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泥日陆天明远去的藏獒(藏獒的精神)杨志军神的记事本4杉井光腾龙谷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慕色撩人 > 第九章

  明月夜,落花时。

  褪去华灯嚣闹后的夜,静谧得有些寂寞。夜风阵阵,吹掀起敞轩两旁的透色纱帘,一弯眉月朦朦胧胧地挂在天边,勾勒出西门慕风素淡的背影。

  “小六儿,是你吗?”他忽然回头。

  花瓣吓了一跳,探出来的头来不及收回,恰恰落入他黝暗的眸中。

  “嘻嘻。”她习惯性地冲他咧嘴——

  他语气一沉:“下来。”

  笑容陡地凝住,花瓣心中一冷。从前,大哥是从来不会这样跟她说话的呀。

  她勾住敞轩翘檐的脚用力一蹬,想使一个“倒枝梅”翻回地面,怎知,脚底一麻,整个人失去支撑,直直地堕下地来。

  糟了,她怎晓得,像这样倒挂金钟是需要很大的耐力的?

  “澎”的一声,花盆碎裂,花瓣跌进敞轩外的泥地里。

  “你怎么样了?”西门慕风立在栏杆后面。

  花瓣怔怔地仰望他的脸,半晌说不出话来。

  西门慕风蹙眉,素影一没,转眼从另一侧的台阶上走了出来。

  “是不是很疼?”他站在泥地里,长衫下摆沾染了好些泥土。

  花瓣又垂下头,望着那一圈浅浅的泥痕,鼻子一酸,竟落下泪来。

  西门慕风俊颜怔然,吓了一大跳。

  “怎么了?摔到哪里了?”他蹲下来,将她的身子拉起,就着月光细细查看她的伤势。

  过了一会儿,他眉头舒展,苍白的脸上漾起笑痕。

  “没什么,是花盆碎片扎了你一下,没伤着什么。”他拍拍她裙上的泥尘,站直身子。

  没想到,小姑娘却哭得更凶了,肩头耸动,两眼通红红、双颊通红。

  西门慕风俊眉再度纠结,全然不明就里。

  一个人,仅仅只是外形上的变化,怎么就会产生如此大的区别?

  “别哭了,小六儿不是说要做大侠吗?你什么时候见过哭鼻子的大侠了?”素袖上落下一大片一大片泪溃。

  花瓣索性抓住他的衣袖,“你……你还叫人家小六儿吗?”

  西门慕风愣了一下,“只是叫习惯了,如果你不喜欢……”

  “不不不,”花瓣扬起脸来,熠熠的眼睛映着月光,“我在家里排行第六,姐姐们都是这样叫我。”

  “是吗?”西门慕风笑了笑,这小丫头,刚才还哭得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这一会儿,倒又有心思为了一个名字较真。

  “你笑什么?”

  “没……我没笑。”

  “明明有,我刚刚就看你笑了。”花瓣丢开西门慕风的衣袖,两手叉腰,气鼓鼓的。

  她原本是来向大哥道歉的,自己原不可能是大哥的亲弟弟,却一直瞒着不说,偷来大哥多少宽容与关爱。

  待得远远见了面,却又一时忐忑,不知从何说起,又怕大哥终不肯原谅自己,所以悄悄地躲在屋檐上头,等待时机。

  只是没想到会被大哥发现,又经此一闹,多多少少对西门慕风存了埋怨之心,便索性毫无忌惮起来。

  “我知道,大哥是在看我的笑话呢,明明是个女孩子,却冒充人家的弟弟,大哥一定觉得我这个人很厚脸皮,是不是?所以,大哥才会对六儿那么冷淡,才会袖手在一旁,看六儿跌进泥地里,是不是?六儿跌了跤,大哥觉得很开心,是不是?”说着说着,那好不容易擦干了的眼又湿润了。

  “你怎么会这么想?”西门慕风抓住她的肩,出其不意地将她拖来,盯住那对水亮的大眼。

  从这里,他可以看见花瓣有着男人少见的长睫毛,她的眼神氤氲,她的嘴唇丰润,她的神情带些小女儿般的固执与娇羞。这些,他从前怎地从未发现?

  然而,即便是早早发现了,又如何?

  能如何?

  充其量,不过是洗去了心中对自己的怀疑而已。

  他可以直面自己的真心,可以承认始终被自己回避着的感情,可以不再觉得爱她是一种罪过。

  仅仅是这样,仅此而已。

  “为什么不这样想呢?大哥要找的人又不是我。”花瓣撇了撇嘴。

  她曾经,多么希望自己就是大哥的亲弟弟。

  “别傻了,”西门慕风摸摸她的头,“叫了大哥,终生都是大哥,莫非你想反悔?”

