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秦俑李碧华王爷太认真夏乔恩白发魔女传梁羽生卜王之王(下)竹林探月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女人比男人bad > 正文 第九章

  下午三点,艾琳忙完了手边的事,就急忙的赶到「美梦成真」去,再过一星期就要举办Party了,进度虽然在控制范围内,但她还是希望早点完成比较好。

  沈卿妃要她负责拟宾客名单,但虽然她跟沈卿妃在「美梦成真」玩过一阵子,可认识的却不多,所以,她只好将这份差事交给「美梦成真」的老板。

  他的动作倒是乾净俐落,直接贴了张海报在门口,上头写著——重新开幕当天有Party举行,King&Queen热烈欢迎所有的朋友光临。

  所有的……真是简洁易懂,来「美梦成真」的固定就那些人,相信小姐和少爷会很满意这样的邀请方式。

  「你怎么来了?」章晁盛站在吧-边看著她走进来。

  那一瞬间,她记起当年伤她最深的那句话——你怎么还在这儿!

  艾琳瘪了瘪嘴,扣著皮包走近。

  「你那什么语气啊?我不能来这里吗?」艾琳把皮包放上柜-,跟老板要了杯饮料。

  「不是啦!小姐不是有事交给你忙,都办完了吗?」章晁盛好意的说,「这里有我就行了,你不必特地赶过来。」

  「你的语气听起来很讨厌耶!」艾琳不悦的踢了踢他的脚跟,「一副不希望我来的样子。」她声音里隐含了连她自己都没察觉的嗔意。

  「冤枉喔!我只是想说你有你该做的事情啊!」章晁盛大声的为自己伸冤。

  「我问你,当年在『美梦成真』的店门口,你那句『你怎么还在这里』是什么意思?」艾琳突然劈头问。

  章晁盛诧异的看著艾琳,他以为这件事应该烟消云散了,而她对他当年的事早已释怀,因为近来他们感情已如此甜蜜,可……怎么她又忽然提起这件事?

  「我……我其实很惊讶,我觉得你不应该会在那里的。」章晁盛别过头,凝视著自己在吧-上游移的手指头,「那么冷的天,时间又过了那么久,我以为你应该已经回家了,所以当我看到你时,我很惊讶,也很心疼,想说为什么你还站在那里。」

  很惊讶,也很心疼?

  艾琳皱眉听著章晁盛的话,专心回想过往的伤痛。她挖出埋藏在心底的沉年往事,发现自己其实是那么相信他的解释,发现是否是当年自己的幼稚与懵懂,造成了某些差点无法挽回的误会?

  他是惊讶的,她闭上眼就能想起他那副诧异的面容;他应该心疼的,因为从交往到那天,他都是那么的怜惜她……只是,为什么她会决绝的发狂,会在手臂上划上刀痕,告诉自己再也不要相信爱情?

  啊!她想起来了,是那个紧握著他的女孩子……

  「你还在为当年那件事生气?」章晁盛蹙著眉问她,现在她若再拿这事使性子的话,他真的会觉得她在无理取闹。

  「没有。」艾琳出乎他意料的摇摇头,脸上带著微笑。「已经不需要再提那个过去了。」

  她伸出左手,轻勾住章晁盛的手臂,螓首温柔的倚了上去,那些误会与争执害他们蹉陀了十年的时光,根本没有回首的必要。

  章晁盛淡淡的笑了,感受著她对他的感情,他们之间像是死灰复燃一般,一发不可收拾,再也无法遏抑。

  「艾琳……」章晁盛双手转著杯子,「你爱我吗?」

  「干嘛问这个问题?」艾琳挺直身子,「那你爱我吗?」

  「明明是我先问你的!」真是奇怪,刚帮气氛还不错的说。「我才没那么笨,还会再爱上你一次。」这下连勾著的手也松了开,「你这家伙真是太有自信了。」

  艾琳高高的仰起头,趁别过头去时偷偷吐了个舌。

  「你这是什么意思?」章晁盛心急的站前一步,大手勾过艾琳的颈子,「这几天你明明比谁都热情,还下厨煮饭给我吃……」

  「谁热情啊!」艾琳顿时羞红了脸。「我煮饭是给小姐吃的,谁说给你的!」

  「你什么时候学会口是心非了?我记得你以前最喜欢勾著我的颈子说你最喜欢我的!」章晁盛大手再一勾,直接从腰际揽过她,「现在变得这么不老实!」

  「我本来就变很多,不喜欢你可以放开我啊!」艾琳嘟起嘴,「放开啊、放开啊!」

  真是的!章晁盛一脸无可奈何又带著点不耐烦的眯起双眼,然後二话不说俯身就狠狠的吻了下去。

  在远处在上亮光漆的阿龙一脸不屑,这两个家伙最近甜得太夸张了,到哪儿都这么亲亲热热的,看了真是碍眼啊!

