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恐怖黑唇西村寿行顶尖总裁收服中殷蓝风中玫瑰寄秋局外人阿尔贝·加缪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下卷 第五十四节

  《蚂蚁在怒吼》吼出了麻烦,秦老大怒吼自在情理之中。据于文发所知,事情是这样的:赵安邦省长看了马义的文章和记者报道颇不满意,给常委郑部长打了个电话,要宣传部提醒《人民证券》,不要事情没搞清楚就瞎吼,尤其是对我们兄弟省区的事瞎吼。郑部长放下电话就找主管新闻出版的李副部长,要李副部长查一查,看看《人民证券》这一次是不是出了导向性问题?郑部长既然提到了导向,《人民证券》岂能没有这方面问题?李副部长就查出了导向性问题,及时把秦老大叫到部里劈头盖脸一顿毫无礼貌的训斥,要秦老大对《人民证券》好好整顿,不行就先停刊再说。秦老大挨了骂,自然饶不了他于文发,从省委宣传部一回来,立即把他提溜到办公室先行“整顿”。

  蝴蝶效应就这样产生了。赵安邦一个并不严厉的打招呼电话,经过一级级传导,到了他这里,就演变成了一场停刊撤职的吓人风暴。

  其实,正大重机冲突事件一出,于文发就预感到会有麻烦,主动填好了导向三级的规格检讨,随时准备接受郑部长召见。没想到,郑部长这回偏不召见他了,而是让李副部长召见了秦老大。更没想到的是,他个人的麻烦会这么大。去见秦老大时,他态度极好,没等老大开骂,抢先奉上导向三级检讨,但没起一点儿作用。秦老大夸人铿锵有力不留余地,骂人也气势磅礴蛮不讲理。接过检讨看都不看,在手上晃着,吼声不断,小于,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是不是还想让郑部长再接见你一次?也不想想,这个检讨你有资格写吗?啊?你要有资格写,还要我集团一把手干啥?于文发带着一脸痛苦说,秦总,我这不是要有个好态度么。秦老大又吼,你现在态度再好有屁用!《人民证券》闯了大祸,被赵安邦省长点了名,得我亲自为你们写检讨了!于文发益发惭愧,秦总,那我就等候您和集团的处理了。秦老大眼皮一翻,我处理你干啥?你这么给我争光长脸,我得好好奖励你啊!你不是对保护国有资产有兴趣吗?好啊,就去郊区纸库看大门吧,好好保护咱们集团的国有资产!于文发没想到,惩罚会这么严厉!原以为秦老大会安排他到集团办公室和邢主任一起打杂,管卫生,不料竟发配到了郊区纸库。却也不敢辩解,秦老大正在气头上,多说无益。

  已准备到郊区纸库上任了,事情又起了变化。据专事检讨业务的邢主任透露,集团原拟以严肃处理他为前提,保住《人民证券》不关门。检讨和处理方案报上去后,郑部长在部务会议上说了句话,小于这同志挺能干,不能一棍子打死嘛!集团领导——尤其是秦老大的态度起了积极变化,改弃人保刊为人刊双保,他这死鱼才有了活气。而最终活过来,又是赵安邦省长的一个电话。赵安邦得知情况后和郑部长说,老郑啊,我无非打个招呼,提醒《人民证券》少掺和K省的事,你们搞这么严重干啥?这里没啥导向问题,让他们注意点儿就行了。

  这个电话把他解脱了,让他保住了《人民证券》总编的位置。但李副部长不太放心,明确指示秦老大:得给《人民证券》派个岗,重要新闻和敏感新闻得有人把关,不能再让他乱拍板了。秦老大和集团就让一位即将退休的日报副总编来管终审。这位副总编姓钱,作风稳健,人也挺好,可却不懂钱,更不懂财经证券。一过来就和于文发交心,说是自己并不想来,是集团派的,他不能不来。股市分析、上市公司点评之类,他既不懂也一概不看,该咋发咋发。但涉及政策导向的报道和文章他要审,审后发表再出问题由他负责;要是不送审,谁发谁负责。这一来,于文发这《人民证券》的总编辑就贬值成编务主任了。

  马义并不知道这番内部掌握的重大变化,还以为他这总编有职有权呢,陆续从网上发过来两篇文章,一篇是《蚂蚁在流血》,一篇是《蚂蚁在哭泣》。于文发一看题目就伤心难过:别说蚂蚁了,现在他的心也在流血哭泣呢!却也不好和马义明说,拖了几天,直到马义打电话催问,才答复道,流血和哭泣归法制类报纸管,你找他们去吧。

  马义很奇怪,于总,你怎么了?这么大的新闻咋不做下去了?有些情况你不太清楚吧?中央对K省腐败极其重视,那位前省委书记已被双规,对汤家和正紧张调查,一百多亿流失的国有资产要追回。

  于文发这才被迫说了实话,这些情况我都知道,也想进一步做深入报道,可上面不让做啊!便把内情和马义说了,最后郁郁道,马主席,现在别说我们《人民证券》了,我估计,你这两篇文章在汉江和K省的任何一家报刊都发表不了,你真想发声,还是挂到网上去吧!

