间的约定……

  裴小军气坏了,“啪”的一声挂上电话,骂道,这王八蛋!他和北柴既然这么不讲游戏规则,那好,我们也不必遵守游戏规则了,他挖走王小飞,给我们一个黑虎掏心,咱就还他们一次趁火打劫好了!

  杨柳开始有些朦胧,不知裴小军要怎么搞趁火打劫?听裴小军过细一说才知道,竟是涉及平州钢铁股权的一个大秘密。在此之前,他根本不知道孙和平和北柴已在暗中和平州钢铁第一大股东顾盼达成了股权转让意向,也不知道身为哥哥的顾盼和身为弟弟的顾平,双方关系搞得这么僵,第一大股东顾盼竟一直想借外力给董事长弟弟顾平来一次沉重的打击。而裴小军知道,早在平州副市长位置上就获得了这一宝贵情报。今天,他终于在不遵守游戏规则的情况下说了出来——

  裴小军因为长期在平州工作,还做过两年平州钢铁厂厂长,和顾家兄弟很熟悉。顾氏光辉集团收购平州钢铁厂时,裴小军虽然已经调离,但对内情一清二楚。按出资额说,哥哥顾盼应该做董事长,可顾盼因为做了集团董事长,就把平州钢铁的董事长让给弟弟顾平了。这二年,房地产形势很好,顾盼力主主业转移,集中力量做房地产。弟弟顾平却不同意,一心谋求平州钢铁借壳上市,做大钢铁产业。道不同不相与谋,两兄弟谈不拢只好分手。分手时,平州钢铁开了次股东大会,包括拥有百分之十六股权的平州国资局也派代表参加了。在这次股东大会上,哥哥顾盼惨败,虽身为第一大股东,却连董事都没当上,平州钢铁落入了弟弟顾平手里。顾盼就此萌生退意,既想抽出资金注入房地产主业,又想给弟弟一次沉重打击。就在这时,孙和平主动找到了顾盼,拟公开增发一亿股,用圈来的钱吃进顾盼手上平州钢铁百分之四十二的股权。双方一拍即合,顾盼的股权报价很便宜,仅在净资产附近。

  最后,裴小军说,现在正大重机出了这么大的事,孙和平火烧屁股,正是我们下手的好时候!杨老师,如果你和董事局同意,我今天就和顾盼联系,让他在同等条件下,把手上这百分之四十二的股权转让给我们。我们只要再从其他小股东手上收购百分之八左右的股份,就成了绝对控股股东。孙和平和北柴就算涉险闯过了面前这一关,一亿股成功增发,把钱圈到手了,他梦想中的钢铁和铁矿石的项目也没戏了!

  杨柳听罢,对裴小军苦笑不已,小裴,说你里通外国也许不是事实,可你也太幼稚了!明知道我们集团和下属两大上市公司全是钢铁使用大户,产业链向上游延伸是既定的战略规划,对平州钢铁势在必得,可你为了你所谓的游戏规则,就看着我们走弯路,还一直不说!

  裴小军急忙解释,杨老师,我也矛盾啊!几次想说没说出口。今天不是被孙和平逼着,不知还会犹豫多久,也许永远不说。其实,最早向孙和平建议吃进平州钢铁的就是我!北柴也是钢铁使用大户嘛,也有必要就近控制上游产业链,何况平州钢铁还有铁矿石资源……

  杨柳打断裴小军的话头,那就看着我们走弯路啊?我原以为顾平是董事长,还一直以他为对手呢!顾平的要价远高于净资产,而且为了保住自己的控股地位,只答应部分定向增发,我们谈得真艰难啊!

  裴小军说,现在不难了,顾平的高价股权咱少要些,顾盼手上的低价股权一把全拿过来,一场闪电战就把平州钢铁纳入我们旗下了!

  杨柳想了想,不,小裴,今天你既到了北重集团做了总裁,仗就是另一个打法了!顾平的高价股权我们为啥再要?以净资产的价格争取平州国资局转让股权嘛!小裴,你应该能办到,平州是你的老窝嘛!

  裴小军沉思片刻,杨老师,这倒不一定!据我所知,平州国资局比较看好钢铁产业,所以才在上次投票时支持了顾平,干掉了顾盼。

  杨柳说,我们是顾盼吗?不,我们是国有大型企业集团,平州国资局就算不愿转让股权,你起码得让他们做到投票时支持我们,赞同改组董事会,由我们来入主控盘。这不也是顾盼希望看到的局面吗?