  一旁的菜头也无力的摇了摇头,没算到他们会复合得如此迅速。「我之前还以为他们会继续吵翻天咧!」

  「上次不是就吵翻天了,我还倒楣的被踢了一脚咧!」阿龙继续刷著他的木墙,「不过啊!小盛最没用了,从十年前那一天开始,他就被优等生牢牢的抓住了,说不定还从没放过。」

  「後来他叫我们谁也不准提优等生的不是吗?谁提他就扁谁,有够没天良的。」曾被打了十二次的大熊不悦的抱怨著,「结果现在在那边吻得忘我,也不会不好意思……」

  「没关系啦!如果小盛一直忘不了优等生,那优等生也半斤八两啦!不然,也不会刚见面就跟仇人一样,没多久又比以前还黏。」菜头笑著,他终於瞧见小盛的愿望成真,「只是啊!那个事情最好先跟优等生报备一下。」

  「那个……」阿龙也沉下脸色,「小桃……」

  一提到这个名字,大夥儿就沉默下来,面面相觑。当年他们会吵成那样,跟小桃绝对脱不了关系,如今只希望别再旧事重演。

  他们是不清楚优等生对小桃的事究竟了解多少,但小盛如果聪明的话,最好先报备一下,免得横生枝节。

  「小桃一样没变,净会找麻烦……」菜头不耐烦的碎碎念著,「我以前就比讨厌优等生还讨厌她。」

  「大家是兄弟嘛!我们不帮她,谁帮她?只要小心一点就好了……」阿龙又叹了口气,「上次把我搞得什么鸡呀狗的都不安宁,害得我被我老婆整得快挂了,足足求了一个月才被特赦。」

  「我也是……」受害者之一的大熊蹲了下来,抽空叼了根菸,「我整整一个月都睡在菜头家,我老婆根本不给我进去,还换了锁。」

  又是一阵沉默,几个男人互看一眼後,不约而同的放下手边的工作,朝那对正陷入爱河的情人们走过去。

  「说你喜欢我!」章晁盛轻声的要求。

  「门儿都没有!」艾琳哼的一声,高傲地闭上眼,「你先说你喜欢我,我还会考虑考虑。」

  「我喜欢你。」章晁盛倒是诚实的回答,「换你了。」

  「唔……」艾琳睁开双眼,脸颊略带红霞的嘟起嘴,「你一个大男人说那些话怎么不害臊啊?果然是什么主子养什么鸟!」

  毕竟白翕诗向来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啊!

  「耳濡目染嘛!」章晁盛倒说的挺自然的,「-!晚上我让老板做桌『美梦成真』的招牌佳肴,晚上我们在这里吃饭好不好?」

  「咦?晚上吗?」艾琳兴奋的睁亮双眼,「好,晚上我没工作了。」

  「美梦成真」的招牌菜可是远近驰名一道每日只提供给十个客人,所以能吃到的人可说是少之又少。

  不过,像白翕诗或沈卿妃这种一向动用特权习惯,又跟老板熟识的人,要吃到是轻而易举的事,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能跟著一饱口福的原因了。

  「老板,麻烦了。」章晁盛对著吧-喊著。

  「好好……」老板涎著笑脸应道。「晚上八点,老板我一定帮你们安排好一个难忘的夜晚。」

  两个人相视而笑,黏腻的幸福与甜美洋溢在他们之间,难分难舍。

  「喂!打搅一下。」阿龙粗声叫著,「小盛,过来。」

  「嗯?干嘛?」不管刚刚怎样如胶似漆,章晁盛下一刻果真放开艾琳,朝他们走去。

  从以前就是这样!艾琳嘟起嘴,哼一声坐上了吧-前的高脚椅,催促老板快点把饮料送上来。

  当年他们交往时,小盛那票子朋友可多了,动不动就会出现,而且只要他们一吆喝,他说走就走,甚至一次在他家看电视,朋友电话一来,他就把她扔了下来。

  他老是口口声声说:朋友有难,当然要两肋插刀!当初为了那票朋友,她不知道哭过几回,可他依然故我。这一点,历经了十年,还是没啥变化啊!