  “嗄?”花瓣的头摇得像波浪鼓,“不,不是,我不是。”

  “那就说定了,我还是你的大哥,不过,你就不再是我的弟弟,而是——”

  “妹妹!”花瓣心下一松,眼里又有丝黯然。

  妹妹?

  为什么是妹妹?

  “那么,妹妹,大哥站得有些累了,你能陪我进去坐会儿吗?”

  “喔。”花瓣忙应一声,将自己的手塞进他的大掌里,“走吧。”

  罢了,妹妹就妹妹,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好。

  虽然,她对大哥没有援手接住自己这一举动仍是有所不解,但,管他呢,如果自己跌一跤,就能轻易解决道歉这等麻烦事,那又有什么关系?

  她蹦蹦跳跳地在前面领着路,全然不知道,此刻,大哥看着自己的目光有多么深沉复杂。

  “哎呀,苒姐姐真是偏心,让你住敞轩后的暖阁,又给你送这么多好吃的。”花瓣一进敞轩,看见桌上的糕点,眼睛都亮了。

  “喜欢吃就多吃点儿。”

  “那是当然。”花瓣毫不客气地塞了一块云片糕在嘴里。

  好舒服哦,敞轩外的风悠悠的、凉凉的,吹得人通体舒畅。花瓣伸直腰,打了个呵欠。

  担忧了一整天的心结终于解开,倦意便径自袭上身来。

  “大哥,我想睡会儿。”也不等西门慕风回答,她已靠过来,抱住他的手臂。

  不论何时何地,在大哥的怀里,她总能找到最舒适的位置,略略调整姿势,她便把自己埋了进去。

  西门慕风胸腔一紧,脊背绷得笔直。偌大的敞轩,似乎忽然变得很拥挤,害得他有些呼吸困难。而且,直觉体内有什么在骚动,就像那一日,就像那一日的那场梦。

  “哗啦”一声,他猛地推开椅子站起。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陡失依靠的花瓣一个打跌,差点儿从椅子上摔下来。

  “没事,”西门慕风深吸一口气,“我想你也累了,还是我送你回你的房间好了。”

  “不用麻烦了,”花瓣摇摇头,“我就在这里睡。”

  好怀念大哥身上的药香味哦。

  “不可以。”西门慕风突来的大声吓住了她。

  这样的大哥,好……奇怪!

  是有哪里不同,应该还是有不同的吧?亲弟弟和亲妹妹的待遇真的好不一样。

  花瓣委屈地噘了噘嘴。

  西门慕风心中一软,几乎就要答应她的要求了。

  但——

  “你现在是一个姑娘家了,男女授受不亲,你不能再这么莽撞。”他仍是沉下脸来。

  “什么现在才是,人家以前本来就是一个姑娘。”花瓣嘴里咕哝着,一反身,偏不服气地抱住他的腰身,“有什么关系,反正咱们早就……早就……”

  “早就什么?”

  “早就抱过了呀。”花瓣嘻嘻一笑,双臂锁得更紧。心底却小声地加了一句:早就亲亲又授授了。

  “六儿。”西门慕风垂眸瞧她,心底叹息。

  花瓣心中一跳,望着他欲言又止的眼,像是……

  她脸红心热,蓦地松开手,急急地朝外走去,“哎呀,算了算了,两个人睡在一起会很挤的,我回去了,让你一个人做噩梦去吧。”

  西门慕风摇头苦笑,他做的,哪会是什么噩梦?

  “等一等,我送你。”他揉揉额角,追出两步。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下了台阶,却正撞上并肩而来的荆烈和林芳苒。

  “苒姐?”

  “花瓣?”

  “你怎么在这里?”

  二人异口同声。

  说完之后,林芳苒的模样变得扭捏了起来。

  花瓣这才猛地忆起先前席间林老头那个突兀的提议,心里头便讪讪然地满不是滋味。

  对了,她刚刚怎么忘了问,大哥到底答应了没?都怪那一口鱼刺啦,让她漏掉这么重要的讯息。

  “花姑娘,要走了吗?我送你。”荆烈今晚对她的态度出乎意外的好。大概是知道她不是那个害兄的灾星了吧?

