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返祖那多霸枪艳血李凉古井奇谈横沟正史回到过去当太监晓叁暗香美言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魔妓失剑 > 第三章 大意中毒失宝剑

第三章 大意中毒失宝剑

  突然,金灿咆哮道:

  “今天不杀你死不休!”

  同时,已出招扑来。

  他打的竟是一套龟拳。

  刹时他已攻出七招。

  再看竹叶飞,竟一招未接,但却躲过了他的招式。

  这可把老金龟子给气死了。

  不,此刻他可不能死,不夺到剑,他死也不会甘心的。

  脚刚触地,他又飞身扑来,一招“龟xx出洞”直向竹叶飞的脑袋撞了过来。

  竹叶飞竹叶飞竟仍站着动也未动。

  直等他撞上来时,竹叶飞才把身体一侧,向后一倒,即刻又站了起来,脚步却一动也未动。

  只见那老金龟子一头栽进沼泽泥里。

  老金龟子爬起来时,满头满脸是泥水,气得他直咬牙。

  但是,他仍不甘心。

  他连脸上的泥水都顾不得抹去,就又攻出了十招。

  可是竹叶飞还是没有接招,轻轻几跃便躲了过去。

  老金龟子气喘吁吁地站在那里,满头泥水,不时地眨着眼睛瞪着竹叶飞。

  竹叶飞道:“老金龟子,算了可好?我也不想杀你。”

  老金龟子道:“你说什么?你连我招都不敢接。”

  竹叶飞道:“谁说我不敢接招?我若是接招的话,你早已死了。”

  老金龟子道:“那你又为何不愿杀我呢?”

  “我看你年岁已大,反正也活不了多久了,何必再把你杀了呢?”

  老金龟子道:“你真杀得了我吗?”

  “我若杀你,易如反掌,除非你再找一把金龟子来。”

  老金龟子听到他又提起金龟子来,不由转脸向沼泽塘看去,

  飘在水面上的金龟子已经不再动了。

  老金龟子的眼圈渐渐红了起来。

  四十二年,他花了四十二年才养成这么一把金龟子,那可是他大半辈子的心血啊,而此刻,却连一只活的也不剩了。

  即使现在他再找来一把金龟子,他还是要再花十二年的时间才能驯养得听话的。

  老金龟子仍在不停地眨着眼睛,泥水伴着泪水从他昏花的眼里流了出来。

  此刻,尽管他一点也没受伤,可是他的心,却比刀绞还痛。

  竹叶飞见他如此伤心,便转身向马走去。

  可是刚走了两步,又停下了。

  因为竹叶飞的前面已没路可走。老金龟子已跃到他的身前。

  老金龟子道:“竹叶飞,你不能走!”

  竹叶飞道:“为何不让我走?难道你还想要我的剑吗?”

  老金龟子顿语片刻,道:

  “你赔我的金龟子。”

  竹叶飞道:“怎么能叫我赔呢?”

  “是你叫它们去杀鱼的。”

  “老金龟子,你瞎说了,我既不懂它们的语言,又怎么能叫它们去杀鱼呢?”

  老金龟子无语。

  竹叶飞道:“老金龟子,告辞了。”

  说着便想从老金龟子身边绕过去。

  但是,老金龟子脚步一横,又道:

  “你不能走!”

  竹叶飞被他缠得很无奈,但却极有耐心地悠悠道:

  “还为何不让我走?真想要我的剑?”

  老金龟子突然道:

  “我跟你拚!”同时招式已出。

  日已西斜。

  竹叶飞看时辰已不早了,心想不能再与他纠缠了。

  竹叶飞也出招了,但只出了一招。

  只听“噗嗵”一声,老金龟子从空中落下来跌在地上。

  但他还没有死,他还瞪着眼睛看着竹叶飞。

  竹叶飞实在不想杀死他,所以刚才出招只是点他四处穴道。

  老金龟子躺在地上对竹叶飞道:

  “竹叶飞,你为何不杀了我?”

  竹叶飞只是对他一笑道:

  “因为我不想杀你。”又道:

  “告辞了,老金龟子。”

  竹叶飞飞身上马,向前奔去。

  老金龟子嘶声叫道:

  “竹叶飞,我不会放过你的!”

  马已奔出很远,竹叶飞没有听到。

  ※※※※※※山,高大陡立;峰,直插云霄,这便是阴山了。

  山上,没有路;山-卜,也没有路。

  竹叶飞在荒草丛中,抬头看着。

  斜射的阳光照在山上,给山壁铺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艳。

  这山太大了,竹叶飞想上去,却不知从何处攀登。

  他上不去吗?

