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G小调进行曲2:这麻烦的璨光夜影小妮子不再流浪艾玫魔剑十八星上官云飞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下卷 第五十八节

  马义的精神世界崩溃了。原本就不够坚强的神经,被现实彻底撕裂了。精神的残片像大年夜过后落得满地都是的炮仗纸屑,一派狼藉。

  先是道德信仰的崩溃:北柴集团明明通过对任延安的体制性贿赂,造成了K省国有资产的巨额流失,甚至由此酿发了影响恶劣的群体流血事件,却最终没得到追究。K省国资委和北柴集团竟然口径一致地宣称:当年正大重机的股权转让合法有效,还要对提出追究意向的《财经早报》和相关记者进行所谓法律诉讼,这真是岂有此理!

  既然要法律诉讼,那就让他们和他诉讼一场吧!马义看到北柴公告和K省国资委声明的当天,就写了篇言词激烈的文章:《在人民的鲜血中觉醒》。文章明确提出要对正大重机国有资产的流失一追到底,而且结合“九三”群体流血事件,指出了此事后果的严重性。鉴于昔日的盟友于文发大权旁落,《人民证券》的大门关闭,文章写好后,马义便挂到了网上。可不到半小时,就被网管删掉了,再挂上去,又被删掉了。在极其短暂的时间里,这篇严厉尖锐的文章K省国资委和孙和平是否看到,马义不知道,只知道他希望的诉讼根本没有发生。

  更让马义沮丧的是关于人民的事实。他在文章中高举着人民的旗帜,但正大重机群访的“人民”似乎也不领情。领头群访的钱结实在“九三”事件后被批捕了。钱结实的老婆不知是被啥人授意还是出于自己的真心,竟来电话说,马老师,我们的事,你别再管了,有关部门说了,事出有因,老钱不会被重判,也就两三年。肯定不会比任延安判得重。北柴集团也还不错,一次性拿出了四千多万,给我们所有老员工每人补贴了近两万块。结果已经够好的了,连老钱都挺满意。

  正大重机流失的国有资产没被追回,以钱结实为代表的这部分“人民“却挺满意了,他还有啥可说的?难道想打着人民的旗号,破坏改革开放的大好局面,破坏和谐社会吗?只怕想破坏也破坏不了。

  事实又一次证明,在利益面前,这个时代的道德信仰太脆弱了!

  然而,往深处想想,马义又觉得,钱结实们的满意也不是没道理的。正大重机国有资产的流失与否和他们的利益有啥关系?他们这种名义上的主人,实际上的底层弱势群体,在改革的加速度时期何曾享受到多少国有资产增值的利益?闹一闹,每人拿两万元,也算不错了。

  道德信仰的崩溃令马义痛苦不堪。接过钱妻的那个电话后,马义好几天都闷闷不乐。没想到,接踵而来的,又是市场价值观的崩溃。

  马义怎么也没想到,就在他盯着孙和平和北柴,极力替K省国资委捍卫国有资产的这段日子里,北柴股价竟从调整低点三十七元多冲上了一百元。北方重工也冲到了八十元。市场对北柴和北方重工都给出了买进的评级。最为乐观的一位著名分析师给出的北柴年内预测股价高达一百九十八元。大盘也怪得很,竟能在一次次加息、一次次提高准备金率的利空情况下,反复蓄势上攻。10月8日,国庆长假过后的第一个交易日,跳空了一百三十多点高开,新的升势确立。

  在大学里学过的所有价值理论,在这种令人惊异的市场表现面前全都失灵了。马义实在想不明白,到底是他错了,还是市场错了?市场咋就会错得这么理直气壮?在金融宏观政策如此不利的情况下仍然能这么强势不减?存在即合理,起码应该部分合理,错的怕是他。

  于是,马义长期以来一直坚信不移的价值理念,在2007年10月8日这天,彻底动摇了。这一百三十多点的高开和指数新升势的确立,迫使他不得不自我检讨。他的问题很明显,没有把中国股市的市场情况和大学里学过的价值理论相结合,犯了教条主义的错误啊!

  晚上吃饭时,夫人也数落不休,老马,不是我说你,还北方重工的独董呢,还学经济的呢,你都不如一般小散户!知道么?在这种超级大牛市里,死了都不能卖嘛!当初那十六万股北柴不卖多好啊?今天都一百零八元了。每股少挣四十八,十六万股,少赚了七百多万!

