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夫家难搞定展蓉柳文扬中短篇科幻作品柳文扬超新星纪元刘慈欣主上 上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魔妓失剑 > 第二章 急中生智杀金龟

第二章 急中生智杀金龟

  过山虎道:

  “只有我们才知道柳剑青的下落呀,或放他还以为是我们杀了柳剑青哩。”

  卧洞虎急道:

  “这可怎么办呀?”

  看门虎颤道:

  “是呀!”

  过山虎道:

  “你们莫怕,我自有办法对付他,夺回剑来。”

  过山虎说完,便策马向阴山奔去。卧洞虎和看门虎,也策马跟了上来。

  小路上烟尘腾起,顷刻,就不见了人影。

  ※※※※※※

  竹叶飞早吃完晚饭,好一会才等到天黑,于是,他从窗口向外跳了出去。

  他一路施展轻功,沿着屋脊向镇外飞掠而去。

  又穿过一片树林,他就看到一幢深宅大院。

  大院漆黑一片,里面没有一点灯火,在暗淡清冷的月光下,显得格外的阴森可怕。

  竹叶飞悄然来到院外,抬头看了一眼门头上的“柳府”二字,飞身闪人院内。

  院子中央有一块较大的空地,旁边靠墙种有一些花草,前面有一口水井,再过去便是一排宅子,两边各有一间厢房。

  竹叶飞刚入院中,就发现花丛中横躺着一个人。

  从那人的外衣上一眼看去,就可知是柳家的家丁。

  竹叶飞摸摸他,见已没了气,就向宅子掠去。

  他到屋前,见门虚掩着,就侧身进去了。

  这是一间厅堂,黑暗中可看见两个人躺在地上。

  他们的脖子已被割断,也是柳家的佣人。

  竹叶飞推开右手靠里的一扇门,一阵香脂气飘了出来,想来此屋应是妇人卧房。

  竹叶飞走了进去,这是一间布置华丽的卧房,地上铺有一层厚绒毯,窗前有一个梳妆台,旁边有一张床。

  竹叶飞轻轻撩起帐帘,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

  此人正是柳妻。

  他的脖子也被利器割断了,血流到褥子上,已经凝固了。

  竹叶飞转身出来,又向别的屋子走去。

  最后,他发现屋子里的人都死光了,但却没有柳剑青的尸体——他当然不知道柳剑青死在陷阱边。

  他又进了书房,第二次进来。

  书房对门的墙壁上开有一扇窗子,月光从窗口照进来,虽很弱,也可看清里面的东西。

  书房的中间,放有一张桌子和一张椅子,窗子两边各放有两个书柜,布置得很整洁。

  竹叶飞走到书柜前,用目光向四面搜寻着,他那模样,像似在找着什么东西。

  的确,他是在找东西。

  他要找的是一件非常珍贵的东西。

  但这东西会是书吗?有那么珍贵的书吗?

  有!——“柳氏剑谱”。

  竹叶飞想,聪明的人常常会把珍贵的东西放在最普通的地方,这样反而不易失窃。

  柳剑青是个聪明的人,这点竹叶飞知道。

  所以,竹叶飞想到了书柜。

  书柜,不是藏书最好的地方吗?哪个贼敢一本一本慢慢翻找?

