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露水红颜张小娴碟形世界5:实习女巫和午夜之袍特里·普拉切特原来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下卷 第五十二节

  情况比孙和平想象的还要糟糕。九月四日傍晚,他和田野赶到正大重机后,连夜轮番做工作,好不容易稳定了任延安的情绪,阻止了任延安的自首。省纪委却在第二天,即九月五日上午,突然对任延安采取了“双规”措施,几乎是当着他的面带走了任延安。当时,孙和平正主持召开正大重机班子会议,讨论对“九三事件”的善后处理以及如何稳定员工情绪。他还没讲几句话呢,任延安就被人叫了出去,嗣后就不见了。直到散会,正大重机刘书记才正式向他和田野汇报了这事。

  田野一听就火了,这么大的事,我和孙董在这里,咋不打个招呼?

  刘书记说,就是,我向纪委的同志提了,他们说,没这个必要。

  田野脸涨得通红,没必要?好,好,我这就找他们纪委书记……

  孙和平及时阻止道,田总,你找啥?老任组织关系在K省,K省纪委要立案审查他,既可以和我们打招呼,也可以不和我们打招呼。

  刘书记忙说,对,对,孙董,这意思,纪委的同志也说了……

  孙和平赶走了刘书记,老刘,你忙去吧,我和田总还有事要谈!

  刘书记走后,孙和平才叹着气,对田野说,田总,你傻呀你?人家查的仅仅是老任吗?就没有你我啊?咋会和咱们打招呼通气呢?!

  田野仍不服气,查,查吧,他妈的,我看能查出多大的事……

  孙和平有些担心,田野,你可注意情绪啊,先别说这牛话!像你我这种人,说没事是没事,想要你有事你肯定就有事,现在姿态要低!

  田野本来胆子就小,经他这么一吓,不做声了。过了一会儿,又想了起来,对了,任延安不是说要自首么?这咱得替他证明一下啊!

  孙和平又阻止了,蠢!老任不是已经让我们说服了吗?还要我们去证明啥?证明国有资产流失啊?我这不是要坑老任,而是协助老任。如果老任顶不住了,要求我们帮他证明,我们再去证明也不迟。哦,对了,你赶快给王小飞打个电话吧,让他尽快到正大重机报到……

  这个电话一打,第二天,也就是九月六日,王小飞火速到位。孙和平和田野代表北柴集团,当天下午就宣布,由王小飞出任正大重机制造公司总经理。正大重机一班人都很吃惊,尤其是那位梦想主持工作的刘书记,跑到他和田野面前嘀咕说,王小飞过去是北方重工的董事长,现在是北重集团副总裁,一直是我们的对手,他来做我们的总经理,靠得住么?孙和平没多说,只道,靠不靠得住,不是你们考虑的问题。田野也说,在这种非常时期,你们要全力协助王总做好工作。

  九月七日,一直不愿和他们照面的国资委新主任吴树成,在他们七八个电话的催促下,终于吐口了,同意下午在国资委和他们见一次面,听听情况。国资委的人在电话里特别申明,仅是听听情况而已。

  这又不是好征兆。同车去国资委见吴树成时,田野说,新主任八成是要和我们保持距离哩,请客送礼这类公关手段恐怕都使不上了。

  孙和平道,你还敢想请客送礼啊?人家愿意听听情况就不错了。

  田野直抱怨,你说老任和正大重机这帮人是咋回事啊?方方面面的关系咋就这么不注意?吴树成又不是今天才突然冒出来的,咋就没人和他扯上点关系呢?害得我们这么被动,见他比见中央领导还难!

  孙和平道,现在抱怨有啥用?做最坏的思想准备,去据理力争吧!

  不料,K省国资委的这位新主任连据理力争的机会也没给他们。

  到了国资大楼,他和田野被引进会客室刚坐下,吴树成就端着大茶杯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两个人。吴树成一脸寒霜,边走边对那两个人交代……有疑问的合同全要查清楚,这还要请示吗?我在会上还没说明白吗?回头告诉他们,相关评估专家这几天就到位了!说着,在正对着门的长沙发上坐下。田野忙站起来打招呼,哦,吴主任……

  吴树成挥了挥手,像对待自己的下属似的,坐,坐吧!看了看他们,问,二位想必就是孙和平董事长和田野总经理吧?北柴集团的?

  田野这才又指着孙和平介绍说,吴主任,这位就是我们孙董事长!

