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铁血京华黄鹰两个女人亦舒怀念狼贾平凹刀尖·刀之阴面麦家公子我有种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迷糊水晶 > 第五章

  「不对啦!左转。再前面一点,好像是这条。」绿水晶想了一下道。

  「小姐,你到底认不认识路?」江暮成干脆将车停在路边等她确认。

  为了凑个热闹吃顿大餐,他降格沦落为一名小司机,在台北街头东窜西窜,偏偏遇上一个大路痴,除了悲叹自己命贱还能如何。

  她摸摸眉毛不好意思的说:「上次是飞飞开的车,我只顾着和琥珀聊天,所以……」

  「那换一家吃吧!」季宇轩体帖的说。

  「不行,今天我一定要到王记大饭店吃饭。」绿水晶非常坚持,她爱死那家的汤头。

  江暮成一脸无奈的说:「凯悦、圆山、丽晶、希尔顿我都去过,就是没听过王记大饭店。」

  「那是你孤陋寡闻,错过人间第一美味。」绿水晶用轻蔑的语气惋惜着。

  「你想一想王记大饭店附近有什么特殊的,或是比较有名的商圈店号?」季宇轩耐心的帮她回忆。

  绿水晶抬头看看左边的巷道,又看看右边的霓红灯,然后反身趴在后窗玻璃上看来往的车潮,很用力的去想,最后她看到熟悉的影子。

  「哗!是那只鸡,我记得是那只鸡后面有一条柏油路向右拐。」

  江暮成用非常忍耐的口吻说:「那是肯德基,而且它后面绝没有柏油路,更不可能有大饭店。」

  「我说有就有。」绿水晶非常固执己见。

  「暮成,你就开过去让她看看。」季宇轩纵容她的任性,以往这种情况,他会毫不留情的把人赶下车。

  「好,就让你死心,这次再找不到就换人拿主意。」江暮成硬咬着才说。

  江暮成在肯德基附近多绕了一圈,最后得意洋洋的证实他的说法是正确的。

  「怎么!死心了吧!」

  绿水晶的心情是兴奋的,因为她看到王记大饭店老板的媳妇牵着一位三岁大的小男孩从窄巷弯进去,这证明她没有找错地方,看来她还不算太路痴。

  「下车吃饭喽!」绿水晶一马当先的冲下车。

  「小心点,别走太快。」季宇轩在后面追赶着。「喂!你们赶着投胎呀!别把我给忘了。」

  江暮成把车子随便一停,就急急忙忙的跟随一闪即逝的黑棕色西装,大步的和他们并行走。

  「天呀!这里有生意吗?」江暮成不敢领教这附近的环境连个停车场也没有。

  「当然有,而且还生意兴隆呢!」绿水晶不忘替王记大饭店打广告。

  「晶晶,你确定这里有饭店。」连季宇轩都不禁怀疑她的判断。

  「不要叫我晶晶。」肉麻兮兮的。

  「晶晶,晶晶,好听又好记。」江暮成故意和她唱反调的大肆嚷嚷。

  季宇轩先赏他一个冷眼,「叫她绿小姐。」

  「偏不。」江暮成可没那么好说话。

  「江暮成——」

  「怎样?嫉妒我的名字呀!」江暮成吊儿郎当,和在公司形象完全不符。

  「暮成、暮成。就是晚年才有成就。有什么好嫉妒。」绿水晶一脸不耐,名字有什么好嫉妒。

  「你很毒咧!」

  「那是你没见过我妹妹琥珀,她吐个口水都可以把淡水河的鱼毒死。」

  「你和令妹不合?」季宇轩直觉的排斥她妹妹。

  「不会呀!她除了比较冷血一些。其它还好啦!」谁敢说她妹妹不好,她第一个不饶人。

  「她对你不好?」

  「岂只不好,一天到晚要我煮饭洗衣打扫里外,做得慢一些,拳头就挥过来。」

  绿水晶想起琥珀卖力的想把她的作息训练正常,不惜牺牲假日睡眠陪她耗,只可惜成效不佳,气得琥珀每每握紧拳头放在她鼻子前恐吓着。

  但听在季宇轩和江暮成耳中,却又自动解释成另一种意思,她有一个非常恶劣的妹妹。

  「你……」季宇轩来不及说出愤慨的话就被截断了。

  「到了到了,那就是王记大饭店。」

  两个男人同时抬头向上望,哪有王记大饭店的招牌,倒是看到指压油压的招牌,还有割……割包皮。更夸张的是一幅大型的裸女看板。

  「王……王记大饭店在哪?」江暮成已经不敢再看下去了,怕心脏受不了。

  绿水晶不高兴的说:「你们真是势利眼,看高不看低,哪!王记大饭店不就在你们面前。」

  这两佩大男人顺着绿水晶的玉指方向看去,那表情说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不过,反倒是他们这一身光鲜的外表,引起里面客人的注意。

