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帝国的软肋:大汉王朝四百年陈舜臣恶魔小组3银锋夜玫瑰蔡智恒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浓情妾心 > 第四章

  在清醒的瞬间,姬向晚最先感受到的是平稳的旋律,依附在她的耳畔,一声接着一声,以相同的节奏不停地跳动着……

  然后,才是轻拂耳际的温煦暖意。

  她现在身在何处?

  圆睁着一双清澈明目,却看不见任何事物……

  看不见……是啊!她已经看不见这人世间的丑陋……

  当年她因无法排解椎心的悲痛,不想再看见令人伤心欲绝的事,才决绝地毁去双眼。

  「妳总算醒了。」犹带着些许睡意的低沉嗓音在姬向晚的头顶响起。

  闻人霁月!她倏地一惊,全身不由自主的一僵,终于弄清楚自己现在身在何处--闻人霁月的怀中。

  在理智尚未能传达出该有的反应前,姬向晚像逃难似的自闻人霁月的怀抱中逃脱,但由于太过慌张,直接由三尺高的牙床上坠下。

  「呃!」姬向晚顾不得自己末着寸缕,拚命的向后退,东撞西撞的在身上擦出数道伤痕,亦碰撞出不少瘀青。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她只记得昨晚闻人霁同将她压制在浴池边,然后……

  她究竟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她全都记不得了!

  而当时闻人霁月又对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闻人霁月直揪着她,两道剑眉不自觉的丽紧。

  昨晚他拥着她入睡,而她一觉醒来,竟是不停地拉远两人之间的距离!

  莫名的怒气无端升起,刚清醒时,曾经存留在闻人霁月冷厉双眸中的柔情顿时尽逝,此时显现的净是精明锐利的算计神色。

  「过来!」闻人霁月板着脸沉声令命,静待她的反应。

  她那纤细娇躯犹如冻结在地板般顿时僵住不动,为了参王、为了救临曦……现实的冲击与闻人霁月的厉声命令在在逼迫着她,教她不得不封住所有真实的情绪,恢复她一贯的冷淡表情,缓缓地靠近床边,靠近如恶魔的闻人霁月。

  闻人霁月满意地看见她的顺从。

  「慌什么?」待她靠近床边,他一把将她扯入怀中,恶意地一笑。

  「没有!」她冷静的回答,已不见刚清醒时的慌乱。

  即便清楚地知道身无寸缕的自己正依偎在同样赤裸的闻人霁月怀中,她仍旧不显霁半点女子应有的娇羞与慌乱。

  「是吗?」他嘴边的笑意未达眼底,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抬起姬向晚的下颚,倏地掐紧。

  他满意地听见姬向晚痛苦的逸出呻吟……

  一阵接着一阵如波涛汹涌般的喜悦,将化成碎片的姬向晚卷入、淹没,冲向那不知名的暗黑深渊……

  ※※※※

  烈日逐渐高升,伫守在闻人霁月寝室门口的镜花、水月两姊妹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担忧不已。

  「公子!」镜花无视身旁水月制止的目光,率先开口。

  「进来!」门内传来闻人霁月一如往常的冷漠声调。

  姊妹俩互望一眼。

  公子……发怒了吗?镜花禁不住以眼神询问水月。

  虽然她和水月已在这霁雪楼内服侍公于近一年,但实际上,真正见到公子的机会并不多,而像今日这般的状况更是未曾有过!

  没事的!水月回一个安慰的眼神。

  两人再看一眼,然后抱着必死的决心推开门犀。

  「公子!」跨过门槛,镜花、水月遵循着向来不成文的规矩站在门口,不敢再踏进一步。

  对风云阁内众人来说,擅自进入霁雪楼是重罪,而未经许可而进入公子的寝室更是不可饶恕!

  事实上,分配至霁雪楼虽已近一年,然而,这却是她俩第一次踏进公子的寝居。

  「进来,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

  帏帐后,冰冷无情的嗓音如鬼魅般传出。

  镜花、水月姊妹俩吓得赶紧拨开垂至地面的帘幕进入。

  「啊!」

  纱缦后的景象教镜花大吃一惊,不由得张口尖叫,幸亏身旁的水月够机灵,见状况不对,赶紧用手遮住镜花那张惹祸的小嘴。

  笨蛋!水月以眼神暗骂自己这没神经的孪生姊妹。

  奇怪,同一个娘亲所生,而且还是同一胎,为什么镜花总是比她少一根筋?

  水月无奈的摇了摇头,以眼神确定镜花明白自己现在身在何人面前后,万般不放心的松开手。

  帏帐后是个宽敞的空间,正中央摆了一张超大型的床,而令镜花忍不住尖叫出声的是,姬向晚竟一丝不挂的卧倒在公子怀中!

  看这情况,姬向晚自昨夜接到公子的召唤后,就一直待在这里。

  而屋内的气氛,与公子暧昧的搂抱方式,已经清楚地说明了昨夜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打从一开始,公子便清楚地表示--姬向晚是他找来暖床的工具!但是,对于向来看惯公子目中无人的态度,甚至漠视倾国倾城美女的所有人来说,知道、听到和亲眼看到,完全是两码子事。

  她──一脸丑恶伤痕的姬向晚,真的是公子床伴的事实,此刻才真正进驻到这两名姊妹脑中。

  闻人霁月赤裸着身子,当着镜花、水月的面,从容地翻身下床,拎起昨夜披挂在屏风上的长衫穿上。

  「待会到杏林堂取些冰玉膏替她敷上。」像是谈论天气般,漫不经心的交代一句话后,闻人霁月若无其事的走出卧房,留下寝室内神色严肃的两姊妹。

  「水月!」静候了好半晌,忍不住先开口的仍旧是急性子的镜花,她以眼神瞄了瞄床上仍末回复意识的姬向晚一眼,「妳说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水月鄙夷地白了镜花一眼,天啊!她怎么会有这么笨的妹妹啊!「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先上杏林堂拿冰玉膏啰!」

  「呸!谁是妳妹妹?」看水月那种鄙夷的眼神,镜花便知道她在心里偷骂自己,立刻跳起来捍卫自己「姊姊」的身分。

  水月朝她去了个白眼。她不屑和镜花一般见识!像她这么聪明的人,若浪费唇舌跟镜花辩解,只会降低自己的格调。

  完全漠视跟在身后叫嚣不已的镜花,水月快步的步出霁雪楼,朝杏林堂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