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倒霉爱上你千草九阴天罡武陵樵子舰娘同萌队区区一只毛玉单挑处女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浓情妾心 > 第三章

  姬向晚沉默地跟随在镜花、水月身后。

  按照常理判断,她满是伤痕的丑陋面孔及不带丝毫情绪的态度应是不甚讨喜才是,然而,不知是何缘故,镜花、水月这两名小丫头却觉得和姬向晚十分投缘。

  「姬姊姊,我是镜花,妳年纪较大,这么称呼妳没错吧?」就在踏入霁雪楼时,身着红衫的镜花率先亲热地开口。

  「我是水月。」绿衫少女见机立刻插嘴。

  两名小丫头追不及待的介绍自己。

  「姬姊姊,」自我介绍后,活泼的镜花矶矶喳喳的说:「我可以这么叫妳吗?」

  瞧见姬向晚微愣了下,才缓缓地点下头,镜花立刻绽开一抹天真灿烂的笑容。

  「公子刚刚说了,姊姊要住在霁雪楼里。」如同庄内其它人一般,镜花在眼波流转间,流霁出对于姬向晚和公子之间的关系浓厚的好奇心。

  「霁雪楼是公子的居所,平时门口有守卫看守,平日除了我和妹妹以外,寻常人可是不得擅入。」

  「谁是妹妹了?」听到这里,原本安静的水月忍不住插嘴,「妳别自以为是了!我和妳谁大谁小还说不一定呢!」

  对于水月疾言厉色的反对声浪,镜花早就习以为常,视若无睹的朝着姬向晚展开笑脸继续解说。

  「而我们姊妹俩虽然奉命在霁雪楼内服侍公子,但每到黄昏时介就必须离开,一入夜,不论公子在不在庄内,霁雪楼便是禁地,向来严禁任何人擅入!」对于公子这项禁令,镜花、水月两姊妹可是满心的感谢呢!

  凡是风云阁的下人全都明白,在公子面前绝不能犯错,更不能作逆他!

  而公子的心思向来变幻不定,难以捉摸,根本没有一个准则,是以,尽可能和公子保持距离,便成为大家的共识--明哲保身嘛!

  「对于服侍公子这件事,我们姊妹俩能给姬姊姊的唯一忠告就是──尽量服从公子所有的命令。」镜花无限同情地看了姬向晚一眼。

  由于时辰已近黄昏,将姬向晚带至霁雪楼内的下人房后,两姊妹依照规定赶紧离开。

  ※※※※

  深夜,霁雪楼里。

  姬向晚临窗而坐,倾听着窗外绵绵夜雨,心思却不由自主的飘远……

  他究竟有何用意?成串的疑问不住地涌上心头。

  三天了!她进驻霁雪楼已经整整三天了,身为贴身侍女的她,却不曾见到闻人霁用的面。

  虽然,明知渴求多年的参王此刻就收藏在风云阁内,但她却十分明白,她和参王的距离就如同天涯海角那般的遥远。

  她该怎么做?

  闻人霁月究竟又想对她做什么呢?

  对于早就没有任何退路的姬向晚而言,不论闻人霁月有何计谋,又或将在她身上施予何种非人的屈辱、折磨……这些都不是重点,她在意的是,他何时才会将参王交到她手上?

  她真的没有时间再等候了!

  窗外熟悉的飞鸟振翅声,拉回了姬向晚飘远的心思。

  回过神来的她连忙推开窗户,一只湿淋淋的信鸽自窗外跃入,直接投向姬向晚的怀里。

  「灰羽,真的是你!」惊喜中,姬向晚急切的取下信鸽脚上的竹筒。

  凭着指腹的触感,姬向晚知晓竹筒上姬临曦所传递的讯息,一颗心不由得沉了下来,颤抖的纤指泄漏了她慌乱的心绪。

  「他」又病发了!

  虽然刻划在小竹筒上的讯息仍旧是「我很好」、「不必担心」等话语,但凭着多年的经验,姬向晚清楚的辨识出竹筒上的讯息并非临曦亲手所刻。

  她太清楚临曦的性子,如非重病在床无法起身,他是绝不可能将每月一次的信交由他人刻镂。

  一思及病弱的临曦,深沉的罪恶感与愧疚这双魔爪紧紧地揪扯着姬向晚的心……她下意识伸手抚上面颊,然后用力地抓下……

  一切全是她的错!

  全景她这张脸惹的祸!

  彷佛感觉不到痛楚般,五指无法自制的深陷肌理,为她早就找不着半寸完肤的脸再添数道鲜血淋淋的伤痕。

  红颜祸水!这句话不就是她这一生最佳的写照吗?

