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突破封锁儒勒·凡尔纳符文之子(3)存活之岛[韩]全民熙给我振作点凯棋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迷糊水晶 > 第九章

  「哈哈哈!你没看见柳家父女那张错愕的脸,真是笑死了。」江暮成捧着肚子笑弯了嘴。

  「他们是自食恶果。」季宇轩禁不住露出浅笑。

  「他们也该用一下脑,三十亿的工程他们居然标了两百亿,难怪那些政府官员傻眼了。」

  「这都要归功琥珀的天才。」他真的不得不说个服字,太巧妙的陷阱,让人完美的深陷泥淖而不自知。

  「她真的是天才中的天才。」江暮成道,她虽然嘴坏了一点,脑袋是聪明绝顶。

  「现在惟一担忧的是那只老狐狸,会不会狗急跳墙做出令人发指的事。」季宇轩担心的说,千虑必有一失呀!

  「不会吧!方警官不是盯得很牢?」江暮成心想他有那么大胆。敢在虎口拔牙?

  「百密终有一疏,万一稍有不慎,只怕警方也无能为力。」他转念一想,不知道晶晶在干什么?

  似乎心有残犀,江暮成想起那个煞星,「你那个宝贝准老婆在干什么?」

  一提起晶晶,季宇轩就眉飞色舞满脸幸福,「八成和我母亲在准备婚礼的事宜。」

  「看你乐得,她真像飞飞说的是个楣女,我才替你暂管不到两小时,手臂就多了道疤。」江暮成想想都呕,那扇玻璃明明靠她最近,怎么掉下来砸到的是离她两人远的自己,到现在他还理不清发生了什么事。

