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漫漫长夜J.R.沃勒天涯侠客陈青云千山暮雪匪我思存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下卷 第五十五节

  这是一头暴怒的雄狮,一个陷入歇斯底里状态的疯子,一位在赌场上输急了眼的赌徒。刘必定看着面前咆哮不已的孙和平,理智地判断着。政治斗争的传统思维像块腻糊糊的猪油,蒙住了这位老同学的心智,好吧,那就让他先发泄吧,把政治斗争的思维发挥到极致吧!

  孙和平眼睛血红,脸色难看极了,在北柴集团驻省城办事处的大办公室里来回踱着步,吼声不断:刘必定,我知道你不服我,因为当年两亿一千万希望汽车的股权恨我,是不是?这我能理解。但你不能这样卑鄙而不择手段地害我啊!不能在我的内部,拿着我的资金往死里坑我啊!不能在北柴集团面临这么大的危机,啊,股价这么暴跌的时候,利用齐鸣和《财经早报》这么恶毒地捅我的刀子啊……

  刊有齐鸣文章的那份《财经早报》已在孙和平的暴怒中化为一地碎纸片,被孙和平穿着皮鞋的大脚反复践踏着。办公桌的电脑上,呈现着北柴股票的走势图,走势图是一条直线,在跌停价四十一点六七元横着。

  孙和平时而双手掐腰,时而挥拳,声音凄厉,刘必定,你应该了解我,面对挑战,我决不会退缩,不论是对杨柳,还是对你!我和杨柳斗了这么多年啊,碰到过不少毒招,可都没毒到今天你这地步!

  刘必定仰靠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听着,听到后来,闭上了眼睛。

  孙和平的声音开始变得嘶哑,刘必定,你犯忌了,越过了博弈的底线!你如果想在市场上把我扳倒,就不该接受我的入盟邀请!就该去投奔杨柳和北重集团,从正面战场向我和北柴集团发起攻势,可你没这么做,你利用了我的信任,使出了见不得人的最卑鄙的套路……

  嘶哑而愤怒的声音在这时候停止了。刘必定睁开眼一看,孙和平正在饮水机前喝水,握纸杯的手直抖,纸杯也被捏得变了形。刘必定这才冷冷开了口,老同学,你是不是发泄完了?也该轮到我说了吧?

  孙和平把纸杯往地上一摔,没有!我还没说完!刘必定,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又要和我讨论一下模范监狱的号子了,是不是?这正是我要说的,为了我一手缔造的北柴集团,我不怕下地狱,也不在乎进去住上两年。如果有幸住上你刘必定住过的号子,也算是一段佳话了!

  刘必定道,孙和平,你想得乐观了一些。我住过的号子,估计你是住不上了,我们这个操纵市场而且共同变相行贿的大案子从立案到判决,没有半年到一年怕是不会结束。而在这半年到一年中,模范监狱肯定拆迁了。你老弟得到白云山采石头去了啊,当然了,我也得去!

  孙和平立即揪住这个话头,原来你知道自己也得去啊?那么请问,刘必定,你对我的怨愤当真深到了要和我同归于尽的地步了?你让我无法理解!你不是不知道,这场危机正在化解,齐鸣文章说的那种结果根本不可能出现!我出了赵安邦的家门,在第一时间把内情向你做了通报,你却不告诉齐鸣,反倒把对股价不利的事全都告诉了他。

  刘必定道,我为啥要把内情告诉齐鸣呢?告诉齐鸣,会有这么漂亮的跌停板吗?孙和平,你听着,这正是我想要的结果!现在可以告诉你了,是我主动找的齐鸣,是我故意向齐鸣报的猛料!我早就算好了,这种特大利空就算在这种牛市里,也足以把股价再拉下百分之二十!

  孙和平一声冷笑,看来我有必要提醒你:不要忘了基本事实,你这所谓特大利空是莫须有的,赵安邦和王汝成已经达成共识了……

  刘必定呵呵一阵大笑,笑罢,手一拍,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北柴能为这个电话共识发布公告吗?不能吧?你得等到K省的批复正式下来。这有个过程吧?而在这令人焦虑的等待过程中,市场将充满恐慌的气息。所以,我期待着明天再来一个伟大的跌停板,就算明天封不住跌停了,也应该在未来的三四天内再跌个百分之十,你等着瞧好了!