  孙和平强做笑容,站起来,准备过去和吴树成握手。吴树成却又挥了挥手,坐,孙董事长,您请坐,别客气!又对那两个人交代,你们做一下记录吧,把孙董事长和田总经理说的情况都如实记录下来!

  这种气氛很不利于会谈,可却又不能不谈,也只好谈了。孙和平主谈,田野在一旁补充。从他们在任延安家门口程门立雪的事实,到打造一个伟大民族企业的构想;从简杰克和DMG八个亿的报价,到北柴股份七亿五千万成交的缘由。这其中自然无法回避汤家和,孙和平便也没回避,对汤家和大加声讨,说是汤家和正因为没能在这过程中捞到好处,所以出逃前还刁难北柴集团,硬让北柴补交了五千万地款。这么一来,北柴实际受让价已是八个亿,正是DMG的报价。

  吴树成不动声色地插了一句,DMG的报价不是标准,就算当年DMG八亿拿下了正大重机,也仍在我们审查范围中,你们接着说!

  孙和平和田野又顽强地说了下去:北柴股份入主正大重机后如何实现了双赢,这二年如何飞速发展,以及被合并上市后的正大重机为K省贡献了多少税收,多少GDP,等等。吴树成却除了上面那句简短插话,再没多说过一句话,只是听。听的过程中时不时喝口茶,或者在笔记本上记几笔。当领导的没话,两个下属就更不敢有话了,设想中的激烈交锋和据理力争都没发生,只他和田野一唱一和的独角戏。

  该谈的全谈完了,吴树成起身道,孙董事长、田总经理,你们说的这些情况,我们在审查合同时会适当参考。今天是不是就这样啊?

  孙和平只好站了起来,赔着笑脸说,吴主任,在审查过程中,需要配合的,我们一定全力配合。但北柴是在香港和内地两地上市的股份公司,现在市场上传言很多,股价波动很大,甚至有谣言说,当年的转让合同有可能无效。今天,我们希望您和K省国资委能有个态度。

  吴树成脸上毫无表情,我的态度很明确,K省国有资产在汤家和手上流失了一百多亿,我要全部追回。流失不超过合同额百分之五十的,连本加息补交转让款;超过合同额的百分之五十,原则上就是无效合同了。说罢,拿起茶几上的大茶杯,径直往门外走,边走边说——似乎故意说给他和田野听的:我不怕哪家公司和我打官司!我现在不但组织了资产评估专家小组,而且马上还准备聘请一批律师,成立法律顾问小组!

  这还有啥可说的?回去等着和这位新主任打官司好了。K省国资委如果真宣布当年的股权转让无效,他和北柴集团除了法律诉讼,怕也别无他途了。可这话却没法在吴树成面前说,吴树成今天讲的只是个大原则,你可以认为他是威胁,可他却没明确说是针对北柴的,在整个说情况的过程中,他一直也没态度,有啥理由和他争、和他吵?

  回去的路上,正想着和K省国资委进行法律诉讼的问题时,又意外地接到平州钢铁大股东顾盼的一个电话。顾盼问他在哪里?是不是在平州?孙和平回答说,不在平州,正在K省正大重机处理事。顾盼应该知道是啥事:九三事件风声这么大,顾盼不可能不知道。但顾盼没问,只说他自己的事。道是他刚在省城十二亿拍到一块地,整个项目要投入八十多个亿,急需资金。孙和平本能地觉得事情不对头。

  果然,顾盼接下来说,猴哥,你快回来吧,把咱们的事定一定!

  孙和平说,顾老大,咱们的事还有啥要定的?意向合同不是签了吗?合同上不是说了么?北柴的增发款一到,你搂银子,我拿股权。

  顾盼说,猴哥,我的项目等不及啊!股市是牛市,楼市也是牛市嘛,时间就是金钱!我希望你们能在一周内先付二十亿转让款给我。

  一周内二十个亿?顾盼的口气咋变得这么大了?是不是裴小军代表北重许给顾盼这个条件了?顾盼是裴小军介绍给他的,因为王小飞跳槽的事,他狠狠得罪了裴小军,裴小军能不反击?孙和平不无沮丧地想,他可能又在细节上犯了错误。当年因为这种错误,被杨柳掐住脖子,直到后来吸收合并希望汽车,才获取了完全自由。这次搞不好又栽在裴小军手上了。于是便问,顾老大,是不是裴市长找你了?