  竹叶飞像似发现了那本书,伸手取了出来。一看,不是,便又放了回去。

  他一本一本地寻找着,看着……

  四个书柜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柳氏剑谱”。

  他又走到了书桌前。

  书桌上放有一个白玉雕花的笔筒,里面放有五、六支笔,旁边放有一方砚台,另外放有两本书。

  书桌的正面并排有六个抽屉,上下两层,每层各有三个抽屉。

  竹叶飞伸手拿起桌上的书,一看是“东周列国志”和“照明文选”,又放下了。

  他又走到正面,把抽屉全部打开看了一遍,看见里面全是纸张,又失望地关了起来。竹叶飞有些不知所措了,站在桌子边上。

  忽然,他又走到书柜边,把四个书柜都搬得离开了墙壁,在后面寻找起来。

  他还是没有找到。

  他索性回到桌子旁,坐在了椅子上,四下看看。

  这时,他发现笔筒里的毛笔中,有一管像是从未用过的,那管笔的笔尖,仍然像锥子一样,而其余的,全都散了。

  他伸手去拿这支笔,想拿下来看看,但却没拿下来,那支笔只被他向外提出一小截。

  突然,竹叶飞整个身体掉了下去,虽然他仍坐在椅子上,但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竹叶飞点燃了随身带来的火折子,眼前亮了,他发现自己已进入了一个地下大厅。

  大厅里长约有十丈,宽约有八丈,高两丈有余,空空的,只在墙角处放有一只柜子。

  这大厅,看来就是柳剑青习武的地方了,竹叶飞猜想,剑谱想必是在这个柜子里。

  竹叶飞向柜子走去。

  果然,他一打开柜门,就看到一个极为精致的木匣子,上面书有“柳氏武功,不可外传”八字。

  竹叶飞伸手去拿匣子,但还离匣子有一寸远时,他的手却停在了空中。

  在离他手指半寸远的地方,柜子已多了一个洞,是一道亮光打的。

  见到这突然的一道光线闪过时,竹叶飞的火折子已向后甩去,甩时还扔出一把东西。

  火折子落在地上没有熄灭。

  微弱的火光照亮了竹叶飞身后的一个黑衣人,看不见脸。

  火光同时也照亮了竹叶飞扔出的那一把东西,这东西看似奇怪,却也很普通,竟是一把竹叶子。

  但竹叶子又为何奇怪呢?

  这把竹叶子,不同于一般的竹叶子,因为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落在了地上。

  只见这一把竹叶子,竟在空中飘飘停停,停停飘飘,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地飞着,怎么也不落地,

  那模样,说慢似快,说快似慢。

  黑衣人动也不动地站在飞舞的竹叶子后面。

  他为何不动呢?

  此刻,他已知道前面的人是竹叶飞了,所以,他不能动。

  他知道,这正是竹叶飞的飞竹神功。

  只要他略微一动,空中这些飘忽不定的竹叶子,就会变得像刀子一样坚硬,并从各自不同的方向上,同时向他射来。

  他没有把握能否躲过,或是将竹叶全部击落,所以他站着不动,他要以静制动。

  突然,飞舞的竹叶像是找到了目标,倏地一阵向黑衣人飞射而去。

  只见黑衣人身前银光一闪——无数道银光,一切便停止了。

  竹叶子已全部落在了地上,的确是一般的竹叶子,哪里都找得到。

  此刻,大厅里却充满了醇厚的酒香气。

  哪来的酒气?

  因为黑衣人是罗常醉,而方才闪亮的银光便是酒柱。

  竹叶飞已转过脸来道:

  “原来你是罗常醉!”

  罗常醉道:

  “正是在下,我也未想到你是竹叶飞。”

  竹叶飞道:

  “现在知道了吧?”

  罗常醉道:

  “是的。”又道:

  “外面的人可是你杀的?”

  “不是。”

  “那是谁杀的?”

  “不知道,我来时他们已死了。”

  “你也是为剑谱而来?”

  “不全是。”

  “还为何事?”

  “找柳剑青。”

  “找到没有?”

  “没有。”

  罗常醉走过来,道:

  “还好,剑谱还在这里。”

  “是的。”

  “拿出来看看。”

  于是,竹叶飞伸手拿出匣子,打开,两个人全都楞住了。

  他俩同时看到的是:在匣子的正中,放有一枝盛开的紫丁香。

  紫丁香是谁?

  他们认得吗?

  他俩又在柳宅找了一阵子,还是没有柳剑青的下落。

  于是,罗常醉来到竹叶飞住的小店里,同竹叶飞坐了下来。

  罗常醉又拿起酒葫芦喝了两口。

  这宝贝葫芦里的酒像是怎么也喝不完似的。

  罗常醉道:

  “你可是想习那‘游龙钻心’?”

