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归路墨宝非宝烈火如歌2明晓溪英雄本色色楼采凝玉步摇李歆魔鬼作家子澄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慕色撩人 > 第八章

  杭州城似乎是在一夕之间变得热闹起来的,天南地北、三山五岳的人马突然涌进城来,不到半日,大街小巷便人满为患。

  杭州府尹头痛不已,只得下了一道禁令,禁止流民进入城内。于是,那些进不了城的儿便宁愿参风宿雨的聚在城外,就是不肯离去。

  在这样的时刻,要找一个存心躲起来的人,当真比大海里捞针还要困难。

  西门慕风已经失踪十天了。

  十天,对于一个随时处在生死边缘的人来说,可能发生的状况实在是太多太多。

  花瓣心忧如焚,只恨不能将杭州城翻个底朝天。

  然而,无论她用了什么办法,使了多少心力,西门慕风就如人间蒸发了般,彻底消失在人群里。

  到了第十一日,虽然仍寻不到西门慕风的片角只影,却意外地得到了荆烈与林芳苒的消息。

  原来,十一日前,荆烈并未与大哥同时进城,而是在几天之后,才和林芳苒一同回来的。

  却不知什么原因,他们刚一入城,便被守在城门口的林家人带了回去。

  如今,迫于舆论的压力,林家打算在后日为林芳苒举行婚礼!

  “真奇怪,林家的家丁怎么突然间变得身手一流,连荆烈也难以脱身?”身着蓝布书生袍的花瓣,仰首望着贴在墙上的布告,喃喃自语。

  “是很奇怪。”秋红叶站在人群之后,也点头称是。

  花瓣回过头来,“你整天跟着我不嫌烦吗?”

  “不烦不烦,我怎么会嫌烦?要是你哪天突然改变主意,或者是神不知鬼不觉地被人害了,我才会烦恼死呢。”红叶笑吟吟地道。

  才十几日的时间,花瓣看起来已憔悴了许多。她若不看牢她,自己所有的计划怕是会功亏一篑呢。

  花瓣从人群中挤出来,没好气地道:“我懂你的心思,反正到了你需要我的那一天,我一定在场就是。”她斜睇红叶一眼,边说边朝前走。

  红叶笑着摇摇头,什么都没有花瓣奇怪,明明举止动作都像极了女孩子,为什么西门慕风反而看不出来?

  “你不会是想去林府观礼吧?”

  花瓣脚步一顿,回过头来,等红叶走近了,才扬起一抹促狭的微笑,“我不是去观礼,是去成亲!”

  “成亲?”

  “没错。”她脚跟一旋,继续朝前走。

  秋红叶呆了一呆,急忙追上来,“哦,我明白了,林芳苒一定不知道你是个女人,所以跟你私定终生了对不对?”

  “终生是定了,但不是私定,而且,就因为我是女人,苒姐才跟我定亲的。”

  “这是什么说法?”红叶好笑地挑起眉。

  “咦?这世上还有你不懂的人和事吗?”

  “可是,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林家的人怎么会那么巧等在城门口?再说,如果新郎官原本是你的话,林小姐又跟谁成亲去?”

  花瓣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我也知道事有蹊跷,但是,我既然答应过苒姐,就不能任她随随便便嫁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

  还有一点,她没有说,这已经是惟一个能与大哥沾边的线索了,她怎么能够放弃?

  林府位于杭州城东,占地千顷,华庭画栋,尽态极俨。就是称为杭州城第一大豪宅,也不为过。

  此际,林宅里里外外贴起了红联,挂起了喜幔,更有那大红毡毯一路铺到门外,将八方贺客迎至府内。

  然而,与这喜气洋洋极不相称的,是林府主人林盛鼎的一脸苦楚。

  只见他神情晦暗地站在一边,并不时拿眼瞟一下倨坐在高堂上的那个华服红冠的少年,一身喜庆红袍与他苍白的脸色相映成趣。

  “公……公……大人。”林盛鼎有些结巴。

  他真不明白,养了一个漂亮的女儿有什么错?为什么她的姻缘之路就这么坎坷?前一阵子要被迫许给一个来历不明的乞丐。后来好不容易想了个办法,让她逃出去,向有解危济困之能的解忧林求助。谁知,人还未走出杭州府辖内,竟又转返回来。回来也不打紧,却又惹上了卫大将军府的二公子,强逼着女儿出嫁,可到如今,连个新郎官的影子也不见。