  「这是王记大饭店?」江暮成和季宇轩都傻眼了。

  「你不认识字呀!」

  一家小小破破的店……这算是店面吧!外面放了一块半人高的木板,上面写着「王记大饭」四个大字,旁边是「排骨饭七十、蛋炒饭五十、叉烧饭九十」等等字样。

  「绿丫头,快进来坐呀!」老板老王大嗓门热情的喊着。

  「老王八,我要一客蛋炒饭,两颗卤蛋,一碗大馄饨汤和一大盘猪耳朵外加三根鸡翅膀。」

  「好,好,马上来,今天怎么点那么多菜,吃得完吗?」老王和她闲聊着,一点也不在意那句老王八。

  「有人请客嘛!咦?人呢!」绿水晶回头看到两个不知所措的男人还在外面。「进来啦!笨蛋,别丢我的脸好不好。」

  两个人小心翼翼的跨进来,假装不在意旁人的眼光。

  「两位是绿丫头的朋友呀!要吃什么尽管叫,我老王半价优待啦!」老王非常阿莎力的说。

  「呃!这个,我来碗牛肉面好了。」江暮成头低低嗫嚅的说。

  老王的笑容停了一下说:「先生,我卖的是饭不是面,王记大饭的饭是远近驰名。」

  「嗄?饭。」江暮成糗得想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老王八,给他们各来一客什锦大烩饭,小菜多切一点,肉骨汤多舀一些,再来几瓶汽水。」

  「汽水?」现在还有人喝那玩意?季宇轩庆幸老板刚才先问江暮成,否则糗的会是他。

  「好,没问题。」

  老王一边下锅一边和绿水晶聊天。「绿丫头,你朋友长得很称头哦!几时要请我老王喝杯喜酒呀?」

  绿水晶笑得很勉强的说:「他们是我未来的上司,不是我朋友。」这么烂的朋友她打死不承认。

  「哦!你换工作了。」

  「嗯,是呀!」

  季宇轩挑挑眉眼神闪烁,「只是上司,不是朋友?」

  「当然,我还要做人。」绿水晶小声的回答。

  「绿丫头,你的蛋炒饭来喽!」老王快速的先为她上菜。

  「老王八,谢了。」

  「和我做朋友很委屈?」季宇轩话里有一丝压抑。

  绿水晶老实的说:「不是很委屈,是很逊,连王记大饭店都没听过,出去千万别说认识我。」

  「你……你……」季宇轩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骂。

  「两位的什锦大烩饭来了。」

  江暮成看到桌上的大盘子,总算知道这家店为什么叫王记大饭,因为它真的很大碗,好像要给一连兵吃似的,他怀疑自己的胃能不能装得下。不过当他舀一口吞下肚时,就不再有怀疑,真是太好吃了。

  「晶,你来了。我昨儿个才念着你呢!」小王围着围裙端来一些卤菜。

  「小王八,你发福了。」绿水晶拍拍他的小腹。

  「他叫你晶?」季宇轩莫名的一股火直窜,视线放在她那只不安分的手上。

  「带朋友来呀!我是晶的朋友,你们叫我小王好了。」小王直率的打着招呼。

  「他们不……」

  「我是晶晶的朋友,季宇轩。」季宇轩一副情人的姿态挑衅。

  小王是个朴实的小生意人,哪听得懂他话中的含意,一脸热情的笑意和老王一模一样,当季宇轩的冷漠是为了掩饰内心的热情,和紫琥珀差不多。

  「哇!你好大胆哦,居然敢叫晶晶,她没给你苦头吃吧!」

  「为什么?」季宇轩发现他对那张无设防的脸,起不了火气。

  「上次那个叫苟什么的,差点被她一脚踢到太平洋。」小王憨憨的笑着。

  「苟礼,而且那脚也不是我踢的,是琥珀踢的。」绿水晶赶紧撇清泼妇的恶名。

  「你很讨厌别人喊你晶晶?」

  「岂只讨厌,简直是痛恨。」绿水晶像在看杀父仇人似的直盯着季宇轩。

  「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不喜欢。」总不能把那件事抖出来吧!那多丢脸。

  季宇轩非问出答案不可,他霸道的个性显露无遗,「小王先生,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吧!」