  若不是因为这张脸,姬家不会遭遇这般祸事,爹娘和大家不会丧命、临曦也不会身染重病,随时可能断气……

  这所有的祸事全都怪这张脸!

  她即使死一千遍、一万遍,也不足以赎罪啊!

  「姬姊姊!」莲足方跨过门槛,镜花便瞧见姬向晚自戕的举动,她大喊一声,吓得赶忙加快脚步上前拉下姬向晚自虐的手。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亲眼目睹姬向晚自虐。

  姬姊姊似乎有自残的习惯,难怪原本一张俏脸却伤痕累累。镜花忍不住摇了摇头。

  「镜花,发生什么事了?」跟在镜花身后进门的水月,见镜花一脸无奈的模样,不禁好奇地问道。

  「妳看!姬姊姊又犯了!」指着姬向晚额上的新伤,镜花长叹了一口气。

  「姬姊姊!」水月倒拙一口气,马上掏出之前向姬向晚要来的外伤药,小心地为她敷药。

  「别忙了,水月。」姬向晚偏过头去,她虽然有心杜绝所有人的温情,却怎么也抵挡不住这两名小姑娘的热情,尤其是她们的年纪正巧和临曦相仿,更加让她无法板起脸面对她们。

  「姬姊姊,下次妳冉让我和水月瞧见您这么虐待自己,镜花绝对要将妳那双『犯案』的手给绑起来!」叨念、敷药的工作全教水月抢了去,镜花满心不悦地出声警告着。

  「镜花说得是,下次再教咱们瞧见妳这种行为,水月对大发誓,绝对要将妳的手给紧紧地绑起来,让它们再也不能作怪。」收起药瓶,水月附和着。

  「笨水月,不要学我说话啦!」镜花嘟着嘴踢了水月一脚。臭水月,就会和她抢姬姊姊!

  「妳才笨呢!」水月双手钗腰挺起胸,不甘示弱的反击。

  眼看这对姊妹为了自己又要吵起来,姬向晚连忙出声制止。

  「镜花、水月,这么晚了,你们怎么还有空过来?」

  一句话提醒了她们。镜花、水月两人立即争着说--

  「我先说!」

  「我先说!」

  两人互瞪一眼,抢着说:「公子要我们来请姬姊姊过去。」但几乎是同一时间,听起来像一个人说的。

  闻言,姬向晚心头一震。

  闻人霁月找她?

  对她不闻不问三日,是何原因,让他突然想要找她?

  轻轻地摇了摇头,不管是什么原因,为了参王、为了临曦,她非见闻人霁月不可,再拖下去,就来不及了!

  「我收拾一下,马上就过去。」姬向晚缓声道。

  姬向晚的神情间充满无限哀思与愁苦,镜花、水月两姊妹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却懂得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不该说,两人互望一眼,便静悄悄的转身离去。

  待镜花、水月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姬向晚将胸口那早已备好的字条仔细塞入竹筒内,再绑到灰鸽脚上。

  「灰羽,麻烦你了!」

  推开窗户,将鸽子放出去,她的一颗心全挂在振翅远离的信鸽身上,全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正有一人悄悄地追随信鸽离去。

  循着层层阶梯,姬向晚来到闻人霁用的寝室。

  「公子!」姬向晚烙遵自己现在的身分──他的侍女。只要参王能到手,她心甘情愿做任何事,何况这只是为奴为婢的小事。

  「进来。」

  推开门扉,阳刚味十足的卧房内并无闻人霁月的身影。

  「公子!」姬向晚再次轻唤,这次却无人答应,取而代之的是阵阵隐约的水声。

  迟疑半晌,循着水声,姬向晚推开另一扇门,温热的水气与闻人霁月冰冷的话语立刻自门扉后迎面袭向姬向晚。

  「动作真慢。过来!」闻人霁月如帝王般端坐在以整块玄色大理石雕凿而成的浴池中央,倔傲地下令。

  的确,就风云阁而言,他--闻人霁月,的确尊贵如同帝王一般。

  娇躯定在门口,从水声、湿气,即使是双目皆盲,姬向晚亦能清楚地知道门后是什么地方。

  闻人霁月原本紧闭的眼眸半启,随即阖上,那比拟万年玄冰般能冻结人心的冷冽眼光立即一闪而逝。

  沉默中,一抹残忍无情的笑意爬上他的嘴角。

  姬向晚的迟疑,触怒了闻人霁月,引起他凶残无情的嗜血本性。

  他条地睁大眼,冷声下令,「解开衣衫,服侍我入浴!」

  他的嘴角越咧越开,满意地看见姬向晚原本毫无血色的小脸为此顿时火热、红烫起来。

  姬向晚的思绪乱成一团。

  解开衣服?侍浴?他居然命令自己做这种事!这种如低贱妓女做的事!

