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陆小凤与花满楼(陆小凤传奇系列)古龙花影叶兆言绿胶囊之谜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魔妓失剑 > 第一章 神秘竹签涉血案

  天近黄昏,夕阳如血。

  云台山麓,一条小路曲折蜿蜒,绕山而去。

  小路边,山势陡峭,草木丛生。

  竹叶飞身背一捆草药,沿着山壁顺势而下。

  只见他手牵藤蔓,左跳右越,不一会,他已纵至山脚下。

  看天色还早,他便在小路边的一块石头上歇下了。

  夕阳渐渐被远处的山峦隐没了。

  小路边,草丛里不时发出几声秋虫的凄鸣,打破了这里的寂静,却又带来几分神秘的气息。

  竹叶飞重新整顿好草药,便起身上路。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他已行至山口。

  山外是一片荒芜的草地。

  透过微黑的夜幕,还可看见前面不远处,就有一个小小的村落。

  村子里约莫有一、二十户人家,白墙黑瓦,炊烟袅绕,想来正是做晚饭的时辰了。

  竹叶飞来到此地已半月有余了,他到这里来,是为了采集几味较为稀少的草药。

  白天他上山,夜晚,就借宿于小村里的一个猎户人家里。

  现在,草药已采齐,明日就可以离开这里了,竹叶飞一边走路一边想着。

  突然,一阵急骤的马蹄声从山里传来。

  竹叶飞回头看时,马已奔出山口。

  竹叶飞却只见马奔,不见骑马人,直到马离他身体丈把远时,他才看清,马背上伏有一个黑衣人。

  竹叶飞本以为马会从他身旁驰过的,所以,就没让路。

  但此刻,那匹马竟是直向他的身体撞来,这时竹叶飞再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

  竹叶飞见势不妙,蓦地抽身而起。

  只见他凌空一抓就将那黑衣骑士从马背上提了起来,同时,他已点中了黑衣人的左肩“中府”、右肩“极泉”两处穴道,以防那人向他出手。

  竹叶飞将那人放在地上,正想发怒,却见他动也不动,细看之下,却原来是个死人。

  竹叶飞怒气顿消,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

  不对!死人怎会骑马呢?

  可是地下躺着的的确是个死人呀!

  这是怎么回事?这人是谁呢?竹叶飞心中不由泛起疑来。

  他静静地看着地上的死人。

  只见这人面色灰黑,像是中毒而死,而刚才竹叶飞抓他时,却觉得他尸身还是软的。

  一定刚死不久,竹叶飞想着。

  竹叶飞的目光,又转到了他的身上。

  当竹叶飞看见死人腰间的剑时,不禁一怔。

  这不是柳剑青的“青龙剑”吗?怎么会在此人身上?难道柳剑青也死了?

  真的是“青龙剑”!

  剑在暮霭中闪着青碧的光芒,青碧的杀气。

  剑背上刻有一条青龙。

  青碧的光线中,青龙仿佛正在游动着,正要飞出来。

  竹叶飞知道:这把剑是柳家祖传下来的,这是一把宝剑,乃古代陨石精炼所铸。

  是的,江湖上无人不知这把“青龙剑”。

  这是一把削铁如泥,而又杀人不沾滴血的利剑。

  江湖上也无人不知柳剑青的那一招——“游龙钻心”。

  至今,江湖上能躲得过这一招的人,能有几个呢?

  竹叶飞将剑收起,佩在了自己的腰间。

  这个人既然能从柳剑青的手里夺过此剑,想必也该是一流高手了,又怎么会死在马上呢?

  竹叶飞想到此,又转眼向死人看去。

  竹叶飞又发现,在死人的咽喉处有一个小红点,皮肤略微向外凸出来。

  于是,竹叶飞伸手把死人翻了个身。

  他看到了,在死人后颈的“大椎”穴上,正插有一支暗器。

  竹叶飞用手捏住暗器露在外边的尾部,将其慢慢拔了出来,一看,他顿时变了脸色。

  这暗器原来是一根长约三寸余,细若竹筷的红竹签。

  而刚才,这支竹签却有近三寸长是插在死者的颈子里的,直从“大椎”穴插入,穿过颈骨,刺在死者的咽喉里。

  能将如此轻巧之物,又是如此有力地扔出的人,只怕天下不多。

  但这个人是谁呢?