  “不是。”

  “那你为何要寻剑谱呢?”

  “我是怕剑谱遗失。”

  罗常醉道:

  “你与柳剑青有何关系?”

  “没有关系,我只觉得此事不该发生在他身上,因此,不愿坐视罢了。”

  “我也是。”

  “我已看出,你欲为柳剑青复仇,我却不知你是何原因,你可愿告之于我?”

  罗常醉不语,他慢慢将目光移向窗外。

  他的目光渐渐黯淡起来,又像是喝醉了酒。

  他用混浊的目光看着漆黑深邃的夜空,看着远方那弯残缺的月亮,醉眼迷离……※※※※※※云清清。

  月亦明。

  月下有楼,楼上有窗,窗口有人,人如月。

  楼下有人来。

  如月人出。

  女人道:“去哪里?”

  男人道:“去天边,去一个有花香的地方。”

  女人道:“是梦吗?”

  男人道:“不是,去的才是梦乡。”

  女人上了马车,男人驾车向远方奔去……

  荒郊。

  一辆马车从古道上疾驰而来。

  车上有一男一女,女的坐在车厢里,男的正在驾车。

  女人名叫云清月,男人名叫罗常开。

  云清月道:

  “还要走多远?”

  罗常开柔声道:

  “快了,穿过这片荒地就到。”

  马车继续向前奔驰。

  突然,马车停了下来,停在这荒郊中的古道上。

  云清月惊呼道:

  “出什么事啦,为何停车?”

  罗常开没有回答,因为此刻他也不知出了什么事,他只看见马匹跑得好好的,却蓦地蹲了下去。

  当他俯首向下看时,不禁大吃一惊。

  那匹马的四条腿已被人割去,马正痛苦地倒在地上抽搐着。

  马的旁边,正站着三个矮人,狞笑着看他,看着马车,看着车厢里的云清月。

  目光凶恶,目光也淫荡。

  云清月从车厢里看到这三个人时,面色苍白地晕了过去。

  罗常开知道,站在眼前的三个矮人正是短腿蛤蟆三兄弟。

  蛤蟆已够丑的了,但这短腿蛤蟆三兄弟,却生得比蛤蟆还丑十倍,说他们像蛤蟆,已是给他们贴金了。

  不过,他们也有像蛤蟆的地方。

  蛤蟆兄弟脸上最大的特点就是:他们的眼睛特别小,但又

  是睁得圆周的;他们的嘴长得特别大,一直咧到耳根,每个人

  的脸与颈部的皮肤上都长满了一层红红的鸦皮疙瘩。

  大蛤蟆身高约莫三尺,但只有一只脚,人称独脚蛤蟆。

  二蛤蟆身高三尺不足,只有一条胳臂,人称独臂蛤蟆。

  三蛤蟆身高略过三尺,只有一只眼睛,人称独眼蛤蟆。

  这短腿蛤蟆兄弟三人,虽然身体上都有缺陷,但武功却也不弱,即使是一流高手碰到他们,也不敢轻易妄为。

  独脚蛤蟆手里拿的兵器是一对子母鸳鸯钺;独臂蛤蟆的那只右手里握着一根狼牙棒,锋芒毕露;独眼蛤蟆的手里拿的则是一双峨嵋刺。

  罗常开还不知他们想要做什么,正色道:

  “原来是你们兄弟三人,我与你们素来无仇,为何要挡下我的马车?”

  独脚蛤蟆向前跳了一步,只对罗常开“嘿嘿”一笑,又侧身对独臂蛤蟆和独腿蛤蟆阴森道:

  “嘿嘿,这小子竟说我们挡下了他的马车,你们说,这马车是我们挡下的吗?”

  独臂蛤蟆道:

  “大哥莫要听他胡说,这马车本是自己停下的。”

  独眼蛤蟆怪叫道:

  “这小子欺人太甚!”

  独脚蛤蟆又转脸对罗常开阴声道:

  “听见没有?”