  「你的伤好些了吧?」

  「翔翔说再过个两天就没事了。」

  「你干么学晶晶叫他们兄弟两飞飞、翔翔,听起来很不习惯。」大男人喊这么娘娘腔的昵称,真恶心。

  「顺口嘛!」

  「你哦!愈活愈回去。」

  「拖个麻烦在身边,小心早晚被她累垮。」

  「心甘情愿。」季宇轩很满足的笑。

  江暮成深深为他致哀,「难怪飞飞和琥珀说你是个不要命的疯子,爱情的白痴。」

  「我无悔。」这是季宇轩最深的执着。

  「哎!没救了。」

  ※※※

  绿水晶摆脱烦人的保镖,她最讨厌有人跟前跟后,尤其是自从宣布喜讯之后,就像失去自由的囚犯,连一餐吃几粒米都有人数得出来。

  自由的空气真甜美,灰浊的天空此刻是迷人布幔,一、两只野鸽是天使的喜音,匆忙的人群是顺畅的血液,总之一句话,自由真好。

  走着走着,橱窗里的一套衣服吸引了她的视线,反正轩轩给了她好几张金卡,摆着不用是一种天杀的浪费,为了不浪费所以她消费。

  「欢迎光临。」

  「小姐,请将那套浅绿的洋装拿来给我试穿一下。」

  「好的。」

  绿水晶正准备脱衣服,试衣间的镜子出现了两张脸。

  「哇!奶奶,妈,你们想吓死我呀!」

  「你胆子大如天,偷偷摸摸的跑出保镖的监视范围,你想吓死你准老公呀!」

  「妈!你不知道有人跟着好闷。」绿水晶压低望音说话,不想被人当成疯子。

  「你太不知死活了,服饰店外面有几个人盯上你了。」

  「是吗?」绿水晶听到奶奶的话,拉开一条缝偷看,果然有几个人在外面徘回。「现在看你要怎么办?」绿母想剖开她的脑袋,看裹面装了些什么。

  她露出一丝诡谲的笑容,「等着被捉。」

  绿奶奶怒视绿母,「看你生的好女儿,净找麻烦。」

  绿母挨了母亲的骂,把怒气转嫁在女儿身上,「要不是看在你姓绿,老妈真想掐死你。」

  「奶奶,妈,别生气嘛!这件事早晚要解决,不如我做饵先钓他们上钩,轩轩他们才有足够证据捉人。」

  「我怕有危险呀!」

  「我有你们还有爷爷、爸爸和老祖宗呀!要不然老是提防别人下手也很辛苦。」

  「你哦!真不晓得那傻小子看上你哪一点,注定要为你操心一辈子。」绿奶奶就是心疼这娃儿。

  「因为算命的说我命贵,天生是总裁夫人的命。」绿水晶神气的仰着脸。

  「小丫头片子。妈,今天的阳光特别烈,行吗?」绿母先啐了女儿一声,接?又担心能力不够。

  「老祖宗向阎老头借了把遮日伞,不用担心。」绿奶奶可做了万全准备。

  「那就好。」绿母放下心。

  「小姐,你换好了没有?」店员见绿水晶久久未出,在窗幕前喊着。

  「哦,好啦!」绿水晶向镜子里的两位俏皮的眨眨眼后,走了出去。「小姐,把衣服包起来送到天宇集团。」她可不想搞丢这件衣服。

  一走出店门不到两步路,就如她所料,立刻有人用枪抵着她的小腹,她回头看到两个白色的身影,在伞下看着她,她安心的随他们上车。

  不知开了多久,绿水晶觉得浑身难受,因为一把枪一直抵着腰腹,台北的路况又不是很好,颠一下枪口就撞一下,她怀疑腰都撞淤了。

  「喂!你们到底要带我到哪儿去?」绿水晶作势的问一下。把身上的追踪器打开。

  「闭嘴,老子没让你开口。」前座一名粗犷手臂上有刺青的男子,用凶狠的眼神瞪视。

  绿水晶就是不懂得闭嘴,「我老子去阴间地府享福了。」

  「干!」

  「啪!」的一声,脸上硬是浮起一道红痕,绿水晶觉得嘴角有咸涩的味道,看得两老心疼不已,但碍于时机不对不能出手教训那人。

  「你们好粗鲁哦!」绿水晶不怕死的又吐了一句,用手臂拭去血渍。

  「你这女人不懂看场合!」拿枪的男子用枪托顶了她一下。

  「绑架是惟一死刑,你们不知道吗?」绿水晶眨着天真的瞳眸,佯装无知的模样。

  「老大,这女人是白痴啊!」另一边的男子啐了一口槟榔汁,不屑的朝前头的男子说。

  「别理她,帮主不会让她好过的。」被叫老大的男子不当她是一回事。

  「你们不可以不理我,绑匪有义务和肉票聊天。」既然不能和奶奶、妈妈聊天,只好找他们几个开心一下。

  「天呀!她不仅是白痴还是智障。」拿枪的男子差点被她的话呛死。

  「白痴总比笨蛋好吧!」她意指绑架是一种愚蠢行为。

  「该死的女人。」

  绿水晶另一边的男子发火,伸手想再赏她一巴掌,车突然颠了一下。拿枪的男子不知怎么的扣下板机,哀嚎声立刻在车内响起。

  「死阿三,你干么开枪打自己人?」前座的男子扔了条毛巾给后座的人。

  「我……我不是……故意的,岩哥。真的不关我事,是枪支走火。」阿三手微微颤抖着。

  「你真混帐,中间明明隔了一个女人,你枪口不指向她,为什么会打中我?」中枪的男子捂着疼痛的手臂。

  「乌鸦,我不知道,还真有点邪门,咱们上次不是也发生这档鸟事?」阿三想到阳明山上的事,心头毛毛的。

  「大白天的见鬼呀!少替自己找借口。」前面的岩哥不信邪的说着。

  「这位大哥说得对,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绿水晶利用他们恐惧的心理,让他们自乱阵脚。

  「多嘴的女人,阿三,拿块布塞住她嘴巴。」岩哥不想被个疯女人逼疯。

  「你不可以虐待人犯,枉顾人权……唔……唔……」绿水晶嘴上被强行绑上一块大碎布。

  「这下安静多了,哈哈……」车内男人一阵狂笑声。

  ※※※

  绿水晶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眼罩弄掉。她心里低咒着那群混蛋家伙,居然用哥罗芳迷晕她,还把她绑得像肉粽,又不是要拜拜。

