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离魂伞周郎嘴里骂你心里想你古灵北京北京冯唐两个女人亦舒密妻莫萦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南鸿世子的鲜妻 > 试阅(三)

  ※※※

  人不可貌相。

  更不可以依衣冠貌相!

  这是皇宫中上至皇帝,下至扫茅厕的小太监,在见识过赤江的庐山真面目后一致的结论。

  「哈哈,二哥,你看见了吗?皇上知道你才是赤江世子时,眼珠子像要掉下来!」

  这带着笑意的语气出自于青江,赤江俊美的王弟口中。

  「真是的,皇上本来以为我是二哥你,而二哥是我的侍卫,你说对吧,二哥?」

  闻言淡哂,赤江顺手抚过垂挂胸前的一只小金瓶,徐徐地开口:「这又不是头一遭,谁教我们兄弟三人长相各异,自幼便令人纳闷我们是否真的是亲手足。」

  偏偏他们不但是亲手足,还是同父同母所出的兄弟。

  赤江其实已经十分习惯被人误认为侍卫,不过,这回的误认倒是有些不一样。

  不一样的地方,在于那双专注地凝视着他的美眸。

  那双眼睛的主人是画眉公主。

  眉儿弯弯,双眸黑白分明,一头乌黑的长发衬得瓜子脸神采灵巧,骨碌碌的眼儿一转,这位娇嫩嫩的公主便对他展开盈盈的笑容。

  那笑容是如此轻灵慧黠,让他想起一种极为细致可爱的鸟儿──画眉鸟。

  赤江并不是从没有见过美女,只是他从来没有遇过,有哪个女子在同时看见他与青江时,注意力最终是放在他身上。

  这是他的错觉吧?

  「对了,二哥,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青江摸着下巴,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下午在御书房里所见到的那个画眉公主,她似乎没有注意到我呢。」

  咦,难道那不是错觉吗?赤江心中顿时一阵莫名的暗喜,可是表面上还是假装一下纳闷。「此话怎说?」

  「就是……她好像只朝我看了一眼,然后就只看着二哥你了。」很不甘愿的,青江还是老实道出事实。

  心中暗喜更甚,赤江努力控制着脸上的表情。「咳!这个嘛,也许她只是一时惊诧,无法反应,毕竟她想象中的赤江世子,和我的庐山真面目相差太多了。」

  一边说着,赤江一边想起当他们兄弟俩站在御书房门外时,所听到的世人对他的种种不可思议的想象。

  比少林寺的十八铜人还勇猛?还会呼风唤雨?难道他是神仙不成!