  小王搔搔短发羞赧的说:「叫我小王就好了,叫先生好奇怪。」

  「小王,那晶晶为什么讨厌人家叫她晶晶。」

  「我不知道,问我老婆她比较清楚。」

  老婆?他结婚了,季宇轩放下一颗戒心。

  「小王八,你别把小玉玉拖进来-浑水。」

  「你这个小王八蛋羔子,绿丫头的事别管,快帮老子把这盘饭端去给客人吃。」老王吆喝着小王。

  「噢。来喽!」

  季宇轩注视着绿水晶不甚文雅的吃相,一心想把那件事挖出来,他不喜欢绿水晶有不让他知晓的秘密,他想要拥有全部的她,这种急欲得知的心情是他以往不曾有的。

  「看什么看,快吃啦,王记大饭店的饭最好吃了。」绿水晶感到一道火炬的注视。遂抬头说着。

  季宇轩目光不移的吃着,入嘴的口感令他讶异。一间看起来不甚起眼的小店,居然手艺比五星级的大厨还要好,难怪座无虚席,外面还有人等着排队入内。

  「他们应该把店面扩大,生意才会更好。」季宇轩以商业眼光来说。

  「你想累死他们这一家王八,才十几张桌子就忙得像条狗,再多加几张桌子连命都送人了。」

  江暮成喝了一口美味的汤,打了个饱嗝。耳朵没闲着听他们话家常,嘴巴不停的塞食物,以前的他真是白混了,错过这人间美食。

  「你干么骂人家王八?」江暮成意犹未尽的挟块猪耳朵。

  「王八就是乌龟,而乌龟很长寿,这表示他们活得像乌龟一样快乐无忧。」

  「乌龟是骂人的字眼。」季宇轩道。

  绿水晶一脸他很不受教的表情,「心中有佛,佛在;心中无佛,佛亡。」

  「啊!这是什么意思?」

  「她的意思很简单,人只要快乐的生活,不用去计较外在有形的伽锁。」一个少妇的声音响起。

  「小玉玉。」

  他们很惊讶看着这位出人意表的少妇,很难想象一位气质优雅、容貌出众的美女,居然会是一家小店老板的媳妇,她比较适合手拿高脚杯,周游在名绅之中。

  「你……你是小王的老婆?」

  「没错,请叫我王八婆。」聂如玉大方的说着。

  「你们真的是夫妻?」季宇轩将讶异藏在眼中。

  「如假包换。」聂如玉最喜欢看人错愕的表情。

  「你们看起来不太相像。」江暮成真正想说的是不相配。

  「我想你的意思是不搭轧吧!」

  「嘿!气质上差很多。」江暮成见她不在意就明说。

  「一个是高职没毕业,一个是心理系的系花,气质当然有别。」绿水晶一下子把底牌给掀了。

  「哇!」他们惊讶的叫了一声。

  聂如玉笑笑的拍了绿水晶一下,「全是晶害的。」

  「少来了,你是太贪吃了,才会一饭失足。」

  「你不带我来,我就不会赖定这张长期饭票。」

  「还说呢?堂堂一个系花纡尊降贵的窝在这里帮人洗碗。还拉着我当免费的童工。」

  「你们交情不错。」季宇轩不甘被冷落。

  「还好啦!你看起来不像晶的朋友。」聂如玉颇含深意的打量着。

  「哪里不像?」

  「晶的朋友都是随意自在、不拘小节。没看过你们这么拘谨严肃。好像怕人看见会被耻笑似的。」

  「我们以前没遇过像她那样的女孩。」江暮成回道。

  聂如玉哈哈大笑。「那你一定要看看琥珀,她有把人逼疯的本事。」

  「小玉呀!帮我拿盘肉来。」老王挥着汗喊着。

  「哦,我……」聂如玉正要起身。

  「你坐着,我来帮忙就好了,大肚婆还这么不安分。」绿水晶轻轻的推她坐下。

  「看出来了。」

  「这又不是第一胎,人家领毕业证书,你是领结婚证书兼出生证明书。」

