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表演亦舒冬日最灿烂的阳光2明晓溪恶夫自有恶妻磨香弥邪仙2无极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南鸿世子的鲜妻 > 试阅(二)

  ※※※

  春风渐热,时序入夏,荷盛蝉鸣。

  皇帝的寿辰即将来临。

  天子寿辰,天下大事,各方朝贺。

  东鹰国派了使节,送来珍贵的丝绸。

  西枭国上贡璀璨的珠宝,看花了每一个人的眼。

  北雁国馈赠健壮的名驹,匹匹昂首嘶鸣着。

  南鸿国则载来一船又一船当地特有的香料。这些特有的香料不但异香扑鼻,而且珍贵奇特,连皇宫中都很难见得着,其价值直可媲美一座城池。

  如此贵重的大礼,自是要派最勇猛的好手来护送,南鸿王遂派世子赤江以及三子青江负责此事。

  此时,南鸿国的使节船队已经平安抵达金氏皇朝的京城,赤江来到皇宫,正准备求见皇帝。

  皇帝立刻下旨,「宣,赤江世子晋见。」

  据闻,南鸿王近年来能够一统南方海域,最大的立功者莫过于赤江。

  数年前,赤江率军一举斩杀南方海域势力最为庞大的海盗头子,再以火攻之计烧光倭人的船队,就此打通了南方海域自中原至天方国的航线,无数商旅蒙其恩惠,对他大为歌功颂德。

  这么一号精采人物,皇帝早就想好好认识认识了。

  安坐在御书房里,皇帝脖子拉得老长,一边等着,一边忍不住开始想象赤江是长得什么模样。

  想当然耳,他一定是生得非常高大,非常强壮,像座山一般魁梧,不然哪来的充沛精力,足以应付一场又一场的海上战争?

  而且,他的长相一定很冷酷又很严厉,不少传言指出,他在作战时,表现得就像是从地狱前来的阿修罗。

  另一方面,皇帝也听说过关于赤江放浪风流的传闻。

  听说,他每打赢一场战争,便立刻前往当地的青楼寻欢作乐,一次至少拥抱两个姑娘,甚至更多。

  一次两个耶,这要怎么做才办得到啊?皇帝光是用想象的就口水直滴。

  无论如何,朕一定要私下好好跟他讨教几招!

  「皇上,你在滴口水。」

  「有吗?」皇帝下意识地举袖揩嘴。等等,不对!回神一瞧,他不禁失声问:「三皇姑,妳怎么来了?」

  「本宫把门一推,就这么走进来啦。」画眉双肩一耸,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把门一推?这……小梨子上哪儿去了?」皇帝怪声叫道。

