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三个Acup的女人张小娴天囚凌非虫图腾2·危机虫重闫志洋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女人比男人bad > 正文 第十章

  纤细但粗糙的手拿著冰枕,轻轻的放到了男人的耳边,她轻声叫唤著,然後只手抬起男人的头把冰枕放下去。

  「你还好吗?」女人抽抽答答的问著。

  「我没事……唔!头好痛。」章晁盛按著头,「你呢?没事吧?」

  小桃摇了摇头,一见到躺在沙发上的章晁盛就泪流不止,虽然她脸上其实也有肿包。

  「早教你离开他你就是不听!」章晁盛怜惜的看著小桃,「我真不懂他到底哪里好,你可以这样忍受被他殴打整整十年!」

  「可是我……我……」小桃低著头,青紫的眼睛流出泪水,「我离不开……」

  「我们几个都跟你说到不想再说了,小桃!谁知道他哪一天会不会把你打死呢?」章晁盛半坐起身,「我带你去验伤,然後行李收一收,彻底的离开他好吗?」

  「可是,我能去哪里?」小桃凝视著章晁盛,一脸痛苦,「你们每一个都叫我走,但是,没有任何亲人的我,能到哪里去?当年你们说年纪轻,没办法让我住在你们家……然後菜头他们陆续结了婚,我就更不可能去那儿暂住,你要我走去哪里?」

  「小桃,这个我来想办法,」章晁盛双手紧握著小桃瘦弱的肩膀,「只要你下定决心不再回到这里。」

  小桃突然抬起头,幽幽的看著章晁盛,「到你那里去吗?」

  「不是,」一如往常,这是他一贯的回答。

  闻言,小桃用力推开章晁盛,踉跄的站起身,往後定退了好几步,泪不停的涌出,弓著身子背对著他。

  「小桃?」章晁盛不解的唤著。

  「我就不懂!为什么单身的人只有你、一个人住的只有你,你却不愿意让我到你那里去!」一回首,小桃继续尖吼著,「你明明对我那么好、明明有求必应,但是为什么就是不肯让我到你那里去?」

  章晁盛站了起来,他不明白小桃为何会歇斯底里,她的确不只一次提过要去与他同住,但他也总是拒绝的,因为他是个单身男人,如果让小桃住到他家,只怕别人会误会……

  而且,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跟某人发过誓,他的屋子只有她一个人能够进出!

  「我们孤男寡女的住在一起不好。」章晁盛缓缓的说著,「更何况,我现在住在白家,不像你想像的那么方便……」

  「孤男寡女有什么不好?」小桃扑进章晁盛的怀里,「你不懂吗?小盛!我爱你,我爱你啊!」

  章晁盛倒抽了一口气,小桃是被打晕头了吗?怎么在胡言乱语!

  他连忙想拉开她抱著他的手,却发现被她抱得死紧,她整个人甚至埋在他的胸膛问。

  「小桃,放手!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胡说什么?」章晁盛不悦的低吼,「我知道你感情受挫,但也不能随便找个代替品啊!」

  「你才不是代替品!」她急急的抬起头辩解,「你以为我为什么会甘愿留下来被他打?你以为我笨到不知道怎么离开吗?我愿意忍受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你!」

  因为他?章晁盛瞪大了眼睛,她无理取闹就算了,现在竟然语无伦次起来了!他决定不再温柔客气的使力,双手一抓住她的上臂,就把她往沙发上甩去。

  「啊呀!」小桃尖叫一声,但无大碍。

  「乱七八糟!」章晁盛皱著眉头,不爽的踢了踢桌子,「你被打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因为只要他一打我,你就会来。」小桃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我一通电话你就会到,你会怜惜我、会照顾我、会抱著我……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会来到我的身边,就像……」小桃又站了起来,青紫的脸上露出娇媚的笑容,「当年你不也是抛下了那个跟你不相配的优等生跑来找我了吗?」

  「我一直把你当作妹妹!我是以哥哥的身分出面帮你的,像今天我也是为了妹妹才跟他打架。」

  「我不要再当妹妹!我受够了!我只要想见你就会故意激怒他,让他打我……然後等著你来,可是最近两次你都没有理我,我哭了你也没过来找我!」小桃冲上前去,由後头抱住章晁盛,「我知道你有女人了,你一定是有女人了,对不对?但是我不担心,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回心转意的,当初不是也一样吗?那个优等生一直讨厌你跟我们在一起,每次都约束你行动……那一天她生日,你最後选择了我、选择了我!」

  故意……小桃是故意惹对方激怒而打她的?一直以来,不管是他、阿龙、菜头或是大熊,都曾经为了她疲於奔命过,但是她竟然以此为乐,索求著每一个人的担心与关怀?

