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失婚后遗症七巧降鹰冰美人寄秋肉脚老么万岁古灵青蛙骑手老舍天子外传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上海情话 > 第二章

  西元一九一二年以前的上海正确年代未知。

  「号外!号外!有一名叛党在东瀛被捕!」一个小报贩,沿街大声吆喝著叫卖报纸。

  在这条上海市著名的商业街上,到处都是吆喝声音。有卖小报的,有卖吃食的,连卖花儿的也同样在街上营造出热闹的气氛。

  卫里奥冷静的蓝眼扫过街角的一端,和他看过的二十分钟前一样,他要等的人依旧没有出现。他站在这群中国平民中已经开始引起越来越多的注目了,他好比动物园里的猩猩,只是不知是谁对谁比较感到好奇。

  他一直觉得这个古老国家的许多地方,让他百思不解。

  譬如说,动不动说句话就要「呸」一声的习惯。起初他以为那些人有病,仔细观察後,才知道他们原来是故意的。

  他到现在还在思考那动作後面是不是有点深意。

  反正这只不过是冰山的一角,他以为他永远不会懂得这个国家的人事物。他很想多了解一些,却受限四个月定期一班的船,他到这里的机会并不多。

  直到现在,他似乎不得不停留在这里。

  为了查出一位好友的下落,他已经安排好要住在上海一段时日。

  前提是,他必须等到那位向导兼翻译。没有那位先生,他不懂中文也说不出一句中文,在全上海,他根本寸步难行。据他所知,上海虽然华洋杂处,来自各个国家的人口混杂,但是不会说英文的人比比皆是,中国人受英文教育的也屈指可数。