  罗常开已气得面色铁青,他真想立刻下车去将这几只蛤蟆的心挖出来看看是什么颜色的。

  但他却坐着没动,他知道,此刻他不能动,因为车厢里正坐着云清月,如果他自己下车与他们拚命,谁来保护云清月呢?

  罗常开这才缓声道:

  “那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呢?”

  独眼蛤蟆抢着一声尖叫道:

  “不是我们要干什么,而是你要干什么。”

  又转脸看着独脚蛤蟆,得意道:

  “大哥,你说是吗?”

  独脚蛤蟆这回没作声。

  独臂蛤蟆却阴声道:

  “听见了吗?”

  罗常开只好照实说来,道:

  “我只是想从这里过去。”并用目光向前方看了一眼。

  独脚蛤蟆点头道:

  “这就对了。”接着又道:

  “可是,难道你不知道路是谁的吗?”

  罗常开见他这一说,不禁怒火中烧,但他还是压着火气,冷冷道:

  “怎么,难道这路是你们的?”

  独脚蛤蟆道:

  “一点也不错,这路正是我们的。”接着又道:

  “过路要给买路钱,我看你这副穷相,想必也是给不起的,算了,不如这样,你把这女人留下,我们放你过去。”

  独臂蛤蟆和独眼蛤蟆也附和道:

  “是极是极!”

  云清月刚睁开眼,听了这话,又晕了过去。

  罗常开哪里还能再忍得住,只见他飞身下车,同时已向短腿蛤蟆兄弟三人攻出七招。

  短腿蛤蟆兄弟见他招式攻出,也没正面相接,竟都顺地一滚,躲了开去,躲得真够快的!

  罗常开落地时,已看见蛤蟆来到车旁,跳起来用手摸了一把云清月的脸,口中说道:

  “哈哈!这脸蛋真美!”

  另外两个却已溜到车的另一边。

  罗常开脚刚着地,紧接着一招“黑虎拦路”已击出,只听独眼蛤蟆“哎哟!”一声,他尚未缩回的手臂已被击断。

  这时,独脚蛤蟆和独臂蛤蟆见三弟受伤,便一同出招杀来。

  顿时,只见马车边一片银光闪闪,人影晃动,却分不清一个人来。

  打了有两盏茶的功夫,突然,一人飞了出来,像一件被雨淋湿的衣服一样落在地上,不动了。

  这人面部已被打烂,身高约三尺,右手里仍紧握着一根狼牙棒。

  是独臂蛤蟆死了。

  而那晃动的人影,闪闪的银光还是在不停地围着马车转动,片刻未停。

  此时,马车的轮子没有了,车厢落在地上,上面已有了几个大洞。

  蓦地,又有一个人被打飞出来,也死了,细看,是那独眼蛤蟆,他的胸口已血肉模糊。

  闪动的银光不见了,晃动的人影也已停下。

  马车旁边还站着两个人,一高一矮,相隔一丈。

  突然,高的仰天倒了下去。

  矮的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狂笑,笑声震撼着苍穹,震颤了大地。

  接着,他用仅有的一条腿向马车跳去,那样子,活像一只蛤蟆。

  蛤蟆也能吃到天鹅肉吗?

  然而,尽管蛤蟆还不知道天鹅肉是什么滋味,但是却很想吃,而且眼看就要吃到嘴了。

  他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不知他是否应该得到报偿?

  云清月依然晕睡在车厢里,美丽苍白的脸上,既含着宁静,又带着惊惧。

  独脚蛤蟆跳到车前,看见静卧在车厢里的云清月,终于眯起了他睁得圆圆驯、眼睛,嘴角挂着一丝淫笑——却是挂在耳根处。

  慢慢地,他把手向云清月的胸部伸去,仿佛害怕惊醒这个美人似的。

  云清月依然静静地睡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此刻,她并不知道正有一邪恶的手向她伸来。但她那熟睡的模样,却又像正等着它的到来。