  「消遣了好几年,你还老挂在嘴上。」

  「习惯了。」绿水晶说完就主动帮老王洗菜切菜。

  「晶晶为什么讨厌人家喊她晶晶?」季宇轩迫不及待的问。

  聂如玉偏着头瞪着眼。「她让你叫她晶晶?」

  「她恨死了。」江暮成找到机会将他一军。

  「这也难怪,以前我们还是学生的时候,合租了一间房子,学生嘛!都很穷,租不起什么好房子。

  「刚好隔壁搬来一对情侣。每晚都干那码事,精力充沛时一整晚的叫床声,吵得人无法入眠,偏偏那女人的名字叫芹芹和晶晶很像。」

  「所以晶晶才非常厌恶这个昵称。」

  「晶没那么小心眼。有一天那男的另一个情人找来,却找错了门,一听到我们喊晶晶就不分清红皂白的破口大骂还动手打人。」

  「她打了晶晶?」季宇轩眼中有一簇火苗。

  「左右两个大锅帖。」

  「她叫什么名字。」

  聂如玉从他冷峻的声音中听出一丝戾气,这男人为晶动了情,只是他尚末察觉那份爱恋。

  「是谁又何妨,听说隔天那女孩手骨折,脸肿得像发糕,头发被火烧得焦黑零乱,整整作了一个月恶梦。」

  「不会是绿丫头做的吧?」江暮成也学老王喊绿水晶为绿丫头。

  聂如玉好笑的说:「她呀!懒哦!除了她那个恶魔妹妹,我想不出谁会替她出头。」

  「我以为她们姐妹不合?」季宇轩有一点被搞乱。

  「她们姐妹很好,有时候我常为琥珀叫屈,有一个懒人姐姐,饭也不煮、衣服乱扔,灰尘多得可以盖房子。」

  嗄?这和他们听的有出入。

  聂如玉见他们一脸迷惑,遂说:「晶是大事精明小事胡涂,除非你认识她全部的亲友,否则会被她唬得团团转。」

  「她……嗯,有没有要好的男朋友?」季宇轩问的语气,好像捉到偷腥妻子的吃醋丈夫。

  「你爱上她了。」聂如玉肯定的说。

  他慌乱的辩称,「没有,我只是关心她。」

  聂如玉用着看透人心的眼神注视着季宇轩,惹得他感觉赤裸裸的被剖析。

  「晶和琥珀一动一静,对感情的要求非常分明,不是黑就是白,不是爱就是恨,完全没有灰色地带,爱她很辛苦。」聂如玉语重心长的说。

  「哈哈哈……」季宇轩笑得很心虚。

  「你知道她真正最讨厌别人叫她晶晶的原因吗?因为她觉得这个名字被亵渎了。」

  「不是因为她被打?」江暮成非常诧异。

  「她认为被专心爱着的女人最幸福,一分为二的爱让她有低贱的污秽感,所以她常说我很幸福。」

  聂如玉眼中流露满足的光彩。也许小王的学历不高,长得又不是风流潇洒的俊俏脸。可是对她的宠爱和细心是其它人也比不上。

  「你不后悔吗?」季宇轩觉得这小地方十分委屈她。

  「冲句晶常说的话,为爱而爱,宁死不悔。」

  「看不出绿丫头挺浪漫。」

  「那不是浪漫而是执着,爱情和面包她两者都要,晶说天下没有因爱情而饿死的情侣,只有放弃才会使人枯萎。」

  聂如玉这番话是针对季宇轩说的,想要获得爱就必须先忖出爱,尤其是爱上不依常规而行的绿水晶更辛苦。

  季宇轩的视线紧跟着满屋子绕的绿水晶,心里思忖着她有什么魅力,论容貌她比不上柳飞絮,家世更是平凡,可是他就是想看她的笑容,这种感觉是爱吗?他不知道。

  在阳明山一幢占地千坪的豪华巨宅里,一个看不出年纪的-偻老人坐着,眼神凌厉的望着星空冥想。没人猜得出他此刻的心思。

  手上拿着一篇篇的剪报,每一篇的主角都是同一个女人,那个在飞机爆炸中幸存的女人、那个叫他爱恋一生不惜杀人的女人、那个背叛他的女人!