  姬向晚的惊愕、挣扎,全落入闻人霁月合黑深邃的眸中。

  在白雾袅袅中,闻人霁月的唇畔始终噙着一抹冷笑。

  「不愿意?」他开口打破沉默。

  沉默半晌,姬向晚深吸一口气,纤手写地解开衣扣。

  她的心不是早已麻木、枯竭了吗?此刻为何仍有种刀割、火炙似的痛楚瞬间扎痛全身?

  紧绷的气氛中,姬向晚身上的衣衫一件件落地……最后,一头乌黑秀发如瀑般倾泄而下,遮住了她胸前的春光,也衬托出她全身如雪般自留的肌肤,一股无法用言语形容却足以令人致命的媚态呈现在他面前。

  而全身赤裸的姬向晚,无形中显得十分脆弱,莫名地撼动了闻人霁同无感的心……

  但那感动似乎只是一那,闻人霁月的心立即为无情的冰雪层层掩盖。

  「过来!」他沉声命令。

  「参王何时给我?」当身躯滑落水池的同时,姬向晚颤着身子追问。

  「啪!」

  闻言,他手中的白玉酒杯在其怒气肆虐下应声碎裂。

  难得见到的怒气在他的眼中燃起,「在妳的服侍能令我满意前,妳若再提一次这个问题,我就取消妳我之间的交易!」

  虽然他十分清楚姬向晚的驯服、服从全都只是为了参王,但听到她那瘖哑、冷然的嗓音不断地提醒他,不知怎的,难以自抑的怒气从他的心底深处轰地爆发。

  「污辱我、耻笑我令你觉得很有趣吗?」一种想法袭向她的心,她突地顿悟,平静地问道。

  他眼神锐利的瞅视着她。

  「见我难堪、伤痛,能令你高兴吗?」不自觉的,一朵淡漠的笑意浮上她小巧的唇角。

  是的,就是这种感觉!她感觉自己像被当作玩物般看待、戏弄、践踏。

  纵使闻人霁月一直不言不语,但她却已有了答案。

  答案居然这么简单!

  闻人霁用的一言一行、所作所为,全都只是为了教她难过、痛苦……

  她之所以一直摸不透,只因为太过明显的目的,放在闻人霁月这种人身上,总教人质疑,无法置信,她才会绕了一大圈猜测他的真正目的。

  自嘲、明了的笑意显现在姬向晚的唇畔。

  原来,这就是谜底。

  「我曾经得罪过你吗?」姬向晚更进一步追问,脸上的表情是看清命运后的平静。

  他仍是无言以对。

  姬向晚睁着看不见的大眼,直视着沉默的他。

  凭风云阁的权势、凭他身为风云阁阁主的身分,他实在没有必要也没有理由在这里浪费时间,和她这样一名盲眼丑女「玩游戏」,况且还以珍贵的参王为诱饵,除非……

  这当中存在着连地也不明白的纠葛!

  其实她不一定要弄清楚,只要能得到参王救临曦一命,所有的罪、所有的过,她都甘心情愿承担,也甘之如饴的承受!

  一抹笑意在她的脸上无比凄美的漾开,让人无法直视,却又舍不得移开眼光。

  浅笑间,姬向晚心底所有的疑惑全部释然了。

  循着闻人霁月声音的方向,姬向晚向前摸索,一步步的朝着他所在的位置迈进。

  水波一阵一阵拍打着姬向晚的腰身,乌黑直长的秀发随着她的步伐,圈着她的纤腰,漂浮在水面上,形成一幅如梦似幻的画面。

  姬向晚不自觉展现的柔美娇态,再度冲击着闻人霁用的理智:

  「只要能令你满意就行了?」

  郁郁的声音标标纱纱的回荡在池水间,白皙细腻的身子缓缓地趋近端坐池中的闻人霁月。

  「倘若,一切纯粹只是一场游戏……」姬向晚低吟,「究竟要怎么做,你才肯先将奖品赏赐给我?」

  异常甜美的笑靥挂在脸上,却虚假、冷硬得像是一只做工粗劣的假面具。

  「住口!」闻人霁月忍不住怒吼。

  「哦?」她浅笑的低吟一声,不再上前,静待着闻人霁月的答复。

  姬向晚的笑瞬间冷却了闻人霁月所有的情绪。

  他重拾理智,沉着应对。

  姬向晚敏锐的反问与不寻常的反应,令闻人霁月不得不重新评估姬向晚这个人。

  他沉声道:「这场游戏才刚开始,太早摊牌,不就失去了游戏的意义?」掠夺式的冰冷笑容浮现嘴角,眼眸中除了无情,还是无情。

  她感觉到他的态度变了,姬向晚机警的决定以守为攻。

  「感到心焦无比?」他突然问。

  「是!」她绷着脸回答。

  「为了临曦?」他一针见血的道出她的心事。

  「是……你!」姬向晚直觉答道,但话一出口,她立刻瞠目结舌。

  他怎么会知道她是为了临曦?惊惧的神色盖过姬向晚的平静,她心底最深处的秘密,此刻居然赤裸裸的被人挖出来……她再也无法保持冷静。

  「你……你从何知道的……」声音显得破碎不堪,剧烈起伏的胸膛泄漏了她的惊吓。

  「妳有什么资格质问我?」

  话落,闻人霁月动作敏捷地将姬向晚扯入自己怀中。手指紧掐住姬向晚的下巴,强迫她抬起脸来面对他。

  「认清自己的身分!」他说话的口吻十分鄙夷,「小小一名温床女奴凭什么质问我?」

  「你--」姬向晚感到无比心悸。

  致命的要害被人紧紧掐住,且是落在一名摸不透他的真正目的的可怕男子手中,这将是一场什么样的灾难啊!

  自两人相遇以来,姬向晚第一次控制不住自己,清楚地流霁出内心的恐惧,反射性的哀求便脱口而出。

  「放过临曦吧!他……他是无辜的……」直到听见自己的哀求声,姬向晚才恍然惊觉自己居然向闻人霁月求饶。

  霎时,她的神色益加仓皇,心底滑过深深的绝望──她这么做是没有用的!向冷酷无情的他求饶只是自取其辱。

  何谓「在商言商」,闻人霁月既然捉住她的弱点,又怎么会不好好地加以利用呢?

  看见姬向晚仓皇的神色,闻人霁月得意地扬起嘴角,但这样的折磨还不够!

  他使劲一搂,不等姬向晚稳住身子,大掌已覆上她胸口软嫩的椒乳,粗鲁地搓揉,满意地听见姬向晚痛苦的娇吟。

  「啊……」

  听见自己的呻吟声,姬向晚心一凛,随即死命地咬住自己的唇瓣。为了目的她的确可以牺牲一切,但强烈的自尊心,绝不允许自己在他的面前示弱!

  见她在理智与欲火之间挣扎,闻人霁月心思翻转,一道恶意十足的光芒闪过他的眼底。

  闻人霁月毫无预警地松开手,姬向晚没有任何防备的顺势跌落池中。

  「啊!」她不由自主的惊叫一声。

  「呵!差点忘了召唤妳来的目的。」他淫邪地冷笑道,冷眼旁观着姬向晚十足狼狈的自水中挣扎坐起后,状似漫不经心的开口道:「服侍我入浴。」

  「你……想要我怎么做?」压住内心强烈的羞愧感,姬向晚力持冷静的询问:「要做到何种程度?」

  心略定下,她冷静的分析……

  他不会伤害临曦!他不会伤害临曦的……

  姬向晚不住地这样安慰着自己。

  闻人霁月之所以会说出临曦,主要目的只是为了要胁她!

  若真伤了临曦,对他而言根本是一桩赔本的生意,他绝不可能这么做!

  既然她有求于他,目前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扮好自已当下的角色,小心翼翼的蛰伏在风云阁里,伺机取得参王,方能有筹码进行下一步。