  「尝到苦头了吧!丫头。」绿奶奶在一旁拢拢发髻,口气笑谑的说着。

  「唔……唔……」绿水晶半天唔不出一个字。

  「好可怜哦!我女儿变哑巴了。」绿母浮在半空中俯望着她。

  绿水晶怒视这两位童心未泯的长辈,用眼神祈求她们把身上的束缚解开。

  「自己想办法,有人来了。」绿母一隐而逝。

  突来的亮光让绿水晶一时不能适应,她半-着脸注视愈来愈大的身影,淡淡的花香味明白的告知这人是女的,而且是自己非常熟悉的那个女人。

  「你为什么要出现?」

  「唔……唔……」绿水晶用眼神表示她听不懂。

  「你为什么要抢走我的季宇轩?」

  「唔……」意思是她没有。

  「论姿色,你不如我;论实力,我比你强太多了,为什么他要你不要我?」柳飞絮不解的摸着绿水晶的脸。

  「唔……唔……」她用眼神说我不知道。

  柳飞絮不甚文雅的扯下她口中的碎布,「你知不知道我很爱他。」

  嘴巴被解救她就开始回应,「你的爱很可怕,不惜要毁掉天宇集团,甚至用他们一家子人命来换。」

  柳飞絮失神的说:「我也不想这么做,这一切都是不得已,我不想害他,真的不想害他。」

  「说是一回事,做的又是另一回事,事实摆在眼前。」

  「我父亲要我这么做。」柳飞絮难抑激动低着头说。

  「愚孝。」

  柳飞絮抬起头说:「你不懂,父亲对我有恩。」

  「再大的恩情也该了结了吧!一架波音七四七机上两百多条人命耶!这还不够吗?」

  绿水晶从出事到现在,还不敢去拜祭死去的同事,因为他们死得不明不白,她无颜以对死去的幽魂,虽然她不像琥珀可以看见无主幽魂,可是她可以听得见他们哀泣悲呜的哭号。

  「是他把我从邪恶的孤儿院救出来,是他给我再生的力量,我的生命属于他。」柳飞絮宿命的接受被安排的轨道。

  「是哦!从另一层地狱跳到另一层地狱,到头来你还是跳不出地狱之门。」绿水晶很同情她。

  「地狱?」柳飞絮觉得她形容得真好。

  「大小姐,帮主要见这女人。」阿三的声音响起。

  「他……他来了吗?」柳飞絮指的是季宇轩。

  「已经在路上,快到了。」

  「好吧!你把她带走。」柳飞絮像换了一张脸,冷静淡然的不带丝毫感情。

  阿三拉着绿水晶绑在身后的绳子,一路把她推到宽大的客厅。

  「帮主,人带到了。」

  「嗯!」柳辰阳低吟了一声。

  绿水晶循着声音望去,在落地窗前站着一位老人,手拄着深红的雕木拐杖,眼中有着深沉的绝然,好像蓄发的力量正等待爆泄。

  「喂!老头,你这么绑着我很不舒服。」绿水晶一点也不害怕他眼中迸出的利光。

  「你很有胆量,难怪季家小子会爱上你。」柳辰阳缓步的走向绿水晶。

  「错了,我的胆子很小,小的连只鸡都不敢杀。」她的意思是指他心太狠,杀害两百多条人命。

  「哈……现在我知道飞絮输在哪!你比她多了一份勇气和活力。」只可惜活不了多久,他歹毒的在心中想着。

  「她也有,只是被你愚昧的报复行为,折去了她原有的羽翼。」绿水晶认为拿别人一生的幸福当筹码是可耻的行为。

  柳辰阳瞅着她,眼神中有丝玩味,「你若不是太笨,就是聪明得可怕,挑兴的下场通常不太好玩。」

  「大家都说我很笨,所以绑架我的人更笨。」

  「敢嘲笑我的人,你是第一个。」柳辰阳抬起她的下巴,审规她清澈无畏的浅潭双眸。

  「上帝说做人要诚实,不可以说谎。」绿水晶勇敢的迎向他的目光。

  柳辰阳轻抚着她细致的脸,「为什么我以前碰不上像你这样的女子?」

  「那是因为你被仇恨蒙蔽了心眼。」