  鲜艳如血的液体让他兴奋,满月的圆满让他有兽性的冲动,那火蛇飞窜到他全身,难抑满腔滚汤的热火,此刻他需要一个女人来满足他的需求。

  和以往一样他走进那个房间,当女人看见他进来就知道他想要什么,自动脱下身上的粉紫色睡衣。跪在他两腿之间点燃巨蛇的火焰。

  老人在年轻女子的胴体上肆意凌虐,留下满身的伤痕和淤血,看她在身下痛苦的呻吟声,引发他更激烈的动作,强要把她撕裂成碎片。

  在一阵哆嗦之后,老人将精液留在女人的身体里面,发泄兽欲之后的他虚弱的倒在女人身上,贪闻她身上的年轻味道。

  过了片刻他翻身下床把衣服穿上,床上的年轻女子到浴室略做梳洗后,回到卧室披上晨褛。

  「事情办得怎么样?」

  「他还不是十分的信任我。」

  「你没在床上满足他吗?」

  「他不是一个会被性欲控制的男人。」

  「啪!」一声,巴掌声响起,只见女人捂着脸颊。

  「我亲自训练了你十几年,你连一个男人也控制不住。」

  「爸,季宇轩不是普通的男人。」

  「别叫我,枉费我投资在你身上的心血。」

  「对不起,爸。」柳飞絮低头纤悔。

  「我要的是结果,不是对不起。」

  「我会更努力去捉住季宇轩的心。」

  柳飞絮不敢有怒言,从她十岁被父亲从坏心的孤儿院院长手中领养之后,就心存感恩的为他做任何事,除了陪他上床之外,她的生活是要什么有什么。

  「我要的不是季宇轩的心,我要的是他的命,我要天宇集团倒下你懂不懂?」

  「女儿知道。」柳飞絮想起季宇轩的求婚而黯然。

  她是真心爱季宇轩,却也最恨他。恨他的寡情,爱他在床上的缱绻缠绵,可是她必须毁灭他,为了父亲也为了自己的心。

  「天宇集团的股票你搜集得如何?」

  「目前有百分之二十三。」

  「季宇轩手上有百分之四十七,尽快把剩下的百分之三十收齐,我要看季天败在我手中。」

  「季天不是已经死了?」

  「天宇集团还存在的一天,我都不算赢,我要他在地狱里不得安息。」柳辰阳露出残忍的阴笑。

  「一定要毁掉季宇轩吗?」

  「怎么?舍不得。」柳辰阳用力的捏着她的下巴。

  「不是。」柳飞絮目光闪烁。

  柳辰阳看过这种眼神,那个他深爱的女人也曾用这种眼神看过他,而那次却是她告诉自己要嫁给别人的消息。

  「你爱上季宇轩了是不是?」他几乎要捏碎她下巴。

  「没有!我没有。」柳飞絮强忍着疼痛,极力否认。

  「你最好是没有,否则我连你也不放过,听懂了没有。」柳辰阳眼中布满可怕的红丝。

  柳飞絮已习惯这分恐惧,点头说:「我知道。」

  「很好。」他达到令她害怕的目的之后就放开手。

  「记住,这次工程抢标一定要成功,不要忘了把天宇集团搜集的资料磁卡拿回来。」

  「是的,等合约签订之后。我会立即要求调看对方的资料,以最低价标到这次的工程。」

  「季宇轩绝猜不到辰阳企业是幌子,真正致命伤是高额的赔偿金,哈……哈……哈……」

  柳辰阳狂妄的笑声在寂静的深夜裹。显得非常尖锐阴寒,令人毛骨悚然。柳飞絮则像一只任人摆布的棋子,不能有自己的思想。

  ※※※

  绿水晶在张雅雯细心的调教下,很快就进入状况,除了电脑还处在开机关机和玩游戏阶段外,其它都已驾轻就熟,没辜负老师的教诲。

  「水晶,你学得很快,我可以安心去结婚了。」张雅雯喜欢绿水晶,大概是年纪相近的缘故。

  「哪有,这部们电脑好像和我有仇似的,我想要的资料叫不出来,动不动就罢工。」

  张雅雯安慰她说:「人没有十全十美的,总要有一点缺失才不会遭天妒。」

  「你这是安慰还是在消遣我。」

  「铃!铃!铃!」电话声响起。

  「喂!总裁办公室,他在开会,是,好的,我会转告他妮娜在十点钟来过电话,好,再见。」

  绿水晶轻轻松松的就解决第十通来找总裁的亲密电话,从她正式到公司上班,每天至少要接二十通以上的女人电话,有时她怀疑自己是秘书还是总机。

  「水晶,你又说谎了。」张雅雯调侃她。

  绿水晶双手一摆耸着左肩说:「去怪总裁吧!花心的男人最该死。」

  「小心被总裁听到。」