  拖拖挨挨,眼看着吉时快到了。

  真不知道,这小祖宗的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

  “这……我看……大人您看……”林盛鼎抹了抹满额的汗。

  客人也请了,喜贴也发了,林家这面子可丢得大了。

  “看?看什么看?一群白痴!”卫天止眼里簇动的火苗直烧得满堂宾客噤若寒蝉。

  他心里烦躁,无法舒解,便又恨恨地在堂前踱来踱去。

  前几日,听下人回报说,看见秋红叶人在杭州,身边还跟着个穿蓝色长衫的小子,听那形容,可不就是在城外小客栈里令他出糗的少年?

  红叶怎么会跟他在一起?她心里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婚姻自古不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而她,为何偏就不把这些规矩放在眼里?

  她到底想怎么样?红叶啊红叶,你到底想闹到什么地步?

  卫天止气怒难平。

  “二少爷、二少爷!”门外,有人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来了来了,他来了。”

  “她来了?”卫天止甩开衣摆,激动地走了两步,却又像想起什么来似的,顿住脚步,昂头觑着大门。

  这点子出得不错。找到那臭小子的同伴,不怕你不找上门来。

  秋红叶,就算你父亲偏袒你,就算你万般厌恶我,你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花瓣踏过林府那高高的门坎之后,着实愣了一下。

  虽然她今天刻意地打扮过,想唤起大家对于一个多月前自己连闯林家嫁女三关的记忆,但,似乎也不应该得到这样隆重的接待吧?

  被几百双眼睛透视的感觉,还真不是滋味。

  花瓣轻轻咳了一声。

  卫天止面色一凝,终于沉不住气,“就你一个人?”

  花瓣扇了扇数不清破了多少洞的衣袖,“咦?难道,你以为苒姐有很多未婚夫?”她的眼角故意瞟了面如死灰的林盛鼎一眼。

  原来还是他,躲来躲去,没想到,卫天止为芳儿找来的夫婿,竟然还是他!

  林盛鼎忍不住摇头长叹。

  “好了好了,新郎官来了,可以行礼了。”唱礼官赶紧过来推了推花瓣,“快去换礼服,错过吉时就不好了。”

  管他新郎是淮,乞丐也好,皇帝也罢,还是快快找个人拜完堂,他也好快快离去。

  这一场婚礼,真是憋闷得叫人难受。

  “谁说可以拜堂?”

  粗暴的语声令林盛鼎心头一震。

  “你跟我走。”卫天止不由分说地扯住花瓣的胳膊。

  “什么?这婚礼不是你一手促成的吗?”花瓣无视于卫天止的气急败坏,左顾右盼地打量着布置得喜庆富贵的礼堂。

  这是一场闹剧,从她第一眼看见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这个人开始,她便清楚地知道谁才是这场闹剧的主宰。

  “是是,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再说……”林盛鼎小声咕哝。一颗心七上八下,既巴不得卫天止改变心意,又怕这般反反复复会影响女儿的声誉。

  “对,以后再说,我现在要去换装了。”花瓣两手并用,却挣不开他的手。此时,她才发现卫天止并非如她想象中那般无用。

  “喂、,我要换礼服了,你到底想怎样?”花瓣用力,却听得“嘶”的一声,破朽不堪的衣袖离臂而去露出涂得黝黑的半截手臂。

  她吓了一跳,终不敢再乱动。

  卫天止倨傲地仰天“哼”了一声,“红叶在哪?”

  红叶?他要找的人是红叶?

  原来不是大哥?

  花瓣瞪着他,眨了眨眼,唇边不由得泛起笑意,“你还没死心?”