  青江却反驳他道:「是吗?我不这样觉得耶。」

  「不然你的看法是?」

  「那位画眉公主在二哥你说出自己的身分前,就一直瞅着你了。真的啦,二哥你别一副不相信的样子,真的是这样,我看得很清楚。」

  是真的吗?赤江忍不住跟着细细回想,可是旋即又撇撇嘴,自嘲着打消任何不该有的幻想。

  「罢了,想那么多做什么?反正我们不过待上个把月便要离开。」

  「二哥这样说也是。」想了想,青江点头附和。

  没错,待金氏皇朝皇帝的寿辰一过,身为使节的他们,便没有继续待在这儿的理由了。

  ※※※

  身为南鸿国的使节,又是南鸿王之子,皇帝让赤江两兄弟入住最豪华气派的使节别府。

  在金氏皇朝,各国使节前来时并不是住在宫里,而是住在京城的使节别府,再由宫中安排人手前去服侍。

  皇帝为什么会作这样的安排,赤江有些纳闷,也心生好奇,于是询问被派来服侍他的太监、宫女。

  「回世子的话,奴才们人微身贱,并不知情啊。」一名太监回答道。

  这倒是。赤江接着又问:「那么,我可不可以参观皇宫呢?」

  「皇上十分欢迎各国使节参观皇宫,需要奴才为世子带路吗?」

  「如果不麻烦的话。」

  他温文的应答,立刻让太监对他留下良好的印象。

  于是乎,乘着宫中所派来,漆有金氏皇室图腾的车辇,赤江准备展开他的皇宫一游。

  但车辇到皇宫的围墙边便先停了下来,因为除了皇帝与几位公主们,谁都不能乘坐大型的车马出入皇宫。

  赤江下车走进皇宫中,放眼所见是花木扶疏的园景,再往前便是一座座宫殿,许多宫女、太监来来回回穿梭着,显得十分忙碌。

  「启禀世子,这里通往正殿与皇上的御书房……」

  领着他的太监名为小桃子,尽职地一一为他介绍皇宫里的各处。

  「我们现下已经走过二公主的寝宫,来到三公主的寝宫外……」

  「世子?是赤江世子吧?」忽地,他们身后传来呼喊声。

  对方呼喊的人是他?赤江纳闷地回过头。

  「画眉公主?」他傻傻地看着日前才见过面的娇俏佳人向他翩翩走来。「公主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可是本宫的寝宫,本宫不在这里,又会在哪儿呢?」画眉抿唇一笑。「倒是世子怎么会在这里?」

  「在下是来参观皇宫的。」

  「皇宫有什么好瞧的,你南鸿国不是也有吗?」画眉诧然又打趣着问道。「反正皇宫都长同一个样儿,黄金打的、白银造的、珠宝镶的东西样样不缺,外加一堆宫女、太监来着。」

  她问得打趣,可是他回答得认真。「不对,皇宫并不是都长同一个样儿,至少金氏皇朝的皇宫,就和南鸿国的王宫不一样。」

  「不一样吗?」画眉愣了一下。「怎么个不一样法?」

  「南鸿国气候暖热潮湿,故不以桧木为梁柱,怕会受潮腐朽。这儿多种植矮丛花草,少有长木,但南鸿国王宫在大门口两旁种植两排椰子树……」

  「等等。」画眉没想到他会回答这么一长串话,而且她还听出兴趣来了。「什么是椰子树?」

  「椰子树就是椰子树……」赤江见她仍一副不明白的表情,于是问:「公主没听过椰子这种水果吗?」

  「咦,椰子是水果啊!」她的美眸恍然大悟地一亮,却又迷糊了。「是什么样的水果?」

  「它的壳是硬的,但里头的椰子汁甘甜清凉……」赤江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

  「没关系,你先把『椰子』这名称写给本宫瞧瞧,然后再跟本宫介绍这种水果。」画眉如此决定道。「这样可以吗,世子?会不会太麻烦了?」

  「不会……」本想婉拒她的赤江,注意到她一脸恳求且带着兴奋的神情,便什么拒绝之词都说不出口。

  于是乎,皇宫参观之行中途变调,赤江在画眉的竭诚邀请下,在三公主寝宫外的凉亭里,开始为她介绍南鸿国盛产的水果。

  「『椰子』是这样写的,大小的话,大概是这么大个……」

  要介绍另一个不同的国度,从吃的东西开始,任何人都会很有兴趣,画眉也不例外,就见她兴致勃勃地看着赤江在纸上写下「椰子」两个字,再仔细聆听他介绍这种水果。

  「好特别的水果喔!唉,本宫如果可以去南鸿国尝一次就好了。」画眉向往地喃喃自语道。自古以来,上至王公贵族,下至一般百姓家,身为女子就注定要待在闺中,能往哪儿跑?更不用说能够尝试新鲜事物了。

  或许,她内心就是不满这样的状况,才会在不知不觉间展现出那种惊世骇俗的「嗜好」……

  她满脸向往的神情有点儿迷蒙,赤江一时之间看愣了,好半晌才回神。

  接着,他打算告辞。「在下打扰公主休息……」

  「你没打扰到本宫啊。」赶紧收回思绪,画眉见他一脸稍显局促的表情,忍不住莞尔。「看来是世子急着想走吧?是打算继续参观皇宫吗?那么,本宫领你参观可好?」

  「啊?这太麻烦公主了……」赤江再度想婉拒。

  「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画眉爽朗地绽开娇美笑靥。「本宫最近正无聊得很……直到方才。」

  这话并不假,她近来不知怎么着,一直提不起兴致玩她特有的「嗜好」,可是现下朝赤江看着、看着,兴致却油然而生,让她对眼前的男人开始有了崭新的看法。

  「请随本宫来吧,世子。」她先发制人地站起身。「让本宫为你好好介绍金氏皇朝的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