  独脚蛤蟆的手,已感觉到云清月胸部温热的气息。

  这时,独脚蛤蟆又下意识地向四周看了一眼,但这一眼,却使他停住了他那只即将获得快感的手。

  因为,他看见马车前,已站着一个人。

  此人身高七尺有五,宽额,颧骨高凸,目光如剑,在他的腰际,挂有一把奇特的剑,剑鞘漆黑,上雕一条青碧色的龙,碧光闪闪,而那条龙,却仿佛正在青碧色的光线中游动着,飞舞着。

  此人正是柳剑青。

  独脚蛤蟆看到柳剑青正用剑一般的目光逼视着自己,立刻缩回手来,重新握起子母鸳鸯钺。

  他认得柳剑青,也听说过柳剑青的“游龙钻心”,但是,至今他还未曾见识过。

  今天,既然在这里见到了柳剑青,倒也是件好事,他心里想着。

  他也想见识见识那一招“游龙钻心”,他不认为只要见了这一招的人都必死,尽管他身体矮小,又只有一条腿,但他认为自己的武功并不弱。他甚至曾梦到过杀死了柳剑青。

  此刻,他更想杀死柳剑青,因为这样,他既可以在江湖中出尽风头,也可以得到车厢里的美人。

  柳剑青的目光仍像剑一般逼视着他,并冷冷道:

  “时辰已到,你自己了结吧!”

  独脚蛤蟆仰视着柳剑青,狰狞地笑道:

  “说得容易,我今天倒要看看你柳剑青到底有多大本事。”

  说着,已飞身向柳剑青出招。

  然而,他错了。

  他是杀不了柳剑青的,但他高估了自己。

  在他出招的同时,他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他出招时,本没有看见柳剑青去握自己的剑,但此刻,他人在空中,却看见了眼前有一把剑。

  不!不只是一把剑,到底有多少把剑他自己也数不清了。

  他只看到那无数把剑,在自己的眼前摇曳着,渐渐又像毒蛇一般游动起来,他又觉得剑游动得很慢,似乎根本就没有动。

  无数把剑,闪着无数道青碧色的光,光芒四射,他觉得这光很美丽,但却刺得他睁不开眼来。

  于是,他落在了地上。

  剑上没有血,剑已入鞘。

  独脚蛤蟆的身上也没有血,却已死了,因为他的心脏已被“游龙”刺破,血没有从伤口流出来,而是从他的嘴里流了出来。

  他的血染红了地上的一片枯草。※※※※※※罗常开睁开惺忪的眼睛,发现自己正向在床上,眼前是一间布置得很华丽的屋子,一时竟不知所措了。

  一层厚厚的床上回忆起以前的事来,他想知道自己怎么会到这里的。

  他想起了马车,想起了云清月。也想起了短腿蛤蟆……

  但是,后来呢?他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睡在这间屋子里?也不知道是谁救了他?

  他想起身下床,但一动便浑身疼痛起来,而且一点力气也没有,于是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只好睡在床上等着,看看有谁会来,他希望早点有人来。

  不知过了多少时辰,门被人推开了,门外走进来一个人。

  他认出,进来的人是柳家剑法的传人——柳剑青。

  于是,他不用考虑,已猜出是怎么回事了。

  柳剑青见他醒了,便轻声道:

  “醒来就好,不过你现在还不能动,你已昏睡了一月有余。”

  罗常开道:

  “感谢柳镖师相救之恩,在下罗常开当终身不忘。”

  罗常开又接道:

  “你杀了独脚蛤蟆吗?”

  柳剑青恨恨道:

  “这几只蛤蟆早就该死了,我怎么能留下他们再去害人?”

  罗常开轻声道:

  “幸亏遇到了柳镖师,不然的话……”。

  他停顿片刻,忽而又道:

  “请问柳镖师可曾见到一个女子?她现在可好?”