  就连他跟艾琳分手的那一天,她也是故意的吗?因为知道艾琳要求跟他一起过生日,所以故意被打、故意哭泣……故意可怜的要他过去救她?

  章晁盛紧闭起双眼,他突然觉得圈著他的手臂非常令人作呕。他僵硬著身子,全身颤抖著,他多想……多想跟那个男人一样,一拳把小桃挥出去!

  她害他跟艾琳分了手,要不是缘分让他们重新相逢相恋,那么,知道事实真相的他,一定会恨小桃一辈子的!

  「只是……为什么……你跟优等生分手之後没有跟我在一起?」小桃突然沉著声音,悲伤的说,「我一直不懂,你明明选择了我,为什么不开口跟我告白?而且一直以来都不让我跟你住,却又随传随到,我……」

  「放手。」章晁盛缓缓的吐著字,「放开我,小桃。」

  「小盛……」小桃有些愕然,她放了手,跑到章晁盛的面前,「我不是你妹妹,小盛,你看清楚,我是一个爱著你,也被你爱著的女人啊!」

  章晁盛大手一挥,把小桃推得往後踉跄一步,然後飞快的回身往门口走去。

  他晚上跟艾琳有约的,他精心设计的晚餐,他要看艾琳的笑脸、听著她说她喜欢他,然後他怀里的戒指是要套在她无名……

  戒指?章晁盛连铁门都打开了,才猛回首一瞧,发现沙发边的茶几柜子上头,打开著的戒盒中空无一物。

  「小桃,我的东西呢?」章晁盛奔回屋子拿起空的戒指盒,「里面的东西呢?」

  只见刚刚跌在地上的小桃缓缓站起,扬了扬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她幸福且得意的笑著,完全陶醉在个人世界中。

  「我就知道你爱我。」小桃拿起章晁盛的大手,大胆的将手放在自己的双峰上头,「看,我的心跳得好快,我也好爱你。」

  嘎吱一声,木门突然被踹了开,喀啦喀啦的在那儿晃个不停。

  「真是越听越听不下去了。」艾琳双手擦腰站在门口,一双眼扫视著屋内的男女。

  「艾琳!」章晁盛大吃一惊,艾琳怎么会知道这里?

  「咦?」小桃睁大了眼看著门口那精明干练的女人,从熟悉的轮廓与章晁盛的呼喊声中,慢慢搜索著记忆,「难道是……优等生?你们还在一起!」

  小桃质问般的瞪著章晁盛,她简直不敢相信,当初明明不是说老死不相往来了吗?为什么优等生现在会站在这里?她又是怎么知道这里的?

  章晁盛飞快的再度甩开小桃,他猜想应该是阿龙那群多嘴的家伙说的,要不然艾琳怎么样也不该知道小桃住的地方,以及他会在这里。

  「你迟到了。」艾琳定进屋子里,看了看表,「现在已经九点半了,你忘了跟我的烛光晚餐吗?」

  章晁盛只是耸耸肩,懒得辩解,因为事实胜於雄辩。「小桃的男朋友又打了她,所以……」

  「所以小盛选择的是我!」小桃不识相的立刻上前勾住章晁盛的手臂,「以前你生日那天,他选择来救我,今天也是……这证明在小盛的心目中,我比你重要得太多了。」

  「小桃,你在胡说八道什么!」章晁盛低吼一声,他这样选择并不代表她的地位比艾琳重。

  「我知道。」艾琳自然的接了口,「我刚刚在外面听得一清二楚,他似乎真的把你摆在第一位。」

  「艾琳,怎么连你也乱说话?!」章晁盛想抽回手,小桃却巴得死紧,「小桃,放手!」

  「我不放、我不放!」小桃尖叫起来,「你是喜欢我的!」

  艾琳静静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刚刚他们的对话她听得一清二楚,十年前的恩怨情仇,如今终於水落石出了:

  「真可悲啊你……你只有被打的时候才敢打电话给小盛吧?只有被打的时候他们才会飞奔过来吧?」艾琳微微一笑,「你搞清楚了吗?他是真的把你当妹妹看待,是因可怜你才过来的。」

  「为什么你会跟优等生在一起?!你们明明分手了啊!」小桃拉扯著章晁盛疯狂的问,「这么多年,怎么可能……」

  「如果小盛真的爱你,他在平常时就会怜惜你、呵护你,甚至早就跟你开口告白,把你从那个男人手中抢过来,但是他没有。」艾琳耸了耸肩,那不屑的态度让小桃发怒,「而我跟他在一年前重逢後,他对我一如往昔般的珍爱,因为他……爱著我。」

  艾琳说这话时其实有点心虚,因为她并不知道章晁盛心里真正的想法。她凝望著他,希望从他的反应里得到一丝肯定的答案。

  「不是。」章晁盛望著艾琳,竟然摇了摇头,「我其实……并没有持续爱著你。」

  艾琳瞪大了眼睛,倒抽了一口气,心在那一瞬间破了个大洞般,但表面上依旧力持镇定。

  「看吧!」小桃得意起来,将身体紧贴上章晁盛的手臂。「自以为是的女人,你从以前就自以为是,瞧不起我们放牛班的……」

  「我也不可能爱你。」章晁盛嫌恶的皱起眉,有些粗鲁的推开小桃。

  小桃向後踉跄了几步,但是她依旧不放弃的想要再度攀住章晁盛的大手,但他一察觉到她的逼近,就立刻闪开,在艾琳面前,他觉得跟其他女人保持距离,才能以策安全。

  「原来是这样……呵呵……」艾琳强压住欲滚落的泪水,「我的确是太自以为是了……」

  「艾琳,你听我说,那是因为你变得跟以前完全下一样了,就算这十年来我没忘记你,我也不可能立刻接受现在这种……强悍的你!」在艾琳欲张口前,章晁盛又马上接著说:「但是,你的凶悍、你的精明、你的干练,还有你的坚强,却比过去那个甜美的女孩更加吸引我,所以,我心里有著当初那个甜美女孩的影子,却也爱上现在这个精练的你。」

  艾琳走上前,隔著一座沙发与章晁盛遥遥相望。

  「我就不一样了,我恨你恨了十年,你的身影与模样都清清楚楚的映在我的脑海里。」艾琳尴尬的抹去控制不住的泪水,「我越恨你就越想你,看著手上的疤,就想到那个痛苦的冬夜,看著脚上的疤,就想起幸福的过去,我对你是又爱又恨,你在我心中缠缠绕绕了十年哪……」

  唉!想想真不甘心,他们当初分手,竟然是为了这个想要被人关爱的疯女人?

  「你们在说什么!」小桃听不下去了,动手把章晁盛往後拉,「当初你自己发誓的,说再也不要见到他的!」

  艾琳淡然一笑,她倏地逼近小桃,在她反抗之前,就把她的左手硬拉起来。

  小桃见状,连忙乱吼乱叫,嚷嚷著要章晁盛救她,而艾琳却只是摇了摇头,然後不客气的扭动她的手腕。

  「啊呀——好痛好痛!小盛救我!小盛……」小桃声泪俱下的哭喊著,章晁盛则在一旁微蹙眉头。

  「不要因为你的义气跟同情心,毁了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艾琳只手反转著小桃的手臂,站直身子跟章晁盛警告著,「我真的……不如她吗?」