  柳辰阳把她推倒在阶梯旁,此刻他的恨意更添加十分。季家父子的运气也未免太好了,这等出色的女孩都被他们先发现,他嫉妒。

  「不要耍嘴皮子,等我解决了季宇轩,一定会好好品尝你那张小嘴。」柳辰阳唇角满是轻蔑的笑意。

  「不好吧!你那么老了,万一半途不行了,不是很糗吗?」绿水晶一脸不看好他的神情,斜睨着他上下。

  柳辰阳最忌讳人家嘲讽他的性能力,「臭婊子,我现在就让你瞧瞧我行不行。」

  绿水晶向后退了两步,手摸着一块小碎片,用力的磨割绳子。

  柳辰阳脱去外衣,正在解着衣服时,沈七虎进来报告说季宇轩已经来了。

  「叫他进来。小东西,先放过你,待会我再议你快乐一下。」柳辰阳的身上有血腥的味道。

  「如果你没死的话。」绿水晶反唇相稽。

  就在这时季宇轩镇静的走了进来,其实他的内心慌乱不堪,在看到毫发无伤的心上人后,那颗狂奔的心才稍微定下来。

  「放开她,晶晶和这件事无关。」季宇轩一开口就以绿水晶的安危为主。

  「啧啧!看不出你还是个多情种。」柳辰阳妒恨他那张酷似季天的脸。

  「放晶晶走,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要晶晶一出去,方警官就可以带队进来,季宇轩是这么打算着。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

  「除非你不想要天宇集团。」

  「哈哈……我连辰阳企业都可以不当一回事,岂会为了天宇集团而放弃,你太低估我了。」

  季宇轩忍着怒气,「那你到底要什么?」

  「很简单,把你的命留下。」柳辰阳阴笑着,用手势指挥着手下将他围住。

  「别听他的,轩轩,他伤不了我的,你应该很清楚。」绿水晶用眼神瞄向另一方,表示她的「家人」在场。

  「把那个臭丫头给我捉好。」柳辰阳命令手下捉牢她,别被她趁隙溜掉。

  「不要欺人太甚,先父已被你所害,你还不满意吗?」季宇轩紧握着手。

  「他早就该死了。」

  「那机上的两百多条人命,你真下得了手?」季宇轩引诱他说出那件炸机案,好让警方录下当证据。

  「他们怨不了我,怪只怪他们挑错了时刻表。」柳辰阳一点悔意也没有。

  「你怎么有本事把炸药装上机?」

  「想让你父亲死得暝目吗?很简单,只要混入机师群,趁隙将定时炸弹放入行李厢即可。」

  「你很得意?」季宇轩眼中净是轻蔑与不屑。

  「哈……看你们父子死在我手中,这是多么令人快慰的事。」柳辰阳脸上的表情露出残酷的报复笑意。

  「爸,你放过他们吧!」柳飞絮忍不住为他们求情。

  「叛徒。」柳辰阳甩了她一巴掌。

  「你太过分了,好歹她也是你女儿。」绿水晶可见不得人欺负女人,而且她也是个可悲的女人。

  「女儿?要不是看在她脸孔貌似某人,我连多看她一眼都赚脏。」女儿?工具而已。

  「你是说她长得像季夫人是吧!」绿水晶可以在她的脸上,找到相似之处。

  「别在我面前喊她季夫人,那个贪慕富贵的贱女人。」柳辰阳一提起负心的情人就一脸戾气。

  「告诉他,兰儿是为了他的事业才答应嫁给我,不是贪慕富贵之人。」季天突然出现在绿水晶身旁。

  哇!想吓人呀!幸好她被吓习惯了。

  「喂!老头,兰儿是为了你才答应嫁给季老头的。」

  「你……你在说什么?」柳辰阳愣了一下。

  「兰儿不想你的公司被天宇集团并购,所以才委屈的嫁给季老鬼。」她说「委屈」两字时,被季天瞪了一眼。

  「这……这怎么可能?」柳辰阳的心乱了,难道他错怪了她?这全是季天的错?