  他央托一位洋代办帮他找了一位助理,说好要在码头前的这条街口等的,等了二十分钟,却毫无动静。

  里奥掏出口袋中的金怀表,确定他没有看错时间。

  「嘿!你不晓得这样做很危险吗?」

  里奥瞧著眼前站著的先生。标准的中国长袍,乾乾净净的一张脸,身後垂著长发辫。

  「我是福先生派来的,你就是卫里奥船长吧?」他以生硬的口音说:「你可以喊我约翰,我是来为你服务的。你最好小心点,到处都有下流的扒手小偷。」

  他的英文带著浓厚的中国腔,里奥听得万分辛苦,可是他相信福代办已经尽力了。「我要住的旅馆在哪里?」

  「请随我来。」约翰必恭必敬地说:「行李请交给我。」

  「我自己提就行了。」里奥说:「走吧,」

  约翰伸出手来招了辆三轮车,他们坐上车,约翰告诉车夫,礼查饭店。

  车夫使劲的踩著车轮,他们慢慢的离开了杂乱的码头。约翰试著打开话题,他讲了些有关上海的典故。不过很显然的,卫里奥并没有兴趣答腔。一路上,他连嘴角都没动过。

  「啊,到了,这里就是礼查饭店。相信你一定会很满意我为你所安排的地方,这间饭店是近两年才建成的,里面真是美轮美奂……」

  约翰还在外面唠叨的时候,里奥已经自己拿著小行李走进了大厅。

  「……你还真是个急性子的人。我说,你别急,我全都安排好了。我……」

  「我的房间是哪一间?」他简短问道。

  「是、是,请跟我来。」约翰弯著腰,带著他朝著旁边的楼梯走上去。「就在这个方向。是最好的单人套房。」

  房间在三楼,有最新式的水电设备,连卫生间都是最新的冲水式。

  里奥走进房中,他放下行李,对约翰说:「我要先洗个澡,晚餐等下再说。你在楼下大厅等我,用餐时,我可能需要你帮我翻译。」

  「是、是,没有问题,卫船长。」约翰哈著腰,然後走出了房门。

  门在约翰的眼前关上,他随即换了副嘴脸。「臭洋鬼子。看我等一会儿,怎麽好好的耍你!我非要你好看不可。」

  ☆☆☆

  方若洁头痛地看著那桶清洁工具。

  「你的工作范围,就是从这一间扫到那一间为止,懂了吗?」饭店并经理指著整条通道说:「这边扫完之后,再来找我报告。扫干净,我连一点灰尘都不想看到。」

  若洁希望在她完成这些打扫之前,她已经找到「惯窃凯文」了。找到了他,她就可以顺利的回去她的一九九四年,而且顺利的死亡。

  起码不像现在,虽然活著,却活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年代中。

  「你的情报最好是正确的,夏娃。否则在我找到「惯窃凯文」前,我已经阵亡在这间旅馆里面了。」若洁提起那筒拖把、扫帚和鸡毛获子说。

  夏娃立刻说:「根据亚当的判断,他确实出现在这家旅馆里面。我想,找一个外国人应该很简单嘛!他那种模样,一定会引起注目的。」

  「你描述的那种模样,不管在哪里都会引人注目的!」若洁说:「六尺身高,黑发蓝眼,一百五十磅。听起来像是在罗曼史书皮当封面的帅哥。」

  「他帅不帅。我不清楚,倒是……他很会花言巧语!小心点,如果你想要逮捕他,千万不要被他骗了。最好的方法,是让我用激光杀了他。」

  「好恶心,求求你不要说了。」若洁脸色一白。

  「要我不说很简单,可是你别忘了自己的任务。」

  「我知道了。」

  能简单的说「忘记」是件幸福的事。她怎麽可能忘记这麽一件影响她这一生的事呢?

  想到那天,当那堆木板一古脑儿的兜头罩下来时,她只记得心里面一片空白,人完全被吓呆愣住了。木板以瞬间的速度掉下来,她等著剧痛的来临,谁知一道白光过後,她晕了过去。

  「她没有受伤吧?」巨大的声响吵醒她。

  「没有。受到惊吓而已,我在她被砸中前的千分之一秒移转了,她连碰都没被碰到。」另外一声音说。

  若洁恢复她的神志,反射的睁开眼,又吓得闭上。这是哪里?她再度的小心的睁开眼看著。这不是她家的附近,也不是医院,再不然就是医院进步神速,她居然认不出来了。她看到白色带著金属光辉的墙,镶在壁上闪烁的灯,给她一种模糊的熟悉感。好像「外星人」片中的太空船。

  最骇人的是,这里没有「人」!可是她明明听到对话声。

  「啊!我们的访客似乎醒了。」这会儿「他们」又说了。

  「是谁?我在哪里?你们人呢?」

  「她想看见「人」,老爷子。」

  「我们不该让她失望,不是吗?接收我的频道,传送过去。」

  「马上办。」

  也就在这一来一往、一问一答间,若洁已由她躺的地上站了起来,并且开始找寻出路。她摸索著四周的墙壁。

  「宝贝,不要随便乱碰,你可能会碰到不太恰当的地方喔!我是说,你不想飘离到不知道的「点」上去吧?」依旧只有声音说。

  「耐心点,我们老爷子很快会告诉你所有的事情。乖,去坐下!」

  若洁放开她摸在墙上的手。「这是某种玩笑吗?」

  「玩笑?不,宝贝,这是很严重的事。」那「声音」说:「你很快就知道。」

  话还没说完,若洁便听见嗤嗤声,一个人影慢慢显现出来。

  「噢,我的天,我被外星人绑架了吗?」若洁小心的在人影相反的方向移动。「我没有什麽研究价值的。我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我是说,我一点也不像那种会得诺贝尔奖的人类吧!我的脑筋里面甚至没有什麽有趣的回忆,我保证你们不会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何不让我回去呢?好不好?」