  不过,大概是她也变了,变得更能体会这些人的友情,所以并不像以前那么在意了。

  这群人就是这样,可能不是好环境出身、没读过什么书,但他们却个个忠肝义胆,为了朋友,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所幸现在有行动电话,以後要是让她等超过五分钟,又跑去帮朋友干嘛干嘛的,至少她不必像以前那样空等待。

  ☆

  「我说小盛,小桃的事你要不要先跟优等生报备一下?」四个男人围成一个小圈圈,看起来还真像是在谈判。

  「对啊!我觉得优等生的脾气变得比以前还大,这种事先报备一下比较好。」菜头也跟著点头,「为了你的身家性命著想……」

  章晁盛沉默著,「需要吗?」

  三个壮汉不约而同的点了头。

  「也好,我先跟她说一下好了。」章晁盛接受了朋友们的忠告,旋个身准备跟艾琳提,不料——手机恰好响起,章晁盛打开手机,看萤幕上显示著「小桃」两个字。

  「喂!我是小盛。」章晁盛听著对方说话,越听脸色越不对劲,「你说什么?好!你在哪里?!加油站?嗯!我立刻过去,你不要哭了,我马上就过去。」

  艾琳转过椅子看向情绪有些激动的章晁盛,只见他匆忙的阖上手机,飞快往门口奔去。

  「小盛!」艾琳叫住他,「你去哪?」

  「我有急事!」章晁盛连头也没回,迅速奔了出去。

  哦喔!剩下站著的三个男人相互交换了眼色,你看我、我看你,这种情况大夥儿还是惦惦的回到工作岗位上,认真工作比较保险。

  「给我站住。」

  艾琳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叉胸前,下巴抬高四十五度,睥睨著眼前三个男人。

  「我想,你们是小盛的挚交好友,一定知道对方是吧?」艾琳突然又眯起眼,温和的笑了,「告诉我好吗?是哪个加油站啊?」

  街灯逐一亮起,车水马龙的闪烁流星也跟著相互辉映,该是越夜越美丽的「美梦成真」,今日依旧静静的伫立在街旁,招啤依然黯淡无光,但里头却透著隐隐约约的黄色灯光。

  Party的装潢布置已经大致完工,剩下的是一些声光效果的连线,他们准备请美国当红的乐团来表演,为整个Party增添魅力;而现在,舞池里放著一张圆桌,两张椅子,还有一个高翘著脚的女人。

  背後飘扬著柔美的情歌,但她却无心听下去。

  门口又是一阵叮当声响,老板走进走出的,一开始她误以为是章晁盛回来了,可是每次都是老板,等得她都麻木了。

  「你干嘛一直跑出去?」背对著走进的老板,艾琳冷冷的问。

  「啊……呃……」老板支吾其词。

  「我都没在外面等了,你看个什么劲?」艾琳转过头,「八点了,可以上菜了。」

  「嗄?可是小盛他还没……」才说出口,老板却立刻噤了声。

  「你以为我还会笨到等他吗?上菜吧!」艾琳微微一笑,转回身子端坐在椅子上准备开始用餐。

  她不可能再站在门口等待他,也不可能为了等待他什么都不做。今天下午从阿龙口中得知了某些消息,她听完後,采取的是按兵不动。

  她继续待在「美梦成真」,看看章晁盛到底记不记得晚上八点的餐宴。

  她知道他们的个性、知道他们所讲的义气,但是不能因为这些东西,就可以辜负对她的承诺!如果到现在还是他的朋友随口一吆喝他就能走、就能放下她,那她是绝不能接受的!

  她起码要跟他的朋友站在一个天秤上,或者比他们的地位更重要!如果她的地位比那些家伙还低下的话,那只能说章晁盛这个人根本就不需要女人,因为他的疼爱与怜惜,只存在於朋友不在的时候。

  再怎么讲义气、怎么爱两肋插刀,该有的道理、该有的承诺是不能不遵守的啊!