  章晁盛闭上眼睛,摇了摇头。「那是不可能!」

  艾琳开心的笑了,她轻而易举的拿下小桃占有的戒指,旋了个身,大大方方走出去。

  被艾琳甩上地板的小桃紧紧护著手哭泣,她那娇弱的模样,的确让章晁盛怜惜了十几年……

  「小盛……好痛,拉我起来好不好……」小桃哀求著,一双水汪汪的泪眼抬首看著他。

  「章晁盛,你走不走?」门外传来悠扬的声音,艾琳还站在楼梯口等著他。

  章晁盛轻轻瞥了一眼小桃,眼底带著悲怜般的摇了摇头,然後大步走向茶几,取过空戒盒後,向外走了出去。

  「来了!」他嚷著,追了上去,再也没有回头。

  「美梦成真」今晚有盛大的Party即将举行,由Queen及King联合主办,许多久未见到这对天王天后的男男女女,莫不争相参加。

  只可惜场地有人数限制,老板也只邀请特定的熟客人选,白翕诗甚至安排了搜身与检查,不让人带著危险物品及毒品进出。

  艾琳跟章晁盛把这个会场布置得非常另类,萤光喷漆喷得到处都是,舞台上有一个彩球,等一会儿重头戏上场时,彩球会设定爆开,到时里面会出现结婚周年的字样。

  由美国请来的知名乐团卖力的演唱著,雷射灯光在昏暗的舞池里闪闪烁烁,来宾陆续进场,「美梦成真」又恢复了以往的热闹场景。

  「天哪!还是迷你裙穿起来好看。」在小房间里的沈卿妃正站在镜前瞧著自己的美腿,「我多久没穿这玩意儿了?还有高跟鞋!等一下一定要去跳他个痛快。」

  「是啊!好久没有疯狂的跳舞了。」连白翕诗也兴奋异常。

  「小姐,」艾琳走了进来,「大家差不多都到了,你们该出场了。」

  「OK!」沈卿妃回眸一笑,涂上鲜艳的口红。

  章晁盛站在艾琳身後,他负责现场安全,小声的跟她附耳几句,她则回以笑容,那亲昵的动作看得白氏夫妻好生羡慕,两个人相戏几眼後,双手相牵。

  艾琳看主子们准备好了,於是拍了拍章晁盛的肩,她得出去做开幕词,而他也得去加强注意四周的安全了。

  「你们两个人很要好嘛!」白翕诗一只手搭上章晁盛的肩膀,「说实在话,我跟卿妃当初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让你们在一起。」

  「不过,如果没有你们,我们可能没机会重新试著恋爱。」章晁盛著实感激主子们的鸡婆,「那天晚上的相亲,算是值得了。」

  「不值得!那晚怎么能算正式的相亲呢?」沈卿妃侧著头,白皙颈上的钻石项链异常炫目,「我听说里面是拍桌子摔椅子的,末了艾琳还昏了过去,」

  「所以,我跟卿妃决定重新帮你们安排一场相亲宴,地点就在这间房里,时间嘛……」白翕诗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就是十分钟後。」

  「什么?!」主子说的是国语吗?他怎么有听没有懂?

  「我都安排好了,等一下我们在外面庆祝宴会,你们也别闲著。」白翕诗拍了拍章晁盛的肩头,「好好把握良机吧!毕竟你们选中了彼此,不是吗?」

  「我们……选中了彼此?」章晁盛狐疑这句话背後的意义,「可是我跟艾琳的相亲,不是你们故意安排的吗?」

  「哪是啊!」沈卿妃娇嗔的说,「艾琳用脚趾头夹出的那一本资料本就是你,而你用天女散花接著的那一本刚好就是艾琳啊!」

  咦?难不成真的是上天注定,因为他们缘分未断,所以可以再度携手重拾爱恋与幸福吗?也因此才能从两百本的相亲资料里互相选中了彼此?

  「不信的话,回家後我再拿给你看就是了。」白翕诗微微一笑,听著外头的艾琳正在介绍今日派对的主角夫妻,King以及Queen。「我们该出场了,亲爱的。」

  白翕诗弯起手肘,沈卿妃优雅的勾了上去,门一开,聚光灯早在那儿等著他们。外头尖叫声不绝於耳,想必那些「美梦成真」的常客见到King跟Queen看起来如胶似漆的模样,一定诧异非常吧!