  就在他陷入苦思当中,一道紫色的影子平空出现,在众人错愕之际,紫琥珀轻易的夺取他们的武器,季宇轩见状一一制伏他们,柳飞絮呆滞的看着他们快速的行动,警方刚好破门而人,将一干人犯逮捕。

  「紫……紫色梦幻。」方拓目瞪口呆的注视紫琥珀。

  「这个呆子是谁?」紫琥珀一贯不屑的语气。

  「我是重案组方拓。」他自动报上名来。

  「哼!」紫琥珀不甩他,走向相拥碍眼的情侣。

  「老姐,好玩吧!」

  绿水晶涩涩的笑着,「被绑架又不是我自愿的。」

  「是吗?」

  柳飞絮被警员扣上手铐,她要求和季宇轩说些话,警员将她带到季宇轩面前。

  柳飞絮平静的问:「你曾爱过我吗?即使只有一点点。」

  季宇轩转向绿水晶,见她眼中同情的目光点点头。他知道她的意思是希望自己说谎,安慰这个可怜的女人,可是他不想欺骗自己的心。

  「以前,我不懂得什么是爱,现在,我只懂得爱一个女人。」季宇轩的意思很明显的告诉她,今生只爱绿水晶一人。

  「我懂了。」柳飞絮神情黯淡的随警察出去。

  「琥珀,谢谢你。」季宇轩诚心的向她道谢。

  紫琥珀不以为意的撩撩长发,「有什么好谢的,还不是我这个白痴老姐主动跟人家走。」

  「主……主动……晶——晶——」季宇轩愣了一下。立刻明了她的意思。

  「轩轩,别生气嘛!人家只是想帮忙。」绿水晶笑得很牵强。心里骂着可恶的琥珀泄她的底。

  「帮忙?我先掐死你算了!」季宇轩气得抱起她往外走,回家去算帐。

  「紫色梦幻,你……」方拓谄媚的靠近。

  「让开,挡路。」紫琥珀讨厌缠人的「苍蝇」。

  方拓一路追随她,紫琥珀坐上跑车,一溜烟消失无踪,只留下他赞叹的惊艳声。

  婚期将近,新娘子应该是高高兴兴的,可是绿水晶却臭着一张脸生着闷气,因为她被季家两父子气得头顶冒火,真想一人赏他们一枪,一了百了。

  自从绑架事件发生之后,她就被禁足在季家大院里,二十四小时有人全程监控,连喝杯水都有人立刻递上,当她是残废看。

  还有那个忘恩负义的季天,一天到晚在她耳旁边嘟嚷着,要她帮他和丁玉兰谈情说爱,不,更正,是帮他向丁玉兰解释当年的所作所为,他欠她一句我爱你。

  这教她怎么说得出口?女人跟女人说「我爱你」,又不是变态或是同性恋,根本是强人所难嘛!

