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贴身保镖岑凯伦冷面游侠忆文海鸥飞处琼瑶政界龙志毅看朱成碧李歆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浓情妾心 > 第十章

  明月初升。

  书房内,闻人霁月招来贺兰承续密商要事。

  「状况如何?」闻人霾月直接切入正题,不说废话。

  「禀公子,再过两个时辰便时机成熟,且待老夫回去准备几样辅助药材,今晚即可替姬姑娘治疗。」贺兰承续吓得一身冷汗,战战兢兢的回答。

  对于这件事,贺兰承续虽然已有九成以上的把握,可一旦对上闻人霁月冷然的眸光,便禁不住冷汗直下。

  「下去吧!两个时辰后,我在霁雪楼等你。」沉吟半晌,闻人霁月平静的命令。

  「是。」贺兰承绩恭敬退下。

  闻人霁月起身,背负着双手,遥望天际尚未全然消逝的霞彩。

  「就是今晚。」一声轻叹不由自主逸出他的口。

  即使冷然沉稳如他,在此关键时刻,一人独处时仍无法全然冷静。

  「为了不让她留下遗恨,希望一切皆能如我所愿……希望……」

  凝望天边残余的彩云,不自觉的,闻人霁月在心中暗暗祈祷,希望一切顺利,下次能与她共同欣赏这片如同她的名字般动人的美景。

  ※※※※

  「啪!」书房大门毫无预警的弹开,撞上墙壁,伴随着姬临曦来势汹汹的质问。

  「你究竟有何打算?」

  自书案上抬起头来,闻人霁月不动声色地反问:「是你!你如何进来的?」

  比起姬临曦的质问,他更在意的是未得他的指令,病弱如姬临曦何以能畅行无阻的通过门前的守卫?又为何无人通报?

  难不成门口那些守卫全都睡死了吗?

  「是我带他进来的。」门边探进一颗头颅,司徒夜岚嬉皮笑脸的坦承,「谁教你行为如此乖张,不但软禁恩人子嗣,还阻绝人家姊弟会面。」

  闻人霁月不悦地抵紧薄唇。曾几何时,他行事得经过他人的同意?

  「多事!」他冷斥一声,目光再次回到未看完的文卷上,完全漠视面前等候答复的两人。

  「你还没回答我!」姬临曦理直气壮的再次逼问。

  司徒夜岚聪明的不说话,睁大眼,等着看好戏。

  悠哉的阖上批阅完毕的文卷,他抬起头来冷然的看着他们,「基本上,我有何打算,根本毋需对你们说明。不过,算你们来得巧,东西已经准备好了,反正这件事早晚都要解决,干脆就选在今晚一次解决!」

  闻言,两人齐声发问--

  「什么事?」

  「什么东西?」

  「想知道,就跟上来吧!」

  语毕,他悠然起身,丝毫不理会书房内的两人是否会跟在身后,便头也不回的迈步离开。

  ※※※※

  又到了例行公事的时间!

  虽然双眼失明,然而凭着灵敏的感觉,姬向晚从未错估过时辰,特别是这每日必做的例行公事。

  自她承认恋上他后,他那过于明显的宠溺与怜惜,常令姬向晚不知该作何反应,只好装傻,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曾发生……