  马义沉默片刻,好吧,好吧,那我就挂到网上去!又叹息说,于总,真没想到,这次给你惹了这么大麻烦,对不起,实在对不起了!

  于文发说,没啥对不起的,无非是工作失误嘛!常在河边走,岂能不湿鞋啊?这种事迟早总会发生的,也只能正确对待了!好在这一次赵安邦省长和郑部长都说了话,我最终没去看纸库,也算万幸了。

  马义道,要我说,你与其做这种弼马温,倒不如先去看纸库了。

  于文发说,看你这话说的,意气用事了吧?像我这种新闻人都去看纸库了,咱以后还有新闻么?要戒急用忍嘛,目前是临时措施,只要忍上几个月,忍到老钱退休了,我这弼马温还会成为齐天大圣的!

  马义道,我就怕你接受了教训,成了耍猴人手上听话的乖猴!

  于文发不无悲哀地自嘲说,有这个可能。不过,猴就是猴,趁耍猴人不注意,做几个鬼脸,翻几个让人们喝彩的跟头还是能做到的。

  马义讽刺道,于总,你对自己和报纸的要求挺高啊!行啊,你有这个好态度,没准儿将来能接你们秦老大的班!我这里先提前祝贺了!

  于文发笑了,马主席,你再激我,我也不上当了!我们以后的合作仅限于财经证券范围。如果你仍愿写这类述评文章,我们欢迎,愤怒啊、流血啊、哭泣啊这种文章,你可别再往我这儿送了,送了也没用。就算我赞同你的观点,送给老钱审,老钱也不会签。就算老钱签了,也会给你改得面目全非,“蚂蚁在愤怒”很可能会变成“蚂蚁在狂欢”……

  马义说,明白了,那我给你们来篇财经证券范围内的述评吧!谈谈正大重机的股权转让一旦无效,会给北柴集团带来多大的影响……

  于文发忙道,这也不行,虽说在财经证券范围,但目前犯忌。马主席,我得实话实说,北柴是我省上市公司,这种时候,省里能不保护吗?否则,赵安邦不会出面打招呼,你老能不能给我们省点儿事啊?

  马义咂嘴说,看看,你于总现在多乖啊,连做个鬼脸都不敢了!

  于文发道,马主席,你少来,这是个鬼脸吗?这种文章一发,北柴股价还不又要暴跌啊?赵安邦如果再来个电话,我就别活了……

  马义说,行了,于总,为了你先活下去,咱们合作暂时结束。

  和马义的合作暂时结束了,可和下面记者编辑的合作并没结束。

  既做了弼马温,就得负起弼马温的责任,马圈里的马还得管。不但得管好马儿的草料——多拉广告赞助,还要管好马儿的蹄子——别让它们再四处乱踢。在这种戴罪立功、以观后效的特殊时期,若是哪一只别有用心的蹄子又踢到啥敏感的蛋窝上,他可真得到郊区看纸库去了。

  也幸亏有这份小心,才及时发现了记者部主任齐鸣的捣乱破坏。

  齐鸣是《人民证券》的台柱子记者兼评论员,当年曾效力于《财经早报》,因连续报道刘必定宏远系从崛起到败亡的过程而一举成名。此人不但能写重点新闻,还能写财经评论,是他手下的大将。《五千万,还是六个亿》的报道并不是齐鸣写的,按说与齐鸣无关,但根据他早先制定的“一人闯祸,部门连坐”的大政策,齐鸣作为记者部主任,还是被扣发了当月奖金。于文发判断,齐鸣可能是出于对他这领导同志的不满,才又把蹄子狠狠踢向了要命的蛋窝,捣鼓出了一篇上市公司点评文章:《北柴集团面对危局:百亿市值资产或被追缴》。

  于文发看了文章,火透了,一个电话把齐鸣叫来,严厉责问齐鸣道,齐主任,你想干啥?唯恐天下不乱是不是?非要整死我是不是?

  齐鸣眨巴着明亮的眼睛,一脸的无辜相,于总,你这是怎么了?

  于文发把齐鸣的点评文章往桌上一摔,这是不是你的大作?你搞什么搞?我可不是老钱,啥都一清二楚,你们少给我来这一手!

