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大雪无痕陆天明夏天夏,星星辰灵希银河对面恋着你乖乖爱尔女人的战争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下卷 第五十七节

  2007年9月17日,星期一,宏观政策再次发出明确信号,央行第五次加息。面对又一次利空,沪市略微低开,以5309点开盘,一路高走,报收5421点,又涨了一百多点。北柴以涨停价六十七点一元高开,上午高位震荡之后,一路低走,和大盘走势正好相反。当日收报五十七点三四元,落得百分之六的跌幅,换手率再度达到百分之二十以上。

  根据刘必定的指令,刘必英和张曼丽各自旗下的操盘手,整个上午都在大量出货,大都出在六十五元以上。老鼠仓的三百五十多万股几乎全部出光,近一个亿的利润兑现了。张曼丽从没见过这样的财富奇迹,在电话里惊叫,天哪,这比抢银行还带劲啊!光我们的暗仓就赚了这么多,公司那三亿账上和北柴那五亿的账又该赚多少啊?刘必英心想,赚多少也不能给你说,更不可能和你分!嘴上却说,我的小嫂子,别这么大惊小怪,这种钱来得快,去得也快。我们赚了,肯定有人亏了,没准儿北柴账上就亏了。别忘了,低价筹码都是我哥从北柴账上对倒出来的,咱今天高价卖出的这些筹码,没准儿也是北柴接的。

  事实上,北柴账上也没亏,还赚了不少。当晚,和哥哥一起统计阶段性战果时发现,北柴账上浮盈也达一亿四千多万元。当然,赚得最多的还是公司账上那三亿元,竟赚了一亿七千万元,而且大都兑现出来了。

  一举赚了近三个亿,刘必英以为,战斗结束,哥哥应该收手了。

  不料,吃罢晚饭,哥哥立即布置起了第二阶段战役。指示她和张曼丽,从明天开始,逢低再度吃进北柴,越跌越吃,只吃不吐。哥哥交底说,我已告诉孙和平了,要把股价炒到一百元去,让他出消息配合,他同意了。股价经过回落整理,会在消息主导下引发技术主升浪。

  张曼丽既惊喜又不敢相信,说,一百元以上,谁还敢买啊?

  刘必英这回不怀疑了,只问,哥,北柴消息的力度足够大吗?

  刘必定道,应该足够大的吧?根据我的建议,北柴集团将于本周五或者下周一,发布业绩预增公告,——准确的发布时间会根据我们手中掌握的筹码而定,业绩增长百分之三百以上,每股收益达到五元多。

  刘必英快乐地大叫起来,哎呀,这可太好了!真有五元收益,就算股价到了一百,市盈率也才二十倍啊,现在市场平均市盈率都五十多倍了!哎,哥,我看目标位还得提高点儿,可以炒到一百五十元去!

  刘必定说,英子,这梦我劝你别做!我和孙和平策划时,又看过底牌了,北柴这五元利润中两元多是投资所得,是炒股赚的,没持续性。所以,我们的暗仓从九十元开始就出货,风险利润让别人赚吧。

  张曼丽激动得脸色绯红,连连道,就是,就是,北柴真要涨到九十,每股又赚三十多块啊!必定,你太伟大了,我幸福得都要晕了!

  刘必定这时也布置完了,暧昧地看了张曼丽一眼,说,好啊,曼丽,那就到咱们房里晕去吧!哎,英子,你别瞎想了,也早点儿睡吧!

  刘必英明白哥哥的意思,一个刚打了胜仗的男人,太需要在女人身上施展身手了,对此,她有经验。她曾经有个男友就是这样,只要在生意场上赚了钱,干她的劲头,大得让她受不了,而生意受挫亏了本,咋都不行,男人就这德行。而在这种幸福得要晕过去的时刻,张曼丽怕也需要男人狠狠操她,尤其是一个给她带来巨大财富的男人。

  张曼丽和哥哥回二楼他们房间了,刘必英也回了自己三楼房间。

  然而,刚赚了一笔大钱,且赚得这么迅速,这么轻松,太让她兴奋了。张曼丽说得一点儿不错,这比抢银行还来劲。抢银行被抓住是要掉脑袋的,他们这么干虽说不太地道,既涉及操纵市场,又涉及老鼠仓的利益输送,但风险却并不大。就算抓住,也不过罚点儿款,事情再严重些,了不起判上三五年,绝无掉脑袋的危险。这种宽大无边的法律,简直是鼓励大家坐庄操纵嘛,所以,市场操纵成风,无股不庄。

  她又觉得孙和平傻得可爱。明知哥哥因操纵市场进去过,竟还敢把五个亿交给哥哥,这就为他们开启了老鼠仓的利益通道。有意思,真有意思。有这种利益输送的对敲盘,第二阶段战役他们应该没风险。