  孙和平气得跳脚大骂,刘必定,你……你他妈的混账王八蛋……

  刘必定指点着孙和平,孙猴子,你能不能不这么气急败坏啊?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啊?有人说,人是从猴子演变来的,人比猴子年纪小,所以人经常耍猴。猴比人年纪大,也就很有耐心陪人玩!你老弟号称孙猴子,咋就不能耐心陪我玩一次?玩好了,你我都是大赢家!

  孙和平怔住了,愣愣地看着刘必定,哎,你……你这话是啥意思?

  刘必定指了指沙发,猴董,你是不是能坐下休息一会儿?你的疯狂表演已经结束了,我也得有所表演和奉献了吧?总不能你骂了我半天娘,不让我关心一下你的老娘吧!请坐,该抽烟抽烟,该喝水喝水!

  孙和平在沙发上坐下了,点了支烟抽起来,夹烟的手仍有些抖。

  刘必定踱起了步,眼睛时而看着天花板,时而看着大办公室里的盆景花卉,说话的声音不高,却透着轻蔑和阴毒:孙和平,你真让我痛苦啊!我怎么也没想到,你这堂堂北柴集团董事长的愚蠢和无知会达到这种程度,让我十分震惊!和你这么一个对证券市场毫无感觉的人合作,真是我的大不幸!怪不得你在香港会被杨柳和简杰克伏击,甚至被我前妻祁小华放水。更不幸的是,你政治斗争的传统思维又那么强烈,联想还那么丰富!竟能想到当年的股权转让,想到我的怨愤!

  孙和平心头的猪油仍糊得很厚实,刘必定,难道你不怨愤吗?

  刘必定在孙和平面前站住了,我为啥要怨愤呢?那笔股权不给你和北柴,我也会给北方重工、给杨柳。当时我站在悬崖上,往哪边跳都是跳,逼我跳下去的是时势、是命运,和你们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孙和平心头的猪油开始溶化了,必定,如果你这话是真的……

  刘必定道,难道会是假的吗?我至于打入你北柴的内部,和你来个同归于尽的大爆炸吗?我对政治斗争那一套会感兴趣吗?我不是杨柳,也不是你,既不要官场上的乌纱帽,也不要啥伟大的企业!我要的是暴利,奇迹般暴增的财富,为此不惜在刀锋上跳舞!所以,我明白告诉你,就是你想爆炸,想到白云山去采石头,我也不会奉陪!

  孙和平实在没有市场感觉,根本不知道操纵坐庄是咋回事。他话说到这份儿上了,这小子仍没悟出他的意图,眨着眼探问,那你故意施放利空,打压北柴股价,你自己的利益还有我们的利益在哪里呢?

  刘必定只得耐心地开导,就在股价的大幅震荡中!先把股价打到泥里去,然后低位吸货,吃足筹码,再迅速拉起来。迄今为止,知道赵安邦和王汝成这个绝密电话的,就是你我。你就愚蠢地认为,应该用这个天大的利好去稳定股价,甚至恨不得明天就能宣布出来……

  孙和平连连点头,是啊,是啊,股价从六十多跌到四十多,跌得我心惊肉跳啊!必定,你……你都不知道我这阵子是咋熬过来的……

  刘必定道,你不说我也能想象到。但你熬过来了,最黑暗的时刻过去了,现在到了向市场索取巨额回报的时候了。所以,听到你的电话报喜,我就找了齐鸣,故意带着对你的怨愤报料,诱导他写了这篇文章,还让我妹妹花钱请了两个著名股评家写了两篇分析文章。今天过来时,我注意了一下,两位股评家的文章也已挂到全国各大财经网站上了,北柴再跌百分之十至百分之十五是可以预期的。如果我们在三十六元附近吃足货,你的特大利好公告也应该出来了,到那时,也许就是十几个涨停板,既不影响你高价增发圈钱,还能在市场上大赚一笔!

  孙和平总算听明白了,身子往沙发靠背上一倒,讷讷道,刘必定啊刘必定,你可吓死我了!这种作战策略,你咋事先不给我说一说?

  刘必定没好气道,老同学,你看看你现在这副熊样吧,整个一惊弓之鸟!我敢和你事先说这种刀锋上的舞蹈啊?说了你会同意吗?!

  孙和平想了想,承认说,也许不会同意,但决不是什么愚蠢!刘必定,请你也冷静想想,我真愚蠢的话,能有今天这个北柴集团吗?