  不是,不管从何处爬,他都可以上去。

  竹叶飞不只是为了爬山而来,他是要找阴山五虎中剩下来的那三只虎。

  他不知他们藏在山上的什么地方。

  竹叶飞想找到一条捷径,是能见到三处的捷径。

  阳光更斜了,金黄色的山壁衬在湛蓝的天空中,恰似一幅优美的图画。

  竹叶飞看到,峰顶之上飞出一个东西来,像一只山鹰。

  不,不是山鹰,他否定了。

  那东西渐渐向下飘来,渐渐大了。

  终于看清了,原来是一把黑色的、长方形的伞。

  伞下正挂着-物,还很小,会是何物呢?

  伞继续向下落着,越来越大。

  伞下的东西渐渐大了起来,是个黑色的东西,像个木匣子。

  伞仍向下落着。竹叶飞知道那下面的东西是什么了。

  伞挂着那东西无声地落在草地上,伞盖在上面。

  竹叶飞掀开伞。

  一口大棺材正放在竹叶飞的面前。

  一个声音道:“竹叶飞,你看这棺材合你的意吗?”

  声音很响,像是从棺材里发出来的。

  竹叶飞掀开棺材盖。

  棺材里没人。

  那声音又道:

  “你看了觉得如何?”

  这回,声音不那么响了,是从山上什么地方发出来的,声音很远,却也可听清楚。

  竹叶飞走到山壁边,脚下已全是石头了。

  竹叶飞道:“你是何人?”

  那人道:“我是你五爷。”

  竹叶飞暗道:“原来是看门虎。”又道:

  “你敢出来见我吗?”

  看门虎道:“我为何要出来见你?”

  竹叶飞道:“你不敢,是吗?”

  看门虎道:“那么,你可敢上山来?”

  竹叶飞道:“我上了去,你可敢出来见我?”

  看门虎道:“有何不可?棺材都替你准备好了。”

  竹叶飞道:“这棺材,想必你也一样睡得,不是吗?”

  竹叶飞话音未落,人已上了山壁。

  这里,山壁上没有树根,也没有藤蔓。

  山壁上只有石头,光滑的石头。

  竹叶飞手如吸盘,急速地向上攀登着。

  他常上山采药,什么绝壁没有爬上过?

  俄顷,他人已经到了壁腰处。

  竹叶飞正抬头往上面看,却见山顶上又有一物落了下来。

  这一物可不比刚才,这落下的是一块大的山石。

  山石擦着山壁呼啸着直向竹叶飞头上砸来。

  竹叶飞即刻躲开,身体己向右掠出一丈,山石擦身而过。

  但就在山石将过未过之时,山石上却伸出一把刀来,直向竹叶飞的双臂砍去。

  竹叶飞哪里料到,飞落的山石上会伸出一把刀来,再想飞掠已来不及了,但他也不能让人斩去双臂呀,只好缩回双臂。

  他这一缩双臂倒也真躲过了一刀,可是他的身体却随着巨石向下落去。

  这里可是百丈高山,山腰离地至少也得数十丈高。

  竹叶飞若是真的摔了下去,哪里还会有命?怪不得看门虎要将棺材丢下山来。

  只见竹叶飞身体一曲,再一展,已是头朝下了,接着他双臂一直,竟像只燕子似的,向下方的山壁斜着飞去,顷刻,他的双手又吸在了山壁上。

  此刻,他离地面只有十几丈。

  石头已经落在地上,响声轰然。

  竹叶飞向下看了一眼,纵身从峭壁上跳了下来。

  巨大的山石约有他两个人高。

  竹叶飞轻轻一跃,就上了山石。

  他四下看着,没见人影。

  奇怪,没有人哪来的刀呢?

  于是,他又跳下山石,向山石的背面绕去。

  他终于找到是什么向他砍一刀。

  是什么?难道不是人,不是看门虎吗?

  的确不是,要砍他的只是一把刀,是一把装有弹簧的刀。

  竹叶飞不禁吃惊起来,到底是阴山五虎,竟能想出这种法子杀人,他心中想着。

  至于这机关是怎么装的,竹叶飞并没有看出来,他只看到一把断为两截的刀,其中还有一截被压在石头下,只露出一点头,而另外一截,靠近刀柄处有一根绳子拴着一段已被撞得扁扁的弹簧,弹簧的另一头被用铁圈固定在石头上。

  “竹叶飞,算你命大。”

  竹叶飞没有答理他。

  夕阳沉入了暮霭,将半边天染得火红。

  看门虎又道:

  “竹叶飞,你还敢上来吗?”

  “有什么不敢?”

  “那你再上来呀!”