  “死心?”卫天止狠狠地瞪着她,“为什么要我死心?红叶原本就是许给我的,她悔婚在先,我不会放过她,不会放过她。”

  “悔……悔婚?”花瓣吃了一惊。

  原来,红叶与卫天止之间还有这样一层关系。

  “怎么?她没跟你说吗?她没向你提起有我这么一个未婚夫?她现在不是跟你在一起吗?怎么舍得你来这里成亲?啊?你说啊,说话啊。”

  卫天止越说越激动,两手掐住花瓣的肩膀,用力晃,用力晃……

  林盛鼎更是听得冷汗涔涔。

  啊——悔婚?!

  就在这混乱之际,忽然门外传来一阵马蹄声,众人回头瞧去,只见四十多匹黑亮的骏马簇拥着一辆四轮马车,在林府门前嘎然而止。

  这,本来还没什么奇怪,奇怪的是,那黑马上的骑士居然清一色全是州府衙门的捕快!

  莫非是府尹大人到了?

  可,即便是府尹大人,也鲜少会令全城捕快倾巢而出。

  林盛鼎赶紧抢出一步,迎到门外。

  车辕旁的座位上跳下一个人来,五十来岁,黑脸阔肩,却不正是府尹大人?只见他一下车,也来不及和林盛鼎寒暄,只回头朝车内施了一礼,恭恭敬敬地道:“侯爷,到了。”

  侯爷?

  林盛鼎头疼地皱了皱眉。

  先是一个将军的弟弟已经很难对付了,现在又来一个什么侯爷,这可叫他如何是好?

  “侯……侯爷光临寒舍,真令……令……”他原本不是没见过大场面的人,可这一拨又一拨突然冒出来的大人物,当真令他措手不及。

  “不必多礼。”温淡有礼的声音隔着车帘传入耳内,花瓣蓦地一震,被摇得七荤八素的脑袋一片空白,心脏开始怦怦乱跳。

  车帘被掀了开来,一截素袖映人跟帘。

  花瓣屏住呼吸,眼睛眨也不敢眨。

  车中的人终于慢吞吞地走了出来。一袭素衫,眉目清俊,双眸炯如寒星。一眼看去,带些漠然的尊贵气息,彷佛与人群隔了一段距离,只是那脸色却苍白得如一片失色的秋叶。

  “大哥!”花瓣咬住嘴唇,不争气的泪水涌了上来。

  十日相离,恍如隔世。

  她几乎以为自己再也看不见他了呀。

  可大哥,为何要躲她?

  她原以为自己懂他,懂他的坚持、懂他的寂寞心事,而现下,他身边众人环伺,她才发觉,自己并不如以为的那样了解他,明白他。

  这种感觉,令她多么害怕。

  远远地,西门慕风彷佛是听见了她的声音,不经意地转过头,望向这边。

  他的眉蹙了起来,嘴角却擒起微笑,颔首招呼。

  “请请,里边请。”林盛鼎已经忙不迭地将一行人等迎了进来。

  卫天止阴沉地压低眉线,“西门慕风,你还没死?”

  听了这话,堂上众人都是一惊。

  西门慕风却跟眼望着花瓣,淡淡地笑着说:“我来做你的主婚人,可好?”

  从又是一惊,原来,这人架子好大,神情冷峻的侯爷,是男方的主婚人哪。

  一时之间又窃窃私语,看着花瓣的目光,便不似刚才的鄙夷,而夹杂了更多的或羡慕、或嫉妒的味道。

  大哥特意赶来这里,原来是为了这个?

  花瓣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是高兴还是酸苦?她定定地瞅着他,半晌,才幽幽地问:“大哥这几日是去了哪里?”

  西门慕风微微挪开视线,还是不敢与他目光相接。

  也许,等小六儿成了亲之后,他便可以把他当做一个正常的男孩子看待了吧?

  他叹了一口气,指着身穿捕快服的其中一人道:“韩捕头是我的朋友。”

  原来如此!

  花瓣心里很想继续追问下去,就算是去探望朋友,也不必瞒着她啊,但,不知怎地,她却问不下去。

  有好多话,她想说,却终不知从何说起。

  大概,等到解除了苒姐的危机之后,一切都该真相大白了吧?

