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剑中影秦至结婚十年苏青克隆之城潘海天终于嫁了艾佟阴翳礼赞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迷糊水晶 > 第十章

  熬、熬、熬,终于熬到婚礼的举行,一早各方的损友全集合在绿水晶的住所。终于把这个汤手山芋丢出去,他们简直比本人还快乐,对季宇轩寄上十二万分的同情和崇拜。

  上官日翔难得穿上新西装,特别把诊所放在一旁,任它发霉,不,是暂时休诊,另外还不忘把他的医疗器材带来,以防天灾人祸的发生,因为绿水晶本身就是一个祸害。

  老王带着小王和小小王,拾着锅碗飘盆准备亲自为他们做道好料理,绿水晶就像他们自家的女儿、妹子,出嫁前这一餐一定要好好饱食一顿。

  上官日飞怕记者又无的放矢,只好偷偷摸摸的从后院过去,紫琥珀见他躲得这么辛苦,硬是在他脸上涂上油彩,并把绿水晶的假发给他戴上,就这样,倾城倾国的「菲菲小姐」出炉了。

  方拓说好听是来观礼,但真正的目的是女主角的妹妹,他对紫琥珀一见倾心、再见钟情,秉持国父革命的精神,他相信总有一天可以革命成功。

  紫琥珀坐在沙发上啜饮着红茶,一副清淡无忧的模样,聂如玉从楼上走下来,对她无奈的耸耸肩摆摆手。表示她没办法。

  紫琥珀微微的勾起唇角,「别理她,这点小麻烦等她老公来,再交给他去解决。」

  「哎!都什么时候了,她才来摆这种乌龙。」

  「偶尔出点状况,这才符合灾星的个性。」紫琥珀幸灾乐祸的说着。

  「怎么?你也没办法是不是?」上官日翔拉拉领结,有些不习惯的问。

  「我看是没救了。」上官日飞不耐烦的拨开那一撮掉下的乱发,满身的脂粉味令他难受。

  「她可真会挑时间发作。」聂如玉心想,糟蹋了公公特别为她准备的那道金玉鸳鸯。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没有我可以效劳?」方拓看他们一副悻悻然的表情,自告奋勇要帮忙。

  紫琥珀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有,滚远一点。」烦人的缠人精。

  「现在怎么办?保持她的死亡状态?」上官日翔以医生的专业精神问。

  「那东西你有带来吧?」紫琥珀心想姐姐应该用得上。

  「当然。我全副武装,生怕有人惨遭横祸。没想到是她独享。」上官日翔脸上的表情是不敢苟同。

  「谁死了?我是警察。」一听到死亡两字,方拓警察的天性就冒出来。

  大家自顾自的交谈,完全不理会正义凛然的方拓,直到鞭炮声响起,那代表迎亲的车队来了,大家同时吁了一口气,总算有人代劳了。

  「姐夫,你来喽!」紫琥珀懒懒的起身。

  季宇轩难掩紧张喜悦的心情,「晶晶都准备好了?」

  「大体上差不多。」只差最后一项——清醒。

  「你就是晶儿的妹妹呀!姐妹一样漂亮讨人喜欢。」丁玉兰一眼就喜欢这冷冷的娃儿。

  「亲家公、亲家母,你们也来了,请坐。」来者总是客,紫琥珀再无奈也得招呼一下。

  丁玉兰眼中闪着光彩,「你也看得见我先生?」

  「想不看见都不成。他正在和我的『家人』闲话家常呢?」

  「真好。你们姐妹都看得见。」她羡慕的说。

  「如果可以,我宁可不要。」断头断脚,全身是血的游魂晃来晃去,恶心得谁敢去看?

  「哇!美女,好漂亮的女人。」江暮成惊艳的看着上官日翔身旁的「女伴」。

  紫琥珀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她是菲菲小姐,未婚。」

  「菲菲,真好听的名字。」江暮成一脸沉醉。

  「你可以去邀请他,不用客气。」紫琥珀暗笑。简直快得内伤。

  「真的可以吗?」江暮成冀望的问。

  「当然可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反正她闲着无聊,玩玩傻子也不错。

  菲菲小姐?好熟悉的名字,季宇轩脑海中一闪而过模糊的印象,但此刻他的心思全放在晶晶身上。

  正巧上官日翔搭着「大美女」的肩走过来,江暮成得了空即上前搭讪,而「大美女」脸上则闪着青红灯,一拳就往江暮成的胸口撞去。

  「去你的江暮成,你看清楚我是谁?」

  江暮成被「她」粗哑低沉的男声吓了一跳,立刻退了一步仔细的看看「她」。

  「你……你是……天啊!怎么是你,飞飞,你花痴呀!」

  「你以为我愿意啊!都怪那些死扒粪的记者。」上官日飞真想把假发扯掉。

  「那也不用扮女人,害我以为……该死。」江暮成真想撞心肝,下次非带把放大镜不成。

  「哈哈……你不会看上这个人妖吧!」上官日翔咧嘴嘲笑着。

  「三流医生,闭上你的鸟嘴。」被扮成女人已经够委屈了,还嘲笑他是人妖。

  「你……你真的是上官日飞?」季宇轩张大的嘴简直可以塞三个大馒头,难怪他觉得「菲菲小姐」这个名字很耳熟。

  「本人的作品可媲美撒旦,一个性别错乱的夺魂天使。」紫琥珀得意洋洋的说着。

  上官日飞没好气的说:「多谢你的巧手……」

  「不用太感谢我,化腐朽为神奇是我的责任。」

  「紫色梦幻,你真的很厉害。」方拓没忘记要狗腿一下。

  聂如玉快看不下去了,「喂!你们都忘了大麻烦在楼上。」

  「噢!」他们的确把绿水晶遗忘了。

  「姐夫,麻烦你上去『请』我老姐下来。」紫琥珀撇撇嘴道。

  季宇轩不解他们暧昧的态度,个个笑得很诡谲,令人心里头毛毛的。

  「你们的表情怪怪的,该不会有什么阴谋吧?」小心提防一点,这些都不是好惹的人物。

  「放心,尽管上去吧!我连轮椅都为你准备好了。」上官日翔非常有义气的拍拍他的背。

  「轮椅?」

  等到季宇轩亲身经历一场大灾难之后,他非常感谢上官日翔的先见之明,要不是事先知道她的毛病,季宇轩会以为她得了昏睡症。

  就这样,台湾第一件奇异的婚姻——新娘子是坐着轮椅进礼堂,别人说的是我愿意,她则是沉默不语直点头;别人的结婚证书是签字的,她的结婚证书是盖指印。

  新娘子一觉醒来的身分是季太太,她惊讶的大叫,哪有人错过自己的婚礼?

  「老婆,别叫了,你还欠我一个洞房花烛夜。」

  可怜的绿水晶就这样被季宇轩吃了,不过更可怜的是季宇轩,不但三不五时必须和父母抢老婆,另外还要和时间抢老婆,因为他的纵容,老婆的嗜睡愈来愈严重,真希望他们的孩子不会在睡梦中诞生。

  呜乎哀哉,尚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