  他与柳剑青有何关系,又与死者有何仇恨?

  竹叶飞想到此处,不由得又向死人看去。

  这一看,他却突然后退了数步,面色剧变。

  地上哪里还有死人?只是剩下一堆白骨了。

  原来,那死人身体上的皮肉衣物,都被从他伤口里流出来的毒血腐烂掉了。

  竹叶飞凝视片刻,忽而想起一个人来,于是转身离去。

  天又黑了些,但仍看清他远去的背影和佩在他腰间的“青龙剑”,消失在远处的草丛中……

  ※※※※※※

  深夜,一弯新月持在天边,月色清冷。

  深山里,阴密的山林中,有一间依稀可见的破旧小屋。

  小屋的窗口,还亮着灯光。

  这里,听不到虫鸣,夜,死一般地沉寂。

  竹叶飞在树林中,似灵猫般地向小屋掠去。

  他悄然来到小屋的窗前,侧耳听了听。

  屋里没有声音。

  他又用指尖悄悄地在窗纸上戳了个洞,向里看去。

  屋里没有人。

  因为此刻,已有一个白须老人正站在他的身体后面,而白须老人,则正是这小屋的主人。

  白须老人突然笑道:

  “哈哈,竹叶飞,你在做什么,几日不见,怎变得这般鬼鬼祟祟的?”

  竹叶飞身体一抖,转身一看,正是他要找的神算药师。

  为何叫他神算药师?

  因为此人本为药师,与竹叶飞乃同道之人,但他却有另一特别之处,就是料事如神。

  他故而得了“神算药师”的美名。

  竹叶飞道:

  (此处缺两页)

  “别处可有吗?”

  “没有。”

  “药师哪里来的此毒?”

  “我自己配的。”

  “何时所配?”

  “二十年前。”

  “药师给过几人?”

  “两人。”

  “其中有杀死柳剑青的人吗?”

  “有。”

  “他是谁?”

  神算药师面色阴沉道:“是……”

  突然,竹叶飞挥剑向身后砍去。

  一支红竹签落在了地上,断为两截。

  竹叶飞又回过头来,准备继续问出杀手的名字。

  他却见神算药师僵直地瞪着眼睛,看着自己。

  神算药师终于倒了下去,死了。

  神算药师的咽喉上,也已插上了一根红竹签。

  神算药师并没有算出他今夜便会死去,否则他就不会出来见竹叶飞了。

  竹叶飞已走至门外。

  夜依旧很黑,死一般的沉寂。

  竹叶飞什么也没有找到。

  那杀手到底是何人呢?怎么连神算药师也会中其毒手?

  难道他不是常人吗?※※※※※※西山镇。

  镇的中心有一条宽阔的街市,从南至北贯通全镇。

  南街上走来一个人。

  他是此刻这条街市的唯一的人。

  此人年龄未及而立,身高七尺开外,他面色红润,浓黑的剑眉下衬着一双闪亮的眼睛,目光炯炯。在他的腰际上佩有一把剑,-把特殊的剑。

  漆黑的剑鞘上雕有一条青碧色的龙,而龙身正闪亮着青碧夺目的光彩。

  来人正是竹叶飞。

  时已正午。

  竹叶飞左右环视街边的店面,却不见一家开着门,他也没看到街上有一个人。

  这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了?他想着。

  他不知道这里发生什么事,所以他想弄清楚。

  往日,这里是一个繁华热闹的街市,可是现在为何一个人也没有呢?他觉得很奇怪。

  他一定要弄清楚这件奇怪的事情。

  街边,有一条小狗蹲在一根木桩边。

  竹叶飞走了过来。

  小狗像似饿了,见有人来,便爬起身跟在竹叶飞的身后,一边摇着尾巴,一边轻吟着。

  竹叶飞回头看了看,见是一条小花狗,就没撵它走。

  竹叶飞继续往前走,孤独地走着,只有一条小花狗摇着尾巴陪伴着他。

  清风送来一阵酒菜的香气,竹叶飞顿觉有些饿了。

  他又往前走了段路,就看见了一家门正开着的小酒店。

  竹叶飞向店里看去,掌柜的正坐在门边的柜子上喝着酒,吃着一碟牛肉。

  他见有人走来,大声笑道:

