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天下徐贵祥女王与狼帮风千樱侦探伽利略东野圭吾错嫁良缘之洗冤录浅绿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下卷 第五十三节

  正大重机的流血冲突发生后,赵安邦接到了王汝成两个电话。

  第一个电话是通报情况。不仅是事件本身的情况,还有背后复杂诡秘的政情。据王汝成透露,这起事件的爆发绝非偶然,K省的官场腐败相当严重,引起了中央的密切关注。前任省委书记生活糜烂,涉嫌受贿,被中纪委带到北京审查,其手下副省长汤家和却在他被带走的当天就逃到了境外。王汝成感慨不已,安邦省长,你看这帮家伙厉害不厉害?仗越打越精了,消息灵通得很啊,你稍有闪失,他就成功着陆了。这种事一出,我们的老百姓能不恼火么?不群访闹事才怪呢!

  赵安邦说,既然如此,你们咋还往正大重机派警察啊?汝成,你们这是反应过度呢,还是……却没再说下去。今非昔比,王汝成现在不是他的部下了,是省委书记,封疆大吏,自己不好再说三道四的。

  王汝成气道,是啊,是啊,这也正是我恼火的地方!我们有些同志威权政治搞惯了,我在常委会上把问题提了出来:这次派防暴警察是哪一级批准的?是滥用了警力,还是警力使用过度?这事我得查!

  赵安邦说,对,是得好好查一查,不能这么激化矛盾嘛!你现在是K省最高领导,有这个责任,也有这个权力。汝成啊,我们可不能给老百姓一种感觉,好像我们这个政权已堕落成了人民的对立面。

  王汝成却又道,不过,安邦省长,我们的分配制度上恐怕也有些问题。哎,你们是咋搞的?咋就让北柴集团高管拿这么高的薪酬?董事长、总经理的年薪等同于一位普通劳动者几百年的总收入合理吗?

  赵安邦说,要我说也不合理,但不是我们搞的。北柴集团是国际化程度很高的上市公司,高管的薪酬标准是薪酬委员会定的。说这话时便想起了北重的高管激励方案,心里不禁暗暗叫苦,觉得此前对裴小军的承诺可能是个大错误。王汝成今天无意之中给他敲了警钟啊!

  王汝成道,嘿,我还搞错了?原指望你老领导帮我压压他们的薪酬呢!又说,还有个事,你们《人民证券》这次可给我添乱了啊,安邦省长,你是不是能打个招呼,让他们以后不要再报道正大重机了?

  赵安邦一怔,问,《人民证券》的报道是不是和事实有出入啊?

  王汝成道,现在没法下结论,都还在查嘛,包括国有资产流失。

  赵安邦说,好,那我和省委宣传部打招呼吧,让《人民证券》少跟着瞎掺和!又明确表态说,北柴集团横跨三省,总部又在汉江,现在这种时候,只要有啥需要协调配合的,我们汉江一定会全力以赴。

  王汝成连声向他道谢,后来又说了些别的,便结束了这次通话。

  在这个电话里,王汝成除了质疑北柴高管的薪酬,根本没提到孙和平。但赵安邦敏感而及时地想到了孙和平,觉得正大重机事件多多少少会和这个不安分的孙猴子有关系。如果没关系,孙和平不可能一再给他、给他秘书打电话。果不其然,五天之后,王汝成第二个电话过来了,开口就问,安邦省长,贵省的那位孙和平是哪片林子的鸟啊?

  赵安邦说,哦,平州林子里的鸟啊,从困难企业平柴厂起家的嘛!

  王汝成说,我在汉江时,咋就没一点印象呢?也没听你说起过。

  赵安邦说,那时孙和平还潜龙在渊,没浮出水面呢!别说你,我也没注意到他。他是前些年我们搞几大集团时冒出来的,是个能人!

  王汝成讥讽说,确实是个大能人啊,这个孙和平,两年前对正大重机的一次并购,啊,就让我们K省的国有资产流失了一百多亿哩!

  赵安邦大吃一惊,汝成,你开啥玩笑?一百多亿是啥概念?整个正大重机全部资产加在一起怕也没一百多亿吧?你这账是哪儿来的?

  王汝成振振有词,我们国资委报上来的啊!正大重机不是被吸收进北柴集团整体上市了么?我们的股权折算成目前的市值就是一百多亿嘛!而孙和平当年只向我们国资委支付了七亿五千万转让款……

  赵安邦明白了,打断王汝成的话头道,汝成,这我可得给你较较真了。账有这么算的吗?举个例子说吧,如果你们当年卖给孙和平一筐鸡蛋,孙和平把它发展成了一个养鸡场,把养鸡场的股票拿去上市了,你能据此得出结论,说给你造成了多少国有资产流失吗?荒唐!