  “哦,你放心,她很好,我已把她送回去了。”

  罗常开这才放下心来;

  柳剑青道:

  “你就安心在我这里养伤,日后,伤好了再回去找她也不迟。”※※※※※※云清月,月亦明。

  月下有楼,楼上有窗,窗口有人。

  人如月,如月人歌,歌如莺啼。

  渭城朝雨泡轻尘,

  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

  歌人已去。

  楼下人如梦。

  梦中人已醉。

  醉后不愿醒者——

  便是罗常醉。※※※※※※一弯新月挂在天边。

  月色清冷。

  清冷的月光照着小店。

  清冷的月光照着窗里的两个人。

  一个如痴,一个如醉。

  竹叶飞道:“你再也没见到云清月?”

  罗常醉道:“是的。”

  两人不语。

  停了半晌,竹叶飞又道:

  “不知何时才能找到那个杀手?”

  罗常醉道:“会找到的。”

  竹叶飞道:“那么,剑谱呢?”

  罗常醉道:“也会找到的。”

  竹叶飞道:“你认得紫丁香吗?”

  罗常醉道:“不认得。”

  竹叶飞道:“可曾听见过此人?”

  罗常醉道:“没有。”

  竹叶飞道:“那你为何说剑谱会找到的?”

  罗常醉依旧道:“剑谱会找到的。”

  屋子里又静了下来。

  清冷的月光照在屋里。

  屋里坐有两人。

  痴的已清,醉的已醒。

  竹叶飞道:“明日你要做什么?”

  罗常醉道:“离开这里。”

  竹叶飞道:“到哪里去?”

  罗常醉道:“到有花香的地方去。”

  竹叶飞道:“剑谱不找了?”

  罗常醉道:“找。”

  竹叶飞道:“何时找?”

  罗常醉道:“明日。”

  竹叶飞不语。

  歇了片刻,罗常醉道:“你在想什么?”

  竹叶飞一笑,道:“不想什么。”

  罗常醉道:“你明日去哪里?”

  竹叶飞道:“去阴山。”

  罗常醉道:“去阴山找五虎?”

  竹叶飞道:“不,是三虎。”

  罗常醉道:“还有谁死了?”

  竹叶飞道:“飞天虎。”

  罗常醉道:“过山虎很狡滑,你可要多加小心。”

  竹叶飞道:“多谢相告。”

  清冷的月光照在屋里。

  清冷的月光照亮了两个人的眼睛。

  他们的目光——

  一个如剑,一个闪着银色的光。

  ※※※※※※

  星月渐隐。

  天刚破晓,竹叶飞已骑在马上。

  骏马在镇郊的小道上疾驰着。

  竹叶飞的心更急,他不停地策马加鞭。

  他想尽快找到那三只虎,只有找到他们,他才能弄清柳剑青的死因。

  那天,剑既然会落在飞天虎的手里,那他们就一定知道是谁杀了柳剑青。他心里想着,越想越是着急。

  骏马载着竹叶飞如箭一般地向前飞奔着……

  午时,竹叶飞的眼睛已可看见一座山,高大起伏。

  这便是阴山了。

  但是,山距他依然很远。

  竹叶飞的眼睛瞪得圆圆的,看样远方的阴山,目光如火,像要一口将山吞入腹中似的。

  他骑着马走在一块沼泽地边。

  午时的阳光从沼泽地的水塘上反射过来,直刺他的眼睛。

  但是,他的眼睛仍然是瞪得圆圆的。

  突然,竹叶飞跳下了马,只见三道金光靠着马背飞射而去。

  竹叶飞已站在地上,环顾四周,却不见人,同时,他却看到那飞射而去的三道金光又折回,直向他射来,还发出“嗡嗡”的响声。

  这还了得!

  竹叶飞闪身躲过,疾眼一望,原来竟是三只金龟子。

  这种金龟子可非同一般,它原是生长在沼泽的,是一种比毒蛇更毒十倍的毒虫,只要人畜被它擦破一点皮肤,便会当即死去,更不用说咬上一口了。

  那三只金龟子再次折回身来,速度极快地射向竹叶飞。

  但竹叶飞发现,这三只金龟子并不像普通虫子咬人那样盲目,那样不分目标。

  他发现这三只金龟子,在发射而来的过程中,竟不停地交换着位置,最后,它们竟兵分三路地向自己射来。

  而这三路非同小可!