  “客官,想吃饭吗?里面请。”

  竹叶飞向店门走去,没有说话。

  掌柜的又道:

  “敝店小菜多,嘿嘿,客官,包你满意。”

  竹吐飞走进亍店里,店堂不大,倒也整洁地放着五、六张桌子。

  一个汉子正坐在角落里喝着酒。

  此人年岁与竹叶飞差不多大小,浓眉大眼,身高看不出来,因为他坐着,但不会比竹叶飞矮。

  他满面绯红,眼睛已有些睁不开,看来是喝醉了。

  醉汉见有人来了,便缓慢地抬起头看了一眼竹叶飞,目光混浊,像什么也没看见似的。醉汉又低着头喝他的酒了。

  看过他喝酒的样子,你会以为他从一出生就在喝酒,一直喝到现在,从未停下过。

  竹叶飞随便选了一张桌子坐下来,却背对着醉汉。

  因为他不喜欢看这人的样子。

  竹叶飞觉得非常饿了,他很想吃东西,不管是什么,只要能吃的就行了。

  因为夜里,神算药师刚死,他就向这镇走来,一路上他滴水都未曾进过。

  掌柜的跟过来,点头笑道:

  “客官吃些什么?”

  竹叶飞道:

  “一壶酒,菜随你上,快点就是了。”

  掌柜的道:

  “好的,这就上来。”

  说着便去了后堂。

  醉汉却道:

  “吃饱了好死!”

  竹叶飞知是醉汉,便没理他。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掌柜的笑着把酒菜送上来,道:

  “嘿嘿,客官,请慢用。”

  说完,又上柜子喝酒去了。

  竹叶飞见送上来的是一壶酒,一个杯子,半只熏鸡和一碟牛肉,也就没说什么。

  竹叶飞拿起酒杯倒了一杯酒,送到嘴边刚要喝,却听身后醉汉说道:

  “今朝有酒今朝醉,但愿常醉不愿醒……唉,人生苦短,去日已无多……”

  但话声却又像是靠着他耳朵说的。

  竹叶飞转头一看,醉汉真的已站在了他的身后,这一看,使竹叶飞好生纳闷,他不知醉汉是何时走过来的。

  醉汉又走到竹叶飞身侧,接着道:

  “朋友远道而来,且让在下敬你一杯。”

  说着,他便拿着酒葫芦,因为用的时间长了,外表已经变得很亮了。

  只看那葫芦轻轻地碰在酒杯上,但不知怎地,酒杯却碎了,从竹叶飞的手中落了下去。

  酒淋了竹叶飞一身,又流到地上,浸没了掉在地上的碎瓷片。

  竹叶飞不知所措了,因为眼前的人是个醉汉。

  却见掌柜的手里握着一根木杖,从柜上跳了过来。

  掌柜的怒叱道:

  “你这个醉鬼,想挨揍吗?”

  说着就举杖向着醉汉打来。

  他这一杖,不知道的人会以为他只是为了出气而已,但竹叶飞却看出,他这一杖用的正是内家少林武功,达摩杖法中“当头一棒”的招式。

  再看那醉汉,见杖打来也不躲闪,只是直直地抬起眼望着掌柜,似笑非笑,醉眼迷离。

  竹叶飞看到醉汉不知招架,再想替他挡住这一杖时,已是错过了时间,来不及了。

  只听“砰!”的一声,杖已打下。

  但不知怎地,杖却打在了葫芦上。

  葫芦一点也没坏,杖却断成了两截。

  杖头上的一截,正巧弹到桌上,将酒菜打翻,洒得一地都是。

  蹲在竹叶飞脚边的小花狗见了食物,立即起身来吃。

  但只吃了两口就又蹲下去,倒地死了。

  竹叶飞这才知道掌柜的想害他,便怒道:

  “掌柜的,为何要下毒害我?我与你有何仇恨?”