  王汝成说,安邦省长,你认为荒唐,我们国资委主任认为并不荒唐,他在报告中郑重提出,当年转让合同应宣布无效,还不怕打官司。

  赵安邦不悦道,你还挺为这位国资委主任得意是不是?那我告诉你:真这么干了,会后患无穷。孙和平和北柴真落得这么个下场,日后谁还敢和你们打交道?谁还敢到你欠发达的K省投资?汝成,今天我不是和你摆老资格,是善意提醒,请你好好想一想当年我们在宁川是咋起步的?如果我们像你今天对付孙和平一样对付投资者,还会有今天这个大好的宁川吗?现在一个宁川的GDP就顶你一个K省了。

  王汝成连连道,是,是,不过,安邦省长,你也别这么激动……

  赵安邦说,我激动啥?孙和平又不是我儿子,北柴集团也不是汉江的国企,我是怕K省和北柴两败俱伤啊!我问你:如果孙和平取消正大重机的销售权,搞集团统一销售,你税源损失会有多大?再如果孙和平把厂子迁出K省,这一万多人的就业问题又如何解决啊?

  王汝成这才讨饶道,安邦省长,这些问题我都想到了,我刚才向你通报的是国资委的意见,不是我和省委的决定。如果我的认识也和国资委主任一样,也太没水平了吧?中央也没必要把我摆在K省了。

  赵安邦哭笑不得,汝成,你就诈我吧,啊?诈成了,你就是省委决定;诈不成,就是国资委的意见。你老弟这几年本事见长啊!我原还说要带汉江党政代表团到K省访问呢,现在看看,还是算了吧!

  王汝成叫了起来,哎,别,别呀!老领导,我还等着你来指导工作呢!还有汉江省劳动密集型产业向我省转移的事,关于这件事……

  赵安邦毫不客气,汝成,咱得一件件事谈了。还是先说贵省国有资产流失问题。正大重机的国有资产在转让时会不会流失?肯定会流失,就是不流失到孙和平和北柴集团,也会流失到其它地方去。流失了多少,就追回多少,我不反对。如果这其中涉及到行贿受贿,就从反腐角度去突破嘛,孙和平若行了贿,你们依法处理,但不能耍赖。

  王汝成道,哎呀,安邦省长,你咋还这么较真?明说吧,国资委的意见我不会采纳。对这事,我的原则很清楚:一是实事求是,充分考虑当时的市场因素,低调处理;二是惩罚那些国资看门狗,人家来买东西,出个低价很正常,你低价卖了就不正常,玩忽职守嘛。有受贿情节的,更得从重处理。哦,对了,正大重机任延安已被“双规”起来了。

  赵安邦说,这位任延安我知道一些。便把当年孙和平在任延安家门口程门立雪的事说了说。说罢问,任延安会接受孙和平的贿赂吗?

  王汝成道,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还真没有这种事,就是《人民证券》文章上说的,体制性贿赂,而这种贿赂又很难定行贿受贿罪。

  赵安邦说,这种体制性问题,恐怕还得在以后的体制改革中逐步解决。又问,照这么说,孙和平和北柴集团也就不存在行贿情节了?

  王汝成道,哎,安邦省长,你们孙和平和北柴没这么干净。他们在受让正大重机股权的同时,给腐败分子汤家和的儿子签了份广告合同,涉嫌单位行贿。我们纪委的同志请孙和平还有一位姓田的总经理配合调查,他们也都承认了。说是汤家和索贿,不给不行。这估计也是事实,汤家和的贪婪无耻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索贿受贿近两亿,搞的女人不下一个连。孙和平说,汤家和临逃前还想再敲北柴集团一把。

  赵安邦心里有数了,这在意料之中。也正因为如此,这几天他才一直回避,不愿见孙和平。便问,对孙和平这事,你们准备咋处理呢?

  王汝成说,还没考虑到这一步呢!汤家和腐败案涉及面大,类似孙和平和北柴集团这种单位行贿的不下二十家,其中还有央企。你说我们怎么办?一个个较真,这些企业不全得罪完了?孙和平又是你手下的爱将,我们就更不会动了,安邦省长,你找他一下,提个醒吧!