  「小姑娘,你不要担心。」那「人」开口说话了。

  其实那看起来有点可笑。因为声音和人嘴配合的不好,就像是电视影集配音差劲的时候,往往嘴巴在动,声音却迟迟未出。这让若洁发现,也许在她眼前的,不是「人」。

  「小姑娘,你还记得刚刚发生什麽事吗?」老爷子问道。

  若洁点点头。

  「告诉我。」他要求。

  「我走在路上,经过工地的时候,突然有一堆木板掉下来,然後……我醒来後,就在这里了。」

  「是的。」老爷子眼神忧伤地看著她说:「那堆木材会要了你的命。」

  若洁指著自己说:「难道我已经死了?这里是天堂还是地狱?」

  「不要误会我的意思。你并没有死,在某方面来说,你是得救了。」

  「喔?」若洁认为自己应该可以表现一点高兴!「谢谢你救了我的命。我什麽时候可以回去,这里究竟是哪里?医院?」

  老爷子还是很忧伤地看著她。

  是她猜中的最糟糕的那一种吗?若洁吞下一口唾液。「不是医院,我也不能回去。这是不是代表我被捉到某个外星球,你们准备把我当成实验用的白老鼠?」

  「哇哈哈……」声音突兀的由四面八方涌出。

  「亚当!」老爷子生气高声斥喝。「安静。」

  「对不起。不过她讲的话实在太有趣了。我没有碰过联想力这麽快的人类。」声音顽皮的说。

  若洁紧张得张望著。「亚当?」这里明明没有人。

  「哔!有何指教,小姐。」亚当故意模仿机器人的语音回答。

  「够了。」老爷制止他说:「让我和方小姐谈一谈。」

  亚当说:「你说?还不如让我用最简短的方式向她简报一次吧!凭我电子脑的逻辑肯定讲得比你有条理。」

  「你喜欢读就让你讲!」老爷子不高兴地挥手说。

  「方小姐。」亚当自我介绍说:「我是亚当,是来自二十二世纪的电脑。当然,你看不到我,因为实际上,你是在我的内部,你现在看到的四周都是我的一部分。我是人工智慧的代表,举凡人类所有研判的思考逻辑讲话及情绪你都能在我身上看到,这也是你对我会有误会的地方。其实,我真的不是「人」。」亚当故意幽默地说。

  若洁则是惊讶得看不出幽默。「二十二世纪?那是一百年之後?」

  「正确的说,是一百多年的距离。」亚当补充。「我知道接下来你一定要问,我们为什麽会出现在这里?答索是——化蛹计画。」它暂停一下,制造一点气氛。「在西元二一○三年时,世界发生了一点无法控制的危机。那就是,我们让二十二世纪的逃犯,流入了过去的年代。不只是一、二十年那麽简单,有些已经到达了世纪初的地步。这些罪犯,有凶恶者,也有小奸的人,总之,如果我们无法消除这些人,也许世界会被改写。我们要做的,就是希望能将他们送回四度空间监狱,否则就只好消灭他们。」

  听了半天,若洁摇著头说:「我不懂,这些事和我并没有关系。」

  「重点在後面。我们需要你的帮忙,去追回这些逃犯。」

  「什麽?」若洁差点没从地上跳起。

  「因为一点发明上的延迟,所以,我们迟迟未能找到时间旅行的有利因子。」

  「不要说得这么去,我听不懂。」

  「唉,也就是说,我们只能前往,却无法回到相同的年代。除非二十二世纪的人准备自杀,否则没有人愿意回到过去,一回到过去就回不来了,再也不能见到二十二世纪的朋友。」

  若洁动了动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你还好吧?」

  「啊!」若洁终於发出尖叫。「你们这群强盗,你们竟敢绑架我!强迫我去帮你们的忙!土匪!」她生气地骂道。

  「我猜她是懂了。」老爷子说。

  亚当沉默的同意著。

  他们一直等到了若洁发泄完她的惊讶,沮丧取代她的忿怒後,才试著再度和她谈话。

  「事情不会那麽槽糕的。」老爷子安慰说:「我碰过很多人,他们後来都适应得蛮好的,可以说过得很快乐。你可视为第二次机会,不是我们救了你,你一样会死於那场意外。」

  「为什麽是我?」若洁掩著脸说。这句话其实问的是命运的安排。

  「这……我们不一定怎麽挑,只要符合我们的几个条件就可以了。」

  「告诉我!」若洁起码要知道自己怎麽「死」的。

  「第一、非常接近死亡,没有得救机会的人。譬如一场爆炸前的千分之三秒被我们移转的人。第二,有很充分的理由让我们相信,他不愿意再回到同一世纪的人。所以,如果是自愿的自杀者,是我们的第一优先考虑。当然,我们也要衡量自杀的理由,为爱情或是躲情这种小事自杀的人,替我们完成任务的可能性便相对减少。我们会查看纪录再决定。」他说。