  “小六儿。”西门慕风却在此际开口唤她。见她一双清灵灵的眼期待地望进自己眼里,他的唇掀了掀,却忘了自己到底想说些什么。

  “大哥,你想说什么?”花瓣探前一步。

  大哥——应该还是关心她的呀。

  她很想就这样扑进他的怀里,抱紧他瘦弱的身子……

  啊!大哥的身子……

  想到这里,她的脚步蓦地顿住,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

  “放手。”西门慕风眼望着花瓣身后。

  花瓣陡然一惊,这才想起,自己还一直都在卫天止的掌握里。她想挣脱,肩上却一紧,又麻又痛,让她极为不适。

  “放开他?嘿嘿,西门侯爷大概是忘了,十几日前,在城郊的小客栈里,侯爷是用了什么手段才逃之天天的?”卫天止嫉恨地瞪牢西门慕风。

  生平两次大辱,都是在此人手里。

  不杀他,如何咽得下这一口气?

  而那厢,韩成早已指挥手下,将卫天止团团围住。

  “嘿!”卫天止两眉一挑,带着邪邪的得意,“比谁的人多吗?我想,卫大将军府绝对不会输给你们这些小小的捕快。”

  话音还未落,他的人已向外飞纵出去。

  “不好。”韩成正待追去,却被突然涌进来的一群甲衣人杀得阵脚大乱。那些甲衣人个个武功高强,而且凶悍不畏死。

  厅中顿时乱成一团。

  有想趁乱逃出去的,却都被守在门边的甲衣人给逼了回来。

  “铁甲军?卫家的铁甲军?”府尹大人惊恐地瞠大了眼,彷佛不敢置信。

  皇帝御赐、保家卫国的铁甲军,居然会出现在杭州城一个微不足道的员外府里?

  这、这还了得?

  “怎么样?西门慕风,你还服气吗?”卫天止站在对面的屋顶之上,脸上带着放肆的笑。

  西门慕风眼瞳里深映着小六儿痛楚的模样,骤起的心火直窜上脑门,极力压下想冲上去拧断那人脖子的冲动,说出来的话语却仍冷静淡漠,“你这么做,只会害了你大哥。”

  “我大哥?我大哥高兴还来不及呢。你一个痨病鬼,要死不死的,凭什么老是踩在大哥头上?论军功,论实力,大哥哪一样输给你?偏你还得祖宗荫庇,恬不知耻地位列于武林四大家族之一,瞧你现在这德行,配吗?”

  “就凭——”西门慕风满不在乎地耸耸肩。

  卫天止看他肩头耸动,心中紧张,半晌,却又不见任何动静,拉紧的弦陡然一松,啐一口,道:“就只会卖弄玄虚。”

  话音还未落,眼见得西门慕风右手一扬,他本能地闪躲,将花瓣面对面地掰到自己身前。而其实,那一掌却并不是拍向他。

  只听得“澎”的一声,掌力又急又快地击中花瓣后背。

  他一怔,还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却见花瓣嘴唇一张,“噗”的一声,他眼前一黑,右眼似乎被什么东西打中,火辣辣地痛。紧接着,手心一麻,又似被火烙一般。

  “啊!”他大叫一声,直直地向后跌去。

  原来那一掌打的还是他!

  入夜之后,林府摆起了盛筵。

  没有任何人再提起林大小姐的婚礼,因为凡是有眼睛的人,此刻,都不会再怀疑,小乞丐原来是一个女子。

  多么巧合,西门慕风那一掌,原本是想隔物打物,谁知,却不偏不倚地逼出了花瓣一直藏在喉咙里的喉核儿,又因花瓣与卫天止过近的距离,喉核儿直直地打进了卫天止的眼里。

  主子受伤,那些甲衣人自然护着他急急地退了个干净,这才解了大家的一场危机。

  众人心里感激,又见回复女装后的花瓣天真可人,便都聚在她的身边,谈笑逗趣。

  “花姑娘,你原本是个女孩子,怎么想到要来闯林家的嫁女三关?”

  “对对,小花,那个什么什么喉核儿到底是怎么弄的?不会影响吃饭吗?”

  “还有,林家小姐跟你一起这么久了,难道没有发觉你是女孩子?”