  一路直射他右肋的“灵墟”穴,一路直射他前胸的“巨阙”

  穴,而另一路,则直射他腹下的“冲门”穴。

  他顿时醒悟,这三只金龟子是受人训练的。

  的确,这三只金龟子是受人训练过的!

  而且,训练这三只金龟子的人也是天下少有的。

  这种金龟子本就生性凶猛,见人咬人,见畜咬畜,或者说,它们只要看见会动的东西就去咬。

  这人既能把它们捉住,就该是非同一般了,何况还把它们训练得如此进攻有素,这人会是谁呢?

  然而,竹叶飞更不知道的是,此刻,这人正在他的身边。

  竹叶飞此刻也已顾不了这许多了,只见他手握“青龙”,挥剑如风,一招“白蛇缠身”已经施出!

  “嗡嗡”声终于停止了。

  三道金龙也同时不见了。

  地上,是三只没有头的金龟子,爪子还在颤动着的无头金龟子。

  突然,“哈哈哈哈”一阵大笑,笑声极为宏亮。

  同时,一个满脸污泥的人,从沼泽中探出个头来,他的身体也从沼泽里钻了出来。

  说他是钻出来,倒不如说是冒出来的。

  因为,他的手脚根本未动,就像被人拧着头发拔出来一样。

  竹叶飞吃惊地看着他。

  他并不是为那人如何出来而感到吃惊。

  他是为那人的衣着吃惊。

  因为此刻,那人竟穿着一身金黄色的衣服,纤尘不染。

  他人纵身一跃,落在竹叶飞的对面,脸上的泥水均已不见。

  “哈哈哈哈……”

  又是一阵大笑,接着那人道:

  “到底不愧是竹叶飞,若是换了他人,早该是个冤死鬼了。”

  竹叶飞冷冷看着他面前的这个人——

  此人头小如龟,身体极壮,短臂短腿,脚如蒲扇,极像一只缩头缩脑的大龟子。

  竹叶飞道:“你是何人?”

  那人道:“连我都不知吗?想来你真是孤陋寡闻了。”

  竹叶飞停顿片刻,又道:“你到底是何人?”

  那人道:“我乃是你的爷爷金龟子金灿。”

  竹叶飞愤道:“休得胡说,你这个老金龟子。”

  金灿却笑了一笑。

  竹叶飞又道:“你为何要挡我的去路?”

  金灿道:“杀你!”

  竹叶飞道:“你杀得了我吗?”

  金灿道:“当然。”接着又道:

  “即使杀不了你,我也不会让你过去。”

  竹叶飞道:“你这岂不是来送死?”

  金灿道:“死也值得。”

  竹叶飞道:“为何?”

  金灿道:“这是我最后的机会。”

  竹叶飞道:“什么机会?”

  金灿道:“夺你的剑。”

  竹叶飞道:“你也想要这柄剑?”

  金灿道:“是的。”

  竹叶飞道:“那你为何还不出手?”

  金灿道:“你跑不了。”

  竹叶飞道:“为何跑不了?”

  金灿从怀中掏出一把东西,对竹叶飞道:

  “你看这是什么?”

  只见他手里爬着满满一把金龟子。

  金龟子慢慢地在他手里抓着,不时掉下来几个,又飞回到他的手中去。

  竹叶飞道:“这东西是你养的?”

  金灿道:“正是。”

  金灿看着竹叶飞的眼睛,得意地又道:

  “你已尝过它们的厉害了吧?”