  刘必定道,我说的愚蠢是有特定指向的,是指股票市场的操纵。

  孙和平恢复了常态,那也可以理解嘛!你老兄是操纵市场的犯罪老手,艺高胆大嘛!我他妈的是初犯,毕竟缺乏历练!再说,我又碰到了些麻烦,K省纪委找过我了,赵安邦都要我到检察院自首去了!

  刘必定吓了一跳,哎,咋回事?你他妈这时候可不能出啥事啊!

  孙和平摆摆手,都过去了,没啥了不得的。随即把汤强广告的事简单说了说,最后道,赵安邦省长也就是吓唬我一下,让我以后规矩点儿!

  嗣后,又说起了下一步市场操作。孙和平政治斗争的思维这时候起好作用了,要刘必定警惕杨柳和北重的动作。孙和平认为,作为同业竞争的对手,没有谁比杨柳更了解北柴的底细了,如果北柴股价继续暴跌,价值严重低估,杨柳很有可能重兵伏击,重演一次香港之战。

  孙和平这个提醒很及时。刘必定认为,香港之战的再度发生不是不可能,杨柳和北重有可能设伏,简杰克的DMG估计也不会袖手旁观。如此一来,他这一仗就难打了,此役的赢利目标将大幅下降。

  被孙和平送回家后,刘必定无法安眠了,越想越觉得不对头。杨柳本来就有官方背景,现在的新总裁裴小军又是裴一弘的儿子,孙和平知道的信息,他们会不知道吗?十有八九会知道,只是早一天晚一天罢了。如果他们也在利好出台前看到了底牌,他按原定方案继续打压,把此前陆续吃进的大量筹码以更低价吐出来,那就愚蠢之极了。

  然而,该愚蠢时还就得愚蠢。对北柴的股价不进一步打压还真不行。张曼丽和妹妹两边的老鼠仓目前还按他的指令空着仓啊,几十个账户上的一亿三千多万元资金眼巴巴地等着那些低位带血的筹码呢。他应该愚蠢一下,把手上属于北柴的高位筹码,在明天开盘集合竞价时就以新的跌停价卖给张曼丽和妹妹两边的老鼠仓。当然,这一来就有点儿对不起孙和平和北柴了。但这又有啥关系呢?在今天这场秘密会晤中,他已向孙和平交了底嘛,打压是既定战略。再说,这一亿三千万元不像借自北柴的那三个亿,是秘密的,并不在北柴投资部的监控中。

  至于杨柳的北重和简杰克的DMG,爱来就来吧,他们真的都来抢筹,股价就推上去了,孙和平也没话说。而在股价上升过程中,他为北柴操作的这五个亿最终肯定不会亏损,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

  主意打定,刘必定把张曼丽和妹妹刘必英从睡梦中叫了起来,让她们到楼下客厅喝咖啡。两个女人睡眼惺忪地下了楼,咖啡一喝,都精神了。刘必定这才说了说情况,下达了老鼠仓满仓吃进北柴的命令。

  张曼丽对他崇拜得五体投地,从不怀疑他的指令,没多说什么。

  刘必英却提出了疑问,哥,昨日收盘跌停位置可还压着上千万股啊?现在全仓吃进是不是早了?要是北重和DMG不跟进,再跌呢?

  刘必定说,再跌,我们那三亿账户接着吃嘛,吃足了,北柴的那五个亿继续吃,反正我们手上有底牌!所以明天的跌停三十七元五角,就是我们此轮打压的底线了,进一步打压既不现实,也不可能……

  刘必英尖锐地道,万一底牌变了呢?官场上的事说得清吗?哥,你可想清楚了!现在市场那么好,就是不做北柴,我们也不少赚!

  刘必定坚定地说,但没有这种看着底牌豪赌的暴利!说穿了,这又是一场刀锋上的舞蹈,底牌真若变了,就接受流血出局的事实;底牌没变,我们就赢得盆满钵盈。你们要保证,在明日集合竞价前,所有操盘手必须及时到位,在三十七元五角的跌停位承接北柴的打压盘,一次性吃足货!如果大量抛盘跟着压下来,我刚才说过的二、三梯队会陆续跟上,渐次抛空其他股票,用九亿资金进行底线决战!

  两个他身边最亲近的女人,全被他在这关键时刻的气势镇住了。

  刘必定感觉好极了,记住,明天不是一般的日子,很可能是个历史性的日子。兵败2003之后,一个叫刘必定的市场英雄将崛起于2007。明天的决战不但是北柴股价的市场拐点,也是我们崛起的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