  「什麽纪录?」

  「历史档案啊!否则你以为我们是怎麽知道你会在这个地点被杀的。」亚当插嘴回答。

  若洁合上她大张的嘴,他说的没错。可是。「你们这样岂不是改写了历史?在历史上,我已经是个死人了。」

  「一个失踪十年的人也是死人。我们只会影响到你被宣布死亡的日期,其他的,一切照常。你并不是个十分举足轻重的人,没有孩子、子孙什麽的。而且,从二一○三年发生那件意外开始,每分每秒历史都在变动。」老爷子说。

  「照你这麽说,你们大可不必追回他们,你们就让一切顺其自然好了。」既然历史已经一团乱,何必再去导正它呢?

  「那些人是土匪强盗杀人犯,和你们的情形不同。如果我让他留在那里,也许他会以自己的优势去掌握全世界。」他义正言辞的说:「谁晓得他们会不会消灭全世界呢?」

  「想必没有,你不是还在我眼前?」若洁摆摆手,轻松的说。

  「那就是你不了解的地方。」老爷子顺顺他的胡须说:「时间是在同一刻上进行的,不管他是在哪一点上消灭,我们都是同时被消灭,地球会像是从来未曾诞生。」

  若洁必须承认。「我听不懂。」

  「你可以不必懂,可是我们却一定要挽救这个错误。现在我们可以得到你的合作吗?」

  若洁有所选择的话,她当然不愿意死。现在回去是死路一条。

  震惊过後的回想,使她明白,她的确是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得到一条生路。她可不会花时间在自杀这种庸人自扰的问题上。

  「在我捉完小偷之後,我会怎麽样?」

  「你可以选择安静的活在任何一个年代,或者……自杀。」

  「真的没有方式让我回到原来的时间地点?」

  「人类的身体承受不了的,而且你回去也同样难逃死亡的命运。你死在哪个年代有差别吗?」

  若洁垂下头。「我想我只有接受了。」

  「太好了。」老爷子说,他举起手。「亚当,给我几项选择。」

  某道墙壁上自动出现一道屏幕,出现字体。

  「这里是我们筛选过後的人犯,也是我们认为你可能可以顺利逮捕的人。顺利的话,你只要花个几小时就能完成这项工作,而你新的人生就在等著你了。」

  不论该去捉谁,对若洁并无大差别。差别的地方是,她想在哪个年代活下去。她不以为自己能忍受种种过去的不方便。「只要是离我的年代越近的越好。我不想活在未开发的年代。」

  「那就决定了。你将前往二十世纪初的中国上海,逮捕嫌犯编号一二四号的「惯窃凯文」。亚当,设定你的程式,可以出发了。」

  结果,她人就在这里了。一个她并不想出现的年代。当初她真该说不,如果她有机会的话。想到战争、想到屠杀,这些都是未来可预见的悲惨中国,她来错了年代。

  也许在戏剧中,提到上海,想到的是五光十色的社会,许多的传奇正在发生中。若洁到了这里只觉得自己的悲哀。

  这些中国人,到目前为止,还不能了解未来的世界有多恐怖。「也许我该去做个算命师,那样我马上就会变成富翁了。」若洁自言自语地说。

  「你不打算开始扫地吗?等一会儿经理会来看。」夏娃提醒她。

  夏娃,另一个二十二世纪的奇迹。她是微小的电脑,只有一只耳环大小。别在耳朵上恰巧供她对话用。它和亚当的主机连线,由亚当提供它内部的资料库。

  冰冷的现实,若洁提起水筒,开始朝著第一间客房走进去。

  据他们分析,犯人出没於这一带。若洁只好到旅馆去求职,希望能在旅馆找到「惯窃凯文」的踪迹。她已经工作了一星期,并没有看见符合描述的犯人,倒是学会了点上海话,赚了点小钱,付出双手起泡的代价。