  竹叶飞想,天色已不早了,此刻我若是上得去,再杀了看门虎,天也该黑了,而这山上我未曾去过,在夜里让他们追杀,不如夜晚我去偷袭他们。

  于是,竹叶飞道:

  “大色已晚,我明日再来。”

  看门虎一听他讲这活,倒有些急了。

  因为他们想要柳剑青的“青龙剑”,而剑现在正挂在竹叶飞的腰间,要是竹叶飞明日不来了呢?他们不就得不到“青龙剑”了吗?

  他并不相信竹叶飞会杀死他,因为这里是他们的老巢。

  他们认为,在这里,谁也别想杀死他们。

  看门虎急道:

  “明日你若是不来呢?”

  竹叶飞道:

  “我说来就来。”

  “你不怕我再扔个石头下来吗?”

  “这有何可怕,你刚才并未砸到我呀!”

  直到这时,竹叶飞才看到看门虎。

  他正站在山顶上向竹叶飞指手划脚地说什么,人如同蚂蚁一般大小,话声当然听不见。

  而刚才他的话声却是通过一个从山顶上一直通到山下的小洞传来的。

  山壁的这种小洞很多,因为每个洞与竹叶飞的距离不一样远,所以当看门虎通过不同的洞口对竹叶飞说话时,话声会大小不一样。

  竹叶飞已不再看他了,而是向马旁走去。

  看门虎仍在向竹叶飞嚷着什么,却一点也听不见了。

  竹叶飞骑上马,又向原路返回了。

  这会儿,竹叶飞骑在马上,一点儿也不急于赶路了。

  竹叶飞悠闲地牵着马缰,慢慢地走着,像是在溜马。

  他在等待着黑夜的到来。

  忽儿他像想到了什么,策马飞奔而去。

  竹叶飞真的走了吗?

  天,终于黑了下来。

  这里是后山。

  月亮被山体遮住了,山下山下到处都是漆黑一片。

  竹叶飞悄悄来到山下,仰面向上看看。

  山,依然陡峭。

  但是,这里与山前不同。

  陡峭的山壁上树木丛生,藤萝蔓延,不见一点石壁。

  从这里山上要比前山容易的多,竹叶飞心里想着,而且是在夜里,更不易被他们发现。

  于是,竹叶飞开始向上攀了。

  只见他如猿似猴,借着树木藤蔓,悄然而上。

  他心里很高兴,就要到山顶了。

  他欺骗了看门虎,这下,看门虎不会向他投石头了。

  欺骗不一定都是错误.就像对待老金龟子一样,他想着。

  他已经攀在到达山顶的最后一棵树上了,山顶与他之间的距离也只剩一丈多远了,再爬几下便可上去了。

  他很兴奋,他就要找到三虎兄弟了,给他们来一个突然袭击。

  然而,他错了!

  他突然觉得,他在那棵树上越爬越高,可是他与山顶的距离却未变,还是差一丈多远。

  当他知道这一点时,已经迟了。

  那棵树竟带着他向山下飘落而去。

  山上传来一阵笑声:

  “哈哈……”,又接着道:

  “竹叶飞;你果然中计了,我就知道你会来偷袭,所以,我已等你多时了。”

  竹叶飞即刻弃树一越,又攀上了另一棵树。

  但,这里已是山腰了。

  竹叶飞听这个声音陌生,便问道:

  “你是何人,可是过山虎?”

  过山虎道:“正是你四爷。”

  竹叶飞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过山虎得意的怪声道:

  “竹叶飞,你就知道你自己是聪明人,难道除你之外,天下就再没有聪明人了吗?”

  竹叶飞想起了罗常醉提醒的话,心中暗道:

  “这过山虎的确很聪明,不可小看才是。”

  竹叶飞道:“你真的以为我上不去吗?”

  过山虎道:“当然,不信你试试看!”

  竹叶飞:“我这就上来。”

  过山虎道:“且慢。”

  竹叶飞道:“为何?”

  过山虎道:“这靠近山顶的树,我都从树根锯断了,是用绳子拴着的,只要我一拉绳子,你就得又掉下山去,所以,你可要多加小心才是。”

  他在吓唬竹叶飞,但树已锯断看来倒是真的。

  竹叶飞道:“不用树我也爬得上去。”

  过山虎道:“那你就来吧,我在这上面等着你。”

  竹叶飞不再言语,只顾朝上攀去。

  这回他不像刚才了,快到山顶时,他突然向山壁上的藤蔓跃去。

  可是,他又错了。

  藤蔓也是断的。

  “哈哈哈哈……”山上又传来一阵大笑。

  竹叶飞又回到了山腰上,气得直想跺脚,却又跺不起来。

  因为他人是悬空的,脚下自然也是空的。

  过山虎又道:“竹叶飞,你不想上来吗?”

