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苹果树约翰·高尔斯华绥官人止步安琪公关茉莉子萱做赔(资本魔方)陈一夫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下卷 第五十九节

  奇迹就这么发生了。电闪雷鸣转眼间化作阳光灿烂。世事的变化就这么快。命运又一次向他和北柴集团展露出了迷人的笑脸。难过的一切都过去了,那让他惊魂不定、焦头烂额的日子和尊严扫地被污辱被损害的时刻,那正大重机群访员工流出的鲜血和暴跌不止的股价。

  风雨过后的现实多么美好啊,美好得都让孙和平难以置信了。

  正大重机国有股权在汉江和K省两位高层领导——赵安邦和王汝成的支持下保住了。K省国资委的那位吴主任很听招呼,挺清楚自己的乌纱帽是谁给的,看到王汝成的批示后,态度立即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主动提出,配合北柴发布澄清声明。群访员工被区区四千多万元安抚好了——这件事想想,让孙和平后悔不已。早知如此,他当初真该接受任延安的建议,及时把补助金发下去。若早这么做了,也许就不会发生“九三”流血事件了,任延安今天也不会栽进去……

  更美好的是,这番从特大利空到特大利好的惊天大逆转,给了他操纵股价的机会。他找刘必定真是找对人了,这个前犯罪分子、现在的市场禁入者实在太能干了,在集团投资部配合下,充分放大利空,把股价从六十元上方一举打到了三十七元左右。又借利好,把股价拉起来,随着大盘的不断上攻,最终让北柴冲上了一百一十二元。这大大超出了孙和平的计划和想象。此前,无论想象力多丰富,他都没想到能以每股九十七元二角增发一亿股,一次融资九十七亿两千万元啊!

  当然,这一来,刘必定也赚了大钱,从五亿委托理财账上分走了近七千万元。北柴融借给刘必定的那三亿账上,更大赚了两亿多。据投资部经理密报,刘必定有开老鼠仓嫌疑,赚的可能远不止这两亿七千万元,此番操作的总利润也许达到五亿元以上。该经理建议,立即追查老鼠仓,在追查结果出来之前,冻结北柴融借的那三亿账户,别让刘必定提走两亿利润。孙和平听后,先是觉得有道理,转而一想,又觉得不对了。他真这么干,刘必定肯定要和他讨论模范监狱的号子或者白云山采石场的劳动强度,他犯不着惹这种麻烦。更重要的是,刘必定干得不错,把股价炒到了超预期的一百一十二元。便当场警告那位经理,不要自找麻烦,就算刘必定他们开了老鼠仓也认了。经理不死心,建议他私下和刘必定谈谈,让刘必定吐出一部分利润。孙和平仍没同意,说,有钱大家赚,现在局面那么好,我们一定要好好珍惜!

  就在这值得珍惜的好日子里,琼斯先生亲率美国FTOP基金一行三人来中国考察了。三人当中有一位华裔,叫王涛声,是汉江大学机械动力专业研究生,还是裴小军的大学同班同学。这让孙和平十分惊异,也有所警觉。琼斯主动解释说,王涛声是FTOP基金聘用的全球机械动力行业分析师,负责此次考察的专业评估。孙和平便坦率说出了自己的担心:王涛声的大学同学裴小军目前是北重集团总裁,公司的核心机密会否因此泄露?琼斯对王涛声很信任,肯定地说,孙,你要知道,王是一个生活在华尔街上的诚信而有职业道德的美国公民。

  接下来几天的考察很紧张。孙和平陪同琼斯一行,从平州总厂一直看到K省正大重机制造公司和广东希望汽车制造公司。琼斯一行看得仔细,问得认真,但专业上的问题几乎全来自王涛声。在正大重机的咨询会上,王涛声竟然把很内行的总经理王小飞问得张口结舌。

  然而,王涛声是公道的,的确是一位诚信而有职业道德的美国公民,考察结束时,对北柴重卡机械的技术水准和专业水平的总体评价颇高。于是,在送行的宴会上,孙和平真心诚意地向王涛声敬了酒。

  送行宴会轻松而欢快。考察过程中一直不苟言笑的琼斯先生,在田野的劝说下,平生头一次品尝了中国的茅台酒,其后谈兴大发——

  ……孙,对在工厂亲眼看到的一切,我很满意。事实证明,FTOP基金在中国大陆的投资,尤其是在北柴的投资上是很成功的。王从专业角度做出了积极评估,认为可以继续持有。我从投资角度认为,应该在必要的时候进一步增持——请记住这个前提,是必要的时候。也就是股票价格足够低廉的时候,而不是现在股价超过一百元的时候。

  孙和平笑着争辩说,一百元人民币不过十几美元嘛!市场分析师们认为,北柴可预见的股价将会是一百五十元至一百九十八元啊!琼斯先生,我此前已告诉过你,我们这次增发价都已是九十七元二角了。

  琼斯先生连连摇头,NO,NO,这不真实,很不真实,九十七元增发价不能说明价值,只能说明你们聪明。你们利用这次全球性大牛市,在市场失去理智、人心陷入贪婪和疯狂的时候进场剪羊毛了。

  田野不无愚蠢地问,琼斯先生,那么,谁是损失了羊毛的羊呢?

  琼斯耸了耸肩,那些市场交易者!那些贪婪到试图在刀口上舔到最后一口血的疯子们!市场一次又一次证明,人心的贪婪是不可战胜的,不管在中国还是在美国。所以FTOP基金作为北柴的投资者,对你们这次的高价增发非常欣赏,我们将幸运地分享剪到的羊毛……

  孙和平哈哈大笑,精辟!琼斯先生,让我们为这把羊毛干杯!