  闻人霁月时常在她的双眼及两颊做一些涂抹,即使他不在,亦有镜花、水月代为执行。

  他在她两颊和双眼上做了什么,姬向晚从不曾开口过问,然而心底却有几分明了。

  从镜花、水月从不间断的上药、换药,及他每天一次的亲自检查,她知道,闻人霁月打算医治她的双眼及颊上的伤。

  「何必呢?」姬向晚无奈的笑道,但笑容后是一丝掩饰不住的欣喜。

  轻抚面颊,她已摸不到旧日粗糙的伤痕,有的只是柔细、滑腻的触感。

  女为悦己者容,纵使明知自己根本没有资格,然而在心上人面前,她仍希望自己不是一张似鬼兽般丑恶的面孔……

  只是欣喜消逝得太快,深深的自责立刻漫上她的心头。

  她彷佛又看见那一夜……熟悉的痛楚再度侵蚀她的心,她又听见了那一夜在失去意识前,对方所说的话--

  「哈哈哈……姬向晚,记住,今晚的一切全都是妳招来的,这就是妳不知轻重拒绝本少爷的后果……」

  「罪人呵!姬向晚,背负数百条无辜人命的妳,还能奢望什么?满身罪孽的妳,根本没有资格……」

  她痛苦难过的掩住面孔,心止不住地颤抖……

  「谁说的?」房门被迅速开启,伴随着闻人霁月否定的语气。「妳是我的女人,决定这件事的人是我,根本和什么奢望、资格无关,更不必拿这些当借口,当我的女人,妳只需想着我就够了!」