  马义嘴上没说,心里也懊恼不已:岂止七百多万?假若他在三十七八元把北柴全仓买进,就算现在卖掉,也能多赚一千八百万。而真像市场分析的那样,涨到一百六十元再卖,赚上多少都不敢想。可话又说回来,在北柴陷入股权危机的时候,他敢买吗?除非他是疯子。

  夫人说,老马,我看你就是个疯子!正大重机国有资产流不流失关你啥事啊?你看你忙的,又是怒吼,又是指责。有那劲,都不如研究股票了,今天也不至于全面踏空。现在大家都在说呢,一个国家本币升值的过程,就是股市走牛的过程。升值不结束,大牛市就不会结束。况且,中国经济正在强劲增长,10000点不是梦,起码8000点!

  连学工艺美术专业的夫人都成经济学家了,不但知道本币升值和股市的正相关,还知道中国经济正强劲增长,真让他这个学经济懂经济的大作家颜面丧尽。马义惭愧之下,难得谦虚地问夫人,那我们是不是再买点北柴?真到8000点,北柴股价可能会长到一百六十元。

  夫人把筷子往桌上一撂,那还犹豫啥呀?买嘛,明天开盘就买!

  马义的价值观念尽管已经崩溃,但崩溃产生的大小碎片仍在起作用,迟疑了半天,还是没敢定。再想想吧,北柴毕竟一百零八元了!

  吃罢晚饭,于文发突然来了个电话,约他周末参加《人民证券》的一个活动:作为特邀嘉宾为2007年上半年度优秀基金经理授奖。

  于文发热情洋溢,……马主席,你可不知道,基金上半年的战果真叫辉煌啊,一个个都赚疯了!哎,你可一定要来给我们捧个场啊!

  马义正郁闷着呢,没好气地说,我为啥要去?基金赚疯了,我又没赚疯,现在还空着仓呢!上个月,北柴跌到三十七块多都没敢进……

  于文发叫道,还说呢!这不都是你自找的吗?你非要挺身而出捍卫国有资产嘛,差点儿把我也连累了!哎,马主席,你还是过来一下吧,对你有好处,能当面听听这帮优秀基金经理人对后市的看法嘛!

  马义守着近千万元资金空着仓,夫人又吵着要买进,已等不及听基金经理的看法了,便问于文发,你对后市啥看法?我真有些看不懂了。

  于文发说,看不懂就好好学习啊,活到老学到老嘛!今天基金机构又一次大举进场了。我判断,大盘指数站稳6000点后,可能不做调整,直接向8000发起攻击。马主席,我知道你的谨慎,现在只提醒你一点,注意趋势的力量。我也看不懂这个市场,但我知道,市场趋势一旦形成了,一段时间内是任何力量包括政策力量都难以改变的。

  这话有道理,马义决意去追随市场趋势,向趋势投降,又直奔主题请教,于总,北柴今天上一百零八元了,你觉得还有投资价值吗?

  于文发笑了起来,哎呀,我亲爱的马主席,这你咋问起我了?你是机械板块的研究专家嘛,今天咋一下子变得这么没有自信心了?!

  马义不无痛苦地道,咋说呢?老弟啊,实话告诉你,我崩溃了!

  于文发说,怕是跟不上迅猛发展的市场形势了吧?马主席,关于北柴,你最好冷静下来自己分析。根据前不久的预增公告看,北柴每股收益会达到五元以上,就算一百零八元了,市盈率也只二十一倍。

  马义质疑道,但问题是,它两元多是炒股所得的投资收益啊!

  于文发说,对,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马主席,你想啊,北柴能有这么多的炒股收益,股市上的投入该是多少?如果指数真冲到了10000点,北柴投资收益又会增加多少?年底没准儿每股收益七八元!

  马义讷讷道,也是啊,真这样的话,北柴也许会突破二百元!

  于文发不屑地说,二百元算啥?中国船舶已经在向三百元冲击了嘛!在这种千年等一回的超级大牛市里,只有没想到的,没有做不到的!却又说,不过马主席,我可不是让你买北柴啊,你得自己决定!

  和于文发的通话结束后,马义还是没敢定。虽说牛市里北柴投资收益前景看好,但更重要的还是主营业绩必须稳定增长。马义便又打了个电话给杨柳,询问北方重工的重卡机械产品的生产和销售情况。

  杨柳乐呵呵说,马主席,北方重工好得很啊!产销两旺,我预计在未来三年内,主营业务增幅都会保持在百分之八十以上,全行业都很好嘛!

  马义十分欣慰,杨董,这就是说,孙和平北柴的情况也是这样?

  杨柳道,可能比我们还好些。你知道的,北方重工是大型国企改制上市,非经营性资产没有完全剥离,北柴就不同了,没啥包袱!又说,孙和平运气够好啊,正大重机的股权竟让他保住了,否则……

  马义接了上来,否则,北柴不会疯长到一百多元,真气死我了!