  竹叶飞又道:“你难不倒我!”

  竹叶飞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正犯难呢,如何才能上去呢?得想个法子。

  过山虎又道:“那你快上来呀。”

  竹叶飞不语了,他要想个法子上去。

  良久,竹叶飞道:

  “过山虎,我此刻不上去了,明日再来。”

  说着,人就向山下飘去。

  过山虎道:“你又要诡计了,休想骗我。”

  竹叶飞道:“不信你就等着吧!”

  片刻,过山虎便听到一阵远去的马蹄声。

  过山虎真的在山上等了起来。

  一个时辰已经过去,山下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难道他真的不来了?

  过山虎想着,不行,还得等等。

  过山虎又等了三个时辰,山下还是没有动静。

  卯时将近,想必竹叶飞真的不会来了,过山虎盘算着,于是,他转身回洞去了。

  这回该是他错了。

  因为此刻,竹叶飞还躲在靠近山顶的一棵树上呢。

  竹叶飞见明的上不去,便想了个法子暗上,于是他便骑马走了。

  但他只骑马到山外转了一圈,就又悄悄来到山下,又悄悄地爬了上来,歇在这棵树上。

  竹叶飞听过山虎的脚步声去了,就又开始向上攀了。

  尽管树根已被锯断,但没有过山虎拉绳子,树是不会掉下去的。

  俄顷,竹叶飞已上了山顶。

  山顶上有一块平台,再过去一丈远又是一石壁高峰,平台左右长约三四十丈,便渐窄了。

  竹叶飞向里走了几步,弯着腰四下看着。

  他想找到他们住的山洞,只有找到山洞,才能找到他们。※※※※※※过山虎回到洞里,看见看门虎和卧洞虎还没睡,便道:

  “这么晚了,为何还不睡觉?”

  卧洞虎急道:“你把他摔死了吗?”

  看门虎也道:“他死了吗?”

  过山虎道:“没有。”又狡辩道:

  “谁能那么容易把竹叶飞整死呀?”

  卧洞虎道:“他走了吗?”

  过山虎道:“是的,走了快四个时辰了。”

  看门虎道:“他会不会回来呀?”

  过山虎道:“不会的,他说明天再来。”

  卧洞虎道:“未必吧?或许他会再回来呢!”

  看门紧跟道:“是呀是呀!”

  过山虎道:“这……”

  卧洞虎对看门虎道:

  “五弟,你再去看看如何?让四弟歇一会。”

  看门虎道:“我去?”

  过山虎道:“算了,还是我去吧!”

  说着已转身向洞外走去。

  过山虎刚走到洞口,就看到一个黑影子映在深暗的天空中,立刻退了回来。

  过山虎急道:“不好了!竹叶飞上来了。”

  卧洞虎惊道:“什么?上来了!”

  看门虎惊慌道:“那可怎么办呢?”

  过山虎道:“你们莫怕。”接着又道:

  “我有法子对付他。”

  卧洞虎道:“什么法子?快说说。”

  看门虎附和道:“是呀是呀,四哥快说说。”

  ※※※※※※

  竹叶飞贴着山壁,悄悄向右手的方向走去。

  他约莫走了二十步,脚下就没路了。

  上面的山壁与下面的山壁连在了一起,直到顶峰。

  竹叶飞伸头向外看了看,他果真找到了洞。

  沿口离他约有四丈开外,而这段山壁格外平滑,像有人修磨过了,洞口高约一丈有余,顶上有一根粗绳子从里面通出来,直到他头顶处。

  洞口里黑乎乎的,一点光线也没有。

  竹叶飞倾耳听了听,微弱的呼噜声从洞里传了出来。

  想必他们已睡觉了,竹叶飞想着,等会再进去。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工夫,竹叶飞听到呼噜声更大了,于是轻轻一跃抓住了绳子。

  不好!他一下就跃进了洞口。

  但是,已经迟了。

  竹叶飞的手心已经被戳了五六个小洞,血珠浸了出来。

  原来,过山虎已在那根绳子上,插了许多小毒针。

  过山虎得意地笑道:

  “哈哈哈哈……竹叶飞,你终于中我的计了。”

  洞里有灯亮了。

  这洞里岔洞很多,有大有小,在离洞口十丈远处,有一个较阔的地方,长宽各约七、八丈。

  此刻,三虎兄弟正坐虎皮褥子上,在他们面前的石桌上,放有不少酒菜。

  竹叶飞怒喝道:

  “无耻小人,我杀了你们。”说着就要飞掠过去,可是却“噗通”一声跌在了地上。

  卧洞虎狞笑道:

  “竹叶飞,你已中了我们下的毒,还神气什么?”