  伸出双手,闻人霁月想将脆弱的姬向晚拥入怀中,却被跟在他身后进门的姬临曦抢先一步挡在前头,以保护者的姿态捍卫着姬向晚。

  虽然,他对于姬向晚的双颊不再伤痕累累感到无比讶异,然而,事有轻重缓急,比起这些,尚有其它的事更令姬临曦挂心。

  「很抱歉,闻人阁主,今日您最好将这件事解释清楚,什么时候我姊成了您的女人?还有,您将我姊囚禁于您的私人寝居又是件何打算?」

  纵使他那单薄的身子相较于闻人霁月,根本就是膛臂挡车,然而他的双眼却透霁出任谁都无法撼动的决心。

  「别说了,临曦!」姬向晚企图打断他们的对峙。「先告诉我,你还好吗?他……闻人霁月有没有善待你?」纤手取代双眼向前探索,企图「看」出姬临曦的状况。

  「姊,我很好,妳别担心,今天,我非得和他把话说清楚不可,绝不能任他这样待妳……」

  将姬向晚护在身后,面对着闻人霁月,姬临曦语气坚决的道。

  「哼!就凭你?」闻人霁月冷哼,不顾姬临曦的阻止,伸手想强将姬向晚拉入怀中。

  「大家有话好说嘛!干嘛一见面就剑拔弩张的呢?」儿情势不对,司徒夜岚赶紧出来打圆场。

  「更何况,」司徒夜岚主动的挡在闻人霁月与姬临曦之间,指着门口的贺兰承续道:「今晚,闻人老兄你特别叫贺兰老兄过来,不会就只为了让他在门口罚站吧?」

  闻人霁月转身朝立于门口的贺兰承续命令,「进来吧!把你该办的事办完。」

  「是,公子。」贺兰承续恭谨答道。提着药箱,直接走到姬临曦面前,「姬公子,请您让老夫为姬姑娘的眼疾做最后一次的诊疗。」

  姬临曦严肃地看了贺兰承续一眼,「请您务必医好我姊的眼疾。」在侧开身子的同时,姬临曦恳求。

  「不敢,老夫会尽其所能。」

  「临曦……」姬向晚犹豫的扯住姬临曦的衣角。

  「别担心,不差这一点时间,先处理妳的眼睛,只要妳的眼睛能恢复光明,其它的之后再谈。」

  姬临曦安慰姬向晚,将她推到贺兰承续面前。

  众人的目光胶着在姬向晚与贺兰承续身上,室内顿时一片寂静。

  贺兰承续小心翼翼的拆卸蒙住姬向晚双眼的纱布,再自药箱中取出一瓶药水抹上,「好了,姬姑娘,待药水干了之后,妳就可以睁开眼了。」

  言毕,贺兰承续返到一旁,专心地收拾自己的药箱。

  司徒夜岚首先打破沉静,「喂!闻人老兄,到这节骨眼,你老大总该将心底的打算说出来了吧?」

  「我也想知道你的企图。」姬临曦回过头,再次对上闻人霁月的眼。

  「睁开双眼!」无视众人的询问,闻人霁月直接走到姬向晚面前,端起她的小脸命令道:「我要妳第一眼瞧见的人是我,而不是其它人!」

  一双浓睫颤动几次,却仍不愿睁开双眼。

  「如果我告诉妳,当年那场祸事不是妳的错,妳根本毋需为此事负责,妳还是坚持自虐到死吗?」他轻抚着姬向晚的面颊,柔声问。

  「什么?!」闻言,众人讶异地齐声问,同目光移到他的身上。

  这消息太令人震惊了,不自觉中,姬向晚睁开双眼……

  「对,没错,我还没有将当年引起那场灭门血案的页正原因告诉她。」他凝视着姬向晚的星眸,话却是对姬临曦与司徒夜岚说的。

  「既然我已认定妳是我的女人,我只能接受心里只有我一人的妳,不论是家仇、兄弟、罪恶感……我要求妳对我的情感必须超越在这些事物之上,否则我宁可等,也绝不愿意告诉妳事实真相!所以,我刻意隐瞒事实。直到妳坦诚真心亲口告诉我……」

  「所以,你阻拦他们姊弟俩见面?」司徒夜岚突然了悟的点点头,「不过,闻人老兄啊!你不觉得自己的行为霸道了点吗?若人家姬姑娘一辈子不喜欢你,你就囚禁她一辈子,一辈子不告诉她事实吗?」

  「你实在太自私了!」姬临曦皱着眉心,跟着大声挞伐。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人多突来的事实让姬向晚矢了神,好半晌,她才回过神来,终于弄清楚众人话里的意思。

  她循着声音望向姬临曦,将他当年幼小的身影与眼前这名修长斯文的翩翩佳公子串联在一起,「这……这是怎么一回事?临曦,他……你们说的全都是真的?」

  「姊!」看着姬向晚痛苦不已的神情,姬临曦无法不苛责自己。

  直到此刻,他才恍然明白,当年彼此避而不谈的结果,竟然产生了这么多的误会,让她深陷在痛苦深渊中。

  「不,不是妳,妳当年昏迷前所听到的理由全是贼人的借口,并非因为妳拒绝婚约才引来当年那场祸事,而是为了造就祸事,他们才向姬家求亲……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妳为了这事……」

  终于知道事实真相,姬向晚突然觉得可笑至极,没想到多年来认知的事竟然全都错了……

  想到大仇末报,姬向晚突然感到疲累不堪,「告诉我,真正的仇人是谁?而这件事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姬临曦沉默不语,别有深意的望向闻人霁月与司徒夜岚。

  「说吧!这件事你毋需再隐瞒。」看穿姬临曦的顾虑,闻人霁月开口道。姬向晚已经是他的女人,而他绝不容许自己的女人做出危害自身的事!

  「这一切祸事……全肇因于周国舅的阴谋。」姬临曦长叹一声,对于当年丑恶的事实,如果可以,他实在不愿也不想旧事重提。

  「周国舅?为什么?」姬向晚微皱眉,怎么地想不出周国舅与姬家灭门血案有何关连。

  「原因很简单,只为灭口!」看穿姊姊眼中的困惑,姬临曦进一步解说。

  「当年,闻人尚书因为得罪周国舅而被陷害以叛国入罪。爹虽然素来与其不和,但仍尽力为其奔走,想为闻人尚书脱罪,只可惜凭其一人之力,根本无力回天,先皇降旨,将闻人尚书一府满门抄斩!」

  「闻人……难道……他……」姬向晚看向身旁的闻人霁月,然而,其平静的俊脸上根本看不出丝毫表情。

  一旁的司徒夜岚难得神情肃然的接口道:「没错,闻人老兄正巧是当年尚书府唯一留下的活口。」

  「什么?!」姬向晚惊呼,「那么,你又是谁?在这件事中,你又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我?」司徒夜岚指着自己,不由得又恢复本来痞子本色,「吾乃闻人霁月的义弟、闻人尚书至交之镇远王世子、奉当今圣上之命,暗中追查周国舅叛国罪证的朝廷密探──威远侯是也。」

  「什么?!你居然是战功彪炳、智勇双全,素有『天赐神将』之美誉的威远侯!」姬临曦大吃一惊。

  司徒夜岚只是笑笑,反正他早已习惯每一次报出身分后,众人脸上那种不敢置信的惊骇表情。

  「既然我爹当年曾为了救人而四处奔走,为何闻人霁月一开始却视我如仇敌?」姬向晚一心想弄清楚事情的始末。

  「那是因为当时我们并不明白姬翰林的用心,再加上听闻姬翰林入狱会面后,闻人世伯即为了守密而自尽,一切的一切均让人不得不怀疑姬翰林……」说来说去,这桩误会有一半算是自己老头的误导。