  「听到又如何,这是事实,法律有规定说实话要判刑吗?敢做就要敢当。」

  「阻挡别人的罗曼史会被马踢死。」

  「拜托,他哪是罗曼史,根本是风流的借口,而且AIDS那么流行,搞不好……嘿……」

  「你真缺德,呵……呵……」张雅雯被她的表情逗笑。

  其实绿水晶才不管季宇轩的私生活如何,全是他那个死鬼老爹拜托她,要不然就放任他得风流病死了算了,以免去摧残更多的女人。

  「不过总裁自从老董事长去世之后,私生活收敛了不少,而且从你来应征工作开始,就没见他和哪个女人约会过。」

  张雅雯听过公司不少版本的闲言闲语,有人说绿水晶是总裁的新欢,有人说她是总裁的情妇,不过以自己近日所观,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倒是总裁一头热。

  绿水晶不以为意的说:「哪只猫儿不偷腥,他偷吃还要叫你去旁观学习不成。」

  「你……你讲话真不客气。」

  「谢谢,那正是我最大的优点。」

  「哦,对了,你不是说可以帮我拿到官上飞的签名海报,东西呢?」张雅雯伸出一只手。

  绿水晶在袋子搜出一张折得四四方方的海报,用很施舍的态度拿给她。「一大把年纪还迷恋偶像,我就看不出他哪里特别,还不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

  张雅雯不允许她批评官上飞,「小孩子不懂得欣赏,他那忧郁的神情多迷人呀!」

  忧郁?有吗?她怎么从来都没有看过,绿水晶无法想象飞飞忧郁的模样,那一定很爆笑,还好她现在的想法没有被他的歌迷听到,不然一定被乱棒打死。

  「你是不是看错了,他是那种人吗?」绿水晶说出令歌迷想一拳揍晕她的话。

  「绿水晶,你到底有没有看过官上飞本人,忧郁的情歌王子耶!当他用那深邃的双眼凝视,我心跳都停止了。」张雅雯一脸迷恋的小女人神情。

  深邃?是吗?我顶多看过他无可奈何的表情,这些歌迷太可怕了,难怪飞飞会被捧上天,红得不得了,真是造孽哦!

  「偶像也是人,别忘了你是快结婚的『幸福』女人。」绿水晶还特别强调幸福两字。

  张雅雯瞪了她一眼,「作作梦不犯法吧!」

  「别太沉迷就好了。」

  「你真的看过官上飞本人?」

  「当然,这签名海报可不能作假。」

  张雅雯小心的把海报抚平,眷恋的看了又看才舍不得的把它卷好。附上香唇。

  「我要把这张海报帖在我的新房。」

  「不怕老公吃醋?」

  张雅雯得意的一笑,「我老公是官上飞歌迷俱乐部的发起人之一,对他是绝对的死忠。」

  「天呀!你们夫妻两都中了官上飞的毒了,这下子想救也来不及了。」绿水晶乘机取笑着。

  张雅雯闪着带有阴谋的眼靠近绿水晶。「可不可以透露一些官上飞的小秘密?」

  「你想卖给报章杂志不成。」

  「请不要侮辱我的人格好不好?小姐,我可是飞哥的死忠歌逃耶!」张雅雯不服气的反驳。

  此时楼下柜台打来一通警告的电话,有大白鲨横扫大西洋上岸吃人骨,要她们好自为知。绿水晶和张雅雯故作姿态的坐在秘书的位子上。

  「当!」电梯的门一开。走出一位轻佻妍媚的艳美女子,浓郁的香水味呛得她们以轻咳来掩饰,她身上小小的一块布遮不住撩人的春光。

  「喂,轩在不在?」这女子连口气都高高在上。

  「对不起,总裁正在开会。」绿水晶又拿出这一套来唬人,张雅雯静静的看她发挥演技。

  「怎么又在开会?我不管啦!你立刻叫他出来。」女子一副骄纵的富家女嘴脸。

  「小姐好漂亮哦!你手上的这颗钻戒真迷人。」绿水晶说得自己都想吐。

  女子咯咯咯的笑得花枝乱颤,「这是轩送我的礼物,当然迷人喽!」

  「是呀!总裁的眼光一向特别,所以才会被美丽的小姐迷住。」只要是发情的母猪他一概不放过,她暗地里补上一句。

  「是吗?你真会说话,新来的秘书吧!」

  「是的,请小姐多多提拔,在总裁面前为我这个小小秘书美言几句。」

  「有机会的话,我会跟轩说一声。」

  「多谢总裁夫人。」这够狗腿了吧!