  「小晶晶。」

  「我还亮晶晶呢!你不要来烦我。」绿水晶抱着靠枕,将头转向另一边

  「小晶,拜托啦!你心地最善良了。」季天又飘到她的面前。

  「少来,我是邪恶的坏巫婆。你要吃苹果吗?又香又脆的苹果。」

  立刻有一颗苹果送到她面前,她厌恶的用衣服擦擦苹果咬上一口,身旁的人早习惯她对空气自言自语。

  「老爸又来找你喽!」季宇轩躺在她身后,手放在她的腰上,努力的也想看看父亲的身影。

  「你们姓季的都该改姓烦,好烦哦!」绿水晶不耐的挥挥苹果。

  「爸来找你做什么?」季宇轩在她唇上偷个吻。

  「要我替他追你老妈。」

  季宇轩呆了一下,「不会吧!他们原本是夫妻,何况他都已经没有形体了。」他本来想说不在了,怕被K。

  「这呆儿子说什么话,难道我不能跟老婆说点体贴话?」季天抱怨着想敲儿子的头,在绿水晶的目光下放下手。

  「你也承认自己生了一个呆儿子,什么老爸下什么子,自己品种不好。」她笨才会挑上呆子。

  「我老爸骂我呆?」

  「你怎么可以侮辱我?」

  绿水晶举起一只手,「停!你们父子两别烦我。」

  这两个男人还真是父子,同时摆出一张赌气又无奈的脸,惹得绿水晶哈哈大笑,果肉差点噎在喉咙里。

  「小晶!」季天恳求着。

  「晶晶……」季宇轩撒娇着。

  「你们就不能稍微让我喘口气?」他们老的烦、小的缠,哪像叱咤风云的大人物。

  「晶晶,你就帮帮爸吧!」幸福的人总是容易有同情心,希望别人也成双成对。

  「这还像做儿子说的话。」季天满意的点头。

  绿水晶被烦得很累的说:「你们要我怎么说,同我未来婆婆说她死鬼老公来托梦,还是要说他就在我面前?」

  「爸!你认为呢?」季宇轩学绿水晶一样,对着空气说,谁教他没生一双阴阳眼。

  季天思忖了一下,「其实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只希望把埋在心里多年的话告诉她。」

  「你很罗唆!结婚三十几年,儿子都三十多岁了,还有什么话没说。」这个老古董真能藏话。

  「等见了她的面再说好不好。」季天觉得很不好意思,年纪都一大把了。

  「你真的很龟毛耶!」

  「什么叫龟毛?」

  「瞥扭啦!」绿水晶无力的解释。

  「我爸他说了什么?」季宇轩很想知道晶晶为什么说老爸很瞥扭。

  「老人少年心。」

  「什么意思?」

  「心里想偷吃又没胆。」意思说他畏畏缩缩,像年轻小伙子一样爱在心中口难开。

  「噗!」季宇轩憋着笑。

  「丫头,别说得那么难听。」季天一脸难为情。

  「我又没说错,爱就爱,何必假正经。」一点也不干脆。拖拖拉拉的。

  「我的情况比较特殊。」季天为自己辩解。

  「是哦,横刀夺爱,霸王硬上弓,生米煮成熟饭,总而言之是先下手为强。对吧?」

  「我……我的态度是强硬了一点。」季天也觉得当年他太冲动了,应该用耐心去等待,用爱去感化她。

  「才一点吗?我看是很多点才是。」霸道、专制是季家人的天性。

  「好了啦!晶晶,别为难爸了。」季宇轩不想父亲太难堪。

  「算了,当我上辈子欠你们父子,你去请令堂过来吧!」绿水晶玉脚踢了季宇轩一下。

  「晶晶,谢谢你。」季宇轩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

  绿水晶一脸莫可的笑容轻捏他手臂,「得了便宜还卖乖,快去,小心我反悔。」

  「遵命,老婆大人。」季宇轩像个孩子般行个童军礼。

  季天深深的叹息,这孩子原本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都怪他严肃的教育,事事要他以满分作基准,才造就了他冷硬的个性,还好上天是公平的,送了位可人的天使到他身边,教会了他爱。

  「谢谢你爱宇轩。」季天真心的向她感恩。

  绿水晶吓了一跳,「你干么谢我,我只不过是爱他而已。」

  「你的『只不过』救了他失去的灵魂,现在的宇轩才是一个完整的男人。」

  「没办法,我是贵人。」绿水晶不谦虚,扬起下巴骄傲的说。

  季天为之失笑,「你还真谦虚。」

  「这是做人的基本礼貌,你这鬼是不懂的。」绿水晶一副他不懂的表情。

  「喂!我也曾经是人吧!」这丫头说话实在是令人伤心呀!

  「你现在是吗?」

  「我……哎!」季天说不过她。

  「晶儿呀!宇轩说你有话要跟我说。」不一会儿丁玉兰笑容可亲的挽着儿子的手。

  绿水晶从床上跳下来,「伯母,对不起,还要你亲自到这里来。」全屋子就数这里阴气最重。

  「还叫伯母,该改口叫妈了。」季宇轩从她身后按着,头枕在她的后颈旁。

  绿水晶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跟你老鬼老头一样罗唆。」嘴里这样说着,心头是甜蜜蜜的。

  「人身攻击,我抗议。」季天举起右手表示有意见。

  「不想要我帮你传达情意了吗?」绿水晶的眼波横漾过去。

  丁玉兰的笑意顿了一下,有点不解绿水晶的举止。「晶儿,你在和谁说话?」

  季天用手举了个噤声的手势,可是绿水晶装作没看见,又要人家传达,又要人家闭嘴,他也太挑剔了吧!