  竹叶飞看着他手里的金龟子,心中不由升起一丝寒意。

  这东西的确太厉害了,也太多了,他没想到还会有这么多金龟子出现。

  竹叶飞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将如此多的金龟子全部杀死。

  尽管他有飞叶神功,但施展此功时,他需要用意念,再把内功融入意念去运动竹叶,去射他想到的那一个或几个东西,而此刻,这东西只怕比他那一把竹叶还要多。

  他知道,只要多出来的金龟子再加上这只老金龟子一同向他出击的话,他便很危险了。

  而此刻,他不能冒这个险,因为——

  第一,杀死柳剑青的凶手还没找到。

  第二,“柳氏剑谱”尚未找回。

  第三,现在“青龙剑”正在他自己的手里。

  所以,他得与老金龟子绕些弯子,想办法智杀他。

  竹叶飞停顿片刻,点头道:

  “是的,这东西真厉害。”

  金灿以为竹叶飞真的惧怕他手中的这把东西了,便得意道:

  “那么,还不快把剑给我!”

  竹叶飞道:“现在不行。”

  金灿道:“要到何时?”

  竹叶飞道:“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满意了,我就给你。”

  金灿喜道:“你问吧。”

  其实此时,金灿心里正想着:就算我回答得你不满意,你也得要把剑给我。

  竹叶飞道:“你可愿告诉我你是如何捉住这些金龟子的?又是如何训养的?”

  金灿一听问的是这个,便得意道:

  “这个简单,我懂它们的语言。”

  竹叶飞道:“那你是如何学会它们的语言的呢?”

  金灿道:“我天天躲在它们出入的地方听会的。”

  竹叶飞道:“它们不咬你吗?”

  金灿道:“我躲在水下。”

  竹叶飞道:“它们不敢下水吗?”

  金灿道:“是的。”

  竹叶飞道:“为何?”

  “因为它们的翅膀不能浸水。”

  “浸水会怎样?”

  “浸水就不能飞了。”

  竹叶飞停顿片刻,又道:

  “你听了多长时间学会它们的语言的?”

  “三十年。”

  “三十年?”

  “你不信吗?”

  “相信。”接着竹叶飞又问道:

  “你养它们多少年了。”

  “十二年。”

  “它们很听你的话吗?”

  “当然,我叫它们做啥,它们就做啥。”

  竹叶飞道:“我不信!”

  金灿道:“你真的不信?”

  “是的。”

  “那么,我让你开开眼界如何?”

  “太好了!”

  “你说要它们去杀什么?”

  竹叶飞道:“让我想想。”

  他假装出一付思考的模样,其实,他心里正在想着一个诡计。

  接着,竹叶飞用手指着天上飞的一只鹰道:

  “你能让它们去杀了这只鹰吗?”

  老金龟子金灿抬头看一眼道:

  “这个容易。”

  然后低头向靠近他手里的那把金龟子,轻声说了几句什么。

  不知他说的是什么,人听不懂。

  “嗡”的一声,无数道金光飞射了出去,向看鹰的方向,瞬地就不见了。

  又是“嗡”的一声,无数道金光又射回来,在老金龟子的身边转了两圈,歇在他伸出的右手上。

  鹰掉了下来,“噗通”一声砸在地上,已经死了。

  老金龟子金灿得意的笑道:

  “看到没有,还想试试吗?”

  竹叶飞道:

  “当然。”接着又道:

  “你再让它们去杀那只蝴蝶给我看。”

  老金龟子金灿道:

  “那更容易了。”

  “………”

  于是,蝴蝶死了,于是——

  “去杀野兔。”

  野兔死了。

  “去杀白鹭。”

  白鹭死了。

  ……………

  “去杀鱼。”

  鱼死了?不!鱼没有死。

  竹叶飞看着呆楞楞的老金龟子,大笑道:

  “你这个老傻瓜,我还以为你不会上我的当呢。”

  原来,当竹叶飞看见,只要自己一说去杀什么,那老金龟子便同时在对他那把金龟子说什么,不假思索,于是,他说出了鱼。

  然而,鱼是在水下生长的。

  当老金龟子想到这一点时,已经迟了。

  只见那沼泽塘的水面上,飘着一层金龟子。

  它们的翅膀,已经不能再飞了。

  金龟子已奄奄一息,只能在水面颤动,等死。

  老金龟子金灿气得眼冒金星,半晌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