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生死翡翠湖周浩晖出卖真心的女孩终结版吴贤正郎心如铁(上)APPLE口吐莲花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迷糊水晶 > 第四章

  「讨厌啦!今天的红灯怎么这么多,人家会赶不上面试。」绿水晶看着时针快接近面试的时间了。

  「赶不上最好。」

  「你说什么?」绿水晶没注意到他说了什么。

  「我的意思是说不用急,一定赶得到。」

  「希望是如此。」

  即使上官日飞有意要拖延时间,可是这后段的车流量却顺畅异常,犹如天助,跑车的速度又快,准时的把绿水晶送抵天宇集团所周的总公司——天宇大。

  「哗!好高哦!我在这里工作一定会迷路。」绿水晶坐在车裹打量天宇大-的外观。

  「要不要我去买指南针给你用?」上官日飞宠溺的揉揉她的头。

  「小心点。把假发弄歪了就难看喽!」绿水晶在照后镜调整一下头发。

  「不会啦!水晶不管在何种光线下,都是灿烂夺目得-人心魂。」

  「我又不是巫婆。」

  「哪有这么漂亮的巫婆!」上官日飞为她打气。

  绿水晶深吸了一口气,再吐一口气,就当他们是机上难缠的乘客好了,可是……

  「你陪我进去好不好?」现在比她考空姐时还紧张。

  「你不想上影剧版的话,最好别拉着我。」此刻他可穿上打歌服,准备上电视台录影。

  「哦——」绿水晶失望的放开手。

  「有点信心,等你录取了,我请你吃大餐。」可是上官日飞的表情是非常同情无望。

  「死飞飞,你就不能幻想一下奇迹出现。」

  他抿着嘴说:「你的确需要奇迹。」

  「哼!」绿水晶生气的拉开车门跨出去,用力的甩上门。

  「不管录取还是淘汰,别忘了打我的大哥大来接你,大哥我的肩膀够厚,让你哭干三条河水也不怕!哈!哈!哈!」他微按下窗户对她道,说完之后扬长而去。

  绿水晶在他车后跺脚怒骂,他分明说她非落选不可,什么嘛!就算事实如此也不必说得这么白,真没面子。

  「臭飞飞。」

  「你该进去了。」季天的声音提醒她。

  「是你呀!这下我不怕了。」

  一踏进自动门-,绿水晶几乎眼花撩乱,不知该往哪儿走,这里的设施比机场更复杂,光电梯就一整排,她也懒得去算有几座。

  「左边第三座电梯按十楼。」

  「哦!知道了。」

  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绿水晶发誓她看到外面走动的工作人员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她,好像她是——疯子。

  电梯门一开。绿水晶的下巴差点吓掉了,是她太落伍了。还是时代的脚步太快?她起先以为自己的穿着够暴露了,没想到她还是最保守的。

  一整楼花枝招展的美丽女子,竭尽心力的把曼妙曲线展露无遗,个个都是低胸露背,衣服薄又紧身,好像是第二层肌肤,那呼之欲出的大木瓜。不,是丰胸,绿水晶担心她们走路会突然向前倾倒。

  「天呀!这是选美大会还是酒廊?」她不禁怀疑是否走错地方。

  「你在这里等一下,没那么快轮到你。」

  「你要去哪里。」

  「先去为你打点一下。」

  「我还要等多久?」

  「三、四个小时吧!」

  「幸好我带了零食和书。」绿水晶庆幸的拍拍她那只大袋子。

  「你有毛病呀!」一个高傲的女子,仰着头睥睨着绿水晶。

  「别理她,疯子一个。」身旁另一位红衣女子说。

  在绿水晶身旁的女人都离她远远的,怕她有神经病。不然怎么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而绿水晶则乐得轻松,随便找个位子坐下,拿出笑话大全专心的看着。