  掌柜的见事已败露,也不答话,拔腿就向门外跑去。

  竹叶飞刚要起身追他,却见醉汉用左手在酒葫芦的底部轻轻一拍,一股酒柱如箭一般地射了出去。

  那酒柱刚好击中了掌柜的后心,却像什么也没碰着一样穿了过去,又飞出了好远,方才落地。

  掌柜的一头栽在门外,死了。

  屋外骤然响起一阵急蹄声,又渐渐消失了。

  醉汉却若无其事一般,缓缓道:

  “酒中有乐亦有悲,何苦把命酒上赔?”

  好一个“酒中有乐亦有悲,何苦把命酒上赔”,原来醉汉是夺命醉鬼罗常醉。

  想到此人,竹叶飞不禁动容,而此刻,这人正在他身边。

  罗常醉又走回到原处,低头喝起酒来。

  竹叶飞走到罗常醉桌前,抱拳道:

  “昔闻醉客大名,不想今日在此相见,请恕在下失礼,谢谢相救!”

  为了说得好听,他把“夺命醉鬼”只说成了“醉客”。

  罗常醉看也不看他,只淡淡道:

  “不必了。”

  竹叶飞道:

  “你为何要杀了他?”

  罗常醉道:

  “因为,他要杀你。”

  “你何时知道的?”

  “今晨。”

  竹叶飞道:

  “那你为何不早点杀了他?”

  罗常醉道:

  “那时,我还不知道他们要杀谁。”

  “他们?”

  “是的,他们!”

  “他们是谁?”

  “阴山五虎。”

  “这人是谁?”

  他用手指了下掌柜的。

  “五虎之首笑面虎。”

  “他们为何要杀我?”

  “要你的剑。”

  “他们知道我是谁吗?”

  “想必知道。”

  “这里怎会变成这个样子?”

  “正是因为他们。”

  “是他们弄的?”

  “他们一来,这里就变成了这样。”

  竹叶飞道:“为何?”

  罗常醉道:“镇里人怕他们。”

  “人呢?”

  “躲起来了。”

  竹叶飞默然。

  罗常醉仍在喝酒,头也未抬。

  俄顷,竹叶飞又道:

  “那么,你为何要救我?”

  罗常醉道:“因为我也要杀你。”

  “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

  “我是谁?”

  “你是竹叶飞。”

  竹叶飞不禁一怔道:

  “何时知道的?”

  “你走进门时。”

  “如何知道的?”

  “我闻到一种味道。”

  竹叶飞道:“味道?什么味道?”

  罗常醉道:“一种特殊的味道。”

  “到底是何味道?”

  “草药味。”

  “原来如此,那么你为何要杀我?”

  “因为你的剑。”

  “这剑本不是我的。”

  “我知道。”

  “你也想要?”

  “不想。”

  “既不要剑,为何还要杀我?”

  “你杀了人。”

  “谁?”

  “柳剑青。”

  竹叶飞道:“柳剑青不是我杀的。”

  罗常醉道:“是谁杀的?”

  “不知道。”

  “不知道?那剑怎么会在你手里?”

  “我从别人手上拿来的。”

  “什么人?”

  “死人。”

  “死人是谁?”

  “飞天虎谭瑞虎。”

  “他是怎么死的?”

  “被人用暗器杀死的。”

  “何种暗器?”

  “一支红竹签,是有毒的。”

  “竹签是什么样子?”

  于是竹叶飞从袖中拿出那支红竹签来,对罗常醉道:

  “是这样的,你可认得吗?”

  罗常醉用手接过红竹签,摇了摇头道:

  “不认得。”又道:

  “竹签戳在他哪里?”

  竹叶飞道:

  “咽喉上,从后颈大椎刺入的。”

  罗常醉面色微白了些,道:

  “哦,他死在哪里?”

  竹叶飞道:

  “云台山。”

  “何时死的?”

  “昨日天近黑时。”

  “你还知道什么?”