  赵安邦道,我不是提醒,是要狠狠敲打!汝成,你是不知道这个同志很牛啊,汉江干部我管不了的,大概也只有他了!便把当年孙和平如何挟市场以令权力的事说了说。汝成,你说我能轻饶了他吗?

  王汝成乐了,哎呀,那好,那好,那你就好好收拾他吧!孙和平是你们的干部嘛,该规你们规,该抓你们抓,反正没我们K省啥事!

  赵安邦也笑了起来,汝成,你想得倒美,孙和平和北柴在你地盘上闯的祸,你倒推个一干二净。哎,你老弟这一手是跟谁学的啊?

  王汝成哈哈大笑,笑罢,认真道,安邦省长,我看就算了吧!为这件事毁了一个能干而成功的企业家,我也于心不忍!尤其你说的程门立雪的事,挺让我感动的。咱们的国企老总要是都有孙和平这种玩命劲头,咱们的日子就好过了。不过,有个话你得给我带到啊:让孙和平和北柴集团出点血,把那批上访员工安抚好了,别再给我添乱!

  嗣后,王汝成又说起了汉江省劳动力密集型企业向K省规模转移,以及双方党政代表团近期互访的事,说了好一会儿,一直说到快下班。结束了通话,收拾公文包下班回家时,赵安邦差不多把孙和平忘了。直到车进共和道,远远看到孙和平哨兵似的守在门前,才又骤然想起这不安分的猴头。好嘛,这猴头又跑到他门口来程门立雪了。

  车在共和道八号门前一停,孙和平忙过来开门,赵……赵省长!

  赵安邦从车里出来,讥讽问,孙猴子,谁派你到我家门口站岗的?

  孙和平抹着头上脸上的汗,带着副哭腔说,赵……赵省长,我……我一定要向您做……做个汇报!可总……总也约不上您啊,只好……

  赵安邦心里愉快着,脸却绷得火石似的,所以,你只好到我家门口堵我了,是不是?可这又有啥用啊?你的事犯在K省,找你和田野去谈话喝茶的是K省纪委啊,你得到K省纪委书记家门口站岗嘛!

  孙和平吓坏了,赵省长,您……您都知道了?这我更得汇报了!

  赵安邦口气严厉,汇报啥?汇报你们向K省前副省长汤家和变相行贿吗?汇报你们如何有能耐,啊?在K省造成了一百多亿国有资产流失吗?孙和平,我一次次警告你,少张牙舞爪,你就是不听!

  孙和平腿一软,要往地下倒。秘书一见不好,忙上前扶住了。

  毕竟是在自己家门口,天又这么热,也不能太过分,赵安邦这才让孙和平进了门。犯了事的孙和平不牛了,小心翼翼地半个屁股坐在沙发上,可怜巴巴地看着他说,赵省长,有些情况您……您也许不清楚。K省的那位跑掉的副省长汤家和太……太贪婪了,他硬要啊……

  赵安邦道,他硬要你们就给啊?不知道这是违法行为吗?不知道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吗?孙和平,你就好好造吧,我可告诉你:监狱大门已经向你打开了!你很有可能和你老同学刘必定在监狱里团聚!

  孙和平咕噜道,刘必定都出来了,我……我进去也没法团聚了。

  赵安邦讥讽说,哟,这么说,我还官僚了?那也好啊,刘必定腾出号子了,你正好进去填坑。我看,你好像已经有这种思想准备了?

  孙和平沉默了一下,赵省长,我……我是有这种思想准备啊……

  赵安邦一怔,心中的愉快消减了不少,冷冷看着孙和平,那你今天还找我汇报个啥呀?啊?咋在门口差点没吓趴下了?说吧,说吧!

  孙和平说,赵省长,我犯的事我准备承担,但我不能接受K省国资委的讹诈!他们真宣布当年转让协议无效,追讨所谓的一百多亿,我和北柴只能拼命了。这里面也涉及到咱江汉省的国有资产啊!

  赵安邦心里不由得一动:这猴头,吓得孙子似的,竟不是为自己犯事,还是为了企业利益。口气这才缓和了,称呼也变了。孙猴子,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了?你虽然制造了K省国有资产流失,却给我们汉江国有资产带来了增值?我是不是该让孙鲁生给你发个勋章?

  孙和平苦着脸,赵省长,您别讽刺我了,我真是心力交瘁!现在市场上传言四起,北柴集团的股价波动很大,迄今跌了近百分之三十……

  赵安邦说,心疼了吧?把你们这帮高管的期权利益跌掉了不少吧?