  ※※※

  江暮成揉揉-痛的颈骨,今天来应征的人选资质良莠不齐,不过背景都差不多,不是某某财团的女儿,就是某某国代的外孙女,要不然就是政要的私生女。

  最令人头疼的是每一个都打扮得艳丽非凡,一开口就把自己的身家背景一古脑的亮出,一副你敢不录取我,后果自行负责的骄纵蛮。

  只不过是想为总裁排一个秘书,秘书而已耶!这些女人好像是来相亲,心态不用明言也知道。

  「我什么时候可以来上班?」立法委员洪-的女儿这么问着。

  江暮成一-的说辞是,「等候通知。」

  「什么嘛!我爸爸可是立法委员洪-耶!」

  「洪小姐,本公司要的是秘书不是立法委员。」

  「-什么-,一旦我当上总裁夫人,第一个就开除你。」

  「再见。」江暮成对付这些娇娇女的手段,就是置之不理的请她出去。

  「还好吧!」季宇轩一掌搭在他肩上。

  「好——好的想跳楼。你呢!不是要和客户签约,怎么有空光临我这小小的总经理室?」

  季宇轩偏着头说:「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想出门,临时取消了签约改日再另约时间。」

  「被鬼挡路了不成?」江暮成手交叉的取笑着。

  季宇轩倒是一脸正经的说:「我一直听到一个声音叫我亲自来面试。」

  江暮成收起玩笑的嘴脸,「我看你需要好好放个假松弛一下,不然你会得幻想症。」

  「哈哈哈!」

  门外又传来一阵阵放肆的笑声,季宇轩皱着眉头,谁这么大胆。敢在面试时笑得这么猖狂,他看了江暮成一眼,只见江暮成脸上带着享受的笑容。

  「这人是谁?」

  「很好听、很干净的笑声不是吗?一点也不做作,在这些做作的莺声燕语当中,更显出她的特别。」

  「她到底是谁?」季宇轩不耐烦的再问一次。

  「不知道,还没轮到她。不过来了好久,就是坐在右边那个穿红衣黑裙的女孩。」

  季宇轩掀开百叶窗一角。在众女之中很轻易发现绿水晶,因为她几乎被隔离在最角落的地方,独自一人闷坐着,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

  季宇轩目不转睛的瞪着她。由于她是低垂着头,所以他看不清那张脸孔是方是圆?但是就有一股很奇怪的冲动,他想抬起她的下巴看清楚。

  「她到底在笑什么?」季宇轩不自觉的说出心底话。

  「我也很想知道。」不知何时江暮成也站在一旁。

  江暮成是季天的养子,从小和季宇轩的感情比亲手足还亲,原本以他的实力可以创造自己一番事业,但他却感恩的留下来辅佐季宇轩。

  外人很少知道他们的关系,一般富家千金想藉由他攀上季宇轩这棵大树,而公司的女职员可不敢妄想,只是用暗恋的眼神偷瞄江暮成。

  「有没有她的资料?」

  「我找找看。」

  江暮成在众多的履历表中,找到一张没有照片,没有任何字句的一张表格,除了绿水晶三个字,他怀疑有人恶作剧,正想把它扔掉。

  「绿水晶,这是人名还是-物名?」季宇轩好奇的拿过来看看。

  「八成是有人开玩笑,不然就是填错了误寄,天下哪有人名字姓绿的?」

  「也许。」季宇轩瞧瞧一片空白的表格,再回到绿水晶三个字,他联想到外面那个女孩。「我出去一下。」他顺手把履历表带出去。

  外面的众佳丽一见到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立刻蜂拥而上,期待他的垂青,只有一个女孩毫不知情的放声大笑,差点被饼干噎死了,她摸索身边的可乐。

  「你的可乐。」

  「谢谢!」绿水晶头也不抬,顺理成章的接过来。

  「你是来应征秘书?」

  「嗯!」

  「这书很好看吗?」季宇轩发现他竟然嫉妒一本书。

  「好看。」

  「可以借我看一下吗?」

  「好。」绿水晶头也不抬,就在大袋子里抽出一本书交给他,除了手的动作之外,几乎没看见她有任何移动。

  季宇轩看看他手中的这本书——笑话七十二则。原来她看的是笑话。难怪笑得那么开心。

  「笑话好笑吗?」

  「好笑。」

  「你有男朋友吗?」

  「嗄?」

  绿水晶从他奇怪的问话抬起头,虽然她专心的看笑话,可是大脑可没停止运作,她只是慵散了一点,但不代表她迷糊。

  这一抬头,季宇轩被她明亮清澈的瞳眸给深深吸引住,完全听不到其他女人在身旁媚言媚语,时间似乎定格了,他发现自己喜欢这张淡妆的脸。

  「喂!先生,你可不可以移一下身体,你挡住我的光线。」绿水晶开口震破了他的入迷。

  「哦!」季宇轩尴尬的移了一下,又想:不对,自己干么那么听话,这是他的公司耶!「呃!这里是公司,似乎不该大笑。」他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多了一丝温柔。

