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碟形世界:异光特里·普拉切特斗破苍穹天蚕土豆血火大地西村寿行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浓情妾心 > 第九章

  「公子,您特地召唤老夫前来,不知有何指示?」听闻传唤,贺兰承续迅速赶赴书房,恭谨的问。

  「嗯!」书案后闻人霁月头也不抬的低吟,「是有两件事想问你。」

  「公子请问。」

  「她的视力与容貌是否还有复原的可能?」他的目光依然直盯在帐册上,状似漫不经心的询问。

  「有的。如用一般药材,老夫无十足的把握,若可以的话,请公子赐予千年参王,有了它的助力,必可达到公子的要求。」

  闻言,闻人霁月停笔扬眉,抬头直视着贺兰承续,「那就去做吧!不计一切,尽速完成。」

  「是。」不再赘言,贺兰承续恭敬地退下。

  ※※※※

  随着日落月升,霁云楼内,镜花、水月一如以往燃起香烛,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白兰幽香,提醒着她一日已过。

  「姬姊姊,请用膳。」看着满桌佳肴,镜花、水月忍不住劝说着。

  「不了,我不饿。」挥挥手,姬向晚示意姊妹俩撤下佳肴。

  「不行,这怎么可以?」两人齐声嚷嚷。

  「不了,我真的吃不下……」

  「可是……」

  镜花还想再劝说,水月却轻扯她的衣袖制止她。

  别说了!水月以眼神向她示意。

  姬向晚缓缓起身,毫无障碍的来到窗边紫檀椅坐下。

  沉溺在思绪中的她浑然未觉闻人霁月的到来,镜花、水月立刻安静地立于门边。

  修长的手指轻柔地拭去姬向晚额上的泪痕,将她的纤手扯离伤痕密布的面庞,「在想什么?」闻人霁月柔声问。

  大手轻易攫住她的纤手,低头一看,闻人霁月朝立于一旁等待传唤的婢女示意。

  机灵的水月立即去拿起公子进门时随手放置在桌上的东西。

  「没有……」姬向晚抽不回双手,只能任他抬起自己的面容。

  「不!别看……」她微启红唇低声哀求。

  「为何别看?」他伸手接过水月手中的白玉药盒,一掀开盒盖,淡雅的药香顿时飘散在空气中。

  闻人霁月亲手将淡绿色的透明凝胶涂抹在姬向晚的容颜上。

  「我的女人我不能看,谁能看?」笑说间盈满宠溺之情。

  「你……我不是……」她被闻人霁月突来的宣言分散了心思,无暇去注意闻人霁月在自己的脸庞上涂了些什么。

  闻人霁月但笑不语,只是专心地为姬向晚上药。

  「好了,今后严禁妳再抓伤自己!」他转头吩咐婢女,「镜花、水月,妳们俩好好地盯着她。」

  「是,公子。」

  姬向晚微蹙秀眉,困惑写地泛上心头,「你……你这是……」

  空气中飘散着一种特殊的药草香味,令姬向晚下意识的想伸手碰触,却被闻人霁月制止。

  「你在我脸上涂了些什么?」

  「妳介意吗?」闻人霁月不答反问,抚摸着她的纤手。

  「不……」姬向晚低语,眉心却不由自主的纠结。

  他怎能这样?闻人霁月宠溺的轻抚着她的手,令她的双颊不由得呈现一片潮红……

  她想抽回自已的手,却抵不过他的蛮力。

  「放手……」

  「不放。」笑意充盈在闻人霁月的话语间。

  纵使目不视物,她仍习惯性的仰首,以空洞的眼光望向眼前这名奇特难解的男子。

  「你究竟有何目的?」

  「我的目的?」闻人霁月轻笑出声,「问问妳自己的心,妳知道的,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纤手不自觉的抚上胸口,「我知道?」心头更加困惑,怎么也猜不出他话中的含义。

  「对,妳知道。」低头轻啄了红嫩的樱唇一口,闻人霁月满意地笑看姬向晚越加潮红的面颊。「我的心思并不难猜,我的行径更是相当明白,只是妳不愿意承认,但那又如何?」

  他轻抚着姬向晚的颊,胸有成竹的低笑。「不论妳愿不愿意承认,妳是我的人这个事实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

  姬向晚愣了愣,「不!我不是!」突地冷然说道。

  闻人霁月的话点醒了她,让她正视始终刻意忽略的事实──

  「我不属于任何人!」

  从头到尾,她与他之间只是一场交易啊!