  “废话,花姑娘不是有喉结吗?谁会怀疑她?”

  面对着这些人热心的问题,花瓣只好露出耐心的笑容,眼角余光却不时瞥向长桌另一端的西门慕风。

  自从被迫吐出喉核儿之后,她还没有机会和大哥说上半句话哪。

  西门慕风坐在桌前,神情淡漠,林盛鼎在他耳边不断地低声说着什么,他彷佛是在听着,又像全不在意。只在偶尔抬头碰触到花瓣探究的眼神时,才会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大哥对她似乎与从前没什么不同。但不知为何,她总觉得他的眼里有着她所无法理解的抑郁。

  “花瓣。”林芳苒招手唤她。

  “嗯?”

  “到这里来坐。”她拍拍身边空出来的座位。那个位置刚好在林芳苒和西门慕风之间。

  花瓣心头一跳,身边的人已经轰笑起来,“呀,怎么把她们小两口给分开了呢?”

  还好,这善意的玩笑及时掩住了花瓣脸上骤起的红晕。

  与西门慕风一线相隔,再无法看清他脸上的表情,可在一呼一吸之间,他的存在感却那样强烈地烫热了她的思维。

  以至于林芳苒偷偷伸手在桌下推了她一把,她才勉强敛住心神。

  “你说什么?”

  “我问你,你是怎么认识那个叫红叶的女孩子的?卫天止干吗逼着你去找她?”

  “这个——”花瓣摇摇头,“我不能说。”

  “有什么不能说的?我又不会告诉别人。”林芳苒歪着秀美的脸蛋,不满地撇了撇嘴。

  花瓣扑哧一笑,“瞧你,比自己的事还着急,我的身份被拆穿了,你的问题就难办了。说不定明天你老爹又要开始给你招亲,你这会子还有闲功夫管别人?”

  “这我倒不担心。”林芳苒半点儿也不担忧,反而笑得很开心,“这一次,我也不是全无收获啊。”

  “什么?”花瓣侧头打量着她,还挤了挤眼睛,“找到心上人了?”

  看来,这缓兵之计还是挺凑巧的嘛。

  “哎!你吓死我了,那么大声音做什么?”林芳苒抚着胸口,怨怪地瞠她一眼。

  花瓣吐了吐舌头,一转头,果然见身边几个人都似笑非笑地瞅着这一边,她尴尬地扯了扯嘴角,赶紧低头进攻面前的一盘蒸鱼。

  这样静了一静,林盛鼎那热情洋溢的声音便毫无阻滞地飘了过来。

  “侯爷,不是老朽我自夸,我这女儿才是才,貌是貌,在整个杭州可是有名的一宝啊。”

  林老头大概是喝多了吧?花瓣心里暗笑。

  “我这一生,也没别的奢望,只要能为芳儿找到一个足以匹配她的夫婿,我就心满意足了。”

  花瓣从鱼盘上抬起半边眼,冲尴尬得坐立不安的林芳苒瞄了一眼。

  “好不容易,我想到一个嫁女三关,可又被……唉,这个不说了不说了。”林盛鼎抿了一口酒,眯着通红的眼睛继续说道:“话说回来,若不是这样错打错着,也不能将侯爷这等人物引到咱们家里来,是不是?”

  坐在府尹下首的韩成听到这里,心里已明白几分,想到一个多月前西门慕风向自己打听林小姐,那时候,自己不也有如林老爷这舨的想法?

  于是,便打趣地道,“不错不错,侯爷若娶了我们杭州一宝,那也不失为一段佳话。”

  “甚是甚是。”杭州府尹连连点头。

  这件事,若真能这样作结,他们也便不惧那将军府里的人来寻仇了。

  “啊?”林芳苒怔怔地望着父亲,半晌说不出话来。

  一口含在嘴里的鱼,咕噜吞了下去,花瓣“哇”的一声,猛一阵咳。

  “咳,咳咳……卡住了。”

  她咳得好似五脏六腑都好要掉出来一般。

  众人面面相觑,这人,含着喉核儿都可以没事人一般,怎地小小的一个鱼刺就卡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