  齐鸣眼睛里泛出狡猾的笑意,哎,于总,这也值得发火?你吃不准就送老钱审嘛,老钱不懂业务,没准儿就放行了,有麻烦是老钱的!

  于文发看着齐鸣,这么说,你想坑老钱?别忘了,老钱一过来就声明了,上市公司评论这类业务稿他一概不管,出了麻烦还是我的!

  齐鸣一拍脑门儿,嘿,我还把这茬忘了呢!话题一转,好,那我们就事论事:于总,我这篇文章到底有啥问题呢?说的是不是事实啊?

  于文发头一摇,不是事实。别人不懂,你应该懂,你报道过宏远系还出过书,在业内名气这么大,能不知道蛋和鸡的道理吗?就算当年有一些国有资产流失,也决不会有百亿之巨,你这不是找死吗?

  齐鸣辩驳道,我咋是找死呢?正大重机国有的股权现在市值就是一百多亿嘛!当年我在《财经早报》报道宏远系时,也有人说我是找死,谁也不相信大名鼎鼎的宏远系会垮、刘必定会进去,结果呢?地球人都知道,宏远系兵败2003。现在,也许轮到北柴和孙和平了。

  于文发认真了,齐鸣,这么说,你盯上北柴集团和孙和平了?

  齐鸣道,是的,于总,这得感谢你,这事说到底是你挑起的!你别误会啊,我可不是为那一个月的奖金,被扣奖金的不是我一个人……

  于文发说,就是啊,我被扣了三个月奖金呢,该认就得认嘛!

  齐鸣道,所以,你也别说我盯上了北柴集团,实际上是你先盯上的,我只是继续追踪这场危机罢了。准备再出一本书,甚至书名都想好了,《北柴集团:资本时代的非线性迷局》。这类文章《人民证券》如果不发,我会陆续拿到《财经早报》上发。《财经早报》既不是汉江省的报刊,也不归K省管,应该能发出来吧,而且影响也不会小。

  于文发不由得暗暗叫苦,情况比他预料的还要糟,如此说来,这还不是一篇文章啊,是他妈的系列文章。齐鸣的系列文章虽说不在《人民证券》上发,可齐鸣毕竟是《人民证券》的记者部主任,他这个始作俑者说得清吗?北柴集团和孙和平打上门来,让他如何交代?齐鸣这么干是不是有人支持?马上想到了北重和杨柳,试探着问,齐鸣,你说实话,这事有没有北重和杨柳的背景?那个作家马义是不是掺和了?

  齐鸣道,没有,谁都没掺和,真是我想做。但马义提出的体制性贿赂有些意思,给我很大的启发,我准备从此处入手。哦,对了,于总,还记得当年宏远系巨头刘必定么?他也支持我做下去。刘必定透露,K省新上来的国资委主任是个狠角,为追回正大重机的股权,也就是这一百亿流失的国有资产,还成立了一个专门的法律顾问组哩。

  于文发提醒说,对刘必定,你要小心。没有宏远系的败亡,就没有北柴集团的崛起。刘必定也是孙和平的对手,他的话你要多分析。

  齐鸣道,我当然会分析,还打电话到K省问了一下,K省国资委的人证实了,说相关报告已呈送省委、省政府,他们正在等批复。

  于文发无话可说了,好吧,齐鸣,你坚持这么干是你的事!但有一点我得说清楚:如果有一天上面要请你走人,你别怪我不讲情面。

  齐鸣道,于总,那我也实话实说,如果连这种文章都发不了,《人民证券》我也真不想再呆下去了,上面不让我走,我也会走的。

  于文发苦笑不已,老弟,这不是特殊时期嘛,不是没办法嘛……

  齐鸣走后,于文发想了想,给孙和平打了个电话,把相关情况说了,还提到了刘必定的掺和,郑重声明:齐鸣即将发表的文章和《人民证券》无关,是个人行为。孙和平表示了感谢,继而问,齐鸣是咋找到刘必定的?怎么知道刘必定提前出狱了?看得出,孙和平对刘必定的掺和挺吃惊。于文发没法回答,只道,我提醒齐鸣了,让他对刘必定的话多做分析,以免上当。孙和平说,就是,于总,你能不能想想办法,让齐鸣别发这篇文章呢?于文发说,我一点儿办法也没有,齐鸣已不想在我这里混了。孙和平这才骂了起来,刘必定这王八蛋……

  次日,齐鸣的文章《北柴集团面对危局:百亿市值资产或被追缴》在《财经早报》头版见报,迅即上了各大财经网站首页。北柴集团再次大幅跳空低开,全天跌停,收盘时跌停位置仍压着上千万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