  不过,孙和平也有精明过人之处。这一点,哥哥说过的:孙和平拿出这五个亿,目的并不是赚钱,而是拉升股价,以便高价增发大肆圈钱,一圈就是五六十亿。如果股价真被如愿拉到了一百元以上,就能圈到九十多亿,最大的赢家还是孙和平和北柴!所以哥哥心安理得。

  兴奋过后,是九月秋夜无边无际的孤独和寂寞。哥哥和张曼丽用彼此肉体的狂欢,接续着白天金钱的狂欢,她呢?却独守空房……

  翻来覆去,横竖睡不着,刘必英心里突然生出了窥视念头:他妈的,张曼丽凭啥霸占了哥哥啊?有啥了不得的身手?她那身臭肉当真这么值得哥哥留恋吗?刘必英便从床上爬起来,打开了监视器,通过偷偷装在哥哥和张曼丽房间里的微型探头,窥视起了二人的动静——

  在二楼哥哥和张曼丽的房间装探头,原是为了监视张曼丽。既然赶不走这可恶的女人,刘必英只能小心防范。既怕张曼丽偷哥哥的钱财,又怕张曼丽和别的男人偷情,做出啥对哥哥不利的事情。但事实证明,她臆想中的这类事情并没发生过,起码到目前为止没发生过。

  然而,这夜的窥视,却让她大吃一惊。刘必英再没想到,哥哥和张曼丽竟是这么一种特殊的性关系,而且透着一种令她担心的危险。

  这夜,刘必英失眠了。

  次日一早,同车去证券部上班时,刘必英和张曼丽摊了牌。她对张曼丽道,张曼丽,今天我得把话说清楚,你和我哥夜里玩的啥,我可都知道,真玩出了啥意外,我肯定怀疑你图财害命!张曼丽怔了好半天,才说,你想偏了,我咋会图财害命呢?玩时我们心里有数,真不放心,你就去提醒你哥哥吧。刘必英忙道,这事你千万别说,就是我们两个女人之间的私房话。张曼丽叹息说,刘必英,你不会理解我和你哥之间的关系,我们彼此都太需要刺激了。这才问,你是不是在我们房间装了探头?刘必英只得承认了,我是为了防你。张曼丽说,你也太卑鄙、太阴暗了吧?我不知道你哥哥知道了这件事,会不会杀了你?你看到了最不该看的东西。刘必英心里不由得一惊:这倒是,不论是作为女人,还是作为妹妹,一个男人被污辱蹂躏的场面都是她不该看到的。于是,扮起笑脸说,小嫂子,你别误会,我也只是好心提个醒,你们注意就是了。张曼丽也不愿弄得太僵,说,谢谢你的好心了,这事我不会和你哥说。但为了我和你哥的尊严,你那里也不能再住了。

  几天后,张曼丽和哥哥便搬到了北郊风景区新买的高档别墅。别墅有欧式装修,带全套欧式家具,现楼售价一千五百万元。哥哥一张现金支票就给搞定了。前些日子张曼丽定下的大奔驰和宝马车也到货了,购车又是三百多万元。刘必英感叹不已,张曼丽真有福啊,碰到了哥哥这么个大气男人。在这种坐庄操纵的日子里,一千八百多万元若是留在股市上,没准儿又能多赚上个千儿八百万了,哥哥却一点儿不在乎。

  哥哥不在乎也有道理。他太能赚钱了,似有神助。股市上的钱水一样哗哗向他口袋里流。又一次低位吸筹完成后,哥哥和孙和平操作的预增公告如期出来了。技术派们期待的主升浪,借这个利好骤然暴发。股价从五十一元再度起步,一路大涨小回,在九月最后一个交易周,冲上了九十七元。一百元大关的突破,看来仅仅是时间问题了。

  到了这种高位,市场没有任何怯意,信心反倒意外大增。甚至有人编出了《死了都不卖》的歌,唱得股市一片沸腾。上证指数被高看到8000点,甚至10000点以上。北柴的情况好得连哥哥都吃惊,谁都没去组织,各大券商和众多著名分析师就纷纷给出了买进和强力买进的评级,北柴三个月至半年的预测股价,平均达到一百五六十元。

  在这种市场气氛下,出货根本不成问题。哥哥略微调整了一下目标位,“十一”国庆长假之前,在九十五元附近下令全面清仓。没想到的是,出货后,北柴不但冲过了一百元,而且国庆长假过后,在大盘指数再次跳空拉升时,创出了一百零八元新高。哥哥根据这一情况,下令出击相同板块绩优股北方重工。北方重工股价才八十元出头,哥哥判断会大幅补长。果不其然,北方重工第二天开始便补涨,一周以后也冲到了一百零一元。这一把短炒,又让他们获利不少。后来,刘必英算了算,整个第二阶段战役,又兑现了两亿三千多万元的利润。仅仅两个月的时间,哥哥这场草船借箭之战的净利就达五亿多元。因此,一千五百万元的别墅和三百多万元的奔驰、宝马,对哥哥来说也真不算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