  「是吗?我没看到标语呀!」绿水晶眺望四周。

  「什么标语?」季宇轩被她弄胡涂了。

  「禁止大笑的标语。」

  季宇轩愣了一下为之失笑,「这是一般礼仪。」

  「你是在上公民与道德炉吗?」

  公民与道德?他连听都没听过,从小受的是美式教育,一直到二十六岁才回台湾,到现在已六年了。

  绿水晶见他沉默不语又接着问:「你是这公司的员工吗?」

  这下子季宇轩有一丝不悦,「你不认识我?」

  「鬼才认识你,我也只不过是来应征一个小秘书。」

  四周响起一阵女人的吸气声和窃窃低语的交谈声。

  「你不怕得罪我?」

  「要嘛就录用,不然回家吃自己,何-我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待下来,为什么怕得罪你?」

  「跟我进来。」季宇轩大步直走。

  绿水晶快步的跟着他,「你是主考官呀!」

  「现在怕了吧!」他心中有一丝快意。

  「全天下活着的人,我只怕一个人。」

  季宇轩一双充满兴味的黑瞳正等待他心中的答案。

  「我妹妹琥珀。」

  「谁?」他脚步陡了一下,不确定的问。

  「我妹妹琥珀呀!她好厉害哦!不信你看看我的屁股都是她的天残脚印。」她微翘着屁股拍了一下。

  「噗!哈哈哈——」江暮成笑得快断气,哪有女孩叫人看她的屁股。还说得令人一点邪念也生不起。

  季宇轩的男性自尊受到伤害,他把气出在那扇被他用力甩上的门。

  绿水晶被门声震了一下,「喂!别拆人家的门板。」

  「无所谓,他高兴就好。」江暮成笑着挥挥手。

  「真没礼貌。」

  「抱歉,请原谅小犬。」季天突然出现在季宇轩身后,只是只有一人看得见、听得见。

  绿水晶高兴的跑到季宇轩面前说:「死老头,你跑到哪去了。」

  季宇轩先是沉醉在她的笑容里,后又被她的一句话挑起火气。

  「你说谁是死老头?」

  「当然是你老……啊!没事没事。」她的一双眼睛骨碌碌直往他身后某一点转。

  季宇轩直觉的认为她在和后面的人以眼波交谈,自然的想怒斥后面的人,可是他一转头身后空无一人,绿水晶只是张着一双无害的水灵眼眸耸耸肩。

  「坐下,现在开始面试。」季宇轩另外拉了一张椅子坐在旁边。

  「姓名。」江暮成心情愉快的问。

  「绿水晶呀!季老头没写吗?」绿水晶又把头移到另一角落。

  「谁是季老头?」季宇轩不问不舒畅。

  「就是你老子。啊!不是,是我老子的朋友。」她视线又瞄到季天所在之处。

  「那你的履历表为什么是一片空白?」江暮成缓缓问着。

  「空白?季老头。你耍我呀!」绿水晶接过履历表一看,立刻朝某一空处大喊,好像那儿有人似的。

  她的怪异动作引起江暮成和季宇轩的侧目,纷纷把视线投向她怒吼的地方,但什么也没看见。季宇轩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好像父亲也在这里。

  江暮成轻咳了一声,「绿小姐,我们继续。」

  「嗯——好。」绿水晶再瞪了季天一眼。

  「你会打字吗?」

  「忘光了,不过熟能生巧,再练练就全回来了。」

  江暮成以轻咳掩饰笑声,「很坦白,那你会不会电脑呢?」这总该会吧!

  「小妹和飞飞笑我是电脑白痴,你认为我会不会?」

  嗄?江暮成的脸有两秒钟空白,连季宇轩都想一棒敲晕她,不会打字,不会电脑。那会快记吧?