  「臭洋鬼子!」

  若洁在第一间客房一无所获,打扫完走出来,一位相貌普通的中国人,一边啐道一边走了出去,满口还在说著。「等会儿要你好看。」

  「他说:「臭洋鬼子」。」夏娃说。

  「上海的外国人不少!不一定就是凯文。」若洁不以为意的继续走下去,开了第二间房门,工作起来。

  「我总觉得希望很大。毕竟,找了将近一个星期,我们连个边都没摸著。」

  「那还不是拜你的万能亚当所赐。」若洁收起床上的床单,铺上新床单。「都得谢谢他的情报道麽正确。」

  「我听得出来,你这是在讽刺吧?」夏娃高兴地说。

  「对没有感情的电脑讽刺?哼,只会白费我的力气。」她摆好枕头说。

  「双重讽刺。」夏娃说。

  若洁叹气走出了第二间客房。

  「你猜那个外国人住在第几间客房?」

  「哪个外国人?」若洁伸手去试试把手,门没上锁。或许客人尚未离开。

  「被骂「臭洋鬼子」的那位。」夏娃说。

  她装作没听见这问句。「房间服务!」若洁边开门边喊,她等了两秒钟,里面没有回答。应该是没有人在,也许是客人忘记锁上门。

  若洁带著扫除用具走进去。

  房间内的东西很凌乱。行李摊呈在床上,西扔一件上衣,东丢一双鞋。若洁走进去捡起地上的衣物及鞋袜。就在她捡起衣物时,恍然发现她手上拿著的,竟是西装式的外套及衬衫!莫非……

  「不要动!」

  身後传来的英文让若洁愣在原地。

  同时,「唉!」夏娃叹声气。

  一只男人的手,扳过她的身来。「你是谁?在我房里有什麽企图?」

  若洁发现自己正瞪著一张外国人的脸,蓝眼加上黑发。头发自然微鬈,眼神冷酷。

  「不是他,方小姐。我知道你的脉搏这麽激动一定是以为你找到他了。可是很遗憾的告诉你,他的胸前没有我们的犯人印记。」夏娃告诉她。

  若洁马上由云端坠落到地面。

  「你不会讲我的话吗?」那人皱起了眉头。

  会一点英文,不代表她能讲得很流利。既然他不是,自己也不需要浪费这点时间了。若洁指著地上的扫除用具,及身上的清洁服。「我是来打扫房间的。」她用英文解释。

  「喔?那你手上拿著我的衣服做什么?」他移动一下,双手叉腰。

  这些动作让若洁的视线自然的向下移动。

  老天!她倒抽口气,他竟然——一丝不挂!

  迅速的,若洁遮起自己的双眼。他的衣服,当然也落了地。「你……衣服……」结巴是来自她不知道怎麽告诉他,他没有穿衣服。

  「我猜你是个小偷。」

  若洁听到他的声音很靠近的说。然後是一只手碰触著她的耳垂。下一件她知道的事,是他取走了她的耳环——夏娃!

  「喂!那是我的东西!」她不顾一切放下手大叫。

  「是吗?要我找经理来查证吗?一个清洁女工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名贵的宝石。你是不是在别的客人那儿顺手牵羊?说。」

  「那是我的。」若洁才不想管他说什麽。她试著抢回夏娃。可惜对方人高马大的,她怎麽也构不到他举高的手。

  「嘘!小姑娘,聪明点。偷窃不是好行为!你要是现在放弃这种不好的行为,我会替你把东西交给经理,并告诉他,是我捡到的。」

  「那是我的。」她激动的说著。

  他摇头,摆明了不信她的话。

  若洁握著双拳,不知道怎样才能让他知道那颗外表像宝石的耳环,其实是微型电脑。

  「我不知道这是你第几次偷东西了。在我的国家,偷窃是要被流放到野蛮的国度去,你很幸运是生在这里。现在,去吧!不要再让我看到。」

  他手一挥,摆明要她出去。

  好汉不吃眼前亏,假如若洁不打算和他正面冲突的话,她只好忍耐下来,伺机而动。

  若洁拿起所有的扫除用具,走出了房间。