  孙和平道,是,这是事实,但更重要的事实是,如果K省国资委坚持这种讹诈政策,一场大动荡就无法避免。这不是我和杨柳之间过去的那场内战了,因为涉及到海外股东,官司很可能打到香港、美国、欧洲去。官司打赢了,我们担心K省进行政策性报复,要考虑迁厂;输了,我们当然要报复K省,也会考虑迁厂。这么一来,双方都将元气大伤,对北柴的打击会十分沉重,对K省也没啥好处。

  赵安邦这才认真了,孙和平,你们想到的问题,我也想到了,想得也许比你们还多!实话告诉你吧:国有资产流失一百多亿的说法不会成立,王汝成书记没你想象得那么傻,他们那位国资主任的意见并不代表王汝成和K省省委的意见,你说的这种情况是绝不会发生的。

  孙和平精神为之一振,赵省长,就是说,没一百多亿那回事了?

  赵安邦点了点头,我在电话里已经和王汝成谈过了,王汝成同志的态度很明确:对当年股权转让造成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将在充分考虑当时市场因素的情况下低调处理。现在有个要求,也让我把话带给你:尽快拿出一笔资金,安抚好群访员工,别再给K省添乱了!

  孙和平长长舒了口气,谢天谢地,赵省长,真没想到,您……您已经帮我们做工作了!安抚群访员工没问题,本来我们已经要做了。

  赵安邦没容孙和平高兴起来,又说,孙猴子,这一来,你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吧?回去后好好考虑自己的问题,我会让省纪委找你的!

  孙和平似乎看出了名堂,胆子大了起来,赵省长,您既然和王汝成书记谈过了,就该知道啊,这么干的又不是我们一家,中国特色的潜规则嘛!再说,腐败分子汤家和又那么贪,还真要惊动咱省纪委啊?

  赵安邦故作沉思状,倒也是,你的问题比较清楚,配合K省调查时也主动交待了,不惊动省纪委也行,那就直接到检察院自首吧。

  孙和平眼珠一转,哎,赵省长,你说我真进去了的话,是不是对咱汉江有利呢?现在可是市场经济,我自首进去,不论是按香港法律还是大陆法律,董事长都不能当了,如果上来一个约翰或者琼斯……

  这话让赵安邦及时记起了两年前挟市场以令权力的那一幕,这混账猴头,脏兮兮的猴尾巴已攥在我手上了,还敢拿市场来说事哩。于是,脸一拉,厉声呵斥道,孙和平,你又给我来这一套了是不是?当真以为离了你孙屠夫,我就要吃浑毛猪了?我宁愿上来个约翰或者琼斯,宁愿不要北柴集团的控制权,也要维护市场经济的法治和秩序!

  孙和平这才老实了,赵……赵省长,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赵安邦继续大发雷霆,那你是什么意思?啊?别以为我和汉江省委就收拾不了你了,真收拾不了你孙和平,我这个省长就别干了!

  孙和平几乎要哭出来了,赵省长,我……我……我错了……

  赵安邦不依不饶,两年前我就给你说过,市场经济解放人,也会解放人心中的鬼!你说,你现在到底是人还是鬼?啊?除了这次涉嫌单位行贿,你还犯了多少我还不知道的事?今天都给我说说清楚吧!

  孙和平益发不安,赵……赵省长,这让我咋……咋说呢?现在的市场经济还……还不是真正的法治经济啊!若是认真起来,很多事都……都有违规违法之嫌,您……您要想收拾我,其实很……很容易。

  赵安邦实现了敲打的目的,带着浓重鼻音哼了一声,口气缓和了些,孙猴子,你知道就好,以后就得好好接受教训!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把猴尾巴夹紧些,别总竖在那里当大旗摇!好了,先这样吧!

  孙和平连连应着,狼狈不堪地告辞走了。走到房门口,又回过头问,赵省长,那……那我是不是明天就……就主动到省纪委去呢?

  赵安邦心里窃笑,口吻严肃,该找你时,省纪委会去找你的!

  孙和平走后,赵安邦感觉好极了,这可恶而可笑的猴头,到底还是输给了他手上的权力。孙和平头脑清醒得很啊,说的没错,现在的市场经济还不是完善的法治经济,市场博弈者们只要有机会就会钻空子,别管它是国有企业、股份制企业,还是民营企业。这一来,就给权力带来挥鞭惩戒的机会,市场经济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成了权力经济。但权力的鞭子如何抽打是门艺术:有时鞭子必须立即落下来,以收令行禁止之效;有时悬在半空中不落下来,会比落下来效果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