  一道一道佳肴被老板战战兢兢的送了上来,艾琳动手开始吃起来,原本美味且期待的菜肴,如今吃起来却索然无味。

  她满脑子想的都是章晁盛的去向,还想对方究竟是谁。

  阿龙没说,菜头支吾其词,大熊连理都没理她,他们的眼神飘忽,白痴都看得出来有问题;对方不但是个女的,还可能跟小盛关系匪浅。

  重逢後发现在白家的他稳重多了,很少有那种轻浮激动的样貌出现,但是他刚刚拿著手机、面色苍白、急冲出去的模样,倒是顶像当年她被在游泳池里溺水的情况。

  那种心急如焚的模样,原来还有别的女孩子可以拥有。

  「艾琳!」突然杀进来一位稀客,看得老板喜极而泣。

  「好久不见了……」老板冲了上前,「你越变越漂亮了,结了婚就下来了。」

  「没时间嘛!」沈卿妃笑得可甜了,「结婚後要适应白家、要接管很多事情,害我都没时间跳舞了。」

  「有空还是要来,老板想你呢!」老板又抱了沈卿妃几下,然後悄声说道:「小盛到现在还没回来。」

  沈卿妃顺著老板的眼光瞄过去,看见艾琳孤单的身影。她对著老板一笑,接著迳自往圆桌那儿走去。

  「小姐!」艾琳站起身来,「你……怎么来了?」

  「来看你啊!」沈卿妃从容的坐到了那该是章晁盛的位子上,「哎呀!『美梦成真』的招牌菜,好怀念喔!」

  「一起吃吧!反正我一个人也吃不完。」艾琳恭敬的等沈卿妃坐下,自己才坐下来。

  「这么多的菜,你一个人点的啊?」沈卿妃故意说,「还点这么美的灯光、放这么轻柔的音乐……吃完饭要我陪你跳舞吗?」

  「不用。」艾琳简短冷淡的应著,「吃完後我有个地方非去不可。」

  哦!沈卿妃看著拚命吃菜的艾琳,唉!这个章晁盛真是害人不浅,当年伤透了艾琳的心,好不容易复合了,又再一次搞出这种事情。

  「别担心我,小姐。」艾琳突然拾起头,「该是我的……我绝对不会放手。」

  「艾琳……」沈卿妃愣了一下,看著她熠熠有光的双眼,有些讶异。

  「我不管当年我跟他是因为什么样的幼稚行为与误解分手,但是缘分让我们再度坠入爱河!那天在餐桌上,我才在心里发誓,我只爱他一个人,」艾琳微微一笑,「现在不管是什么情况,对方是什么人,我都不会让她破坏我跟小盛的。」

  「说得好!」沈卿妃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那还不快去!你知道小盛那家伙现在在哪里吗?」

  艾琳失笑,「小姐,先坐下,吃饱了再说。」

  「吃饱?我听说小盛都走了快六个小时了,你怎么还这么从容?」沈卿妃美艳的脸庞上浮现疑问。要是她老公敢接女人的电话冲出门的话,她一定会立刻冲过去赶尽杀绝。

  「没办法啊!他朋友多,女的朋友更多,谁知道是什么状况。」艾琳耸了耸肩,「我总得要有充分的理由,再去找他算帐。」

  「充分的理由?」这还需要什么理由啊?

  「他总得先犯点错嘛!」艾琳端起汤,一口气咕噜咕噜喝下,然後砰的用力放下碗。

  接著,她拿起腿上的餐巾擦了擦嘴,再喝点开水漱了漱口,然後才站起身,开始做著柔软操。

  沈卿妃看得莫名其妙,不过,既然艾琳有自己的处理方式,她也不便多问。

  「好了,我准备好了。」艾琳左右扭了一下颈子,骨头关节还喀喀作响,「我先走了,小姐,这里给你解决啦!」

  「哦!」沈卿妃眨了眨眼,扔出一个赞赏的笑容,「要去惩罚不听话的坏宝宝啦!」

  「不,」艾琳回眸一笑,「我是要去找爽我约的家伙算帐……跟十年前的一起算!」

  老板默不作声的看著艾琳出门,心里直喊糟了。他原本是打电话叫Queen过来劝劝艾琳,帮她排解一下心情的,怎么Queen一来,不但不安慰她,还跟著瞎起哄呢?

  唉!小盛,这下你可不能怪我,我已经仁至义尽了……

  阿龙口中说的加油站离她当年的高中学校非常近,车子停在校门口边的路旁,下了车就可以看见斜对面的加油站。

  她不能保证章晁盛人还在那儿,不过据阿龙所说,每一次对方都是跟小盛约在加油站那儿哭哭啼啼的。

  是谁呢?她对这个女人的身分感到很好奇,三个男人都缄口不语,究竟是为什么?

  走到加油站里,她举目四望,果然没有瞧见任何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拿著阿龙给的纸条上前询问工读生,看他们是否能够迅速的告知她地址的正确位子。

  工读生扬起手指著一条小巷子。

  突然,一个熟悉的人影从远处掠了过去,艾琳怔了怔。

  她不会看错,那个人她的确认识!

  她跟工读生道了谢,便急急忙忙的想追上远方的人影,她的直觉告诉她,只要跟著那个人影,一定能找到章晁盛!

  虽然十年的时光能改变一个人,但是很巧的是,对方并没有变太多,她依然有著过於纤细的身材、妩媚的脸庞,还有同样流行暴露的装扮。

  那是一张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脸,当年她就站在小盛的身後,紧紧握著他的手,嘴角还勾著微微的一抹笑,她就是——

  小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