  “我没有要走呢,是大哥说今晚月色好,我们出来赏一赏。”

  嘁!想留苒姐跟大哥单独在一起,门儿都没有。

  她笑眯眯地回过头来,挽住西门慕风的手臂。

  西门慕风笑着摇摇头,却并不说破,“既然林姑娘来了,我们还是先进去吧。”

  这一番话,说得林芳苒更是双颊晕红。

  花瓣瞧着,心中气闷,跺一跺脚,道:“要进去你们进去,我还要赏月呢。”

  “也好。”

  有些话,她在,反而让人不好意思说。

  西门慕风说着,一转身,率先走了进去。

  紧跟着,荆烈和林芳苒也进了敞轩。

  什么嘛?大哥就这样丢下她了?花瓣简直气得要昏倒了。

  差别大了!差别大了!

  是男是女在大哥眼中怎么如此不同?

  可,大哥对苒姐还是一样的啊。

  她跺跺脚,又跺跺脚,在台阶下面踱来踱去,终是拉不下脸来自己走进去。

  他们要说什么悄悄话呢?

  会不会跟林老头的那句话有关?

  这样一想,花瓣再也待不下去了,蹑手蹑脚地绕过台阶,到敞轩的侧面。匐在栏杆下面,飘来拂去的纱帘挡住了她的身影。

  正自得意,忽听得西门慕风笑着说道:“这样的大好良缘,我怎么会不同意?”

  花瓣身子一怔,陡然间敛去笑容。

  她站起身来,脸色刷白。

  “花瓣?”林芳苒一瞥眼,发现了她,啐道:“好呀,你躲在外头偷听。”

  花瓣的耳边嗡嗡地响。

  他答应了?这么爽快?

  难怪他一直强调,自己是他的妹妹。

  是妹妹?

  真的甘心吗?她要的,真的只是这样?

  花瓣心悸,瞪着敞轩里的灯火辉煌。

  “六儿?”唤声柔软而迟疑,“小六儿?”

  花瓣抬眼,却见灯火阑珊中,西门慕风一张俊脸,眼神满是担心。

  他……他这样的温柔,将不再是属于自已一个人的了吗?

  “大哥。”她嘴一扁。

  “站着别动,大哥出来陪你赏月。”

  “不不,”她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扯开一个笑容,“大哥还是陪苒姐好了,我……我要回去了。”

  陪苒姐?

  西门慕风与林芳苒交换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

  “大哥有人陪,不会再觉得寂寞孤单,苒姐也……也……我好高兴,我真的好开心。”

  这一次,我也不是全无收获啊。

  她还记得苒姐说这句时,那般甜蜜的模样。

  若是大哥喜欢她,真喜欢她……

  花瓣心头沉甸甸的,不管怎样努力的微笑,还是不能将心中那股闷意驱散。

  “花瓣,我看你是……”林芳苒扑哧一笑。

  “也好,你也累了,有话明天再说。”西门慕风打断林芳苒的话语,转过头来,“荆烈,你送六儿回去。”

  “是。”荆烈一脸藏不住的喜悦。

  花瓣黯然,隔着一丛栏杆呆呆地望着西门慕风,那样一张英俊出色的脸,眉宇轩昂,任凭是谁,都会喜欢的吧?

  不止是她,当然也不会只有苒姐。

  那么多人注视着他,而她,也曾以为大哥的目光是专注于已的,然而不是,他响应的,是另一个人的爱慕。

  于她,只是兄长而已。

  但,她已经比大多数女子幸运了,不是吗?

  她可以跟随着大哥的背影,一辈子。

  花瓣扬眉而笑,神情几乎是愉悦的。她对着栏杆内的两个人招招手,“你们也早些休息哦。”

  林芳苒傻傻地看着花瓣的身影转过一丛紫姜花丛,才不解地收回目光,“花瓣肯定是误会什么了,你怎么也不解释清楚?”

  从上一次在破庙里,花瓣无故失踪,西门慕风为了不让荆烈阻止他救人,故意把他们两人支去相反的方向,自己独个儿回来杭州的时候,林芳苒已经明白,花瓣在西门慕风心里有多重要。

  她以为,西门慕风若知道花瓣是个女孩子,一定会多么惊讶,多么庆幸,多么开心。

  然而,为何他们之间反而会产生隔阂?

  难道,相爱的有情男女,反而比不上一对兄弟?

  “就让她误会下去吧。”

  “可是——”

  西门慕风转过头,与她目光相接,眉目间的柔软瞬间凝固,“在你和荆烈成亲之前,我希望你能帮我保守这个秘密。”

  林芳苒吸了一口气,怔怔地无言。

  西门慕风也不再说什么,双手负于身后,抬头瞅着天边那眉淡月,一朵细长的乌云正飘过来,不只掩盖了月光,也压在了他的心头。

  原以为还要花费一番功夫,谁知,第二天晨起,就不见了花瓣的踪影。

  荆烈不明所以地搔了搔头,“怎么她总是习惯不告而别?”