  「伯……妈,是有人想藉着我的嘴,对你说几句话。」绿水晶不太习惯,有点拗口。

  丁玉兰觉得奇怪,「是谁?」

  「是一个自称全世界最爱你的男人。」这是绿水晶自行加上去的。

  「有这个人吗?」丁玉兰以为她在开玩笑。

  季夫人的话一出,全场为之跌倒,连季天都笑得很尴尬,看他做「人」多失败。

  「妈!你不相信世上有男人爱你吗?」至少有两个,不,是三个,连她儿子算上。

  「都一把岁数了,还跟妈开玩笑。」丁玉兰神情有些失落。

  季天在一旁看她失去光泽的眼神,心中委实不舍。「兰儿,兰儿,别伤心。」可惜他的安慰只有一个人听见。

  「妈,季老……爸叫你别伤心。」

  「爸?晶儿,你又开妈玩笑了,他都已经去世了。」她摇着头,眉头有一丝哀伤。

  「也许他的灵魂舍不得离去,又回到这个家。」绿水晶小心的看着丁玉兰的脸色变化。

  「就算他真的回来也不是为了我,顶多回来看看房子。」她感伤的说。

  绿水晶怒视季天,意思是他真是个大混蛋,连相处三十多年的妻子都认为他无情。

  「那你是相信他会回来喽?」绿水晶把手放在她手心上面。

  「回不回来都无所谓,反正都过去了。」丁玉兰平静安和的说着。

  季天的神色就复杂多了,他不是一个好丈夫,常藉着工作应酬来逃避,怕看见她忧伤的脸,提醒自己是用何种卑劣的手段夺取她。

  「我爱你,兰儿。」他一直想告诉她这句话。

  「妈。爸说他爱你。」这句话绿水晶一定替他传达。

  丁玉兰笑得很苦涩,「晶儿,他不爱我,你不用安慰我了,这么多年夫妻我还会不知道吗?」

  「爸真的告诉我,他爱你。」绿水晶一直强调着。

  「胡扯,你也才在飞机上见过他一面。」丁玉兰反握她的手,以长辈的态度说着。

  绿水晶无奈的翻翻白眼,「如果我说他此刻正站在你面前呢?」

  她偏着头用迷惑的语气说:「你说现在?怎么可能?」

  绿水晶干脆直截了当的说:「我有阴阳眼。」

  「阴阳眼?」她是有听过阴阳眼,但是真有人看见那「玩意」吗?

  「真的,妈,晶晶真的有阴阳眼。」

  「小晶,你告诉兰儿我送她的第一件礼物是一条珍珠项炼。」季天怕她不相信,才把当年的事说出来。

  绿水晶把季天的话转述给丁玉兰听,丁玉兰听了眼眶一红,她还记得他送那条珍珠项炼时,眼神是多么冷,事后她一气之下把它拆了。

  「你问他为什么要送条项炼羞辱我?」

  季天一急忘了她听不见,「不是的,兰儿,我是觉得那串珍珠项炼很称你的优雅气质,所以才特别请铃木桑割爱的。」

  「爸,妈她听不见你的声音。妈,爸说他是特地买来讨你欢心,不是要羞辱你的。」

  「他说谎,明明他的情妇也有一条。」丁玉兰开始翻起旧帐。

  绿水晶停了一下说:「爸说他没有情妇。」

  丁玉兰一想起那个女人趾高气昂的神情,不禁忍不住悲从中来。「他以为我不知铃木智子的事?」

  「铃木智子?那是天大的谎言,我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你告诉她。」季天不想平白背黑锅。