  她是曾经允诺以自己来换取参王,医治临曦,但临曦却断然拒绝接受。如今参王对她而言再无用处,这桩交易算是取消了。

  「妳是!」闻人霁月不怒反笑,倾身将灼热的气息吹拂她敏感的耳垂,「妳忘了吗?昨夜妳在我怀中高喊了什么?」

  「不!」她用力地遮住自己的耳朵,假装什么都没听见。

  「不承认?还是忘了?」他着眼,将姬向晚的逃避全看进眼底。突然,他嘴角泛起一抹无比邪气的微笑,「没关系,妳不承认也好,忘了也罢,我就做到让妳根本无法否认,想忘也忘不了!」

  不理会姬向晚的抵抗,他拦腰抱起她丢到床上。

  「在这里,我会持续不断的问、夜以继日的追问,直到妳承认为止……」

  ※※※※

  窗外曙光乍现。

  清晨独有的清冷空气伴随着屋檐上的鸟鸣声吵醒屋内的人们。

  迷蒙中,姬向晚察觉有人温柔地抚顺自己的发丝……

  「醒啦?天刚亮,再休息一会儿。」

  「唔……」意识一点一滴的回笼,昨夜的一切同时跃回姬向晚的脑海。

  「闻人霁月……啊!」意识到她正慰烫着闻人霁月未着寸缕的强健体魄,姬向晚顿时惊呼,躯体下意识的向后退,「你……」

  「我怎样?」侧卧在床上,闻人霁月低笑问。

  猿臂一揽,轻而易举的将姬向晚纳入怀中,以比适才更加贴近、更加亲昵的方式将她囚禁在双臂间。

  紧贴的触感折磨着他紧绷的理智之弦,经过一整夜的压抑,姬向晚滑腻的肌肤迅速地勾起他股间的欲望。

  这是我的女人!抱起她纤细的娇躯置放在自己阳刚味十足的体魄上,瞧着彼此紧密贴合的躯体,闻人霁月满意的心想。

  「你……」趴卧在闻人霁用的胸膛上,股间抵触的火热感,令她羞愧不已。

  潮红的色彩沿着双颊向下染遍全身,为她一身珍珠般白皙的肌肤更添几分风情。

  娇羞不已的姬向晚看在闻人灵月眼中,别具一番风味,更加挑逗他强制压抑了一整夜的情欲……

  修长的大手挑起她的小脸,薄唇随之覆上她红润的樱唇……

  当姬向晚回过神时,发觉自己瘫软在闻人霁用的怀中娇喘不休。

  他扶起姬向晚,大手强制地分开她修长的玉腿,面对面的让她跨坐在自己身上。

  以头就她的酥胸,薄唇挑逗嬉弄着她胸前镶着的樱红宝石,不住的吸吮、轻咬……而另一例待怜的殷红蓓蕾,则以灵敏的食指仔细的爱抚、揉扭、逗弄着……

  「呃……」她忍不住张开樱唇娇喘,娇躯不由自主的扭动,无助地想甩开因闻人霁月唇手的碰触而起的异样感受,然而胸前颤动的双峰只是越加的肿涨,越加诱人的挺立……似在乞求着更多的疼爱抚触。

  喘息中,她胸前备受疼宠的蓓蕾情不自禁的硬挺、颤抖,响应着闻人霁月所施予的爱抚。

  埋首在她双峰问的闻人霁同无声轻笑,大手肆无忌惮的掠过那令自己疼惜的乳蕾,手指向下探索,拨开她的私密处,寻找那颗隐匿其间的宝贝花蕊……

  「我是……啊……」一阵痉孪袭来,高声嘶喊中,姬向晚在高潮中再次迷失了自己。

  ※※※※

  被软囚于霁雪楼内,向来惯于独处的姬向晚并不觉得无聊,反而让她有更多的时间来思索她和闻人霁月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不由自主的轻叹一声,姬向晚无力地斜倚着栏杆。

  她真的不愿意想,也不愿意思索,然而每当一人独处时,脑海便无法自己的浮现关于闻人霁月的一切……

  上苍究竟要折磨她到几时?

  让她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他,让她在无限痛苦中向自己坦诫,她的心属于他,她是他的人。

  然而,那又如何?