  看门虎道:“快把剑给我们。”

  竹叶飞吃力地站起来,赶紧用手握住了剑。

  过山虎道:“把剑给我们,我们就给你解药。”

  卧洞虎接道:“否则,你活不过三天。”

  竹叶飞仍用手握着剑,站着未动。

  他已知道自己中毒了,而且知道中的是什么毒,也知道用什么药解,但他自己没有解药。

  卧洞虎说得不假,他确实已活不过三天了——若是没有解药的话。

  竹叶飞也知道:这把“青龙剑”无论如何也不能给这三人,若是落在他们的手中,还不知会有多少无辜的人会惨死在这把剑下呢。

  但现在他该怎么办呢?

  竹叶飞道:

  “你们告诉我柳剑青是如何死的,我就给你们。”

  卧洞虎怪声道:

  “若是我们不告诉你,你就不给我们了是吗?”说着已向竹叶飞走了过来。

  竹叶飞冷声道:

  “站住!你过来我就杀死你。”

  卧洞虎生性胆小,给他一吓,真的停步了。

  竹叶飞心想:幸亏他胆子小,给我吓住了,若是他真的走过来,我倒是一点法子也没有。

  他不是有飞叶神功吗?怎么会没法子杀了三虎?

  此刻,他真气已无,没有真气又如何能施出飞叶神功呢?

  所以,竹叶飞-点法子也没有了。

  若是他们真的过来夺剑,我该如何是好呢?竹叶飞心里想着。

  可是过山虎真的已向他走来……

  过山虎得意道:“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杀死我。”

  竹叶飞又道:“站住!依若再过来,我就毁了这剑!”

  过山虎真的顿住了,但只停顿一下,接着又走了过来。

  过山虎道:“我想不出你还有什么法子毁了这把剑。”

  过山虎已伸手夺剑了。

  就在他要碰到剑,又还未碰到时,手突然停住,只瞪着眼看着竹叶飞。

  过山虎死了吗?没有。

  那他为何停手呢?

  只听过山虎咬牙道:

  “你他娘的……”

  剑已不在竹叶飞的手上了。

  剑正在空中,在黑暗的空中。

  竹叶飞已把剑向身后扔出去了。

  竹叶飞很无奈,也很惭愧,他投有能力再保护这把剑了。

  青龙剑已落得无影无踪。

  然而,可以想像到,“青龙”仍然在发着青碧的光芒。

  仍然可以想像到,在某个黑暗的地方,“青龙”正面对黑暗,发着青碧耀眼的光芒,青碧耀眼的杀气。

  剑没有了,可是人还在。

  竹叶飞此刻怎么了呢?三虎会对他如何呢?

  卧洞虎已退回洞中。

  竹叶飞仍然伫立在洞口,一动未动。

  他现在已没有能力杀死这帮恶徒,尽管他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找到他们的老巢,找到他们。

  竹叶飞怒目圆瞪。

  他正在愤杀着他们,不是用剑,而是用剑一般的目光。

  然而目光是杀不死人的。

  卧洞虎道:“竹叶飞,你真的不想活了吗?”

  竹叶飞道:“不!谁都想活,但我绝不愿像你们这样活着。”

  卧洞虎道:“我们怎样啦?你只不过是个药师,也并没有人称你竹大侠,你不也是和我们一样吗?”

  竹叶飞怒道:“放屁!谁和你们这帮恶徒一样。”

  卧洞虎见他骂人,也不生气,却摇头笑了笑,又道:

  “算了吧,我看你武功不弱,杀了你也还可惜,不如这样吧,现在这里我是老大,你跟了我,我让你做老二,你看如何?”

  过山虎和看门虎同时道:

  “让他做老二?”

  竹叶飞道:

  “休得做梦!我宁可死,也不会跟你们这帮恶徒去杀人放火的。”

  卧洞虎道:“既然这样,我暂且不杀你,你还有三天的时间,可以好好想想。”

  说完,只见竹叶飞用手在洞壁上的一盏灯座下轻轻一拧,竹叶飞就不见了。

  原来卧洞虎拧的是个机关,而竹叶飞站的那块石头是活动的。

  此刻,竹叶飞站的那块地方仍然是好好的。

  但竹叶飞的人,却已掉进了一个山洞里。

  四面一片漆黑,竹叶飞什么也看不见,但外在的讲话声还能听见,声音是从小洞里传来的。

  卧洞虎道:“竹叶飞,你可要好好想想,想通了告诉我,只要你讲话,我就能听到。”

  竹叶飞不语。

  卧洞虎又道:“竹叶飞,你听到了没有?”