  绿水晶又把季天的话转告他。

  「哼!他想骗谁,他常常在铃木智子的住所过夜。」丁玉兰一想起为他独守空闺就不免有怨。

  「哦!爸,你不安分。啥?不是,噢,这样呀!妈,爸说他没回来的日子都睡在公司。」

  「是吗?那为什么铃木智子也有一条一模一样的项炼?她亲口对我说是你送她的礼物。」

  该死的女人,这样挑拨他的家庭,明知道他的家庭建筑在风雨中,居然还恶意中伤,他愤怒的对绿水晶解释。

  绿水晶对丁玉兰说:「爸说铃木智子是铃木桑的女儿,所以她拥有相同的项炼不足为奇。」

  季宇轩在一旁叹息,「真希望我也有阴阳眼。」这样他也可以和父亲沟通。

  绿水晶捶了他胸口一拳,「要是可以,我送你。」他当有阴阳眼是一件好玩的事啊?

  「你们不要打情骂俏了,先处理我的事好吗?」季天好声的拜托。

  绿水晶调皮的耸耸鼻头,「妈,继续,你还有什么不满一古脑倒出来,我永远站在你这边。」

  丁玉兰睁着怀疑的眸子问:「他真的在这里吗?」

  「如假包换。」

  「那我倒想问他,为什么新婚那几夜他要睡在别的女人床上。这算什么?」她忍不住哭了起来。

  「别哭,兰儿,我没有对不起你。」

  「妈,爸说他没有。」绿水晶觉得做个转播台真辛苦。

  「那他为什么没回来睡?」

  绿水晶一直点头。「医生说你胎位不正不宜行房。他怕忍不住伤了你,才会睡在楼下书房。」

  「是这样吗?」丁玉兰没想到是这个原因。

  「他说你是因为孩子才答应嫁给他,所以无论如何都要保住孩子,他不想失去你。」

  丁玉兰露出一朵可爱的笑容,「我以为他是为了孩子才娶我。」

  「爸说他在演讲台上看到你甜甜的一笑,就迷失了心魂,想尽办法要得到你的心,他不是有意要伤害你。」

  「那个傻瓜。」丁玉兰甜蜜的取笑道。

  「他说他知道自己大了你十多岁。又知道你有个年纪相当的未婚夫,所以用冷傲来掩饰自卑,只求你在身旁。」

  「哎!其实我和辰阳是父母做主订的婚,我一向视他为兄,老早就想解除婚约,只是找不到借口。」

  「那你也犯不着拿一生作赌注,嫁给一个笨笨的男人为妻。」绿水晶真为她叫屈。

  「我才不是笨笨的,我只是不敢相信他们之间没有情愫在。」他哪里笨,可恶的小鬼。

  「晶晶,爸不是笨,他是蠢。」季宇轩十分佩服他老爸,明明爱得要死,还老是摆出一副你是什么东西的神情。

  混蛋儿子,敢骂你老子蠢,早知道就不生你,季天气得胡子快打结。

  「的确,我赞同你的话,蠢字两条虫,你老爸看起来像条龙,其实骨子里长满虫。」

  「丫头,你别挖苦我了。」季天无奈的求饶。

  「哼,谁理你,一句『我爱你』藏了三十几年,等两脚一伸才想要表白。」

  「其实我也有不对。」丁玉兰脸上泛着少女的羞涩。

  「啊?你有什么不对?」她是惟一的受害人不是吗?

  「当年我一眼就爱上他迷人的风采,只是我不相信以他的人品会看上我这个不起眼的小丫头。」

  「兰儿……」季天动容的喊着。

  「哎!你们真行,一个郎有情一个妹有意,偏偏碍在一张薄薄的脸皮上,谁也不肯先开口。」

  季宇轩这时温柔的拥着她,「我好爱你,永远的爱你,为了你,我可以抛去自尊,只要爱你。」

  绿水晶感动的说:「我也好爱你。」

  两人四目相对,眼波交流着无尽的爱意,羡熬了无法对谈的夫妻。

  可是灾难发生了,季宇轩发现他开始要和父母抢老婆,因为只有透过绿水晶,他们迟来的爱才可以继续,所以在季家大院里常可以听到季宇轩的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