  「当年,我家老头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以偷天换日之计在刀口不救出闻人老兄一条小命,可是对于闻人世伯,他老人家却怎么也没办法在周国舅的势力下接近,甚至将其救出,才会有今日的误会……」

  讲到这件事,他也忍不住唤一口气。

  「既然无人知道我爹的用意,那么这件事和我爹、姬家被灭又有什么关系?」

  不待司徒夜岚接口,姬临曦已开口说明。「因为,闻人尚书将罪证所藏之处告诉了爹!」

  「什么?!」姬向晚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闻人世伯之所以会被陷害,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手中握有周国舅叛国通敌之罪证,为了取回罪证,狱中全是周国舅的人,我爹根本无法接近……」司徒夜岚叹了口气。「谁知,世伯早将罪证的所在地告知人人皆知他们不和的姬翰林,故而种下姬府灭门的祸根……」

  所以,当年为了大局着想,爹爹才会带着罪证匆匆辞官归隐;所以,周国舅才会下令严家庄,假借名义灭了她全家……

  听完事实真相,姬向晚全身无力的瘫坐在地。

  这就是真相!原以为大仇已报,谁知幕后页凶却仍逍遥法外……

  看她伤心难过,始终面无表情的闻人霁月终于忍不住开口。「别想了!我不准妳亲自报仇!」

  「我……」姬向晚抬头凝视着他,神情凄楚。

  这些年来,为了临曦,为了复仇,一切的重担压得她好累好累,可这毁家灭门的深仇大恨,她怎能不报?怎能忘怀?

  「别想了!妳什么都别多想!」搂着姬向晚单薄的肩,闻人霁月道:「多年来,我处心积虑搜刮周国舅的叛国罪证,如今,再加上取得令尊临终前告知令弟先父所藏匿的证据,足够让司徒奏请当今圣上,将其定罪,周国舅俯首认罪之日不远了,所以,我不准妳再为这件事费心伤神!

  「别忘了,妳亲口承诺过,妳是我的人,我绝不允许妳再度涉险!从今而后,妳最重要的人、事,只有我!妳只要想着我就够了,其它的全都不用妳操心。」

  闻人霁月担心不已的看着怀中人儿,深怕她仍解不开心结。

  看着姬向晚激动的眼胖,闻人霁同将她纤弱的身躯纳入怀中,「妳是我的人,我承诺妳,这仇、这恨,总有一天,我将一一为妳讨回!」

  倚着闻人霁月厚实的胸膛,姬向晚感到那间的手足无措。多年来,她早习惯一肩承担下各种压力、责任,身心早已不堪负荷。

  此刻,居然有人愿意替她承担下所有包袱……可以吗?

  「我……我真的可以将它卸下吗?」姬向晚低语的问着自己。

  浅浅的声音近似无声,但闻人霁月还是听见了。

  他爱怜不已的搂紧她,理所当然的答复,「当然,妳是我的人,妳的事我不替妳承担,还有谁能替妳承担一切?」

  「嗯……我好累……」她首次主动的依靠在闻人霁用的肩头,闭上眼眸。

  「我知道,妳就好好的休息吧!今后,一切由我顶着。」顺着姬向晚的发,闻人霁月柔声安慰道。

  看着他们两人情意绵绵,司徒夜岚受不了的做了个鬼脸,对着身旁的姬临曦「大声」的咬耳朵。

  「喂,姬老弟,咱们还要继续站在这里看人家谈情说爱吗?这样似乎有点不太道德耶!」

  看着一脸幸福的姬向晚,姬临曦笑而不语。

  向立于一旁的贺兰承续示意后,姬临曦同司徒夜岚一起离开。

  轻轻地替两人将房门关上,将空间留给这一对恋人。

  再次回首,对着紧闭的门扉,姬临曦说道──

  「祝妳幸福,姊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