  “没有了。”

  过了一会,竹叶飞又补充道:

  “哦,对了,他死时正骑在一匹飞奔的马上。”

  罗常醉的脸上,已找不到半点醉意,惊声道:

  “什么,死了还骑在马上?”

  竹叶飞道:

  “是的。”

  罗常醉顿了片刻,道:

  “既然这样,我便不杀你了,剑你先留着。”

  说罢,转身离去。

  竹叶飞见他离去后,方才走出店门。

  街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已有三、四家店铺开了门。

  竹叶飞已无意吃饭了,迳自向北走去,他在镇边一家偏僻的小店住了下来。

  直到此刻,他才能静下心来想连月来发生的事情。

  他越想越发觉得奇怪。

  第一,柳剑青是个大名远扬的好人,也没听说过他与谁结过仇,会是何人要杀他呢?

  第二,杀他的人若是为了夺剑,那么剑就不该落在飞天虎拘手中,既然不是为剑,又为何要杀他呢?※※※※※※阴山五虎,本是五个无恶不做的恶徒,他们依次是:老大笑面虎、老二飞天虎、老三卧洞虎、老四过山虎和老五看门虎。

  这五虎凭着各自的武艺,勾结成帮,骚扰村镇,常常是见人抢人,见物抢物,闹得鸡犬不宁。

  普通百姓只要一见他们到来,有的闭门关户,有的四散而逃。

  然而,这五虎的武功若与高手相比,又差了一大截,所以,他们只有等到柳剑青出镖时,才敢来西山镇,原因是柳剑青住在这镇上。

  他们害怕柳剑青,更怕那一招“游龙钻心”剑,“游龙钻心”

  使他们闻风丧胆。

  后来,他们觉得应该弄些厉害的兵器来,否则就练不出好武功。

  武功不高,就不能称霸江湖。

  他们也想称霸江湖,你说好笑不好笑?

  因此,他们想到了柳剑青,想要他的“青龙剑”。

  那日,过山虎从外探听到柳剑青出镖去了,回来时必经云台山,就急赶了回来。

  见四兄弟都在,过山虎便高兴地道:

  “兄弟们,机会来了。”

  笑面虎笑道:

  “哈哈,你瞎说什么?难道山上来了一个小美人,是吗?”

  卧洞虎点头笑道:“嗯,不错,快去把她找来,让我好好玩玩。”

  过山虎道:

  “不要胡说,我说的是柳剑青。”

  他这一说,四人皆不禁变了颜色。

  卧洞虎道:

  “什么?柳剑青来了?”说着也想跑。

  过山虎赶快接道:

  “兄弟们莫要怕,此刻他还没来。”

  笑面虎又笑起来,指着卧洞虎道:

  “哈,你跑得真快。”

  卧洞虎又转回身来,道:

  “嘿嘿,来了我好杀他。”

  飞天虎粗虎道:

  “他何时来?”

  看门虎颤声道:

  “是呀。”

  过山虎道:

  “我并未说他要到这里来呀。”

  飞天虎道:

  “那他要到哪里去?”

  过山虎道:

  “他要路过云台山。”

  听了这话,四人才安下心来。

  于是,五人商量了一个夺剑的计谋。※※※※※※太阳渐渐落山了。

  此刻,五虎正藏在云台山的一个山窝里。

  笑面虎道:

  “老四,你探得准吗?”

  飞天虎也道:

  “是呀,柳剑青真会从这里走吗?”

  过山虎向小路指了指道:

  “我保证他会从这里过。”

  飞天虎道:

  “那为何还没有来?”

  正说着,只看小路尽头走了一匹奔马。

  过山虎指着道:

  “你们看,他来了。”说着用手一指。

  其余的四虎也都已看到了。

  笑面虎轻声道:

  “嘿嘿,柳剑青,这下你可跑不了了。”

  马上骑的正是柳剑青。

  柳剑青抬头看看天近黑了,便策马加速,想快点走出山去。

  看着柳剑青越来越近,阴山五虎的心个个都拧紧了。

  是高兴?是害怕?他们自己也说不清。

  但是,他们知道机会来了,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尽管他们不敢正面与柳剑青交手,但他们可以通过别的方法来杀柳剑青。

  阴山五虎才不懂什么是卑鄙,什么是无耻呢,只要能杀人,他们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的。

  柳剑青更靠近了。

  看门虎颤声道:

  “他会掉进去吗?”