  林芳苒敲他一记,那张黑脸笑了笑,噤口不言。

  “要不,我们报官吧,让衙门的人帮忙找找?”林盛鼎小心翼翼地提议。

  “不用了。”西门慕风淡淡地说。

  这是他的目的,从他知道花瓣是女孩子的那一刻起,他便知道,他和她的缘分尽了。

  然而,就算她是男孩子又如何?

  他不能对一个男孩动情,同样也不可以对女孩子动心。

  他只能承认,却不可以表白。

  这是他的命!

  他衰弱的身体,注定了这一辈子只能独走,他只能独自去面对所有的病痛与孤寂。

  曾经,小六儿的出现,让他燃起一丝希望,他以为,他们是亲兄弟,是可以和自己携手共度残破人生的人!

  然而,她却又不是。

  她是女孩子,不论要她以何种立场跟随着自己,对于她来说,都是一种残忍!

  他的生命,还能支撑多久?

  一年?两年?

  但他知道,最近,他是越来越衰弱了。就连昨晚,眼看着她从屋檐上摔下来,他却没有援手的能力。

  他,还能经受几次这样力不从心的折磨?

  再说,花瓣的性子活泼爱动,她一生最大的愿望,是做一个行侠仗义的大侠,若要她陪着自己待在锦衣侯府那栋冷冰冰的大宅子里,虚度光阴,那又是多么令她气闷的一件事。

  所以——

  她走了,也好。

  花瓣离开之后的第二天,杭州城忽然起了一阵骚动。

  前些日子聚集起来的武林人士,无不在谈论同一个话题。

  五绝门的人捉住了“武林四大势力”中最神秘的钟秀谷花家的花六姑娘,造成最近轰动一时的一件大事。

  而另一大势力中的万剑山庄七弟子宋离,也因为要向师父的女儿求亲,而必须遵照师命,以“做成三件轰动武林的大事”来作为聘礼。

  如今,宋离已成功地做好了前两件。

  这最后一件大事,已无可避免地得单挑五绝门。

  否则,最近的武林中,还有哪一件事情,能比救出花家六姑娘还要轰动?

  一场对战,势所难免。

  全城的人都在谈论、在关注。

  “风爷,你说,这个花六儿会不会就是花瓣?”林芳苒显得忧心忡忡。

  若真是花瓣,那么,她是被五绝门的人捉去了吗?会不会有危险?

  “别担心。你还记得卫天止口中的那个秋红叶秋姑娘吗?”打探消息回来的荆烈安慰地拍拍林芳苒的肩。

  “秋红叶?这件事与她有关?”林芳苒皱着细细的眉。早觉得她古怪了,问花瓣,却又不肯说。

  “大概是吧,听说,秋红叶本身就是五绝门的人。”

  “嗄?那怎么办?她为什么要抓花瓣?”林芳苒瞅瞅荆烈,又瞅瞅一直没有吭声的西门慕风。

  荆烈迟疑着,道:“也许,她对花姑娘并没有恶意吧,我打听到,花瓣上次失踪的时候,一直都是跟她在一起,两个人看起来还挺好的。”

  两双眼睛同时望向西门慕风。

  上次,只有他见过花瓣。

  “别管了,”西门慕风按住眉心,“她这样的性子,迟早会惹出事来。我们不能跟她一辈子。”

  花瓣的事,他还能管多久?还能管得了多少?

  他闭上眼睛。

  看不出是因为厌烦,还是因为疲倦。

  “可是,我总觉得那个秋红叶不是什么好人,就好像这一次,她应该知道卫天止找的人是她,却还让花瓣独自来咱们家,这难道像是朋友做的事吗?”

  “我说不要管了。”西门慕风睁开眼睛,一字一句地重复说过的话语。

  林芳苒看着他淡凉如水的眸子,心顿时冷了半截。

  无论荆烈和韩成如何努力,却终究再探听不出任何进一步的消息。

  看来,只能去西湖等候,随机应变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西门慕风执意要离开杭州。

  他既不让荆烈跟着,又不肯过了今晚再走。

  无奈,他们只得随了他的性子。

  在当时,他们谁也没有料到,花瓣会那样被宋离一掌打死。

  任谁也抢救不及。

  消息在第二日便传遍大江南北,西门慕风一定会听见。

  他一定听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