  「不知道耶,因为小梨子一看见本宫,转身就跑掉了,本宫来不及问。」她一脸无所谓地说着。

  闻言,皇帝直想昏倒了事。

  想来,原本应该负责守门通报的小梨子,远远一见到是三公主大驾,想到日前被强行「牺牲」,至今仍称病下不了床的毛公公那活生生、血淋淋的前车之鉴,便吓得先落荒而逃了。

  死小梨子,你不「牺牲」,现下怕是要换朕「牺牲」啦!皇帝在心里哀号。

  「不过小梨子去哪儿不重要啦,本宫是来找皇上的。」画眉一副跃跃欲试,垂涎着他的模样。

  皇帝开始想办法拖延,「这个……朕待会儿再见三皇姑可好?」

  「为什么?」

  「因为朕正要接见人。」皇帝深吸了口气,接着又吸了口气。

  「见谁啊?」画眉被他那种紧张兮兮的模样勾起了兴趣。

  「一名使节罢了。」一心只想快快打发画眉,皇帝很快的随意敷衍道。

  「骗人!如果只是接见使节,您才不会这么紧张呢。您可别想对本宫打马虎眼喔。」画眉没那么好骗,开始磨人。

  「真的啦,就只是个使节。」

  「真的只是个使节?那是哪一国的使节?东鹰国?不对,东鹰国的那票娘子军使节已经下榻于东鹰国使节别府了。那是西枭国?北雁国?还是……」

  「好啦,朕跟您说就是了,是南鸿国的使节。」皇帝被她磨破第一关,先开口承认这一点。

  「南鸿国?」这个答案让她有点出乎意料之外之感,可是略略沉思,马上又紧接着问:「那么,南鸿王是派什么人担任使节,让皇上如此重视?说嘛、说嘛!」

  终于,皇帝又被她磨破第二关,「好啦,朕告诉三皇姑就是了,朕要接见的是赤江世子。」

  「赤江世子?」画眉一愣,思索了下,接着美眸一亮。「那个南鸿国世子?」

  「没错。」

  「哇!听说赤江世子骁勇善战,比少林寺十八铜人还勇猛,而且他在海上作战时连上苍也助他一臂之力,要电光就打雷,想刮风还兼下豪雨,是也不是?」画眉激动的问道。

  看来画眉的「听说」可不比皇帝来得少,而且更加精采。

  此时,御书房外响起了一阵逐渐靠近的脚步声,如果仔细一听,可以发现那是两个人并行的脚步声。

  但御书房里的两人并未察觉,皇帝的口吻亦跟着画眉激动起来。

  「三皇姑也知道赤江世子?他真是个厉害的人物,朕还听说,他高大威武得像尊神祇,走路虎虎生风,不管面对任何敌人,对手只要一看见他,就会吓得立刻吐血三升,止也止不住。」

  门外的脚步声迟疑地停了下来,脚步声的主人之一,神情突然变得尴尬。

  可是御书房里的两人正说得激动,正在兴头上,还是没察觉门外的动静。

  「皇上,本宫想认识赤江世子。」光用听的、用讲的,实在无法尽兴,画眉灵机一动,提出这个要求。

  「什么?」一记哆嗦,皇帝突然从激动中回过神来,「不准。」

  「为什么不准?本宫又不是要找他做坏事。」

  「是吗?朕想,三皇姑想认识他,是为了妳的『嗜好』吧?」

  「呃,这个嘛……」

  「三皇姑的『嗜好』如果不是叫做坏事,要不该称为什么?丢脸的事?」皇帝坚决的反对。「赤江世子可是朕的贵客,并不是宫里的宫女或太监,可以任由……咦?你们是什么人?」

  直到此时,御书房里的人这才发现洞开的门外显得风尘仆仆的两个男人。

  其中一个男人站在前方,俊美飘逸的他,身穿绣有金丝银线的青衫,含笑如和煦春风。

  另一个男人站在后方,眉浓嘴阔,一脸温文忠厚的模样,手长脚大,看起来像是侍卫。

  「哎呀!」皇帝立即起身相迎,「赤江世子?朕正等着你。」

  非常自然的,皇帝迎接的,是那名如春风般的俊美男人。嗯,赤江世子果然相貌不凡。

  而闪到皇帝身后的画眉亦好奇又兴奋的探出脑袋,眨着美眸看向俊美的男人。

  原来赤江世子是长这个模样啊,果然眉是眉,眼是眼,俊美且倜傥无比,确实是人中龙凤。

  她的美眸骨碌碌地看着俊美的男人,不过,不知不觉间,眼角余光却悄悄定在另一个男人身上。

  这一看,她便着了迷。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这个男人和俊美男人相比之下大为失色,如果说俊美男人是精瓷,那么他不过是粗陶,但是偏偏她一双眼睛就是在不知不觉间挪向他,而且再也移不开,彷佛只看得见他一人。

  皇帝本欲好好和世子寒暄几句,但察觉身后画眉的异况,不由得半转过身问道:「怎么了,三皇姑在看什么?」

  「本宫在看他……」

  「他?」皇帝顺着画眉的视线,双眼亦定在那名看似侍卫的男子身上。

  被这四道强烈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那名男子清清喉咙,举步站向前。

  「赤江晋见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