  杨柳劝道,马主席,你别气了,这事我也想明白了。国有资产流失的事多着呢,更恶劣的也有,都追下去还有个完?岂不要推倒重来了?我最近才知道,连赵安邦省长都出于大局和市场考虑,不让追。

  马义自嘲说,所以我觉悟了,管这种闲事干啥?自己发财好了!

  自己发财的决心,就这么下定了,而且还就得发在北柴上。马义不无讥讽地想,他既然不能阻止孙和平和北柴对K省国有资产的侵吞,那就不妨去参与分享。杨柳电话里说的情况,和他掌握的情况是一致的。未来三年重卡机械行业主营业务不会有问题,就算没有炒股的投资收入,北柴每年主营收益也会保持在三元以上。目前市场平均市盈率五十多倍,北柴仅主营业务的合理股价已达一百五十元了。

  让马义没想到的是,就在当晚,北柴发布了增发公告。公告称,经董事会研究决定,增发一亿股。三千万股向基金机构定向增发,七千万股向市场增发。增发价为公告发布前一日收盘价的百分之九十,即九十七元二角。因为平州钢铁落入北重集团手中,公告宣布的增发收购项目也不再是平州钢铁了,改为收购DMG的新欧洲机械公司百分之五十一的控股权。公告说,此项收购完成后,北柴将成为欧洲市场仅次于JOP的最大重卡机械生产商和销售商,北柴的全球化战略迈出了重要一步。

  孙和平和北柴真他妈牛。在股权危机中弄丢了平州钢铁,转眼就盯上了欧洲的项目,增发价竟达到九十七元多,一次融资近百亿。那还有啥可说的?马义同志,立即跟进吧,有九十七元多的增发价摆在那里,就算日后大盘有所调整,北柴的股价怕也不会跌到哪里去了。

  次日,北柴跳空高开,冲到一百一十二元后回落整理,下午开盘后进一步下跌,最低见到了一百零五元。马义果断地在一百零五元进场买入,一直买到一百零八元左右,九百多万元资金一共买了不到九万股。收盘时,北柴股价再次被拉了起来,收报于一百零九元五角二分。

  夫人下班回家后,马义颇为得意地宣布说,太太,马主席今天全面进场,反手做多了,全仓吃进了近九万股北柴,赌它伟大的明天!

  夫人却说,当初是十六万股啊,让你一折腾,就变成九万股了!

  马义挺惭愧,错了就认账,这九万股我会拿住,死了都不卖了!

  于文发偏劝他卖,次日来电话提醒说,马主席,北柴增发项目不靠谱啊。简杰克和DMG不会有啥便宜给北柴赚,我不看好这项目!

  马义自信地说,恰恰相反,我看好这个项目!简杰克和DMG是咋回事,我知道。但我更知道孙和平嘛,孙和平是英雄兼混蛋,精明着呢,不会轻易上简杰克的当。况且,北柴藉此实施全球化战略,股价想象空间很大,也颇值得一搏。所以,我昨天全仓吃进了九万股!

  于文发说,马主席,你太激进了,就算搏,也不能全仓啊!哎,我建议你今天出掉一部分,哪怕赔点儿手续费也出一部分,稳当点儿嘛!

  马义呵呵笑道,今天出了,我是不是到二百元再去追呀?那我这九万股可能就变成四万五千股了!算了吧,我一生就赌这一回了……

  嗣后才知道,在精神世界和价值理念崩溃状况下做出的决策是多么的愚蠢!价值投资变成豪赌的结果是多么可怕,但后悔已经晚了!

  马义做梦也没想到,市场趋势的扭转会来得这么快,大盘会在几天后的6124点掉头向下,跨年度地向1802点俯冲。在牛市里被市场忽略了的大小非流通股,会在市场趋势转变后这么疯狂地抛售。北柴的投资收入会像太阳下的露水一样迅速蒸发,股价最终跌到二十三元。幸好他利用反弹,在五十元清仓,才保住了大部分本钱。说来真是可笑,这轮大牛市,非但没让他赚到一分钱,还亏掉了近一百万元。

  牛顿在投资失败时说过,我能发现万有引力,却无法看透人心的贪婪。马义在反思中也一次次想,他不也是这样吗?啥经济理论都知道,还自认为是位价值投资者哩,可就是没能战胜人心的贪婪……

  还有一件事值得一提:2007年12月,当北柴完成增发开始高位大跳水时,《人民证券》记者部主任齐鸣背着于文发,悄悄找到了他,重提正大重机国有资产流失的话题,希望和他合作,共同阐述北柴集团的非线性迷局和体制性贿赂。马义那时还没清仓,便说,他对此已没兴趣了,还劝齐鸣打住。劝齐鸣时,他心里就想,我这近九万股还套在一百元以上呢,跟你这么折腾下去,真不知哪天才能解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