  卧洞虎接道:

  “是呀。”

  他们怕柳剑青不掉下陷阱里。

  他们更怕柳剑青发现他们。

  飞天虎道:

  “没关系,他定会掉进去的。”

  笑面虎道:

  “嘿嘿,我看也是。”此刻他还笑得出来。

  柳剑青与他们只有三、四十丈了,再走几步就该跌进陷阱了。

  但是,他的马突然人立而起,长嘶一声停了下来。

  柳剑青依然坐在马背上。

  他的马前已站着一人。

  那人披头散发地站在马前,发出一阵大笑。

  笑声悲惨,声声凄切,笑声里有怨恨,却更有狂妄。

  这是一个女人的笑声。

  柳剑青看着面前的女人,楞住了。

  看他的样子,好像不认得这个女人。

  阴山五虎看到这个女人,也楞住了。

  这女人穿着一套褴褛灰白的衣服,花白的头发散乱地裹着一张消瘦的脸,面色苍白,然而,她脸上的皱纹并不很多。

  细细看去,你或许会觉得这曾是一张美丽绝伦的面孔,虽比不上沉鱼落雁,也并非不能闭月羞花。

  而此刻,看着这张苍白的脸,你却不能肯定她有多大年纪,你可以说她年过七十,也可以说她三十不到。

  那女人道:

  “柳剑青,你还认得我吗?”

  柳剑青仍是楞楞地看着她。

  “哈哈……”又是一阵长笑。

  笑声停了,女人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柳剑青,像怕他逃走似的。

  目光狠毒,目光如剑。

  柳剑青顿了片刻,才迟疑地道:

  “你是巫山疯婆?”

  女人道:

  “看来你还听过这名字。”

  五虎吓得不由打起颤来。

  当然,这名字太狠了,听到这个名字,就等于听到了杀人。

  柳剑青道:

  “你这个疯婆子,找我有何事?”

  巫山疯婆道:

  “杀你!”

  “我与你无仇,为何要杀我?”

  “真的无仇吗?”

  柳剑青也盯着巫山疯婆的脸看,想着什么。

  巫山疯婆道:

  “柳剑青,你真的不认得我了吗?”

  柳剑青像是忽然省悟了什么,已伸手去握他的剑,握他那把杀人无血的“青龙剑”。

  巫山疯婆手臂只轻轻一闪,又如根本未动过。

  “哈哈……”又是一阵大笑传来。

  柳剑青已栽到马下,死了。

  他的咽喉上,已多了一支红竹签。

  可是他手里的剑,尚未出鞘。

  剑上的青龙,依旧闪着青碧的光芒。

  巫山疯婆大笑着消失在黑黝的山影中,比叫嚣声还难听的笑声,也随之消失了。

  阴山五虎个个呆若木鸡,一动也未敢动。

  奇怪,巫山疯婆为何也要杀柳剑青?五虎们皆摸不着头脑。

  飞天虎到底是个聪明人,见这情景,便道:

  “兄弟们,你们等着,待我去把剑拿来。”

  笑面虎道:“还是等会再去才好。”

  飞天虎道:“不行。”

  “为何不行?”

  “万一那疯婆再回来把剑拿走,那兄弟我们不是白等了吗?”