  这些也改变不了她双目失明、颜面残缺的事实!她配不上他……

  她不自觉的摇摇头,唇畔泛起苦笑。

  「想什么?」

  闻人霁月静静地立在姬向晚身前许久,这已然成为他的习惯。

  他总在不惊动她的状况下站在她身边许久,仔细地端详她的面容。

  姬向晚的脸上已经不再留有伤疤,然而,他挑剔的眼光仍锲而不舍的搜索,企图从中挑出任何遗漏之处,直到姬向晚不自觉的泛出苦涩的笑容,他才出声。

  对于闻人霁月的突然现身,她早已见怪不怪。

  他总是在最奇怪的时刻毫无预警的现身,让人防不胜防。

  「没什么。」她摇头否认,纵使心知肚明这谎话根本骗不了精明的他。

  听到她的回答,闻人霁月习惯性的皱眉,看着眼前一脸平静无波的姬向晚,他不由得霁出苦笑。

  除了逼得她身陷情欲无法自己外,姬向晚的情绪向来内敛,就像是口古井般,始终波澜不兴。

  然而,闻人霁月心知,真实的她并不如外表所呈现的那般平静,她只是习惯了,习惯压抑自己,将所有的感情、悲苦、哀伤……全都收藏在内心最深处。

  但她这样的神情,看在闻人霁月的眼中,教他心疼不已,万分不舍的将她娇小的身躯揽进怀中。

  天!这么纤弱的肩上背负了多少的重担,又积压了多少的愁苦?看着无言依偎在胸口的姬向晚,闻人霁用的心溢满了怜惜……

  「唉!妳这又是何苦呢?」轻抚着怀中人儿的秀发,闻人霁月不禁叹口气。

  温暖的怀抱、轻柔的抚慰、怜惜的话语……像是一股暖流掠过姬向晚冰冷的心头,让她的胸口一窒,干涩的眼眶涌上无名的水气。

  然而,胆小的她却只能让它回流,一点一滴的回流入心田……

  这些时日以来,闻人霁月的改变是如此的巨大!

  他对她的好、对她的温柔、对她的怜惜……一切的一切,皆点滴在心头。

  但那又如何?不可能的事永远都是不可能的啊!

  她怎敢奢望?

  又有什么资格奢望?

  他对她越是温柔,她的心就越挣扎、越痛苦,只因她根本没有勇气接受,更没有勇气承认啊!

  胆小的她,只能将一切藏在心头,悲伤的独自品尝着这份心酸与无奈。只是,她的心好苦,真的好苦、好苦……

  看着就连窝在他怀中却仍然僵着身子的姬向晚,除了怜惜,他有着更多的失望。

  这些日子以来,他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为何她始终将心冰封在痛苦之海中,不愿挣脱出来?

  他生气地强将姬向晚按压在胸口狂吼。

  「承认爱上我真的有这么困难吗?承认妳是我的人真的让妳这么痛苦吗?为何妳总要和自己的心过不去?为何妳总不肯停止对自己的折磨?难道,这一生妳的苦难还不够多吗?为何还要亲手添上一笔?」

  心神一震,没想到闻人霁月居然将她看得这般透彻!

  「我……」无法承受闻人霁月直入心靡的逼问,姬向晚习惯性的则过头,避开他的怒焰。

  「别躲!」大掌轻易地将她的头扶正,不给她有任何闪躲的机会,闻人霁月再度逼问:「妳说啊!」

  「说什么?」姬向晚平静的反问。然而,有谁明白这句话语间隐藏了多少的无奈。

  「姬向晚!」闻人霁月气得咆哮,「别在我面前装蒜!妳是我的女人,妳的一切我还会不了解吗?难道妳宁愿一辈子躲在妳自己的囚牢中,也不敢勇敢地面对妳自己的心,面对妳爱上我的事实?」

  他毫不留情的撕下姬向晚冷静的假面具。

  顿时,原本被她压抑在心底无数的痛楚与悲伤全数挣脱束缚,令她再也无法维持假象、再也无法佯装冷静,逼得她不顾一切的吼出心中真实的感受--

  「是!你说的都没错!我胆小、我怕事、我自欺欺人、我爱上了你、我不愿面对现实……」

  直到地恢复神志,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承认了什么。

  「天啊!」她惊讶地捂住自己的嘴,瞠着一双无法视物的美目瞪视着前方。

  她真的说了!真的将所有的事全都说出口了!

  她震惊不已,吓得无法开口说话,身子无法自己的颤抖……

  闻人霁月的心却因为她这一番话而总算落了下来。

  他温柔的扳下姬向晚遮掩在唇上的手,将她的蚝首按压在自己的肩头,薄唇轻抵在她的颈侧、耳际,爱怜不已的落下无数的轻吻。

  一个、两个……无数个……

  「终于,在这最后的时刻,我总算逼出妳的真心,得到了真正的妳!」

  薄唇含住姬向晚小巧的耳垂,语意模糊的呢喃,「我……终于得到了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