  「过来!」闻人霁月牵起姬向晚的玉手往自己的胸口上一摆,「先伺候我入浴,至于其它的……」话语隐没在浅笑里。

  他表情不变的盯视着姬向晚一双纤手缓缓地在他的胸膛上游移,不自觉的露出满意的笑容。

  此刻的姬向晚不敢抬头,也不想抬头,不是怕看他的表情──虽然她根本看不见,而是怕泄漏了她自己的感觉。

  闻人霁月要的是她全心全意的顺从,不能有半点不满,亦不容许些微的反抗,而这却是她目前无法达到的。

  所以,姬向晚聪明的知道,自己若想顺利地取得参王,现下最佳且唯一的对应方式,便是服从他的命令。

  纤手缓缓地滑过闻人霁月健硕的胸膛。

  摸索中,姬向晚讶异地感受着掌下炙人的高热与急剧的脉动……

  强而有力的心跳撞击声,冲击着姬向晚服贴于胸膛上的小手,令她不由得一愣。

  这是多么有力的跳动呵!姬向晚克制不住的轻叹一声,心思却不免飞向随时都可能断气的临曦身上……

  「摸够了没?」闻人霁月怒喝。

  他轻易地察觉出姬向晚分心,粗鲁地擒住她搁在胸口的皓腕,眼眸中燃着猖狂的气焰与熊熊欲火。

  「只不过是要妳侍浴而已,妳也拖拖拉拉、心不在焉!」他边抱怨,边轻而易举的将她拉高贴近自己。

  她想解释,但知道解释是没有用的,于是她干脆选择沉默以对。

  见她不语,俊雅的面孔向她靠近,灼热的气息夹带着浓浓的欲望袭向姬向晚。

  「既然妳不想做……那么,就换个服侍的方式吧!」闻人霁月魔魅似的低沉嗓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换我动手满足我自已。」

  语罢,他将姬向晚自池中捞起,横抱在怀中,双足一蹬,在姬向晚尚来不及反应前,她已经平躺在池边,被闻人霁月压在身下,动弹不得。

  不知是他刻意还是无心,两人的四肢煽情地交错着。两副截然不同的赤裸躯体紧密的重叠,宛如他们原就是一体似的。

  闻人霁月淫恶地将脖下灼热的根源紧密地贴在姬向晚的双腿间,享受着她股间滑腻肌肤所带来的快感,双手直接环住她的纤腰。

  「好软!」他满足地唱叹一声。

  闻人霁月顺从自己的欲望,将头埋进眼前丰盈白皙的双乳间……在姬向晚还来不及反抗前,不住地磨蹭着姬向晚柔细的肌肤……

  「放……」一双纤手搁在闻人霁月赤裸的胸膛,她娇喘不休的想阻止他,但心头似乎有另一个声音……

  她不讨厌闻人霁月的碰触。

  不讨厌那双不住在她身上游移、揉弄的大手!

  一双男人的手!

  天哪!

  可她意识到这双抚遍自己全身上下的手是属于一名男子所有时,姬向晚顿时如坠深渊,无法克制的全身僵直。

  浓烟、烈焰、血腥与哀嚎……淫邪狂笑中,那恶魔撕裂她的衣衫,抚遍她身躯的恶心记忆……

  噩梦与现实重叠……屈辱与残酷的影象不断的袭向她、吞噬掉她……

  「不──」尖锐的惊叫声自姬向晚血色尽失的唇间逸出,一声接着一声,回荡在整个室内,久久不散。

  原就伤痕累累的心顿时被无边无尽的恐惧笼罩……为求摆脱这个一直纠缠她的噩梦,姬向晚疯狂的扭动身子,不断的挣扎再挣扎……

  「不……不要……爹……娘……」

  断断续续的惊叫声中,姬向晚睁开早已失去作用的双眸,泪水横溢,眸中此刻布满了惊骇与畏惧。

  「姬向晚!姬向晚!」闻人霁月试着想吼醒她。

  咆哮似的嗓音如巨雷般响起,但却穿不透姬向晚以丑恶记忆所编织而成的层层牢笼。

  炙焰与鲜血堆积而成的过去、贼人猖狂的笑声与至亲的哀嚎声就在耳边,椎心刺骨得让她无法自己,将平时隐于内心最深处的惊惧与害怕明显地呈现在闻人霁月面前。

  怕她伤害自己,闻人霁月以强势的身躯和双手压制住她。

  莫名的,一阵焦急与痛楚掠过闻人霁月心底,当他回神时,双臂似有主见般,小心、怜惜的环搂住姬向晚。

  姬向晚仍是不停地挣扎,此刻的她,理性早已离她而去,只剩下无边无际的惧意……

  「姬向晚!姬向晚!」他不断怒吼,却怎么也唤不回深陷在血腥、恐怖的记忆中的姬向晚。

  狂乱的她是如此脆弱,彷佛稍有不慎,她将就此破灭、粉碎……烟消云散……

  倏地,即使在面对再难缠再强大的敌手部不曾有过的惧意,紧紧攫住闻人霁用的心!他就要失去她了……

  不!他不假思索的伸手凌空一点,下一刻,姬向晚原本紧抵着闻人霁月胸膛的双臂瘫软下来,整个人昏厥在闻人霁用的怀中。

  他激动地抱着姬向晚,冰冷的心底的某个角落悄悄地融化了……

  闻人霁月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滑过姬向晚的双颊,拂去她脸上的发丝,他的动作是如此轻柔,态度是这般的怜惜……

  此刻,躺在闻人霁月怀中的姬向晚丝毫没有清醒时的冷然,也没有狂乱时恐惧的神情,此刻的她,脸上平静无波,彷若刚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一场令人心惊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