  女子愣了一下,又露出自满的笑容,「好好做,我一定会加你薪水的。」

  「谢谢夫人,小的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为夫人效命。」她可以将自己归为天下第一贱了吧!

  「嗯!好。」

  「总裁夫人先回去休息,等总裁一开完会,小的立刻通知你。」快走吧!她的鼻子快受不了了。

  女子有一丝不愿,但看新秘书一副必恭必敬的模样,料她也不敢骗人。

  「好吧!轩一开完会要立刻通知我。」

  「一定一定。」绿水晶的背都快弯到地了。

  「哪!拿去买杯咖啡喝。」女子掏出几张千元大钞。

  「谢谢总裁夫人,请慢走。」绿水晶也不客气的收下。不拿白不拿嘛!

  当电梯门一关,两人都抱腰大笑。

  「你这一招真好用,又赚了多少?」张雅雯问着。

  绿水晶数了一下,「六十耶!比我今天的薪水还多,照这么收下去,我很快就可以换辆新车了。」

  「别忘了请客。」

  「我知道啦!」

  「那要不要顺便也请我?」突然一声低沉的嗓音划破两个女人的轻笑。

  「啊!总裁。」张雅雯心虚的低下头。

  「总裁有事吗?」绿水晶倒是一派正经的问。

  「我可不可以请问一下,像刚才那种外快,你总共赚了多少?」季宇轩不想反笑。

  绿水晶规矩的拿起计事本,用计算机算了一下。「大概十七万五千元整。」

  「的确比你的薪水还高。」

  「那全靠总裁的魅力无边,小女子才有幸赚外快。」

  季宇轩眼神专注的问:「为什么你没看见我的魅力,难不成我长得吓人?」

  「总裁爱说笑,我算老几,而且要我像花痴一样的咯咯笑,还不如一刀砍死我。」

  「不要叫总裁。」季宇轩有一丝恼怒。

  「那要叫什么?轩——嘿,好恶心哦!」绿水晶打了个冷颤。

  「你可以叫总裁宇轩呀!」张雅雯在后面出主意。

  季宇轩相当认同的点头。

  「他是总裁耶!我怎么可以失礼。」绿水晶一副不妥协的模样。

  「我允许你叫我宇轩。」

  绿水晶佯装很为难的说:「宇轩好难叫,不如叫轩轩吧,很可爱咧!」眼中是闪耀的笑意。

  这下子季宇轩为难了,轩轩?又不是小孩子。「可不可以换一下?」

  「可以呀!只要你不再叫我晶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商人打交道要狡猾一点。

  季宇轩为之失笑,这小妮子还真是会做生意,「好吧!不过外人在的时候可不准喊。」

  「遵命!小轩——轩——」绿水晶好像在唤谁家的小孩似的。

  「你哦!真是的。」季宇轩宠爱的轻敲她的额头。

  「不要敲头会变笨的。」

  「我倒希望你笨一点。」比较好拐,他想。

  「你说什么?」

  「没有,我进去了。」

  季宇轩一进办公室之后,张雅雯吁了一口气,「总裁喜欢你。」

  「只要是长得像样,他每个都喜欢。」

  「可是他对你很特别,明知道你赶走他的女朋友也不生气,还特准你喊他轩轩。」

  「他要犯贱干我屁事。」

  「你不觉得总裁长得很酷,一表人才?」

  「会吗?我没注意到。」绿水晶摇摇头很困惑的说。

  「你没注意到?老天爷呀!你的眼睛被牛屎盖住不成?」张雅雯以不可思议的声调说着。

  「拜托,少花痴了,我以前当空服员时可领教过各国男子的热情。」

  张雅雯暧昧的笑着。「那一定有很多艳遇喽!」

  「你想听瑞典王子的故事还是英国伯爵?还有情歌王子拉亚和西班牙斗牛士。」

  「天呀……你……你……都……」

  「没错,只是结局和你想的不一样。最后他们的追求失败,现在全成为我的朋友。」她笑得很贼。

  「你……你太浪费了。」张雅雯觉得非常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