  琼斯喝了不少,没敢再干杯,只喝了一口,又说,孙,我们要做的,正是利用市场的起伏不断地剪羊毛,以获取最大的利益!因此必须激起市场的贪婪,要给贪婪者不断制造借口。你们这次增发借口就很好,收购DMG的欧洲项目。尽管我和FTOP基金完全不看好……

  孙和平打断了琼斯的话头,琼斯先生,你为什么就不看好呢?中国积弱百年,今天终于轮到中国企业对世界讲故事了,而且是欧洲!

  琼斯一脸的不屑,欧洲老了,连性交的能力都没有了!孙,请你别忘了,FTOP是投资中国,不是投资欧洲。你不至于试图以这个欧洲的故事,说服FTOP用九十七元的价格购买新发的股票吧?提醒你一下,北柴H股现价只有六十多元港币,欧洲的故事并没打动香港。

  孙和平一下子明白了,欧洲的故事只能说给中国国内的A股投资者听,说给FTOP这类国际投资人听是找错了对象。琼斯若是看好欧洲,就不必战略性持有北柴H股了。一时间有些窘,竟无话可说了。

  琼斯先生吃了些东西,放下刀叉,目光专注地看着他,孙,我还注意到一个事实,简杰克和DMG上个月不可思议地在低位不断减持北柴!关于我们这位共同的老朋友,你有什么有趣的消息要告诉我吗?

  孙和平深知这位具有犹太血统的新泽西人的精明,微笑着摇了摇头,NO,没什么有趣的消息,简杰克和DMG只是一时误判了形势。

  OK!琼斯蓝眼珠一转,孙,你会不会误判呢?欧洲真的这么重要吗?你们一直宣称要走向世界,我认为很可笑。中国本来就在世界之中,是目前世界最大的工厂,人类最大的建设工地!这一次为什么一定是欧洲呢?为什么是简杰克和DMG呢?用高价买一堆狗屎吗?

  孙和平道,琼斯先生,如果没有一个美好而充满想象空间的欧洲故事,我凭什么说服市场给我九十七个亿呢?市场需要理由。简杰克正好给了我这个理由。琼,请相信,我不会为狗屎付高价的,OK?

  琼斯悟性很高,马上就明白了,OK,OK!孙,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如果简不接受狗屎价格,你和董事会的欧洲故事就结束了?

  孙和平笑道,需要结束时当然会结束,不过现在我是虔诚的!

  琼斯这才放心了,孙,你真是有趣!你这个借口和理由很好,对中国投资者来说,是个可以炒高股价的题材。题材和概念,你们中国人喜欢炒,美国人也很喜欢炒,早些年网络的题材概念就很火暴啊!

  田野说,可是琼斯先生,后来纳斯达克指数跌得真是惨不忍睹!

  琼斯说,YES,但现实和经验告诉我们,题材概念还在风行,也许将永远风行!田,我告诉你:今天的华尔街比网络泡沫时代有过之无不及。华尔街能在概念的包装下,将人类所能想到的一切卖掉,甚至能高价卖掉富人一场盛宴后的残汤剩饭,乞丐们未来的乞讨收入。

  孙和平明白琼斯的意思,接上去,以开玩笑的口气说,是的,如果这些乞丐在纽约乞讨,就有了华尔街概念,含有潜在的金融题材。

  琼斯很正经,不像在开玩笑,YES,YES!由于乞丐们讨到的是无数的小额现金,它财报上出现的现金流将是正数,会显得很健康。

  孙和平仍是戏谑,如果这些美国乞丐出现在中国的北京,除了金融和现金流的概念之外,应该还有奥运概念吧?琼,是不是这样?

  琼斯苦笑摇头,孙,你在开玩笑,但这不是玩笑!这是华尔街今天的现实场景。今天的华尔街已走到了想象的极致,遥远的明天被今天的人们疯狂地买进卖出。高杠杆率金融产品铺天盖地,几乎涉及到欧美所有金融机构。一美元被当作几十美元甚至上百美元用,泡沫在不断积累。我不知道下一步会是什么?我隐约嗅到了危机的气息……

  嗣后回忆起来,孙和平才知道,其实琼斯说这话的时候,日后必将震惊全球,席卷人类财富的美国次贷危机已悄然爆发了,只是他和许多远离华尔街的人们还没察觉到。许多身处华尔街的人们也没察觉到,琼斯对重大危机的嗅觉让孙和平颇为惊讶。当时,美国第二大次级抵押贷款机构新世纪金融公司和第十大抵押贷款机构美国住房抵押贷款投资公司已向法院申请破产,华尔街三大股指大幅下挫,已现由牛转熊的端倪。好像就是在琼斯一行飞返纽约的次日,全球最大券商美林证券首席执行官斯坦·奥尼尔,受次贷危机的影响丢掉了饭碗。

  琼斯后来也说,FTOP基金之所以在2007年10月把目光投向中国,关注中国资产,是希望中国能成为一个例外,一个安全岛。可没想到,在全球性金融危机面前没有例外,中国不是安全岛。FTOP基金持有的北柴H股,也在后来的暴跌中损失了三十多亿港币的市值。

  然而,到宁川国际机场为琼斯先生送行那天,危机还没露出席卷全球的面目。孙和平满脑子想的不是如何对付日后的暴风骤雨,而是如何对付简杰克和DMG,讲好一个关于欧洲的故事。琼斯的提醒很及时,也很中肯,中国本来就在世界之中,他和北柴哪能用高价买一堆狗屎呢?哪怕是来自欧洲镶嵌着金边的狗屎。欧洲故事只是一个融资圈钱的理由和借口而已,接下来用真金白银构筑的收购故事应该美丽动人,具有足够的价格吸引力。因此,要尽快聘请一家苛刻严厉的投行,对DMG手上这笔新欧洲机械公司的股权进行尽职调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