  「你会快记吧?」江暮成抱着一丝希望,因为这女孩太好玩了。

  「会计?我不会打算盘,计算机勉强可以,我家的财务大权全由我妹妹一手接管,我不管钱的。」

  江暮成一张脸快僵硬了,她是搞到哪去了?他问得很心虚,听得很痛苦,她是少根筋不成?最后只剩下一项了,再不成他也帮不了她。

  「你会说英文吗?」江暮成问得很小心。

  「说得不太好。我法文比较流利,日语也还听得懂,不过我最喜欢的是藏语,像在吟唱经文。」

  季宇轩刚听到第一句时,心吊得好高,以为她这次完了,没想到她会的语言倒不少。

  「你会几种语言?」

  「不多,大概只有十来种吧!」绿水晶真的认为而已,还有人比她懂得更多。

  「十……十来种……」江暮成咋舌。

  「你从哪学来这么多语言?」季宇轩冷静的问。

  「以前的工作喽!」

  「你以前是做什么?」

  「空服员。」

  「空中小姐的待遇很好,你为什么没继续做?」

  「累了。」才怪。她在心中说道。

  「你希望的待遇是多少?」季宇轩希望她不是个贪心的女人。

  「无所谓,反正我不缺钱。」

  「那你干么来应征?」江暮成翻了个白眼。

  绿水晶朝他露了一个嘲笑的脸,「像你这么有钱,怎么不退休去养老,干么坐在这里看人脸色?」

  「哈哈……」季宇轩高兴的大笑,他的小猫原来是有爪子的。咦?他的,这个新名词他喜欢。

  「喂!别笑得太过分,她的生杀大权还握在我手中。」江暮成威胁着,他看得出季宇轩对这个女孩很特别。

  「很抱歉,我-定用她了。」

  「真的吗?」绿水晶问着季宇轩,眼神又飘到那固定的一点。

  季宇轩非常生气的把她的头转过来。「你在看什么?」

  绿水晶的头被季宇轩牢牢的固定,只有眼神能移动,她艰涩的说:「如果说这办公室里有第四个人,你信还是不信?」

  「除非他是鬼。」

  「没错,季老头就是鬼。」

  「胡扯。」

  「难怪他说你不信。」绿水晶喃喃自语。

  季天在角落里对她微微一笑,对儿子失神的表现他很满意。也许两情相悦的爱情才有幸福吧!