  音乐突然转成慢调情歌,结婚一周年的小夫妻们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跳起慢舞,而艾琳则悄悄的从舞台边走下来,回到那窄小的休息室。

  休息室里正飘散著饭菜香,老板贴心的把章晁盛失约那晚的烛光晚餐再度重现。

  所以,当她推门而入时,著实吓了一大跳。

  「咦?这是怎么回事?」她含著笑意关上门。

  「我那晚失约了。」章晁盛定到对面的椅子边,为她拉开椅子,「总得补偿一下。」

  「哦?」艾琳双手交叉在胸前,高傲的抬起下巴,「你要在这种……外面吵翻天的情况下跟我进行烛光晚餐?」

  「不行吗?」章晁盛眨眨眼,邀请佳人入座。

  艾琳笑著走到桌边,让章晁盛为她服务著,当她把餐巾平摊在她膝上,看著他粗手粗脚的模样,她觉得有些好笑。

  「哇!招牌菜耶!你什么时候安排的?」艾琳狐疑的问著,毕竟这两天他们几乎都在处理派对事宜,没听见他跟老板提一个宇啊!

  「是少爷安排的,他们说我们上一次船舱里的相亲很失败。」章晁盛实话实说,「虽然跟在主子身边很久了,但对於女人的心思,他还是抓得比我准。」

  「这个你不必多学,我可应付不来少爷那种男人。」艾琳连忙摇了摇手,「全世界大概只有小姐应付得了她。」

  「哈哈哈!」章晁盛开怀的笑著,率先举起高脚杯,「这是全新的相亲宴,希望你别再晕倒了。」

  「别哪壶不开提哪壶,那天是在船上耶!」艾琳皱了眉,没好气的随便击了个杯,就一口饮尽红酒。

  这是一场很棒的相亲晚宴,他们彼此诉说著过往的一切,让彼此了解著十年来改变的原因,就像是真正的初次见面一般。

  「戒指可不可以先还给我?」章晁盛盯著艾琳左手无名指上的那一枚戒指问。

  「嗯?」艾琳举起手看了看戒指,「为什么要还给你?」

  「因为我想按照正常程序来……我们今晚相了亲,然後或许可以从约会开始……我们好久没约会了。」章晁盛非常渴望亲自为艾琳戴上戒指,但是那枚戒指自艾琳从小桃手上抢回来後,就没回到他手上过。

  「是吗?从约会开始啊?」艾琳咬著唇想了想,终於把戒指给拔了下来,「好吧!那戒指还你……从今晚起,你也别到我房里来了。」

  咦?章晁盛倏地睁圆眼一愣,赶紧陪著笑脸,拿起戒指交给艾琳。

  「我想,你还是戴著好了,戴著好看……」他认真的说著,「这样有没有特赦?」

  「哼!」艾琳嗤之以鼻的哼了哼,接著把左手给伸到桌面上,「你不帮我戴上吗?」

  章晁盛摇摇头,只得站起身来到艾琳面前,瞧她高高的仰著头,跷著二郎腿,一只手就这么悬在空中,那姿态真是骄傲非常。

  章晁盛单膝著地,亲自为她套上了钻戒。

  「这枚戒指代表什么意义你知道吗?」章晁盛戴完戒指後,大手圈住艾琳的腰,将她搂进怀里。

  「代表你害我等那么久的赔礼。」艾琳努努嘴,呵呵笑了起来。

  「啊?赔礼?」这样会不会太不划算啊?「不是,艾琳,这个是……」

  啾的一吻,艾琳双手攀住他的颈子,吻上他张口欲言的薄唇。

  「我喜欢你,我爱你。」她柔声说道,一如十前那个甜美的女孩常做的动作。

  章晁盛满意的点了点头,捧住她的後脑勺,决定再来个令彼此都满意的缠绵之吻。

  外头的鼓声依旧沸沸扬扬,众人疯狂的在舞池里摇摆著身子,舞池中央那对夺目的夫妻,正深情的凝视著彼此,一吻……再一吻……

  他们在这个地方邂逅、相爱,有人则在这里分手,也有人在这里重逢相恋,不管如何,「美梦成真」永远缠绕著都市男女们的情欲爱恋,浮浮沉沉。

  他们只希望,里面那一对因缘天注定的佳偶,能够如他们一般幸福美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