  竹叶飞还是不语。

  竹叶飞躺在地上,只觉得昏昏沉沉的,他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他不想讲话。

  卧洞虎对过山虎和看门虎道:

  “不管他了,反正此刻他死不了,也跑不了,我们还是快些下去找剑才是。”

  竹叶飞听得很着急,但却没有办法阻拦他们。

  若是他们找到了剑,那么竹叶飞死也不会甘心的。

  看门虎对卧洞虎道:

  “现在就去找,还是等到天亮再去吧!”

  他心里想着,即使找到了,也不会给他二人的。

  卧洞虎道:“也好。”

  过山虎却道:

  “不行,天亮后若是给人拾走了呢?”

  卧洞虎省悟道:

  “对,还是四弟想得周全,我们赶快去找吧,回来再睡也不迟。”

  于是,他们三兄弟便一同下山找剑去了。

  也不知他们能否找着。

  ※※※※※※自从午后,老金龟子被竹叶飞点了穴道后,他就一直躺在潮湿的沼泽岸边的草地上。

  夜色降临了,他还是动弹不得。

  蚊虫歇在他的脸上,叮咬着,大吃着。

  老金龟子只得瞪着眼,却看也看不到,打也打不起来,想躲,却又躲不掉。

  想来想去,全是竹叶飞害苦了他,想到竹叶飞,他便气不打一处来。

  他又觉得自己吃了大亏了,早知如此,当初不出来,只放金龟子出来咬竹叶飞就好了。

  但是,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

  最后他想到了报复,对了,一定要找到竹叶飞,即使杀不死他,也要想法子把剑夺过来。

  可是何时才能再找到竹叶飞呢?

  蚊虫还在叮咬着他。

  他觉得有一处被咬得特别痛。

  “啪”的一巴掌蚊虫被他打死了,贴在他脸上的,只剩下一小滩血迹。

  其余的虫子一哄而敌,逃之夭夭、

  咦?怎么能动了?穴道解开了吗?

  老金龟子欣喜起来,抬头向阴山望去,他知道竹叶飞是在那里了,他准备这就去找他。

  天色很暗,他只看到一个高大的山的黑影子,耸立在远处的夜幕下,依然巍峨。

  “竹叶飞,你跑不了,我来找你了。”他心里想着:

  “杀了你,方能解我心头之恨。”

  他暗暗一提气,真气真的已能提了上来。

  他知道,他又可以施展轻功了。

  自从午后开始,他就没吃过东西了,他觉得饥肠辘辘,可是他顾不得了,到了阴山再吃吧,他想着。

  只见老金龟子飞身向阴山掠去……

  过了约一个时辰,老金龟子已来到阴山脚下。

  这里是前山。

  东方的天边,已微出现了一点鱼肚白,天快亮了。

  老金龟子又往前走了几步,就看到草地上卧着一个黑黑的东西,

  他来到近前,不由得身子一颤。

  他看到自己身前,正放着一口大棺材。

  难道阴山五虎也想杀我吗?他们已知道我要来了吗?他想着,可是他们为何要杀我呢?

  他看见棺材是盖着的,又想探看,却又害怕。

  终于,他抖抖索索地伸手去揭棺材盖了。

  棺材盖被他揭开,而他却瞪直了眼后退了十几步。

  棺材里有鬼吗?没有。

  那他为何这样害怕呢?

  原来,当他揭开棺材盖时,棺材里却站起一个人来。

  这人是谁?

  只见这人站在棺材里用手揉了揉眼睛-

  原来是个童子,只有十五、六岁的孩童。

  老金龟子指着童子颤声道:

  “你……你是人是鬼?”

  那童子道:

  “臭老头子,你胡说什么,哪里来的鬼?你仔细看看我像鬼吗?”

  老金龟子半信半疑,又道:

  “那……那你怎么会睡在棺材里?”

  童子道:

  “昨日,我路过这里,天近黑了,见这里有口新棺材,就进去睡了一觉。”

  老金龟子见他真的不是鬼,倒也不再害怕了。

  老金龟子向前走了两步,道:

  “你是从哪里来的?”

  童子道:

  “别先问我,你把我弄醒了,我还没找你算帐呢!又光问你是从哪里来的?”

  老金龟子道:“我就住在那儿不远处。”

  说着并用向身后一指。

  童子道:“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老金龟子道:“我………”

  老金龟子不能说。

  他转念一想,顿觉不对,既然你是个孩子,又不是鬼,我还怕你做什么?

  于是,老金龟子骂道:

  “臭小子,你也敢管你金爷爷的事吗?”