  笑面虎道:“说的也是,那你去吧,可要小心。”

  “知道了。”

  说着人已飞掠过去。

  剩下的四虎仍躲在山窝里看着他。

  不知怎地,飞天虎拿到剑后,竟飞身上马,向山口奔去。

  等在山窝里的四虎见他跑了,刚要起身去追,却一步也未动。

  “哈哈……”笑声又响了起来。

  只见疯婆幽灵似地从山林中飘了出来。

  她飘得很慢,但却离飞奔的马越来越近了。

  只见疯婆手臂轻轻一闪,又向山林飘去。

  “哈哈……”笑声消失在山林中。

  马已奔得无影无踪。

  剩下的四虎又等了良久,见真的没动静了,才起身向山口追去。

  他们一路施展轻功,片刻就追至山口。

  此时,竹叶飞恰好转身离去。

  “青龙剑”已握在竹叶飞的手里了。

  竹叶飞是何等武功?他们哪里还敢再追,只好干瞪眼看着竹叶飞消失在暮霭中。

  四虎兄弟走了过来,看着飞天虎的白骨,吓得都说不出话来。

  过了半晌,笑面虎又笑了起来,用手指着飞天虎的尸骨道:

  “哈哈,你拿了剑想走?这下子跑不了吧!”

  其余三虎随声附和着,道:

  “是呀……”

  过山虎叹道:

  “真倒楣,本该到手的剑,又没了,害得我白费了一番心思。”

  笑面虎道:

  “算了算了,他死得活该。”

  卧洞虎道:

  “这老二真他娘狡滑,平时倒没看出来。”

  看门虎接道:

  “我看也是。”

  笑面虎对过山虎道:

  “四弟,你看还有法子吗?”

  过山虎道:

  “什么法子?”

  笑面虎道:

  “现在剑不是在竹叶飞手上?”

  卧洞虎道:

  “还要夺剑?”

  笑面虎道:

  “正是。”

  看门虎变色道:

  “啊,这个……”

  过山虎道:

  “让我想想。”

  俄顷,过山虎又道:

  “你们可知道竹叶飞得剑后会去哪里?”

  三虎都答:

  “不知道。”

  过山虎又道:

  “你们可知道柳剑青家住何处?”

  卧洞虎抢道:

  “住西山镇北边,这有谁不知道?”

  过山虎道:

  “竹叶飞可知道柳剑青死了没有?”

  卧洞虎道:

  “当然不知,但也可能猜到他出了事。”

  过山虎得意道:

  “这便是了。”

  笑面虎听了半天,见他忽地不说了,急道:

  “是什么?”

  过山虎道:

  “竹叶飞知道‘青龙剑’是柳剑青的,现在,他捡到这把剑,会不去找柳剑青吗?”

  笑面虎道:

  “那又怎样呢?”

  过山虎道:

  “我有一计,保管再得此剑。”

  于是,他们一同去了西山镇,而此刻,竹叶飞正在神算药师处,所以他们比竹叶飞早两个时辰到了西山镇。

  人们见他们来了,都躲了起来。

  他们叫开了一家小酒店的门,将店家撵了出去,再由笑面虎扮成一个掌柜的,而其余三虎,则躲在后屋里偷听着。那时,他们已准备要毒死竹叶飞了。

  可是谁知先进来个醉汉,笑面虎见他是个醉汉,也就没撵他走,谁知最后反而被他杀死了。

  躲在后屋的三虎,见老大笑面虎被人打死,赶快骑上马逃走了。

  三虎一口气催马跑了五、六十里,方才慢下马来。

  卧洞虎道:

  “真他娘倒楣,剑没弄到,老大也死了。”

  过山虎道:

  “三哥莫要着急,剑总会弄到手的。”

  卧洞虎道:

  “谈何容易,现在剑在竹叶飞手里,而且,还有那该死的‘夺命醉鬼’帮他。”

  看门虎道:

  “是呀,就凭我们三个……”

  过山虎默然片刻,眼睛一亮道:

  “有了。”

  二虎同声道:

  “有什么了?”

  过山虎道:

  “竹叶飞可知道剑是如何到老二手里的?”

  二虎却道:

  “当然不知。”

  过山虎道:

  “竹叶飞可找得到柳剑青?”

  二虎又道:

  “想必是找不到的。”

  过山虎道:

  “找不到柳剑青他会如何?”

  二虎则道:

  “这……”过山虎道:

  “他可知我们是谁?”

  卧洞虎道:

  “想必也知道了。”

  过山虎道:

  “这就对了。”

  看门虎道:

  “你是说竹叶飞会来找我们?”

  过山虎道:

  “十之八九吧!”

  卧洞虎颤声道:

  “为何要找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