  顾盼道,猴哥,别问这么多了,干脆一句话,能先付二十亿不?

  二十亿不是没有,但他敢付吗?万一增发不成,他和北柴就太被动了。便又说,顾老大,咱们的意向协议可没说要先付二十个亿啊!

  顾盼道,这不是客观形势发生变化了么?一来,我拿下了省城这个大项目,急需资金投入;二来,有人愿意一周内给我二十个亿。猴哥,换位思考一下,你处在我的位置上会咋做?意向毕竟是意向嘛!

  孙和平心里恼怒,却也不好发作,那好,那好,你等我一周吧!

  合上手机,孙和平阴沉着脸,把相关情况和田野说了说。田野苦笑道,那你还让顾盼等啥?咱屁股上的屎一周内就能擦干净了?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考虑增发吗?就算顾盼今天不逼上来,也得缓缓再说了。孙和平说,可顾盼同意了一周,我就拖他一周。田野问,你还指望一周内出现奇迹?孙和平说,我不指望奇迹,可心疼这个项目!平州钢铁对我们不但有长远的战略意义,也是眼下市场炒作的题材。平州钢铁不是有铁矿石么?这是大好的资源概念啊,让刘必定操盘,还不把股价炒到天上去?田野这才想起来,哎,对了,孙董,刘必定那儿得打个招呼了,K省国资委既然是这种态度,再托盘就没必要了!

  谁说不是呢?孙和平没敢直接向刘必定交代,既怕老同学向他打听这些令人沮丧的坏消息,又怕老同学和他研究模范监狱的号子,便打了个电话给投资部,问了问情况。投资部老总汇报说,刘必定真不简单,借公告后的短促反弹,把手上的北柴出光了。虽说没托住盘,却也没造成太大的损失,迄今亏损额在一千万左右。孙和平听罢,不无欣慰,指示说,那你告诉刘必定,先停止托盘。这个五亿的账户,你们投资部要监管好,不能让刘必定动用我们的资金乱买其它的股票。

  这日,央行再度宣布提高准备金率,大盘以5381点高开,一路低走,报收5277点。北柴集团跌百分之五,收于四十六元三角。北方重工跌百分之三,收于五十三元四角。但香港市场相对稳定,两只股票全天横盘。

  晚上,孙和平和田野请正大重机新任总经理王小飞吃了顿饭。席间,把相关情况说了。王小飞像似早已有数,婉转指出,现在的关键是如何摆平K省,稳住局面,而稳住K省局面的筹码在汉江。王小飞建议他和田野别在K省泡了,而应速回汉江,带着一种哀兵必胜的信念去找赵安邦做次汇报。别管赵安邦愿不愿见,想法堵到就成。

  这其实也是孙和平的想法,要挺过这一关,尽快渡过危机,也只有这一招了。于是,晚宴结束后,孙和平和田野商量,准备次日一早直飞汉江省城。不料,刚商量完,还没让下面订机票呢,刘书记就来了个电话,吞吞吐吐说,刚接到K省纪委电话通知,希望他们明日上午到省纪委去一趟,配合有关部门的调查工作。至于调查谁?是汤家和,还是任延安?刘书记不知道。要他们去配合省纪委,还是中纪委?刘书记也不知道。如果不去又会有啥后果,刘书记就更不知道了。

  这日夜里,孙和平和田野在宾馆的各自房间都睡不着了,彼此有许多话要说,又不敢用电话,怕电话有监听。便一会儿你找我,一会儿我找你,楼上楼下来回窜了好几趟。最后一次,二人站在宾馆落地窗前,田野说,我明白了,有人就是在这种时候撞破玻璃跳下楼的。孙和平心里虽紧张,在田野面前却不愿暴露,只道,不,绝望的时刻还没来到,也就是配合调查嘛。田野后悔莫及,早知如此,当年何必非要压那五千万?!孙和平说,就算付了八个亿,人家该查还要查,这话吴树成不是说了嘛!你想啊,简杰克是啥主?他报八个亿就是真实的资产价格了?正大重机的饺子最后是烂在咱们肚子里的,它到底值多少钱,咱心里没数吗?田野说,就是嘛,简杰克和DMG的并购,哪次不造成国有资产流失?要是都这么认真查的话,大家都别活了。孙和平说,所以呀,这里的关键不在于是否造成了国有资产流失,而在于人家是不是认真查。不查没事,一认真查准有事。田野无话可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