  童子道:“臭老头,你敢骂人?”又接道:

  “原来你姓金呀,看你长的样子,倒像个金龟子,说,你是不是叫老金龟子?”

  说完他还嘻嘻一笑。

  老金龟子怒道:“你敢骂你金爷爷?”

  童子笑道:“我就骂你是老金龟子,看你奈何得了我?”

  老金龟子吼道:“老子我揍扁了你!”

  说着就冲了过来。

  老金龟子走到童子面前,甩起一巴掌向童子的脸上打去,他想打童子的耳括子。

  童子见他打来,也不躲闪,只是用手轻轻一挡,又一转。

  他这一挡,一转可不得了,老金龟子的左脸已挨了他自己的一巴掌。

  老金龟子觉得满眼直冒金星,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气出来的,还是被他自己一巴掌打出来的。

  童子却笑着叫道:

  “妙极,自己打自己,你这个傻老金龟子。”

  老金龟子还没想出是怎么回事,一听到童子幸灾乐祸地叫笑,又扑了过来。

  这回可不是想打耳括子了,而是真的出招打来。

  童子一看他出招了,也不由地停住了笑。

  老金龟子一招“龟爪探草”击向童子的颈部,可是却什么也没碰到。

  只见老金龟子身形扭曲着跌在了地上,便躺着不动了。

  童子杀了他吗?

  其实童子并不是真想打他,见他这一招出得太狠了,便闪身一躲,同时已点中了老金龟子的三处穴道。

  老金龟子穴道刚解开两个时辰还不到,此刻又被人点中了,气得他直咬牙,身体却一动也不能动了。

  童子直到此刻,才从棺材里跃出来。

  童子低头看着老金龟子笑道:

  “老金龟子,你还想打我吗?”

  老金龟子已不光是半边脸红了,他的右半边脸已被气红了。

  老金龟子又气又急说不出话来,只瞪眼看着童子,张开嘴道:

  “你,你……”

  童子依然笑道:

  “我?我怎么哪?是你要上来打我,并不是我要打你的呀。”

  老金龟子真的说不出话来。

  并不是他不能说话了,而是他已无话可说。

  童子又道:

  “老金龟子,你就在这里歇着吧,躺在这草地上,你会觉得很舒服的。”

  童子说罢,就转身离去了。

  老金龟子见自己居然败在一个童子手里,真是惭愧不已。

  老金龟子那张饱经沧桑的脸上,已是老泪纵横了。

  童子已经走了,可是他还得在这里躺着,等着太阳的燎烤。

  他恨竹叶飞,也恨他自己没用。

  他本以为有了那把金龟子,就没人不怕他了,但竹叶飞并不怕他。

  金龟子死了,他已失去了一切,没人怕他了,就连一个童子,也可以欺辱他。

  早知道会如此,就不该来的,或者,吃过了饭再来也好,免得继续饿肚子。

  但是,竹叶飞呢?就这么算了吗?

  不行,不能这样算了,他想着,是竹叶飞才害得我这样苦的。

  若是没有竹叶飞,他那把金龟子是不会死的,他也不会被一个童子弄成这模样。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竹叶飞,要去找他算帐,他继续想着。

  真没想到这个老金龟子。自己都被人弄成这种模样了,却还直盘算着要去找人算帐。

  三虎兄弟来到山下,直找到天亮,却连个剑的影子也未寻见。

  看门虎对卧洞虎道:

  “三哥,莫非被人捡了去不成?”

  其实看门虎很不情愿再找了,他心里想着,反正找到了,也不会落到自己手里的。

  卧洞虎道:“未必,此处这么早哪里会有人来。”

  过山虎道:“是呀,我看还是再找找。”

  卧洞虎道:“或许会落在草丛里,再细心找找。”

  看门虎道:“若是再找不到呢?”

  卧洞虎道:“找不到就不许回去,非找到不可,”

  看门虎傻眼了,只得跟着他们继续找。

  这下他倒真地认真找了起来,他也顾不得给不给他了,他只想早些回到洞里去好好地睡一觉。

  因为昨晚,他听过山虎说竹叶飞夜里要来,尽管有些不信,可还是吓得一夜未敢合眼。

  太阳已渐渐升高了,只是被山体遮住了,这里没有阳光照来,显得阴森森的。

  三虎兄弟还在一圈一圈地转着,找着。

  他们谁也没有说话,只顾低头看着脚下。

  已看过数十遍的草丛,仍然还是那样,什么新的东西都没有,要说有的话,便是倒下的草更多了。

  他们都希望眼前忽儿一亮,忽地看到了“青龙剑”,但,即便是看到的话,也不该是三人同时看到。

  而此时,最想看到的,要数看门虎了。

  因为他现在太想睡觉了,他的眼睛就快要睁不开了,他想能早些找到,便可早些回洞了。

  他眼前已浮现出虎皮褥了,那真是舒适的东西。

  咦,怪了,这剑怎么会在虎皮褥子上。

  他以为他看花了眼,便使劲眨了几下眼睛。

  于是,虎皮褥子没有了,但剑还在。

  真的,他看到了“青龙剑”!