  裴小军这才道,杨老师,那我试试看吧!不过,这得在我们真正把顾盼手上的股权拿到手再说。说早了,透出风声,我们就被动了。

  杨柳说,对!现在的关键在顾盼身上。所以,小裴啊,为了确保闪电战的成功,我们还要做一件事:让顾盼彻底丧失对北柴和孙和平增发圈钱的信心,让顾盼认识到孙和平的钱圈不来了。北柴股价周一、周二两天暴跌百分之十八,今天发公告说,对生产经营无任何不利影响……

  裴小军接了上来,公告我看到了,所以北柴今天高开了百分之四,但抛盘还是很凶,我过来时,高开的跳空缺口已经差不多补完了……

  杨柳道,我要说的就是这个。市场上对北柴不利的传闻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传闻,是说K省国资委有可能宣布当年北柴股份对正大重机的股权转让无效。小裴,那你考虑一下,看是不是有可能把这个最利空的传闻给它变成事实呢?王汝成书记的大秘你不是很熟悉吗?

  裴小军笑道,对呀,该出手时就出手嘛!这个电话我回头就打!

  杨柳见裴小军情绪好了,才又说起了王小飞的事,小裴,我看王小飞还是让他走吧!既然已摊了牌,双方都没退路了,王小飞咋着都会走的。与其大闹一场,让他带着更大的怨气走,倒不如和气分手。

  裴小军又火了,早知这样,我和他谈个屁,白说了那么多好话!

  杨柳说,也许正是你的好话让他警觉了:小裴,你不想想,你是平州调来的,对北柴的情况能没底吗?他不怀疑你承诺的动机吗?况且,我们也不知道孙和平这几天都向他说了啥?没准儿啥都对他说了。

  裴小军点点头,那就让他走吧!他这一走也有个好处,证明我对安邦省长和何新钊书记都没说假话啊,对咱们将来的激励计划有利。

  杨柳心里松了口气,忙说,对,对,这也算是坏事变好事吧!

  裴小军走后,杨柳想了想,觉得自己今天的行为很奇怪:他咋就为王小飞的跳槽做起裴小军的工作了?裴小军会咋想?如果日后有一天裴小军得知他到JOP做大中华地区高管,只怕会认为这是两个背叛者之间同气相求的默契配合吧?便不由得为之惭愧起来……

  正惭愧着,裴小军的电话过来了,汇报说,杨老师,真巧了,顾盼今天正好在省城参加一块地王的拍卖会。刚才经过十八轮激烈竞争,以十二亿的天价拿下了地王。我和顾盼约了中午见个面。杨柳说,在哪儿见?到我们这儿不合适吧?顾盼挺招摇的,目标这么大。裴小军说,这我已想到了,中午一起吃个饭,边吃边谈,顾盼请我们。

  中午,和裴小军同车去吃饭时,裴小军又说,王汝成大秘的电话也打通了,K省那边十分热闹。新到任的国资委主任劲头十足,根本没要省委督促,就已组织力量一一审查这几年的国有资产转让合同了。杨柳不禁兴奋起来,好,好,让他们重点审查一下正大重机,你那个孙老师总是无利不起早的,这次撞到枪口上,也该好好吐次血了!

  就这么一路谈着,到了顾盼请客的香港大酒店罗马厅。顾盼已先一步到了。见了裴小军就笑着说,裴市长啊,一听说你调到北重做总裁,我就推测你会甩了孙和平和北柴,带着北重过来拿股权。可没想到,你老弟让我等了十几天。裴小军也呵呵直乐,我今天不还是过来了吗?正大重机出事了,北柴的增发圈钱困难了,我得给顾大哥排忧解难嘛!看,我还把我们杨主席请出来了。顾盼忙不迭过来和杨柳握手,杨主席,久仰,久仰,我这个体户能请到您这位国资大腕,实在是很荣幸。杨柳笑道,顾总,你是不是讥讽我啊?我哪像你,一把扔下十二亿,拿下了省城地王,祝贺,祝贺,热烈祝贺!裴小军又插上来,顾大哥,杨主席今天亲自出面,说明北重的重视程度啊!杨柳便又对顾盼说,正大重机这么一闹,北柴没钱吃进你手上平州钢铁的股权了,小裴和我一说,我就表了态,顾总这个忙得帮,北重用不着圈钱!顾盼说,所以,我在电话里就答应了裴市长,给北柴啥条件也给北重啥条件,决不漫天要价。我既要报去年董事会上顾平的那一箭之仇,也真是急需资金打造我的地产帝国啊!光今天拍下的这个地王就得投入七十个亿!哦,二位快请坐,今天就我们三人,都放松了谈。

  杨柳和裴小军坐下了,一场带有趁火打劫性质的谈判迅即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