  「咕-……咕-……」

  两个大男人把视线投向发出声响的地方,绿水晶酡红了脸蛋看得季宇轩魂都飞了,好想尝尝她的味道如何。

  「你饿了。」季宇轩语中带宠溺的笑意。

  「都怪你们甄选的速度太慢,害我错过了午餐。」绿水晶忍不住抱怨。

  「拜托,我很冤枉哩,我也没吃午餐呀!」江暮成也接口道。

  两人都把怪罪的眼光射向季宇轩,因为这秘书是他要的,是他拖累了两人的肚皮。

  季宇轩讪讪的指着绿水晶说:「你刚才不是一退吃饼干一边喝可乐,怎么还会饿?」

  绿水晶瞟着他说:「早餐飞飞忘了帮我做。午餐又饿了一顿,你没看我的身材干干扁扁需要养分吗?」

  「你的身材还算干干扁扁呀?那波霸不就要降格成小笼包。」江暮成被她夸张的说辞吓了一跳。

  「少胡说。」季宇轩口有些干得不敢直视绿水晶玲-有致的身材。

  「你没看外面站了一排乳牛,那才是有吃有补。」

  江暮成差点被口水噎死,什么叫有吃有补。那天下就没有太平公主和飞机场了。

  季宇轩清清喉-说:「那我请你去吃一餐吧!」

  「好呀!好呀!我要吃菲力牛排和龙-大餐。」江暮成一直点头称好。

  「江先生暮成兄。我记得没说要请你。」

  「我当然要跟着去。不然小红帽会被大野狼吃掉。」江暮成一副赖着不走的表清。

  「对不起,我不能跟你们去,飞飞说要请我吃大餐,所以我要留着肚子等他。」

  「谁是菲菲?」季宇轩错认上官日飞是女人。

  「我最近的同居人,他早上还嘲笑我一定不会录取。现在他可踹错了门,非让他痛上几天不可。」

  季宇轩很失望的说:「好吧!下次我再请客好了。」

  「那我可不可以借一下电话?」

  「请便。」江暮成大方的把电话推给她。

  「你要打给谁,男朋友?」季字轩不是味道的问。

  「飞飞?他才不是呢!」

  「噢!」季宇轩想是女孩子就好了。

  绿水晶箝着那头的电话响了很久,终于有人接起,「飞飞,说了你可别吓一跳,我——录——取——了。」

  「你忘了吃药,这种白日梦少作,就算你没录取我也一样会请你吃大餐,安慰你受创的心灵。」

  「臭飞飞,你少瞧不起人。」绿水晶把电话放在季宇轩耳旁。「跟他说我录取了。」

  「她录取了,菲菲小姐。」

  上官日飞被突然的男声吓了一跳,然后是句菲菲小姐,太侮辱人了嘛!他哪点长得像女人。这没眼光的男人真该死。

  「喂!喂!飞飞,你还在吧?」

  「刚才那个-伙是谁?」他口气不好的问。

  「我的新老板呀!声音很有磁性对不对。」

  季宇轩在一旁听得很高兴,至少她还懂得欣赏,可是在电话另一端的上官日飞可快气炸了。

  「他什么意思,居然叫我小姐。」

  「飞飞别生气嘛!他一时误解了。」

  「误解,我还六姐呢!」

  「你是不是想赖帐,我肚子都扁了。」意思是她很饿很饿就是。

  「你面试结束了?」上官日飞关心的问。

  「嗯,刚结束,就等你来接我。」

  「一时之间我还走不了,制作人要多录一集,你再等我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你想饿死我呀!再等两个小时我就变成木乃伊了,别忘了到博物馆来上香。」

  上官日飞被绿水晶的狮吼震得暂时失聪。还来不及回应,刚才那男声又响起。

  「菲菲小姐,你不用过来了,我负责带她去吃饭再送她回家。」说完「卡擦」一声,他帮绿水晶挂了电话,就这样季宇轩和上官日飞说了两次话,却不知他是男儿身。

  而上官日飞则在电话那头咒骂不已,居然又叫他菲菲小姐,他发誓此仇不共戴天,他非报不可!

  「哇!你好酷哦,就这么挂他电话。」最好别被飞飞碰上,否则……嘿嘿!有好戏可看。

  「现在咱们可以去吃顿大餐了。」江暮成装成一副迫不及待的垂涎表情。

  「江暮成。」季宇轩扬高声量。

  「怎样!季总裁?」江暮成一副你能拿我怎样的动作。

  「那就一起吃呀!人多才热闹。」

  「听到了没有,人家水晶妹妹多善解人意。」江暮成拿着鸡毛当令箭。

  「别叫她水晶妹妹。」季宇轩沉着脸。

  「对呀!那好奇怪,从来没人这样喊过我。」绿水晶也听得很-扭。

  「那要叫什么?」

  「老祖宗们都叫我绿丫头,飞飞叫我水晶,琥珀就叫我老姐、喂、要饭的、乞丐婆、干尸或死人。」

  江暮成张着一张嘴,半晌才挤出一句话。「她是你的亲妹妹吗?」

  「如假包换,而且她好-,我在她的淫威之下都不敢大声喘气。」绿水晶又企图博取同情。

  「难怪你要搬出来。」江暮成道。

  「以后她再敢为难你,我绝不饶她。」季宇轩同情的说。

  绿水晶暗笑在心中,「谢谢。」

  「好了,该走了吧!」江暮成催促着。

  「以后你要叫晶晶为绿小姐。」

  「晶晶?谁是晶晶?」绿水晶第一个发出疑问。

  季宇轩轻怜的点点她的鼻子,「你就是晶晶,晶晶是我的专属名字。」不自觉中他流露出一丝笑意。

  「太霸道了,为什么只有你能叫她晶晶,我却要喊她绿小姐,太不公平了,我提出严重的抗议。」

  「我也要抗议,晶晶这名字太恶心,我拒绝接受。」

  季宇轩看着两张气愤的脸大笑着说:「抗议无效。」说着就拉着绿水晶出去,江暮成则不服气的寸步紧跟。

  办公室外的佳丽都跺着脚气愤的离开。一路上公司员工都在背后指指点点,甚至有人下注猜绿水晶是总裁的新欢,更恶劣的还有人赌他们能维持几个星期。

  季天微笑的目送他们离去,对儿子的改变他很惊讶。以往在两性交往之中他都是主宰者,今日遇到不按牌理出牌的绿水晶,想不乱都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