  于是,他喊道:

  “三哥,四哥,我找到了。”

  但是话音刚落,他又觉得不对劲了。

  怎么不对劲呢?

  因为他看到剑动了起来,向他身后绕去。

  他跟着剑,转动着身子,又使劲地眨了眨眼睛。

  没错,剑还在移动,而且离他越来越远。

  他再往前看,便看到了两条腿,于是,他看到了一个人,是个童子,正背对着他向远处走去。

  童子手里握着的,正是那把“青龙剑”。

  过山虎和看门虎也急跑过来,也已看到了那个正握剑而去的童子。

  卧洞虎急喊道:“站住!”

  童子却像没听倒似的,理也不理他,仍继续向前走着。

  卧洞虎与过山虎同时又是-声大喝道:“站住!”

  童子还是不理。

  于是,三虎兄弟急奔面去。

  俄顷,他们已站在了童子的前面。

  可是童子也不看他们,仍低头走着路。

  卧洞虎又大声叫道:“站住!”

  这下童子停下脚步,抬头看着眼前的三个人。

  童子不解道:“是叫我吗?”

  卧洞虎狠狠道:“不叫你叫谁?”

  童子道:“你们莫非认错人了?可是……”

  卧洞虎气道:“老子要找的就是你!”

  童子迟疑道:“可是我并不认得你们呀。”

  卧洞虎道:“他娘的,你敢跟老子顶嘴?”

  童子道:“休得骂人!”又道:

  “我有何事不敢做?”

  卧洞虎见童子嘴挺硬,又不知童子底细,心里便有些怕了。

  看门虎却道:

  “你他娘的嘴还挺硬,看我不收拾你才怪!”

  看门虎见是个童子,而两个兄弟又在身边,就狠了起来,说着他已向童子走来,还一边卷着衣袖。

  过山虎-把拉住他道:“五弟不可鲁莽。”

  于是看门虎才又停了下采。

  童子刚要开口说话,见过山虎把那人拉住了,也就没再言语,他刚张开的嘴便闭上了。

  只见过山虎对童子嘻嘻笑道:

  “告诉我,你从哪儿来呀?”

  童子冷冷道:“用不着你管。”

  过山虎又道:“那你愿告我这剑是哪来的?”

  童子道:“捡的。”

  过山虎道:“何时捡的?”

  童子道:“天快亮时。”

  “在哪儿捡的?”

  “在那边。”

  童子用手向右边的脚下指了指。

  “你可认得这是什么剑吗?”

  “不认得。”

  “那么你要它做啥?”

  “玩玩。”

  “你可知道这剑是我的?”

  “你胡说!是你的为何会丢在这里?”

  “是我上山时掉下来的。”

  “你们到山上去做啥?”

  “我们住在山上呀。”

  童子看看他们,不语了。

  过山虎又道:“好了,快把剑给我。”

  童子道:“不给!”

  过山虎道:“为何不给?”

  童子道:“这剑也不是你们的。”

  过山虎不禁面色一变,以为有人对童子说过了,便狠狠道:

  “是谁说的?”

  童子道:“我说的。”又道:

  “看你这模样,我一眼就知道你不是好人。”

  卧洞虎突然道:“他娘的,你倒挺精。”

  又对过山虎和看门虎道:“给我抢!”

  童子见他们要抢剑,不由得后退了几步。

  三虎兄弟已向童子逼去。

  童子见他们越来越近了,突然转头向身后大叫一声,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话,反正让人听不懂。

  只见他身后的林子里,突然窜出三只大老虎来。

  三虎兄弟看到来了三只真的虎,吓得转身就跑。

  他们哪里还敢要剑?只怕慢了被虎吃掉,片刻间三人便跑得无影无踪了。

  那他们睡的虎皮褥子是哪里来的?

  原来那是昔日的笑面虎和飞天虎打的,不然他俩就能做老大老二了吗?现在,他俩一死,剩下的三兄弟自然不敢打虎了,便何况同时出来三只老虎呢!

  童子见他们跑得没影了,便走到老虎的身边,挨个拍了拍它们的屁股,又摸了摸它们的头,嘴里还说着什么。

  三只老虎围着他转了一圈,便向林子跑去,消失在树林中。

  童子抬头向山上看了看,于是便向山壁走去。

  他要去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